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12)黄金湖
2019/10/29 14:11
浏览898
回响0
推荐11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12)黄金湖

陈清领著徐刚等三人过了桥,山脚下草木掩映之间,依稀可见几间木屋,藤萝绕墙,翠竹掩牖,屋墙屋顶外表都是乌黑一片,想来也是以金丝楠阴沉木所造的罗!说是一栋一栋的房子,但仔细看去,前后两厅,左右两厢,原来是一座四合院,只差没盖院墙罢了。

陈清一行穿过了那四合院的前厅与中庭,来到了正厅。厅中弥漫著一缕金丝楠的清香,可能是因为这香气的关系,屋内没有蚊虫,也不见蜘蛛结网,是以虽然到处积满厚厚的尘埃,室内情景陈设却清爽明白。大厅正面墙上设有一座香案,但香案上并没有神像或牌位,陈清转头对徐刚等三人说道:「这上头的欧氏历代祖先牌位,移到二水村已有一百年了,咱们下次来再把它请回来。」,徐刚他们一听,这才知道陈清打算把家给搬来了。

香案左边是一座书架,堆满了竹简,右边则架著几把剑〜数一数共有七把,八个剑架七把剑,还有一个剑架是空著的。陈清抚摸著那个空著的剑架,回想往事,忍不住眼眶又湿了。过了一会儿,她回过神来,笑笑地对徐刚他们说:「原先放在这儿的这把剑,叫做『还攸』,被带到二水村去了,后来欧旺又拿它去换了我这个老婆回来。」。

朴全与梅姑看来没听说过「还攸剑」是个什么剑,对此没啥感觉,只是对原来夫人是用一把剑换来的这事,觉得倒也有趣。

徐刚就完全不同了,「还攸」两个字对他而言那可是真正的如雷贯耳,他震惊无比,又想到欧旺他家不是姓「欧」吗?有这种大能耐找到这洞天福地隐居,又把还攸剑放在这儿,除了铸剑的大宗师欧冶子之外还能有谁?欧旺大哥毫无疑问正是欧冶子的嫡系后裔,可是…成都筑城时出土的还攸剑都已献给秦王了,那也不可能有假,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陈清看了看徐刚,笑笑地对他说道:「想来大哥已猜到咱家祖上是谁了,没错,这座宅子正是咱家始祖欧冶子带著二世祖与三世祖一起盖的。至于现在秦宫里的那把还攸剑也是货真价实,只不过那是欧旺拿给张仪的,张仪自埋自挖地演出戏罢了…嗯,此事说来话长,日后有暇再说予大哥知晓吧!」。

徐刚很期待,因为他对天下第一神剑出世的秘辛很感兴趣,更想知道欧旺用神剑换老婆的故事,那一定精采万分。而且,他早已看出这位妹子超凡拔俗,很好奇她究竟是何方神圣,值得用天下至宝的还攸剑去换。

这时又听得陈清说道:「大哥,咱家始祖为越王允常打了五把宝剑,为楚昭王打了三把,楚昭王死后,始祖不再为王家铸剑,而为追求完美之剑连打了八剑,这八剑应该是古往今来世间最好的八口宝剑了。其中的『还攸』剑目下在秦宫,其余七把现在都在你眼前放著呢!」。

陈清望着徐刚,郑重地说道:「眼前这七把宝剑,虽然不为世人所知,但其实更胜过那越王五剑以及楚王三剑,只比『还攸』略略稍逊。老祖宗交待过,连著『还攸』这八口剑咱们后世子孙可做主赠与有缘人,大哥是使剑的大师,今日遇上铸剑大师,相得益彰,正是有缘。盼大哥不弃,就让小妹借花献佛送一把给大哥,好吗?」。

徐刚张口结舌,心中扑扑乱跳,他很想辞谢,但说什么就是无法拒绝,一把欧冶大师的杰作吔!那可是练剑之人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呐!

陈清鼓励他说道:「大哥,咱们是一家人,求你千万别见外,好吗?来,小妹这就为大哥把这几把剑取下,大哥慢慢挑,看那一把最趁手。」。

徐刚再无他想,就接受了这份重礼,选了一把欧冶大师的遗作。这把剑和还攸剑一样在剑颚位置铸上了阳文鸟篆,但只有八个字,一面是「欧冶亲作」,另一面则是「万象为师」,所以这把剑的名字应该叫做「为师」。待得徐刚把为师剑佩挂妥当,陈清满意地笑了笑,说道:「咱们到后头去瞧瞧吧!」。

宅子的后头是一个湖,那湖形状像个锥子,最宽处远在六里之外,宽将近一里,最窄处在靠宅子这头,只有丈余宽。陈清延著湖滨走了一会儿,步履悠闲,象是在散步,但又表情凝重,象是在担忧什么重大的事。终于,她神色一整,停下脚步,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小铲子,对朴全说道:「阿全,这湖水深应不足一丈,你潜到湖底去,用这把铲子挖开淤泥,把淤泥下的东西带一点上来给我。」,朴全应了一声,接过铲子就扑通一声跳下水了。

其实朴全下水的时间很短暂,但陈清感觉似是过了一百年。只一会儿朴全就湿淋淋地爬上岸来,一双眼睁的比牛眼还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只张开手掌,露出了手中的东西,黄澄澄闪亮亮的,是金子,但只有几块成块的金砾,而没有细碎的金砂。

陈清伸手接过金子,体会了那沉垫垫的感觉,表面冷静不动声色,但内心却激动的想哭。她想着报仇雪恨至此已不只是想想而已了,达成目标虽然尚非伸手可及,但却真真实实的遥遥在望。

她手上掂著金子,对徐刚等三人说道:「咱家三世祖验过了,说这是十足纯金,据我所知天下任何一处产的金子,不论是砂金还是岩金,纯度不过九成多,有的还只有八成,若三祖所言不虚,那倒也挺特别的。」,她伸手把金子给徐刚与梅姑看了看,两人只觉得像在作梦,竟是不敢去摸。接著陈清笑笑的对着手中的金子说道:「现在还用不著你,先回去歇著吧!」,然后一挥手,将金子都丢回了湖里。

陈清他们回到了欧氏祖宅,大家在正厅里坐下,吃点干粮喝口水,休息一下。陈清趁这时为徐刚等三人做了番说明,这三个人是她规划中的核心亲信,必须让他们深入参与机要,以建立默契,并凝固向心力。

陈清说:「刚刚那整个湖底全都是金子,而且就整整一层金砾,其中没有砂石,连金砂都没有,这又与其它的砂金矿截然不同。这是什么道理,三祖不知,我也不知,恐怕世上也没任何人知道…或许,这些金子并非这片山河大地所生,而是天外飞来的吧!」。

说到这儿,请看官先为陈清的智能来点掌声,因为还真的被她说中了,这些金子正是跟随「希望号」从外太空来到地球的那一群陨石(见《第一章、末日希望—(6)八亿年的旅程》)。那些陨石富含铁、金等金属物质,所以会被「希望号」的磁场吸引,其中的金是最稳定的单质,所以陨石穿越地球大气层时产生的高热,就使陨石中的金与其它混杂的物质分离,而且当陨石泡在泥盆纪的海里几百万年之时,铁以及其它金属都被氧化的一干二净,就只剩下金子了。这些金子后来被石灰岩覆盖,而地壳隆起后又因石灰岩被雨水冲刷而露出,而且因为金子重压的关系,金层覆盖的地方石灰岩冲刷的速度比较快,几百万年下来就形成了一个湖。

陈清继续说道:「这层金砾厚达五尺(注二),按这座湖的大小推算起来,约有两百亿金。」,她看徐刚他们对这数字并无概念,就补充说道:「万万为亿,两百亿金就是两百万个一万金…」,这好像愈说愈胡涂了,就改变方式说道:「反正呀,全天下所有的金子加起来连它的零头都不到。哼!如果江山可以用钱买的话,我瞧买下整个天下都绰绰有余。」。

这个数量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徐刚还能体会一些,而朴全与梅姑就完全头昏脑胀了,总之,这笔财富大到远远超出他们三人的认知能力,更完全无法想象该如何才能真的去使用这笔财富,一切就只能看这妹子或这大姊的了,她看来是那么的成算在胸。

陈清正色说道:「这么多金子,可是一百四十年来,欧家子孙分毫未动,没有一个人想要捞几个金块去花用,过过舒服日子,你们可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吗?」。徐刚等三人虽然见识有高有低,但无一不是聪明之人,都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陈清满意地说道:「很好!你们都明白若这儿有金矿的风声一走漏出去,咱们就成了众矢之的,不但自己的性命难保,而且这处人间仙境也要毁于一旦。」,她微微一笑,说道:「不过呢,咱们也并非永远不能用这些金子,只是需要花点时间布置准备…嗯,就十年吧!十年后咱们再把金子捞出来,大干一场!」,说著说著,她眼中闪过快意恩仇的光芒。

陈清神色严肃地告诉徐刚等三人:「过几天咱们就要迁居此处,我之所以告诉你们湖底藏金这件事,是要让你们清楚自己在守护什么,同时这十年需要布置准备的诸般事宜,也需要大家同心协力。这十年之内,就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后头那湖底的秘密,连孩子们也不让他们得知,省得小孩不懂事露了口风。切记!切记!大家务必守口如瓶!」。

陈清觉得还有必要让他们知道的更清楚,就继续说道:「这个桃花源是我家始祖欧冶子发现的,那时他在郢都(注三)为楚昭王铸剑,为了找好铁好石就过江往这山里寻来。此处原本隐密到不可能被人发现,但老祖宗就专挑那不可能之处钻,再一方面也是天缘凑巧,居然就被他找到此处了。不过此地并未发现好铁好石,却意外找了天底下最顶尖的木材:金丝楠阴沉木,拿来做宝剑的剑鞘倒也不错…嗯,这些木材就埋在咱们脚底,东谷小河两岸地底下全都是。」。

她接著说:「当始祖造出『还攸』剑,攀登上了最颠峰之后,觉得四顾茫然,无事可干,便封炉弃锤,举家迁来这个人间仙境怡养天年,自此咱们欧家在此处一住就是一甲子。不过仙境虽好,但却少了人群,使得在那儿出生的孩子从一生下来就只见过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长期的离群索居使四世祖与五世祖都是呆哩呆气的…嗯,就像先夫那样,并不是傻笨,而是过度的天真憨直不通世务。三世祖瞧著情况不妙,就放弃了这没别人的仙境,带著儿孙迁到二水村去了。」。

虽然徐刚等三人听的津津有味,但陈清看看天色不早,就开始只拣那要紧的说,她道:「三世祖晚年深感世事无常,说不定那天后世子孙需要一个避祸之地,也或许不得不捞一点金子应付个什么重大急难,在在需要留下一条后路。因此就将前往桃花源祖居的路径,以及桃花源内的情况,编成了一套歌诀,命儿子、孙子、儿媳、孙媳,以及后世子孙人人都必须牢记背诵,代代口耳相传,不得遗忘一字…因此之故,今日我才能带著你们找来此处。」。

陈清边暗暗感激三世祖的高瞻远瞩,边继续说道:「我家三世祖欧广十分活泼好动,他不但发现了后头那湖底藏金,而且在四世祖成人之后,就四处游山玩水,但他老人家难改祖传职业习性,到处探查矿脉还比游玩的成分更大些,前天咱们去的那处丹矿就是他发现的。此外:在闲口村往蓬水上游不远之处,有铜,有铁,还有石涅(注四) (注五),都被他老人家一个一个给探了出来…这些东西咱们都用的到,日后也去给它一样一样的挖出来。这些矿藏倒不需要编成口诀传唱,三世祖只是刻竹为简留下记录,子孙们爱看不看就随意了。」。

纯粹的丹砂矿石。欧氏三世祖发现,陈清开采的丹矿就是这种等级

陈清喝了口水,润润喉咙,接著说道:「只是我从小养成爱看书的习惯,见到了书就忍不住不看,所以三世祖留下的这卷不知算旅游还是探矿的劄记,就字字留在脑袋里了。」。

徐刚听到此处,更料定这位妹子出身极为不凡,绝对不会只是个富商之女。要知那时候书是极为稀有之物,读过书的人少之又少,读过书的女子更是凤毛麟角,而读书能多到“养成习惯”,那又是特殊中的特殊了。

陈清知道徐刚在想什么,怕他多心自己不够真诚相待,就决定花点时间先为他解惑一番,说道:「大哥不必猜了,先严陈祥是我的义父,小妹本姓『杜』,名『攸』,就是还攸剑的“攸”字。我生父讳『芦』,是前蜀故王,生母前蜀故王后娘家姓『苌』,是周敬王内使大夫苌弘的九世孙。小妹从小就泡在苌家的书库里,所以才说养出了爱读书的习性。」。

徐刚一听暗暗大叫这才对嘛!因为陈清的气质高贵,见识远大,器度恢宏,以及在医术、天文、巫术等各方面展现出来的大能耐,不要说是女子,就是男人也没几个及得上,所以;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才女公主”才是她唯一合理的身分!徐刚认为像这样了不起的女人,不要说拿一把还攸剑去换,就算齐聚“随珠、和璧、还攸剑”天下三宝一股脑儿拿去换她一个,都绝对值得!

陈清觉得此行相当圆满,各项计画中的目标都顺利达成,于是欣慰地笑了笑,说道:「就先说到这儿吧!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启程回去了。」。

(注一)战国时一丈合当今2.31公尺。

(注二)战国时一尺合当今23.1公分。

(注三)郢都是公元前689年至278年间的楚国国都,约当今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纪南镇。

(注四)石涅就是煤。

(注五)文中所述地区的确有汞(丹砂)、铜、铁与煤(石涅)等矿藏,并非作者捏造,见《重庆市黔江区政府十届人大报告之自然资源篇》。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