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9)恸离别
2019/08/19 18:38
浏览860
回响0
推荐9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9)恸离别

欧旺这是第二次到成都来,距上次来这城市救攸公主已有六年之久了。几天前在资州给丈母娘热热闹闹地过了生日,老丈人陈祥就邀他作伴一起来成都走走,一起来的还有陈祥的大儿子陈晃,而陈清与孩子们则留在资州陈家与陈妈妈继续盘桓。此行陈祥主要是带著接班人陈晃去见见蜀相陈壮,介绍一下陈家商行的接班人兼请安送礼。邀欧旺同行是让他从家里婆婆妈妈的事儿中放几天假,同时也让陈、欧两家的接班人趁机多亲近连络感情。

到了成都一搁下行李,他们就去成都最出名的餐馆「顺香居」用餐,由于那馆子生意太好来客爆棚,就不管客人彼此间是否认识,反正一桌四席有空位就塞进去。陈祥他们运气不错,三人坐在同一桌,同桌的另一个客人样子有点吓人,说他吓人倒不是因为他长得丑,相反地此人五官还相当端正,吓人的是他脸上那一道长长的刀疤,从眉心斜下直到左下颌角。此人看来三十好几岁,眼神锐利,身旁放著一长一短两把剑,看来是个剑客,可是他的坐姿庄重,举止优雅有礼,似乎是饱受诗书熏陶,大异于一般剑客的粗鲁不文。

这人见陈祥三人入座,略为颔首示意就继续吃他的饭菜。陈祥三人天南地北的随意瞎聊,不经意地提及了欧旺在六年前杀老虎的事,那人听到了就停下筷子,打岔道:「列位请恕敝人打扰,敢问这位兄台是否就是枳南的打虎英雄欧旺?」。

欧旺傻笑著点点头,并没回个什么该有的谦逊客套话,不过那人已听了他们说话好一阵子,明白这位傻大个儿实是木讷憨厚,而并非倨傲托大,是以不以为意,仍微笑说道:「幸会!幸会!敝人是齐国即墨人徐刚,想请打虎英雄与两位老板喝一杯,还盼三位赏脸。」,看来他从刚刚的旁听之中,连陈祥、陈晃是个商人都听出来了。

这徐刚其实是个天下知名的厉害剑客,他右手使长剑左手使短剑,无论单打独斗还是应付群殴都少有敌手,得了个「两仪神剑」的尊号。徐刚出道十几年来大大小小数十战,只输过一次,但却逃得性命,没被那位更厉害的对手杀死,算得上是当今天下一只巴掌数得到的顶尖剑客之一了。但陈祥三人却只是一般老百姓,没接触过那个圈子,并不识得他的大名,所以也不觉有何荣幸之处,只是不好让人家难堪,就接受了请酒。

这黄汤一下肚,大伙儿就聊开了。徐刚原本也不是善聊之人,而欧旺更是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闷葫芦,但奇怪两人就特别有缘,聊得相当投机,算是倾盖如故吧!

说巧真巧,次日陈祥他门要去拜见蜀相,而徐刚则是为蜀相服务期满的最后一天,接著他就要离开蜀地继续浪迹天涯,到处寻找剑道高手比试了。原来这徐刚行走天下,每当盘缠告罄就去找份差使,赚取工资积存下一次流浪所需的旅费,半年前他投入蜀相陈壮舍下为客卿,所谓客卿照徐刚的说法是:「倒叫大哥笑话了,小弟这种客卿说穿了也就是价钱贵一点的保镳打手罢了,无趣的可以,所幸在这鬼混约期届满离去之前遇上大哥,不枉我来巴蜀走一遭了…只是才相识就要相离,此后恐怕再难相见,还真可惜呢!」。

欧旺心中也颇不舍,但他只难过了一下就转为高兴的说道:「明天还会见面呢!」。

徐刚哈哈一笑,说道:「大哥说的是,往好处想,咱们明天见!」。

第二天陈祥、欧旺与陈晃带著两个挑夫挑著给蜀相的礼物进了相府,在院子里等候蜀相接见,也见著了徐刚,但彼此只是微笑点头,并没有交谈,因为这儿不是给老百姓叙旧欢谈的地方,而徐刚也正在执行公务,巡视大院里的保安情况。徐刚虽然剑术高名气大,但毕竟从外地来也不过半年,并非蜀相信赖的亲信,所以并没有在内厅为蜀相贴身侍卫,而是负责外围的警卫。

这时突见院子里一阵忙乱,打听之下,原来是秦王特遣的专使甘茂来了。蜀相陈壮在府里接获通报,颇为讶异这甘茂比原先通知来访的时程早到了三天,有点突然,他问左右专使是不是没带兵马轻车简从而来,否则城门关隘怎么没有通报?左右回曰没错,专使庶长甘茂只带了随从刚刚进城,就直接来相府了。陈壮听了大感放心,就吩咐准备迎接专使,至于外头候著来洽公的一干人等就原地待命,免得人散了出去在门口冲撞了专使一行。

原来蜀相陈壮不久前杀了蜀侯杜通,但他上书秦王说那是因为蜀侯无道,恐激起民变,所以杀了他以抚民怨,此不得已之举纯粹是为了要为大秦安定蜀地,自己绝无造反之意,仍然效忠秦国。(注一)

不论陈壮杀蜀侯是为了大秦,还是因为自己与蜀侯有什么私人恩怨,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蜀侯是由秦王封的,就算蜀侯真有天大的不是,也只能由秦王来处置,陈壮擅杀封疆大员之举实犯了大忌,严重侵犯了国君的权威,其罪更甚于蜀侯的暴虐无道。陈壮固然罪无可逭,但这个时候正值秦王病危(注二),秦国政局动荡不安,加之正在进行与楚国及与卫国的两场战争(注三),因此并不想此时派兵入蜀再开打第三场战争了。正在两难之际,庶长甘茂自动请缨不带兵马地前往蜀地平乱,只请求调遣剑士随行听他指挥。太子(注四)听了甘茂的计画,觉得此计可行,就挑选了太子宫中武功最高强的三十名剑士给甘茂,并行文蜀相,说朝廷将派遣庶长甘茂前去与他讨论另立新蜀侯等事宜。

甘茂进了相府后,带了七、八个随从进厅找蜀相议事了,其它的随从散落在大院各处,若是有警惕之心的话,或可察觉其中有四、五个人非常巧妙地;看来不经意地从各个方向朝著徐刚包围接近,但此时相府上下无人警觉,包括徐刚与蜀相本人。

突然间,甘茂的随从们不知得了个什么暗号,全体同一时间拔剑暴起发难,对著各自锁定的对象无声无息地发动了突袭。他们似是早已调查清楚徐刚是何等人物,所以集中了五个人来伺候他,这五个人应该是已演练过如何围攻一位超级高手,彼此搭配的无懈可击,加之又是令人猝不及防的偷袭,徐刚便有再大的本领看来也是难逃此劫了。

就在这生死一发的关头,徐刚突然察觉右后方压力有松动的迹象,虽然为时极短暂,已够他一闪身形脱出了包围的剑网,只是左臂中剑被划出了一道口子。徐刚一边腾挪身形一边抽出双剑,眼角瞄过发现原来在右后方偷袭他的敌人正跟欧旺打了起来,显然是欧旺在最险要的关头出手侧击那人,破了敌人的合击剑阵。

欧旺凭著魁梧力大,把一根从挑夫手上抢来的扁担挥舞得虎虎生风,逼的那秦国剑士不得不退了两步,但他毕竟不谙武术,很快就会被敌人抓住破绽,从空门欺近一剑杀了他。徐刚见状立时飞身上前,双剑齐出劈翻了那即将要杀死欧旺的敌人。

徐刚紧了紧双剑,正要施展绝艺大开杀戒,突觉左臂一阵麻痹,左手短剑竟然握不住,匡当一声掉落在地,徐刚从头到尾一阵发冷,心知完蛋了,中了敌人剑上餵的毒了。

这时内厅里也传出兵器交击声与惨叫声,显然他们已对蜀相下手了,而院子里的秦国剑士已把蜀相的卫兵与带剑门客杀得差不多了,正在开始屠杀手无寸铁的家丁仆役以及前来相府洽公的商人等一般百姓,看来敌人是不打算留活口了。

徐刚飞快地评估了局势,他很想留下保护欧旺,保护蜀相,保护所有将被残杀的人,但他自己不出片刻就会毒气攻心而亡,又还能保护的了谁?于是他一咬牙,向外冲出,一路上又斩了两个不知好歹前来拦路的家伙,到了院墙边提气一跃就翻出了墙外。

不一会儿杀声渐息,尸横遍地,甘茂及随从由内厅走了出来,每个人身上都沾了或多或少的血渍。一名秦国剑士上前说道:「启秉庶长,相府全院肃清,弟兄折损三人,徐刚那厮负伤逃跑,不过他中了属下的毒剑,这会儿想必已然毒发身亡,碍不著大事。」。

甘茂掂了掂手中刚刚夺来的兵符,说道:「很好,辛苦了。留几个人守住门户,防那还没死透的逃出去走漏了风声,其它的人随我去接管兵马。」。(注五)

甘茂一行离开后不久,徐刚出现了,他惨白著脸,左臂不见了。原来他刚刚冲了出去,找了个隐密处,挥剑自断左臂以免毒气攻心,撕了袍脚当绷带将断臂处紧紧束紮止血,这又潜了回来。刚刚他已去厅内看过,蜀相已身首异处,不需要他的服务了。现在他过来查看欧旺等三人,陈祥与陈晃都死了,但欧旺大概是因为身子强壮,身受两处重创却仍有气息,听到徐刚喊他还睁开了眼。欧旺用乞求的眼光看着徐刚,哑声低喊:「回家…回家…」。徐刚懂得他的意思,忍不住落下泪来,哽咽说道:「大哥放心,定会让你见著大嫂和孩子们,撑著点!」。

徐刚揹起欧旺走到相府大门,恶狠狠地把守门的三个秦国剑士劈成了六片,夺了他们的座骑,抱起欧旺上马往资州狂奔而去。

陈清这几天总是心潮汹涌,有一种强烈的不安之感,只是在义母、义弟与孩子们面前仍得强自镇定,不好失态。但要来的终究来了,这天一个仆人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伸手指向外头,一脸惊恐地说道:「大…大小姐,不好了,姑…姑爷…他…」,陈清没把话听完,就豁然起身向外冲去,心中嘶喊著『不要!不要!』。

欧旺浑身血污不成人形地躺在院子里,不远处躺了个同样浑身血污更少了条手臂的大汉,一旁还有匹跪伏在地看来已累瘫了的马。陈清飞扑到欧旺身边,强忍著恐慌与悲痛,以一个医生的态度察看了丈夫,她发现心爱的丈夫生命迹象微弱如丝,已在濒死的边缘,以欧旺的伤势之重能撑到这时还留著一口气,已是不可思议的奇迹。陈清再怎么心痛到发狂,她都能与丈夫心意相通,明白欧旺为什么用无比的意志力坚持到这一刻的原因。陈清阻止了众人要将欧旺抬入室内救治的企图,因为欧旺既已无可救治也禁不起再一次搬动了,她哭叫道:「把孩子们都带来!快!快!」。

孩子们都来了,陈清让欧宇、欧寰、苌申、欧定分别紧贴著欧旺左右两侧跪著,把欧婉放在爸爸的脸颊边,自己则趴伏在丈夫身上,把头埋在爱人的胸前。这些欧旺都感觉得清清楚楚,他又悲伤又欣慰,用微弱到只有陈清才能察觉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很高兴…」,陈清啜泣道:「我也很高兴有你…谢谢你…」,欧旺听到了似乎露出一抹笑容,便溘然长逝。

陈清再也承受不了那锥心刺骨到极点的伤痛,凄厉无比地惨叫一声就昏厥过去。

多情自古伤离别

  

(注一)《史记˙秦本纪》:「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公元前311年),蜀相壮杀蜀侯来降。」。

(注二)秦惠文王死于公元前311年,见《史记˙秦本纪》。

(注三)《史记˙秦本纪》:「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伐楚,取召陵。」,《史记˙樗里子列传索隐引纪年》:「秦褚里疾围蒲不克,而秦惠王薨。」。

(注四)太子即秦惠文王之子赢荡,公元前311年即位,公元前310年改元为武王元年。此人好武,网罗了许多力士剑客。

(注五)依《史记˙六国表》及《史记˙甘茂列传》,公元前310年秦遣甘茂诛蜀相陈壮,平蜀乱。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