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徐志摩真正高攀的女人(电邮转载)
2019/09/04 08:07
浏览1,894
回响13
推荐190
引用0

 

逍遥阁启:

如欲变更本文图片或文字大小,请按住键盘左下角的 “ctrl” ,右手前后转动鼠标中央的轮子即可;或是按住键盘左下角的 “ctrl,同时按右上角的 “+” 或 “-” 键~~每按一下,可放大或缩小一阶。

敬邀赏阅另一篇两天前(2019/9/2)的新贴文:

小林村•那玛夏•观瀑(上)小林村纪念公园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9080810

.....................................................................................................

回应好友 Retiredbum大作:

贤女张幼仪 vs 渣男徐志摩

2019/09/03 05:57

http://blog.udn.com/kkuo0810/128427626

我在 2015/9/24经由 email收到好友传来下面的这篇文章,本想在谈 “金庸和李叔同” (见延伸阅读) 时贴出分享,后来因对这类「不义才子」的厌烦,就把这「第三个」抛开不谈了。昨天和好友 Retiredbum聊起他大作,深有同感。经他要求才再找出来。因 udn 的留言有字数限制,只好在逍遥阁贴出,如下:

电邮转载: 《徐志摩真正高攀的女人》

http://www.theqi.com/essay/essay629.html

徐志摩真正高攀的女人

古往今来,婚姻状况差得过张幼仪的女子恐怕也没几个。

梁实秋曾描写徐志摩:「他饮 酒,酒量不洪适可而止;他豁 拳,出手敏捷而不咄咄逼人;他 偶尔打麻将,出牌不假思索,挥洒自如,谈笑自若;他喜欢戏谑,从不出口伤人;他饮宴应酬,从不冷落任谁一个。」

但是,随和潇洒的诗人对待自己不爱的结发妻子,冷漠残酷极了。

嫁给一个满身恶习、拳脚相加的无赖,算不算坏婚姻?充其量是遇人不淑吧,坏在明处的人伤得了皮肉伤不了心。

但他不同,对别人是谦谦君子。唯独对她,那种冷酷到骨子里的残忍不仅让人心碎,更是对自身价值的极度怀疑与全盘否定:自己果真如此不堪吗?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吗?自己没有别的出路 吗?

张幼仪 ~ 徐志摩的第一任妻子,同时又是徐志摩的父亲、徐氏家族大家长徐申如疼爱的儿媳兼养女。

张幼仪 3 岁那年,母亲曾给她缠足,到了第四天早晨,再也忍受不了妹妹尖叫声的二哥张君劢出面阻止。就这样,她成了张家第一个天足女子。

但是,在徐志摩眼里,仅仅拥有天足,并不等同于新女性,「对于我丈夫来说,我两只脚可以说是缠过的,因为他认为我思想守旧,又没有读过什么书」

1918年,张幼仪生了儿子阿欢,即徐积锴,这个徐家长子长孙的诞生,标志著徐志摩已经为家族初步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在恩师梁启超的建议下,他于当年 8月前往美国,进入克拉克大学历史系学习。

从结婚到出国留学,他和张幼仪结婚将近 3 年,相处时间加起来却只有 4个月左右。用张幼仪的话说,「除了履行最基本的婚姻义务之外,对我不理不睬。就连履行婚姻义务这种事,他也只是遵从父母抱孙子的愿望罢了」

1920年徐志摩进入伦敦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博士。随后陷入对 16 岁少女林徽因如痴如醉的追求中。

1921年春天,张幼仪来看徐志摩。当她乘著船满怀希望地到达时,一眼从人群中认出穿著黑色大衣、围著一条白丝巾的徐志摩。「我晓得那是他,他的态度我一眼就看得 出来,因为他是接船人中唯一露出不想到那儿的表情。」

张幼仪本以为出国后可以重拾因结婚生子而中断的学业,没想到却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家庭主妇,洗衣服、打扫、准备一日三餐。挥霍无度的徐志摩,只从徐申如寄来的支票中拿出很少一部分,交给她维持家用。

一天,徐志摩告诉张幼仪,他的一 位女朋友当天来访。她是从爱丁堡大学毕业,即将回国的的袁昌英。她头发剪得短短的,擦著暗红色的口红,穿著一套毛料海军裙装,在穿著丝袜的腿下,竟是 一双穿著绣花鞋的小脚。

徐志摩把袁昌英送走后,张幼仪 评价说:「呃,她看起来很好, 可是小脚和西服不搭调。」

徐志摩身子一转,失态地尖叫道:「我就知道,所以我才想离 婚!」

一周后,徐志摩突然从家中消失,留下怀孕的妻子独守空房。两人的婚姻生活至此走到尽头, 张幼仪觉得自己象是一把被遗弃的「秋天的扇子」。

看着他避之唯恐不及地逃离,你会以为张幼仪是多么不堪的女子。可是,恰恰相反,在这段婚 姻中,他才是真正高攀的那个。

张幼仪家世显赫,兄弟姐妹十二人。二哥张嘉森在日本留学时与梁启超结为挚友,回国后担任《时事新报》总编,还是段祺瑞内阁国际政务评议会书记长和冯国璋总统府秘书长。四哥张公权出任中国银行副总裁,是上海金融界的实力派。

为了让她嫁得风光体面,在夫家获得足够的地位与重视,娘家特地派人去欧洲采办嫁妆,陪嫁丰厚得令人咋舌。光是家具就多到 连一节火车厢都塞不下,还是她神通广大的六哥安排驳船从上海送到海宁硖石。

至于徐志摩,不过是硖石首富徐申如的儿子。想拜梁启超为师,还要通过显贵的二舅子张嘉森牵线搭桥。

可惜,所有的努力都无法让他爱她,哪里怕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

一天徐志摩的朋友黄子美前来,带来徐志摩的口信。黄子美问道:「你愿不愿意做徐家的媳 妇,而不做徐志摩的太太?」

徐志摩给出的离婚理由是 ~ 小脚与西服不搭调。

张幼仪向正在巴黎访学的哥哥张君劢求助。张君劢回信中劈头第 一句却是:「张家失徐志摩之痛,如丧考妣」然后告诉妹妹: 「万勿打胎,兄愿收养。抛却诸事,前来巴黎」

张幼仪到法国后,被安排到乡下朋友家里。那一段时间,她反躬自省,发觉自己的很多行为表现 的确和缠过脚的旧式女子没有两样。「经过那段可怕的日子,我 领悟到自己可以自力更生,而不能回徐家。下定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要依靠任何人,而 要靠自己的两只脚站起来!」

怀孕 8 个月的时候,张幼仪随七弟张景秋前往德国。1922年她刚生下二儿子彼得,徐志摩 托人送来的离婚书信就到了。在 张幼仪的一再坚持下,她和徐志摩见了面,在场的还有徐志摩的同学金岳霖、吴经熊等人。

徐志摩拒绝张幼仪先征求父母意见再谈离婚的请求:「不行,你 晓得,我没时间等了,你一定要 现在签字…

林徽因要回国了,我非现在离婚不可」。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后,张幼仪以坦荡目光正视著徐志摩说:「你去给自己找个更好的太太吧!」

徐志摩欢天喜地地向张幼仪道谢,并提出要去看看刚出生的孩子。但始终没问要怎么养这个孩子,要怎么活下去。

在巴黎期间,张幼仪给徐家二老写信,告知自己已怀孕并想读书,徐申如从此按月给她 300 块大洋。在德国,张幼仪用这笔钱支付学费及生活费。她雇了一名保姆,并申请进入裴斯塔洛齐学院,攻读幼儿教育。

就在张幼仪含辛茹苦、忍辱负重的同时,徐志摩返回中国。他在 《新浙江·新朋友》上刊登《徐志摩、张幼仪离婚通告》:「我们已经自动挣脱了黑暗的地狱, 已经解散烦恼的绳结…欢欢喜喜地同时解除婚约… 现在含笑来报告你们这可喜的消息…」

1925年,3 岁的彼得因腹膜炎死于柏林。而此时徐志摩却因和有夫之妇陆小曼的爱恋而闹得满城皆知。为躲避舆论,奔赴欧洲,徐志摩在父母的催促下赶到柏林,在殡仪馆里紧抓著彼得的骨灰坛掉下眼泪。

他在写给陆小曼的情书中,破天荒表达了对张幼仪的敬重之情: 「张幼仪可是一个有志气有胆量的女子,这两年来进步不少,独立的步子已经站稳,思想确有通道… 她现在真是‘什么都不怕’,将来准备丢几个炸弹,惊惊中国鼠胆的社会,你们看着吧!」

1926年,徐志摩与陆小曼在北京举行婚礼,婚后回到海宁硖石与父母同住。

张幼仪则说服徐家父母,让长子 阿欢随她安顿在北京。

陆小曼不拘小节的浪漫狂放,令徐家父母深恶痛绝。一个月后,徐家父母离开家乡,到北京投奔张幼仪。

他们把张幼仪认为养女,并将财产分为 3 份:老夫妻留 1 份;徐志摩和陆小曼

1 份;张幼仪和阿欢 1 份。

在徐志摩放弃家族责任的情况 下,张幼仪实际上已经成为徐氏家族的掌门人。

1927年初,张母去世,张幼仪带著阿欢回上海奔丧并留在上海。她在东吴大学任德语教师,随后开办了上海第一家时装公司— 云裳。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她的公公兼养父徐申如。

云裳开办不久,张幼仪接受时任中国银行副总裁的四哥张公权的提议,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独当一面,才干突出。

19311119日,徐志摩搭乘的飞机在济南触山爆炸,在妻子陆小曼无力操持的情况 下,依然是张幼仪以她的冷静果断处理了一切。

抗日战争期间,张幼仪囤积军服染料,等到价钱涨到 100 倍,再也没法从德国进货的时候才卖掉,赚到一大笔钱。她又用这笔钱作资金,投资棉花和黄金,依旧是财星高照。

1949年张幼仪移居香港,她的楼下邻居苏纪之医生与妻子离婚,带著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生活。经过一段时间交往,苏纪之向张幼仪求婚。张幼仪给远在美国的儿子阿欢写信:「母拟出嫁,儿意云何?」

阿欢表现出了以人为本的现代文明价值观,他回信道:「母孀居守节,逾 30 年… 母职已尽…> 母如得人,儿请父事。」

1953年,53岁的张幼仪和苏纪之在东京举行婚礼,之后共同生活了20年。

1972年,苏纪之去世。张幼仪搬到美国,住在儿子附近。

1988年,她以 88 岁高龄逝世于纽约。

1996年,她的侄孙女张邦梅为她撰写的英文版传记《小脚与西服: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家变》出版。书中,她这个从婚姻中突围并升华的女子坦陈:「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无法找到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成长。他使我得到解脱,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说:「我一直把我这一生看成两个阶段:‘德国前’ ‘德国后’。去德国以前,我凡事都怕;去德国以后,我一无所惧。」

他是一首风花雪月的诗,而她,则是一个踏踏实实的人。

和那些他爱的女子不同,她或许不够有趣,却诚恳务实;她或许不够灵动,却足以信赖;她或许不够美丽,却值得托付。

婚姻的神奇之处在于「点金成石」,温柔被经年的婚姻一过滤便成了琐碎,美丽成了肤浅,才华成了卖弄,浪漫成了浮华,情调成了浪费。很难见到夫妻多年还能够彼此欣赏相互爱慕,即使恋爱炙热如徐志摩陆小曼,婚后一语不合也烟枪砸脸。

糟糕的婚姻可怕吗?它像一所学校,你在其中经历了最钻心的疼痛、最委屈的磨炼、最坚韧的忍耐、最蚀骨的寂寞、最无望的等待。以这样饱经考验的心面对未来,还有过不去的坎吗?

最怕永远面对的是过去,背朝的是未来!

延伸阅读:

多情、绝情皆为心之陷阱,谈:李叔同 vs. 弘一大师(情为何物?之一)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5637566

李叔同的中年突变,是否一种姓名学上的奇特现象?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6289982

《金庸的第二次婚姻》(转载文)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9245110

2019/9/2新贴文)小林村•那玛夏•观瀑(上)小林村纪念公园http://blog.udn.com/jfeng13x/129080810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3) :
13楼. Bifröst Kærlighed
2019/09/12 21:02
happy b-day and thank you for great sharing

great sharing and happy b-day! 

中秋将至,送您一个小礼。『月亮代表我的心』被新西兰的钢琴家和乐团演奏成「古典轻音乐 」!                     

 https://youtu.be/BuGs1Jbfl28


Boston Kindergarten wish to be the wind beneath your wings

☆﹒﹒☆★‧*°∴°*﹒﹒☆﹒﹒☆★*°﹒*﹒﹒☆

A teacher
Takes a hand
Opens a mind
Touches a heart
Shapes the future
☆﹒﹒☆★‧*°∴°*﹒﹒☆﹒﹒☆★*°☆*﹒﹒☆

THX for the b-day message and wish you a happy Moon-festival too. Let you know a secret that my official b-day was incorrect.  My only aunt who is illiterate but very smart registered personal info for the whole family in 1948, all correct but mine, then I have to stick with it all my life. HaHaHa…… Re: 眷村怀旧:姑姑的小脚 http://blog.udn.com/jfeng13x/94376647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13 14:00回覆
12楼. 笔记阿本~ 蜂大咖啡
2019/09/10 15:06
.

徐家父母上海投奔旧媳妇

光凭这点,徐志摩万死

飞机撞山便宜了他

此人就凭一枝笔、一张嘴和清秀的长相迷倒天下人,德性、德行两亏。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10 22:17回覆
11楼. 黄彦琳~~《葡萄牙》河上逍遥游
2019/09/09 08:49

「小脚与西服」都是从张女士的角度看徐张的婚姻,

如果后人有机会访问徐,

不知这段婚姻是否会有不同的诠释?


是的!千金难买早知道,可能会有相当程度的 remorse 吧?! 不过在时代剧变的洪流中,几人能够无悔地成功转型?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09 09:05回覆
10楼. 巴拿巴
2019/09/09 01:47

我也喜欢蜀山剑侠传跟镜花缘:)

巴拿巴+_+

哈哈哈,巴拿巴兄乃吾知音也!微笑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09 08:47回覆
9楼. 巴拿巴
2019/09/09 01:45

是一篇感人的文章!

巴拿巴+_+

谢谢巴拿巴兄。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感!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09 08:45回覆
8楼. Flying Eagle
2019/09/07 22:34

撇开徐志摩的文才不提,此人其实还蛮「渣」的。但他愿意赞许张幼仪的改变,也算有风度。


"此人其实还蛮「渣」的"

哈哈哈,「渣」的另一解是「没有风骨」,所以我觉得不是「风度」而是不得不承认多年来她的成就已凌驾他自己。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08 10:23回覆
7楼. 天涯孤鸿 (寒雨曲)
2019/09/06 23:04

徐志摩有眼不识金镶玉,风流放荡

很棒的一篇!

大作的结语说:「从来认为太痴情=愚蠢,果然是她的死穴。这老男人临了需要她,终于肯说 I love you令人毛骨悚然,这一招把她感动得五体投地,用生命维护著他。」

这个故事在您流畅生动的叙述下,令人印象深刻,更令人感叹人生百态中,这又是另一类的极端!谨此推荐给好友们共赏:

问世间情为何物

2019/09/01 23:18

http://blog.udn.com/shouping4138/128947953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07 10:12回覆
6楼. Money Doctor
2019/09/05 22:25
自古佳人皆薄命!
自古佳人皆薄命,经常遇渣男!张爱玲是另一个例子!
这些「名人巷」中的剧本永远有续集等著新人上演。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06 01:12回覆
5楼. Sir Norton 心情请带走
2019/09/05 21:53
不为古人担心
庸人乃绝大多数,今朝仍是,向今天的不平挑战,才实际有理。闭嘴
鉴往知来的目的的确是为了今日的决策!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06 01:04回覆
4楼. 安欧门
2019/09/05 09:00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文人不怪,世人不爱。

徐志摩本是个纨绔子弟,若非其文才,垃圾一枚。

张幼仪不幸,危害者是其父母,攀龙附凤攀上一只禽兽。

世人往往过度痴迷才华,其实人性俱皆丑陋,尤其天纵英才。

哈哈哈,安兄永远是一针见血的!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2019/09/06 01: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