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寒冬的温暖记忆(M上)
2014/12/14 12:06
浏览552
回响3
推荐44
引用0

在台湾的平地,即使是寒冬时节,几乎是不可能看到天降大雪,所以从小对于「冷」这件事,一直停留在多穿件衣服的想象。对照居住于外国的各位朋友来说,尤其是在温带国家,冬雪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说来惭愧,生平第一次看到雪,已经是快到而立之年。记得那几年居住于花莲市区,有年大选投票前夕,便在计画要搭火车回西部投票,但那时非但没有太鲁阁号或普悠玛号,连北回铁路都尚未电气化,要回到中部,除非搭夜车,不然得要花上快一天的时间。就在犹豫再三与细事耽搁中,竟然忘了订火车票,加上不知从何看得中横旅游介绍的文章,脑海中竟然兴起骑摩托车回家的念头,如今想来真是胆大妄为。

记得那天清晨四点半,我盥洗著装完毕,身穿飞行夹克,手戴厚棉手套,骑著那台三冠王125CC机车从花莲市出发,天还未亮,先一路向北疾驰,过新城到太鲁阁公园入口,还不到六点,温度计显示15度,想想应该很快就会到家吧!于是便开始进入中横公路牌楼,往燕子口、天祥方向前进。这一段路,清晨时分车少,行车很顺畅,空气稍微冰凉而清新。因此骑得相当愉快!

等过了天祥之后,温度下降得很快,我身体似乎有些反应,好像忘了一件事喔。......想起来了,我忘记吃早餐了。真糟糕!!

在过天祥之后,路旁已经没有商店,到哪里里吃早餐啊!肚子又开始饿得发慌,该怎么办呢?但也没办法,既然不想往回骑,只好一路向前。骑著骑著,远处路旁有个工寮冒出炊烟,我放慢了速度,最后停在工寮前,此刻已近八点。看见一位年纪约四、五十岁的婶婶正在煮面。这时,已经顾不得甚么礼义廉耻了,便直接开口向她问:「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分我一碗面?我在山下没有吃早餐,我愿意付钱!!」大婶她笑一笑,爽快的说:「那你随便搬张椅子坐吧!」工寮内还有另外两名男性工人,连同大婶都是原住民身分,也正等著吃完早餐上工。

大婶真好心,那碗面加进了当地的菜蔬,还多加了一颗蛋,在温度不到十度的山区,能够吃到一碗热腾腾的面,全身热烘烘的,感觉好像到了天堂国度。风卷残云后,当我拿出一百元给婶婶,她原本拒绝收,最后在我坚持下,终于收了,还找给我五十元。到现在我还心存感激!

面饱满足之后,再度踏上归途,陆续经过新白杨、慈恩、碧绿神木,到关原加油站加油。站长看到我以及摩托车,不经意露出不可置信表情:这样也敢上山!从关原到武岭这段路,空气中的氧愈来愈稀薄,温度也降到零度以下,山壁尽是冰瀑,远处高山有白雪,停车上洗手间都举步维艰。武岭上热量消耗极快,一下子又饿了,只好再花个一百元买个关东煮,喝个热汤补充体力。

观看四周,云雾已起,此地实不宜久留啊!于是骑著车一路向下,但因路面有些结冻,不敢骑快,在约经过2小时努力后,终于到达雾社,时间是中午12点半。之后,因为路况不熟,从南投骑回家的路上,花了许多时间,回到家竟然错过了投票时间。不过,这次旅程也带给我永难忘怀的台湾越岭经验,更难能可贵的,是一段带有寒冬温暖的阳春面美食记忆。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家庭亲子
自订分类:亲子童年
上一则: 半路迷航到台北(M中)
下一则: 儿时锦鲤纪事
回响(3) :
3楼. 宁静姐
2014/12/17 18:45
赞!很有男子气概!骑这一趟非常不容易!

哈哈,谢谢前辈的不吝赞美,真是不好意思!这一趟路确实有点难度,幸好蒙上天保佑!

老实说,其实当时骑得很抖啦!男子气概遇到肚子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罗。

海天一景2014/12/18 09:06回覆
2楼. Den
2014/12/15 11:21

好似简单的故事,读起来欲罢不能。

下雪最怕结冰。薄薄一层也看不见。一踩刹车就要滑到德基水库里面了。

当时,从武岭骑下来,路面结冰,一些路段又没有分向线,战战兢兢的到达清境农场才转好。到雾社之前,沿途看到万大水库就在山脚下,提醒自己要特别注意,不然一不小心就骑到水库里了。 海天一景2014/12/17 13:07回覆
1楼. 多砚坊 (休)
2014/12/15 09:40

儿时巷口的面摊
飘著面条及白菜香

也是难忘的寒冬记忆

中学时有位山东老伯开的面摊,那面是他自己杆出来的,他所煮的阳春面不论汤头或是面Q度,完全没有话说,在几片小白菜帮衬下,远胜于至今所吃的拉面。 海天一景2014/12/17 13:10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