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秋日采菇行
2019/10/26 16:47
浏览1,134
回响3
推荐44
引用0

【异乡食情】秋日采菇行

2019/10/26 作者:文/童言

文/童言

挪威今夏雨水充沛,初秋漫步森林里,撞见草丛上、石缝间、树根旁窜出一颗颗菇蕈,总教我手痒地想采撷,来一顿免费野菇大餐;但顾及不慎误食毒菇的后果,只好眼观欣赏。恰逢挪威健行协会于九月下旬举办采菇行,并有老师解说、检验所采的野菇。我如获至宝地牺牲睡眠赶往参加。

当天二十多人由领队引进森林,先在一处各自寻找野菇片刻,再召唤大家续往前行,如此迳往林中,约莫一个半小时后抵达野炊处。众人围坐野餐,休息之后才起身将采获依伞菌目、牛肝菌目两类分放木椅上,由老师现场教学。

原本我嫌当日的野菇太少,见到摆上椅面的集体成果还真壮观。伞菌目就是平常吃的香菇、洋菇等,种类最多,蕈盖下面的条纹叫蕈褶,是用来辨认伞菌目菇类的重要根据。我心仪的毒蝇伞也是伞菌目成员,鲜艳的它宛如艳丽的女人,娇滴毒辣。初次与它在德国的森林相遇,令我兴奋得像格林童话的小红帽,忘怀地沿途捕捉它的倩影,不知不觉愈走愈深入林间;那时我方意识到,童话故事描写的森林景致以及迷途的主人翁并非凭空杜撰,而是真实的存在山林中。

牛肝菌目的蕈盖下没有蕈褶,那天仅老师一人斩获1颗20公分大小的美味牛肝菌。他表示,美味牛肝菌价格高,卖给餐厅每公斤叫价1000至1200挪威克朗(台币4000至4800)。目前挪威采到的最高纪录是蕈柄35公分高,蕈盖36公分宽,重达三公斤。想赚外快的话,学会辨认美味牛肝菌就行了。

可惜无人觅得珍贵的鸡油菌,连我之前踏青所见的管状鸡油菌也没。这两种野菇虽然有蕈褶,却被视为假蕈褶,自成鸡油菌目。挪威人尤其喜爱鸡油菌,寻觅鸡油菌生长的秘境,即使是亲友也绝不透露,独享摘采鸡油菌的乐趣。

想将野菇带回家料理的人拿去给老师检查,不要的就放到草堆里回归自然。上了野菇入门课,深觉辨识菇菌是个大学问;没有足够的知识,还是不要贪图免费的野菇餐,误食类似却有毒的菇,后果可想而知。老师藉此打趣说:「所有的野菇都可以吃,但有的一生就只能吃这么一次」。

鸡油菌吐司

食 材

鸡油菌500克、红洋葱半颗、大蒜1瓣、奶油1汤匙、橄榄油1汤匙、盐1/2茶匙、胡椒1/4茶匙、柠檬1/4颗、吐司面包4片、生菜些许

作 法

❶鸡油菌洗净,仅将大朵的切开。全部放入一只乾的炒锅,微火加热让鸡油菌内的水分流出后,倒水沥乾。

❷洋葱、大蒜切末,放进锅子以奶油、橄榄油爆香,再加入鸡油菌一起炒,最后加盐、胡椒、柠檬汁调味。

❸吐司用烤面包机烤,或是以平底锅加油煎成金黄色后放置盘中,再将生菜、炒熟的鸡油菌放在面包上,即可食用。

伞菌目 图 / 童言

毒蝇伞 图 / 童言

美味牛肝菌 图 / 童言

鸡油菌 图 / 童言

管状鸡油菌 图 / 童言

 鸡油菌吐司 图 / 童言

本文刊登于2019/10/26人间福报蔬食园地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566963

2019年法国阿尔萨斯省艾吉斯罕野菇节德文文宣  图 / 童言

后记:十月五日将〈秋日采菇行〉文稿传送给编辑后,翌日随即前往德国拜访德国友人。十六天的行程中,顺道造访比利时安特卫普、卢森堡申根以及法国阿尔萨斯省的城乡。十月十五日来到法国阿尔萨斯省艾吉斯罕(Eguisheim)这个美得彷如童话的小镇,意外获知当地每年十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星期天是野菇节。〈秋日采菇行〉文凑巧在今年野菇节当天注销,文宣所示的野菇照片与我文中介绍的菇种不谋而合,特地附上文宣照片,作为「无巧不成书」的最佳见证。

              野菇    http://album.udn.com/hsuklemsdal/616792
延伸阅读:品味埃及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美食
自订分类:福报蔬食
上一则: 貌似菊花的芋头
下一则: 品味埃及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 :
3楼. Sir Norton 踩到狗S
2019/10/29 08:14
猎菇觅食,成就异感的食纪,趣味十足,因为系著误食中毒的悬疑。

谢谢Sir Norton。

十月下旬从德国回来后,忙著交稿,以及授权杂志社转载的琐事,到今天才读到您的留言,很过意不去。

感谢您对俾人此篇小文的文评。直觉您如果不是大学教授,就是饱读诗书之人,没在报社或出版社当作家出新书的文评,实在太可惜了。

童言2019/11/12 05:33回覆
2楼. 高雄纪梵希自助婚纱
2019/10/27 13:24

感谢分享真是长知识了感谢分享~赞
谢谢纪梵希的来访与留言,小文一篇,不足挂齿。 童言2019/10/27 21:52回覆
1楼. Charles Lin
2019/10/27 09:53

谢谢分享,勾起不少回忆。

20多年前,曾在德奥边境一家山上餐厅,跟餐厅人员到林间采菇,当成当天一道菜,采的似是大作内的鸡油菌菇。

谢谢Charles Lin。

小文里头介绍的鸡油菌,很有可能是您二十多年前在德、奥边境山上餐厅林间采集的。

德国人也很喜欢吃鸡油菌,德文名称叫做"Echter Pfifferling"。

童言2019/10/27 21:4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