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楚客《湘月》
2019/06/10 22:43
浏览2,031
回响10
推荐145
引用0

晓风送暖,望群山染翠,云带岚岫。

犹记春寒,昨夜里、冷烛愁词消受。

对月凝神,回思梦事,几许凄凉灸。

经年离索,故园隽水亏负。

&

周折峻阪重临,西山日薄,忆高堂黄酒。

竹篱柴扉,老槭树、红叶枝低残牖。

燕雀啁啾,晨曦悄泻,暗把帘花透。

凭窗低问,海天楚客归否?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诗词
自订分类:长短句
上一则: 夜思《华胥引》
下一则: 楚客《夜游宫》,外二首《菩萨蛮》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0) :
10楼. 云大少爷
2019/06/20 23:43

大少爷安好,感谢夏至寅夜来访,还送来了新奇的辣椒冰淇淋。谢谢呢!

话说,这个想家的念头,自打回去过一次之后便就不曾停过,但是也自知这辈子是不可能在那儿住下的,虽然血缘来自那块土地。就让这份思念,永远留在情感里边儿呗。

祝愿您摄影愉快、平安顺心!

若予2019/06/21 00:25回覆
9楼. nike2018
2019/06/20 16:46
8楼. 谦水
2019/06/16 00:54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谦水小姐您好,感谢您的到访。

祝愿您笔耕愉快、平安顺心!

若予2019/06/16 01:37回覆
7楼. 春楼
2019/06/13 11:50
楚客

若予先生文安:

这首《湘月》和前一首《夜游宫》的词名,虽都是楚客,但是品咂之后却发现况味并不相同。夜游宫在吟诵的是年华虚度,摅舒蕴积;湘月抒发的则是羁泊异地,思乡情重。只是,湘月的主人翁形象,似乎有些飘渺。

也不知道春楼的理解对或不对,先生可肯赐教一二?

春楼小姐您好,感谢来访并赐感受之语。

如您所见,《夜游宫》和《湘月》这两阕词在词境上确实是有不同。至于您提到《湘月》主人翁的形象有些飘渺,因为词中思乡情绪的表述,并不需要特别实指为谁,虚代也无妨,所以您瞧著飘渺了。

再次感谢您的到访。祝愿您笔耕愉快,平安顺心。

若予2019/06/13 15:25回覆
6楼. 若予
2019/06/10 23:23
叶梦得,洞庭波冷词《念奴娇》

洞庭波冷,望冰轮初转,沧海沉沉。万顷孤光云阵卷,长笛吹破层阴。汹涌三江,银涛无际,遥带五湖深。酒阑歌罢,至今鼍怒龙吟。

回首江海平生,漂流容易散,佳会难寻。缥缈高城风露爽,独倚危槛重临。醉倒清尊,姮娥应笑,犹有向来心。广寒宫殿,为余聊借琼林。

(此词为平韵格)


醒觉忘西东,何如更卧梦。高床无俗扰,枕畔有豳风。
5楼. 若予
2019/06/10 23:19
辛弃疾,野棠花落词《念奴娇》

野棠花落,又匆匆过了,清明时节。铲地东风欺客梦,一枕云屏寒怯。曲岸持觞,垂杨系马,此地曾轻别。楼空人去,旧游飞燕能说。

闻道绮陌东头,行人长见,帘底纤纤月。旧恨春江流不尽,新恨云山千叠。料得明朝,尊前重见,镜里花难折。也应惊问,近来多少华发?


醒觉忘西东,何如更卧梦。高床无俗扰,枕畔有豳风。
4楼. 若予
2019/06/10 23:16
苏轼,凭高眺远词《念奴娇》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醒觉忘西东,何如更卧梦。高床无俗扰,枕畔有豳风。
3楼. 若予
2019/06/10 23:09
姜燮,五湖旧约词《湘月》词序
长溪杨声伯典长沙楫棹,居濒湘江,窗间所见,如燕公、郭熙画图,卧起幽适。丙午七月既望,声伯约予与赵景鲁、景望、萧和父、裕父、时父、恭父,大舟浮湘,放乎中流,山水空寒,烟月交映,凄然其为秋也。坐客皆小冠綀服,或弹琴,或浩歌,或自酌,或援笔搜句。予度此曲,即《念奴娇》之鬲指声也,于双调中吹之。鬲指亦谓之过腔,见晁无咎集,凡能吹竹者便能过腔也。
醒觉忘西东,何如更卧梦。高床无俗扰,枕畔有豳风。
2楼. 若予
2019/06/10 22:49
姜燮,五湖旧约词《湘月》

五湖旧约,问经年底事,长负清景?暝入西山,渐唤我、一叶夷犹乘兴。倦网都收,归禽时度,月上汀洲冷。中流容与,画桡不点清镜。

谁解唤起湘灵,烟鬟雾鬓,理哀弦鸿阵。玉麈谈玄,歎坐客、多少风流名胜。暗柳萧萧,飞星冉冉,夜久知秋信。鲈鱼应好,旧家乐事谁省?


醒觉忘西东,何如更卧梦。高床无俗扰,枕畔有豳风。
1楼. 若予
2019/06/10 22:45
湘月

据龙榆生《唐宋词格律》考较谓:念奴娇,又名《百字令》、《酹江月》、《大江东去》、《壶中天》、《湘月》。元稹《连昌宫词》自注:“念奴,天宝中名倡,善歌。每岁楼下酺宴,累日之后,万众喧隘,严安之、韦黄裳辈辟易不能禁,众乐为之罢奏。玄宗遣高力士大呼于楼上曰:‘欲遣念奴唱歌,邠二十五郎吹小管逐,看人能听否?’未尝不悄然奉诏。”(见《元氏长庆集》卷二十四)王灼《碧鸡漫志》卷五又引《开元天宝遗事》:“念奴每执板当席,声出朝霞之上。”曲名本此。宋曲入“大石调”,复转入“道调宫”,又转入“高宫大石调”。此调音节高抗,英雄豪杰之士多喜用之。俞文豹《吹剑录》称:“学士(苏轼)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亦其音节有然也。兹以《东坡乐府》为准,“凭高远眺”一阕为定格,“大江东去”为变格。一百字,前后片各四仄韵。其用以抒写豪壮感情者,宜用入声韵部。另有平韵一格。

本词依姜燮五湖旧约词《湘月》体例填作。


醒觉忘西东,何如更卧梦。高床无俗扰,枕畔有豳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