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在「沉默」中听见耶稣 Hearing Jesus in "Silence"
2019/01/07 13:48
浏览736
回响2
推荐46
引用0

    电影「沉默」在台湾上映后, 曾引起不少的讨论, 多数的讨论放在背教动作之该与不该上, 其中有神父身为牧者就同理心之理解--身处江户政权, 时空背景的困顿; 当然也有对背教者的挞伐, 其中有一篇文字, 是来自对岸教友的言论, 其评论之犀利与义正词严, 给人的印象颇为深刻.

    由一些评析的观察, 我们或许可以想想, 躺坐在舒适的电影院沙发椅上, 苛责银幕上所呈现的历史事件, 远比易位而处, 自问「换了是我, 能否同样坚持到被虐死而后已」, 来得轻松许多. 人其实是非常有极限性的, 在那样的软弱下, 可曾想过因为基督的德能要显现出来?

浩翰天主无框架, 渺渺人类受制挟

    十多年前曾在一次神父的讲道中, 他提到江户时代的传教士及教友, 在日本受到严酷的考验, 他们被迫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著耶稣苦像吐口水、脚踩苦像而过以示背教, 那些最后愿做这些动作的人, 是以转念, 不以所踩是圣物为念. 从圣经中我们记得多件耶稣不受形式所限的事迹, 如安息日治癒瞎眼人、对税吏的接纳、新酒装新瓶等; 我们是否也可从电影中的情节, 认出这点并跳脱外在形式的障碍, 参透且直入仅紧存于心, 真正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信仰本质? 另则, 若有天使的存在, 我们也不能否认没有撒殚, 而撒殚往往伪装成天使蒙骗世人; 若江户官府要的就是这些可见的外在形式, 在所采用的十字苦像被弃置地上准备让背教者踩踏的当下, 我们能不能说, 其神圣性或许在当下就已消失, 亦或即成为撒殚的伪装品, 依此推及当时情势, 是否可视所踩踏之物, 因是由日本的江户官府以其禁教目的所做的压迫行为, 当即已成为撒殚所伪装的十字苦像?

    在神父的陶成中, 活出耶稣的舍己救人博爱胸怀是他们的中心思想. 经过历次的观察, 或许日本官员已发现神父死了自己似乎较不是问题, 让别人因他而死可能才是这些神职人员所难以接受的. 经历过日本人给费雷拉神父施以穴吊, 体验这种酷刑的痛苦后, 再让神父眼睁睁地看着数个人被当成威胁神父就范的筹码, 而遭受相同严酷的折磨至死, 岂非令他陷于「我不杀伯仁, 伯仁却因我而死」的煎熬? 而强权之下可屈服神父的也只能是外在的形体, 至于头盖底下的那一小方天地, 所思想的浩瀚, 绝非强权压迫成功的效果, 所能及其千万分之一的.

忍辱苟生世人弃 天主耶稣活心里底

    电影中看到的三位选择走背教之路却未放弃信仰的三个人, 费雷拉神父、罗德里奎神父及日本人吉次郎. 身为教友的吉次郎, 有来自耶稣的寛容保证, 七十个七次的软弱机会, 又有神父的不愿但也不得不的和好圣事, 所以即便软弱, 但是韧性也够强, 每次跌倒都还愿意再站起来.

   当我们能从眼见得到的形体或形式跳脱开来, 或许就是提升到灵性的境界了, 犹如多默从最初必须见到耶稣的钉痕才愿相信耶稣的复活, 到后来他也是跳脱了外在的形式而进入到灵性的境界.

    身为牧者的两位神父, 所承载的压力与屈辱可能比吉次郎还更高, 他们前无进程后无退路, 只能以行背教动作后的生命状态存活下来直到终老. 在江户政权的高度且严密监控下, 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 一个声音, 一个眼神, 都得小心翼翼, 稍不留神可能就招致极大麻烦. 所以费雷拉神父除了被迫为江户政府写一本违心的有关天主教信仰的书外, 其它闲余时间, 他可写的只能是无关信仰的日本书法艺术及文化方面的书. 那时日本与欧洲贸易往来日渐频繁, 两位神父的重要工作, 就是为日本政府就进口的西方物品中所有图案、图片设计把关, 只要跟天主教有关的图形, 一律进不了海关. 就在一次, 师生两人一起检查进口物品时, 一段很短的小小争论的对话中, 费雷拉神父无意中脱口说出了「our Lord(我们的天主)」, 当下的罗德里奎神父震惊地要确认他的老师泄漏的字眼, 但是费雷拉神父瞬间完全一副什么都没说的样子, 不再理会他.

    在没有机会自由谈论信仰的环境下, 罗德里奎神父以为他的老师早已将信仰如踩踏而过的十字架弃之于地, 经此才明白, 原来彼此心中都还存有一星点的火苗. 或许师生俩此生谈话再也不会触及任何信仰上的字眼, 但罗德里奎神父在听到老师口中说出「我们的天主」的霎那, 一切都了然于心了, 十架上的耶稣, 不是活在圣堂的礼仪中, 不在江户政权扔掷在地的雕像里, 而是, 不管有没有天长地久, 会不会海枯石烂, 耶稣确定活在他们心中, 而且是放弃有形后活出耶稣于无形中.

    要耶稣回应罗德里奎神父的祈求何其简便, 但是便利地得知神旨, 能否轻易领受耶稣的苦路与死亡? 耶稣在山园的惧怕祈祷与苦架上的绝然呼喊, 得到的不也是沉默的回应?  没有经过那沉默, 恐怕也不易深切体会外在形式的死亡而在心中活出耶稣吧?

    面对伯仁心境的痛苦煎熬时, 神父热切渴望的祈求耶稣, 得到的回答是无尽的沉默, 直到电影结束时, 费雷拉神父的脱口说出「我们的天主」, 以及罗德里奎神父安息后, 官方许配给他的妻子, 在即将入殓时, 偷偷将那只教友亲手做的、而后送给神父的十字架, 藏在他的衣服里; 从这里我们看到, 在他们不被看见的内心里, 信仰从未离开过. 我们不禁要想, 耶稣的始终沉默, 是要他们走过一趟祂的苦路, 亲历祂的屈辱, 也要走一趟多默的视形式为要, 到内在灵性的提升, 从这样的过程中, 才了解如何让信仰从外在形式挣脱到内在的心灵深处, 而在心中活出耶稣?

      是不是也因为那时受压迫的日本天主教徒心中, 都活生生深藏著沉默的耶稣, 每个人沉默于心的那股力量, 汇聚成巨大的沉默力量, 支撑著他们的沉默信仰, 跨越江户的艰困年代, 并未遭到灭绝, 因而能让他们的信仰留传了下来, 在今天为天主做了最坚实的见证, 让后世的我们见识到不可忽视的沉默力量?

照片来源:网络, 影片来源:youtube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2) :
2楼. 缤纷
2019/02/09 04:22
谢谢您的分享 我败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2019/02/18 23:49回覆
1楼. 缤纷
2019/02/09 04:20

有幸在花莲牛山目睹沉默一片的海边拍摄过程。

http://blog.udn.com/shan22tw/107308944

谢谢您分享沉默的拍片场景, 拍得很好。 我败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2019/02/18 23:46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