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车子被撞还要赔对方的台湾奇谭
2019/05/31 09:12
浏览4,264
回响28
推荐152
引用0

昨天读到格友洛杉基贴文《行人惨死斑马线 政府竟视而不见》(http://blog.udn.com/rocky8080/126997474 )颇有感触。

造成台湾交通乱象的表相是,驾驶人的素养不足,但其根本问题出于政府忽略职守,没有完善的驾驶训练及交通执法。街边常见到驾训班广告招生,标榜「有驾照但不敢上路」。为什么?

「不敢上路」的驾驶人至少有自知之明。那些没有驾照,或有驾照但无视于交通规则乱开一气,或酒驾而「敢上路」的恐怖分子乃于街头常见。

「法」是人民生命财产之所依。当最后一道防线的法庭都轻忽地依民间陋规裁决时,公正已化为乌有。

以我们所经历的,较为单纯的「无人伤亡的两车相撞」来看。

车行老板说明陋规:从保险公司到交通事故研判表,到调解委员会,到法院都是一样「简单」,不管对错,双方互赔:绿灯,大路,闪黄灯出三成;红灯,小路,闪红灯出七成。

我们的车在南北向的双线道行驶,当到达交叉路口时,四方并无任何汽机车,乃唯一「路权」使用者。在即将跨越前面的四线道,完全穿过交叉路时,被右方来车撞毁右后方。(见配图:警局现场照片)

下图2自制示意图。我方(甲车)由双线道的建东街北驶(前方路名变成后甲二路),即将穿过四线道的平实路时,被右方刚进入十字路的对方(乙车)撞到右侧后方。甲车的「路权」使用应该很明确。

下图3 我方(甲车)被撞旋转 90度,车尾由平实路被撞到后甲二路边(警局现场照片)

下图4 对方(乙车)在平实路口(左前方远处为南纺购物中心);我方(甲车)被撞到后甲二路边(警局现场照片)

这样子的单纯车祸,在美国或加拿大,对方保险公司(如 State Farm会毫无异议地赔我们 100% 损失,而且只要三天。

但在台南的「对方保险公司」,到了第八天才在我的电话催问下,「经办」方才调卷(他已忘了)查阅,称:

他已「判价」为 $25,000。他的「主管」判赔我们三成(亦即 $7,500;我们需自付 $17,500)。理由竟然是:他们客户的车在右方,而我们的车在左方。右方的车有「路权」,故只赔我们三成。

我把自制的现场图加「路权」说明传真给他,请他转呈他的主管,赐下公正的赔偿,但迄今仍杳无音讯。(见图2

我的车行老板相当不错。前曾帮我转送钣金厂,花了 $13,000 做完右侧的钣金及烤漆。才享受六天,刚做好的部份就被撞烂掉。

据他依照「警局交通事故登记联单」的解说:

1.      立即报警处理

2.      五天内通报保险公司

3.      报警后第七天可申请阅览或核发道事故现场图及照片

4.      30日后,可申请提供「初步分析研判表」(他说没用,因为只列出现场道路大小及红绿灯等,不涉及任何「责任」问题。)

5.      车辆损毁或财物损失案件,自行协调理赔(注:如前述,对方保险公司根本不甩我们,已自行「判赔」三成。)或向区公所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注:依他多年的在地经验,也是 100% 依照前述的陋规,完全没用。)或向地方法院民事庭诉请审理(注:法官也会依照陋规裁决,无视于个案状况。)民事赔偿,警察机关不受理,不干涉。

台湾的交通规则是美国的翻版,但执法完全不同。在美国及加拿大有简易交通法庭,每案均以个案审理而且警察是必要证人(可领出庭加给)。

车行老板说,如不满意「调解委员会」的无解,要上法院民事庭之前,还可找「交通事故鉴定委员会」作现场鉴定。但这是使用者付费的民营机构,要花三千元(对方保险公司唬我,说要 $6,000)。他还热心地为我洽询,但鉴定委员会在听取案情后说「没有用」,「不值得花 $3,000」。

他和钣金行的人告诉我许许多多案例,尤其是后者强调,每一天都有撞到送来修理的车,每个案件的理赔结果都一样

车行老板有位开豪华车的客户,在大街上行驶时被巷子冲出的车撞,不但要自付三成两万多元的修车费,还要赔对方修车费的三成。气得半死!

另一起是对方无照、无保险驾驶肇事后,同意赔偿,而且双方都签了字。后来对方有人出点子,拒不赔偿。他的客户气得告上法庭,并胜诉。但对方死赖,就是不赔~~法庭判决没有执行力。迄今无解!

我们这次面对的是狡诈的生意人,不断地出尔反尔。内人是单独外出被撞,对方是做租赁车行业的老板。他先说,他的车没坏,报警处理太浪费他的时间;当路人见义报警后,他打电话给他修车行的朋友,告诉内人修车只需六千元;他掏出两千元要在警察到达前,当场「和解」,否则「要告她告到底」。我是车主,我的保险公司经办,当天上午连络时他也说「不用修」~~我方结案了。

我的车依保险公司交待,拖进修车场后先做估价但不要修。要等对方保险公司经办「判价」后协商赔偿的「和解」。

我的车行老板在车祸一小时后通知他需向他的保险公司报案,但他在五天期限的第四天还在拖。经我的车行老板敦促后,第五天,他的太太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保险?假装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并称车要进厂估价….. 迄今 16天过去了还在拖。车厂又是他们的自己人,先前骗我们修车只要 $6,000(从 $25,000缩水);现在又不知道会把他那「不用修」的车子修理费膨胀到哪里里(注:要我们出七成,由他们分赃)。

看起来「在美国,对方保险公司会无异议地赔我们 100%」的单纯车祸,在台南变成了梦魇。

我们做钣金烤漆才六天的 $13,000加这次修自己车的 $17,500,共计失血 $30,500;还要加上对方做假的修车费不知道其七成有多少?万幸的是内人没受伤,只被吓昏了好几天!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8) :
28楼. njmozart
2019/08/28 22:14
台湾变态垃圾太多, 天谴呆顽.
哈哈哈,「天」只是「人」的推脱自慰~~套句佛家语,叫做「共业」,其实是「祸福唯人自招」!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8/29 08:13回覆
27楼. tty
2019/06/27 20:10
事在人为
在我看来,不是制度问题,是人心问题。
确实如此。人谋不臧也。台湾引入的好「法规」,做出来的是怪现象,如健保法,环保法.....不胜枚举。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27 20:57回覆
26楼. 联合国
2019/06/16 15:53
****车鉴会及法官
交警等只要有肇事都是各打五十大板不论对错.
等程序跑到法官要求作鉴定时要思索是否可把握得到公正鉴定.没把握时可拒绝以免花钱受气再被法官便宜行事说你的狡辩无理.法官也会以[自由心证]将有错的判定无罪免责让没犯错的吃大亏自己负亏损又要赔给对方不该得之求偿金.以上是煎熬受屈辱实证记录.法官有权欺负[剥夺]没律师助战的庶民权益这点我深信不疑'.而不被信任的律师也会出卖您这点千万记住以免二度受害.以上请参考是否得用❗
非常感谢好友不吝分享受害的经过!主要的关键在于「认知」(注:陋规的术语)凌驾法律的定义。经我的保险公司向对方保险公司再度「协商」,对方让步的极限是赔四成。现在我已证实这样的「行内共识」(包括警察及法庭)的的确确存在,所以我「依法应获至少七成赔偿」的诉求是输定了。仍会走完程序,只在亲身体验一下,台湾无法无天的实况。您分享的经历,使我更能平心静气。再谢!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16 19:42回覆
25楼. 联合国
2019/06/14 18:22
惨痛迷思
台湾法治是给懂得鑚洞的鼠辈族等为所欲为.
出事当下为自保先画线四个轮胎位置拍照搜证[双方都要].

有保险者马上call专员到现场处理.

未投保的请信任律师来调解处理.

其它报警.事故鉴定调解委员会.民事求偿等律师谈好自有后续安排.就不必添麻烦瞎忙生鸟气.

记好一句话这里是鼠辈钻法漏洞的野蛮管制区.

法院一定是凌驾法规让两造厮杀两败俱伤下各有退让逼两造达成和解.除非有一方无钱无产负担根本硬拗不和解.另方赢了也是白搭.

还有鳄鱼检察官会作图利被告之无罪不起诉判决.其中有黑箱内幕.

以上历经三年煎熬挤出的小小心得.请参考是否得用‼
感谢您分享珍贵的实战经验!我会平心静气地把程序走完。昨天是第30天,可申请警察局的「初判表」(注:只提供现场及笔录资料,不管责任归属)。去了才知道只是「申请」而已,还要再等30天才能从交通大队发出......真正可怕的是连警员的教育都是模拟两可的,认为只要出车祸,双方都有错~~连最简单明确的交通号志法规都变模糊了。呜呼哀哉!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15 14:10回覆
24楼. ynn600
2019/06/14 17:36

更正---不见得

ynn

谢谢微笑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15 14:11回覆
23楼. ynn600
2019/06/14 17:34

算我聪明, 回台后就不开车了.

其实是看到路上车子那种横冲直撞, 没胆了.

台湾的行人斑马线上, 车也不件得让人, 好几回我跟车子杠, 同行的人说我找死.

我认为台湾的执法不彰, 很多时候是很多人不想做 "恶人", 

也就是有理的也让没理的人, 还美其名为谦虚, 中庸, 我一点也不欣赏.

ynn

在台湾开车要眼观八方才行。我每次出去前,都会在心里呼三声口号:「要上战场了!」「要上战场了!」「要上战场了!」.....真正恐怖的是执法人员(从警察到法官)都把简单明确的法规从「认知上」模糊化~~凡是车祸,双方都有错。真令人啼笑皆非!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15 14:23回覆
22楼. 深思者
2019/06/10 18:27
台湾早已是无

哈哈哈,和尚打伞!微笑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10 20:19回覆
21楼. 戈 笔 扬
2019/06/08 00:53
真是岂有此理!二位受惊、委屈,谨致慰籍。

对方保险公司声称他们客户的在右边,我们的车在左边,所以他们有「路权」,所以他们只有三成责任。如一号所说「岂有此理」,当我们提出「法律」规定的「路权」后,他们让步到四成,亦即我们要自出六成修车费($15,000)之外,还要给对方$6,000修他的车。根据台湾的陋规,他们知道赢定了。反正我把程序走完(要好几个月)再说。到法庭裁决后就知道台湾是「小丑陋」或是「大丑陋」了。哈哈哈

二号老小子拜上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08 06:08回覆
20楼. 波音747
2019/06/07 01:05
Re

版主所提的是一个极为严肃, 也是台湾尚无法成为已开发国家的事实(至少我认为这是指标之一).

但就如老舍笔下许多让人读了想笑又感到悲哀的文章一样, 我在读到大作时也有因为荒谬到底反而想笑的感觉. 

在台湾, 司法不被人民信任只是整个制度的最后一环. 也不是没有原因. 要说到底, 法治社会, 司法是最后一道防线, 但真正要落实的, 还是法治教育跟行政体系的执法. 就像看病吃药, 终究不如一开始就做好预防. 昨天

我非常体会也认同版主的看法. 

您触及到了现况的实相!台湾社会自蒋经国时代开始累积财富,迄今仍缺乏民主及法治的素养。最贴切的比喻应该象是一夜致富的土财主。

祝端午节快乐微笑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07 18:24回覆
19楼. 红袂
2019/06/06 10:39

好在,好在,车虽损,但陆嫂人平安!

 

陆桑,您的这个案件,可供我们日后行车最宝贵的参考。

我家人也曾发生如您类似的案件,最后也是三七比赔偿结案,虽然这中间我们提供了现场路线图及笔录,但最后得到的判决还是如此。

 

在台湾,法律从来没有公允过。

 

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好保障自己的事先防范,如加保车子第三责任险、意外险…等。

但愿此事最后能获得一个圆满的结果。

红袂的经验进一步证实了我所听到的怪诞不经。试想,如果我坐在右侧,他那猛烈的一撞(车尾弹到前方人行道;车子右旋90度)会让我的头向右撞上窗玻璃,不死也会脑震荡,但结果不但是我的错「较多」,而且还要赔他七成。我在加拿大时,有个亲戚就是这样死的;对方保险公司迅速「全赔」,毫无需要争议之处。

如今看来,「圆满的结果是不可的了。

谢谢关心并祝端午节快乐微笑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2019/06/07 18:4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