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ET , Empty Traveler , 一路好走!
2012/10/09 13:09
浏览1,574
回响22
推荐78
引用0

ET

我还在等你的少年回忆 你说过要写的, 我不会怪你的 slowness 可是你怎么能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不过,如果我早知道你生病, 绝对不会点你名, 增加你的压力,害你抱病还把照片整理出来。

知道你消失的消息,我哭了,待平静下来,我忽然发现, 虽然我们从未见面, 虽然我今天才知道你叫陈晓峰,但透过文字,感觉上你比芝城周遭的朋友还亲近。习惯你家中充满空灵佛理的氛围,习惯了去你那儿心灵洗涤的感觉。 如今人去楼空, 叫我们众格友情何以堪?

八月十七日,我到你那儿想看看你的少年回忆PO了没? 悄悄的,屋内一片静默,无声无息,毫无动静。距离你上篇六月二十四日的文章已有54 天, 距离你最后一次七月八日给格友的回应已一个多月,我写下 过来看看ET 的少年回忆写了没”, 却迟迟没看到格主的回覆。

我心里想着, 你是不是工作太忙, 还是家庭有事, 或者陪妻女去度假? 要不然一定是忙著佛社讲学或志愿者工作? 却万万没想到你正受病魔的侵袭!

今晚无意中知道你的恶耗, 我震惊之余,更觉得于心不忍。 为何你一点风声都不愿透漏? 使得我们连向你安慰问候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你临走前与死神的拉锯,真的为你伤心难过。

五十岁, 正值人生最舒适的阶段,可以喘一口气, 开始享受半生努力的成果。 记得你女儿应该是今年或明年会从MIT 理工系毕业, 记得你去年还是前年才因空巢搬进新屋,努力念书工作了大半生, 现在应该是享清福的时候, 奈何天嫉英才,你的英年早逝, 不但亲人哀痛,也让我们UDN的格友们失去一位精神的导师。

昨天去看枫叶, 一年容易, 又是秋红层层的季节。 想起四年多前刚加入UDN时, 你是少数最常来我部落鼓励的格友。 还记得在我 2009 年的 与秋重逢”中, 你回应说:

记得 刚到芝加哥 那个秋天 也是十月出游
开经 Highland Park (?) 车上放著古典乐
一片一片的火红枫叶 慢慢漂下 落叶滨纷
成了一段难忘的汽车广告 慢动作镜头

我说:

是的﹐那个慢动作的汽车广告﹐在数十年后的今天﹐仍年年在Highland Park 的秋季上演著﹐只是那几棵掉下一片片火红枫叶的大树﹐在岁月的流逝中﹐更大﹐更老了﹐有一天 当你来访﹐或许它会像 pocahontas 里的垂柳婆婆﹐依然记得你年轻时的容颜。。

那篇文章是我送老三去西北大学时写的秋景。 就是那个回应,我知道你研究所也是在西北念, 曾经也度过多年的芝城岁月。

秋景依旧,你却已哲人远去,看着你的大头照,叫我仍难以相信你从此不再PO文的残酷事实。

下班前, 本来打算写篇昨天到森林赏秋的欣喜心情。今晚,无意中知道你离去的恶耗,这些照片里美丽的枫叶,看起来一张张都充满著悲伤,春去秋来,此刻,艳丽凄美的秋景特别让我为生命的无常感到黯然!

ET,好走!以你的豁达, 我相信你一定会走的很好的!!

虽然我们心痛你的早去, 然而,感谢上苍,让你短暂的生命已经发光发热, 照亮许多你周围的亲朋好友, 包括素未平生的优迪园格友们。

ET你生平最后一篇 PO 的文章 不要失去你的远见与视野”, 我会牢记在心, 再见了!好好安息吧!保重了!!一路好走,我们大家都会想念你!

*****************


Empty Traveler
等级:8
留言加入好友
2012/08/09 08:59 删除回覆

Sorry to keep you waiting...

I finally uploaded some "old" photos and start to write something about youth time... Please bear with my slowness... You can check out these old photos first if you are interested. I will write some notes about them and post soon...

悦己(joana93) 于 2012/08/09 13:21 回覆: 删除
呵呵呵﹐ 这些旧照片真有趣﹐ 小时很可爱﹐长大后很性格耶。
原来ET 是女师专附小﹐那你住的应该离南门市场不远吧? 我住过罗斯福路一段
期待大作出炉﹗﹗拭目以待喔﹗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2) :
22楼. 寒寂子 (十戒-中森明菜)
2012/10/13 20:32
悼思
21楼. blue phoenix记住我爱你
2012/10/13 10:31
我真的很意外

很不能接受他已经不在了

希望他的妻女一切都好


blue phoenix

祝福陈嫂及女儿,请节哀! 悦己2012/10/13 13:25回覆
20楼. 老仔仔~信手拈来
2012/10/13 01:50
一齐为他祈祷

闻讯心里颇生纠结,一般的情况udn格友之间交流尽限于文字,沟通极少涉及个人的隐私,您能获知归于神的引领感应,也是难得的机缘了,我们都该为他祈祷。

我的消息最不灵通,也是从格友那儿得知的, 非常震惊难过,因为我还在等著看他的少年回忆呢!, 悦己2012/10/13 13:29回覆
19楼. 光的使者 (疗癒自己)
2012/10/12 23:33
回 时和

我想,ET是住安东新村。

我爸爸来台湾没几年就退役改行了,所以我没住过眷村。

一个生命,就这样流逝,ET, 东安新村.

一切都成了历史!

悦己2012/10/13 14:24回覆
18楼. 时和
2012/10/12 17:26
所以大家都住在建华新村?

>> 光之使者说:爸爸都是空军

所以大家都住在建华新村?


原来都是眷村的子弟们!  悦己2012/10/13 14:08回覆
17楼. JKTsai 老鼠嫁女儿
2012/10/12 10:22
乘愿再来行菩萨道了
就如「光的使者」说的,Empty Traveler空行者,一定「乘愿再来行菩萨道了。

「大乘行者」,不依靠外力,只靠自己修行证悟,再已经发菩提愿,「不想去天堂享乐」,而是靠自己的愿力,再来俱苦的莎婆世界,不把蔡阿和其它人拔除痛苦烦恼「不罢休」!

人是没法拔除人的痛苦的,有限的人是没法解决永恒问题的,只有上帝能够!

佛教的理论是用人的力量解决人的悲苦, 精神非常可佩!ET 很努力的过完属于他的人生,愿他一路好走!愿蔡学长美东玩的愉快!

悦己2012/10/13 14:03回覆
16楼. JKTsai 老鼠嫁女儿
2012/10/12 10:12
今天的华文报纸有写他!
(全文超过200字,请参阅)

离开殡仪馆的人都获一只小纸袋,他们说:「一点有机食物给大家午餐享用。」
这天是硅谷工程师陈晓峰(Steven H Chen)的告别式。加州秋日正午阳光里,我提著纸袋沿路走一小段。对街是一片公墓,四围更显安静。低头看看纸袋,内有三明治、苹果,以及一份果汁。

三明治是纯素,极粗的面包夹一片黄瓜和少许青菜,几片极薄豆乾,没有酱料。绝非一般可口三明治,但嚼著嚼著,嚼出真味。

就连葬礼,Steven都能带给人不一样的领受。

陈晓峰是中秋节清晨走的,在世只50年。癌来凶猛,7月查出,两个多月就带走了这位甲骨文公司的杰出工程师。过世十天前他都还在工作,劝他多休养,他说:「公司很忙,我再坚持一下。」

也有人回忆他在世最常说的话:「别客气、没关系,我帮你。」

在硅谷这十多年,深浅结交不少华人工程师,常想有朝一日写出「硅谷华裔工程师画像」;若以陈晓峰为蓝本,应会让人心头柔软暖暖的一幅。

祖籍安徽的陈晓峰出生于台北,台大电机读完硕士来美,1996年获西北大学计算机博士。他在1990年和赖怡慈结婚,家庭和乐,聪慧的独生女Joy就读麻省理工学院。

以上是万千硅谷工程师的写照。但学佛让陈晓峰不一样。学佛也是让他走得突然,却没有遗憾的核心原因。

这是位「上班前半小时、下班后一个半小时打坐」的另类工程师;在硅谷压力锅,静坐十分钟总带来索尼量。最后的日子,他呼吸困难,问他是不是该召唤救护车?要求氧气筒?他说不必,「自然就好。」死前的一日,昏倒三次。害怕吗?那最后的一刻将届?他说:「不会!不怕!」

最贴近他的心是社团菩提学会,他也是推广安宁照护的美华慈心关怀联盟志愿者。他会想到别人实际的需要,流泪的同修在告别式上说:「他看我开车四处奔忙,说给我一张小小支票。我一打开,天呀,他送我2000块钱。」

他喜好阅读、电影、写作,在UDN有博客「空行者」(Emptytraveler),泄露他的文采,他细心经营这亩离本业很远的田园,跟随者不少,读后让人有所得。

以下就是他在博客上的话:「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想着『开始』与『结束』的相对并存性,当『开始』发生时,『结束』的可能性也早已潜藏而待发,反过来,『结束』发生时,也意味著新的『开始』,无限的可能也都在其中。」



Read more: 世界新闻网-北美华人社区新闻 - 《金山人语》一幅硅谷工程师的画像

谢谢分享这则新闻!这是全文吗? 还是还有没登在这儿的(200 字以上),好像没看到ET是甚么癌去世的,蔡学长可以透露吗?

悦己2012/10/13 14:07回覆
15楼. 光的使者 (疗癒自己)
2012/10/11 23:53
祝福ET

在 UDN 跟 ET 结缘,才发现我们住得很近,都是佛教徒,都当临终关怀的志愿者(不同机构),爸爸都是空军,他还是我哥在西北大学的学弟,而他每天走路上台大,都要经过我家楼下,我们小学时都一样,不怕死的去爬辛亥隧道旁的坟墓山。。。

在菩提学会,短暂见过他两次,他真是一个善良,认真,热心的人,亲友说他是一个呆呆的好人。但是我觉得,他是跨足理性与感性世界的哲学家,在严谨的修行中,又有一颗悲天悯人极度细腻敏感的心。

据说,他从发现生病到走,只有两个多月。我不知道他用多大的心力,去面对承担这一切。

我难过,一个好人的消失,也很遗憾,事前不知道,不然也许能帮他什么。

现在释怀了,觉得 ET 这么多年的修行,现在是真正可以证悟「空性」的时刻,所以决定在心念上护持他,希望他一路好走,证悟,乘愿再来行菩萨道了。

是肝癌或肺癌吗? 我认识几个朋友,患了这两种,没及时发现,等知道时都是几个月就走了,为ET惋惜,愿他一路好走!

悦己2012/10/13 14:16回覆
14楼. Siena
2012/10/11 23:47
特别的智者
真诚而充满智能的哲人,他的文章是隽永的,值得一读再读的,在UDN,诚如您所说,是大家的精神导师,特别是他最后时光的勇气和深刻的智能。
到ET格子,常有心灵被洗涤的感觉, 唉!很难过再也听不到他的分享了! 悦己2012/10/13 14:20回覆
13楼. 盹龟鸡~ 登七星山迎新年
2012/10/11 15:33
一路好走!

想着  ET 已经悠悠然放下了 ,

我也该学学他 , 千山独行 不必相送才好 .

不必相送,会很寂寞,最好还是有上帝相陪,才不会孤单! 悦己2012/10/13 14: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