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百姓看蔡英文的参选演讲有感
2011/03/15 00:08
浏览861
回响1
推荐12
引用0

小百姓看蔡英文的参选演讲有感

其实,我常觉得政治人物不食人间烟火久矣,有人认为蔡是台湾未来的希望,更多人被她有些不像政治人物的气质所感染而感动,但是可能自己活过一把年纪后,会更冷静且务实来看她过去的作为,以及她在此次演讲的诉求,从她通篇演讲,除了感性的口吻外看不出实际对国家可行的系统化作为,也就是不是一个被磨练过的老道治国者,只是写了一篇我的志愿似的演说,或许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那么不妨看看我的对比式观点 :

 蔡说:「不够政治,不会算计,无法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存活。」

 我说: 「从党内算计到党外,两手策略高手,一面用党主席的权威要求党内协调,一面却又急忙宣布参选,违反党内协议,演讲场地与排场不就是政治? 18%议题上,公务员的十八趴,她边领边骂;18%事件, 更让人看清楚她的伪善。别的领十八趴的基层公务员干了三,四十年,靠十八趴退休过日生存。她却灌水存款,边拿高利息边駡十八趴政策,脸不红气不喘。被踢暴揭露领了十八趴以后,先派执政者的不是,认为执政者透过不正当的方法,选择性的公布部分资料,她依旧一副道德大师的姿态向社会谆谆说教,一句道歉也没有,还声称: “没有领18%所以以后不能作善款捐献了,她不是太精于算计了?

蔡说:「三年来,我向社会证明,政治不需要算计,更重要的是沟通和信任。」

我说: 「从纵容蔡同荣发动陆一特事件却不愿说明民进党的立场、为了自己选总统容易出线,发动全民调初选来自肥,阉割了党员参与竞争的权力,好一个无私的民主进步党主席,完全缺乏党内与与执政党的沟通诚意,更是断绝党内与岛内的信任基础,在同个时空,台湾两大党党主席一直没有机会针对国政或立法院议事真正的对话,先前马总统邀小英对话都被拒绝,怎不是算计执政党?民进党执政时,蔡英文掌握了台湾两岸政策的诠释权,她不承认所谓的「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经济上,她紧踩三通煞车,但对两岸贸易采有效管理。而马总统上任后,则是承认「九二共识」,两岸经济采取扩大交流,但对于大陆政策仍是没有沟通与信任,蔡英文只表示,民进党主张两岸必须维持「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关系,她还批评国民党是采取「和而要统」、「和而必统」的路线,过度倾向中国。但是对于中华民国甚至大陆该是什么关系,我想如果无法澄清其中心思想又如何「和而不同」、「和而求同」?

蔡说:「中国官员来了,我们的警察忙著从自己国民手上抢下国旗,把多元的台湾变成只有一种声音;我们的年轻运动员出国比赛,要为台湾争光,却遭受不公平的对待,委屈地坐在竞技场中哭泣;我们的国民也被菲律宾无理地送到中国,连道歉也没有一句。这些,政府都说不出个道理,也完全束手无策。」

我说: 「台湾到底该当成国际社会的成熟一份子,还是一群梁山泊打杀闹事的不成熟份子,台湾与大陆的难题就是长期敌对与仇恨,因为中华民国的符号尚无法被大陆执政者接受,更未能被岛内所谓的台独或民进党所认同,简单讲,当看到国家庆典典礼活动上一群沐猴而冠的政治人物当年在各种国家仪典上闭目闭嘴不愿面对国旗与国歌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在消遣国旗的符号而已,至于国际比赛上会旗会歌问题本就应遵循主办单位的规范,就算委屈也该表达异议后适可而止,不用觉得委屈,也别天天挂嘴边。至于对于诈欺犯被送至大陆受审,因两岸也有引渡条款,纵然菲律宾错送大陆,也不值得火冒三丈,国格认同或国际邦交间有许多进退取舍,何必咄咄逼人?山水会相逢,给别人一分礼让,日后也许赢得更多尊重呢!  

蔡说:「为什么上一代流血流汗换来的民主自由,如今却因为和中国交往而被轻言放弃?为什么国家尊严遭受漠视、让人吞不下去的时候,政府依旧自我感觉良好?为什么我们的土地认同是这么的清楚,但政府处理主权问题却是那么的模糊?」

我说:「谁的血汗换来台湾的安定发展?其实是从大陆败退来台的蒋介石与一群军民拼死的阻挡共产党血洗台湾的威胁才逐步建立起来的,更是勤奋台湾百姓在几十年的打拼后才逐步达成民主与自由的境界,台湾从清代日据时代、光复后至今是很复杂时空与角色认同的转变,每个不同背景的百姓因其先来后到的差异,甚至许多现在因外籍配偶所诞生的新住民,所具有的情绪与认同也是大大的差异,不该简化或一言带过,期间有对国家与根源的认同,有人认同唐山过台湾时期的台湾,或日据时代的台湾人,到底台湾是中华民国的台湾,还是原住民的台湾?对于土地的认同差异,对于中国的认知也是大大的不同,蔡实在不可自以为是用民进党的角度为他人设定与国家尊严有关的言论观点,在许多台湾同胞与大陆人民间的交往中,其实与其它地区或国家的人民其实是一样的,台湾人面对大陆同胞时不会觉得低人一截,也不会有国家尊严受损的问题,至于国家主权问题的解还是归根究底在两岸关系,主权要的是实质,而非陈水扁时代烽火外交或吕秀莲赴印尼自取其辱似的到处放火,惹得各国生厌,以吕秀莲想到印尼进行「突破外交」行,不但欺世盗名,也对台湾乃至印尼的利益造成严重危害,更使得台湾与其它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益形紧张,所有陈水扁政府时代的主权处理到处是败笔却未见蔡的苛责,不是责人以严,待己以宽吗?如果谈及主权,那么对于钓鱼台大陆地区,蔡的主权主张是什么呢?我也希望她能说清楚,不要又是模糊带过 

蔡说:「三年来,更严重的是失业、贫穷、财政恶化的问题,还有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我们的年轻人,越来越不知道应该相信什么。从小到大他们都相信,用功念书才会有前途。但那些在小吃店里写著功课,用功念书求学的孩子们,大学毕业之后却发现,年轻人的失业率达到了历史新高。为什么听爸妈的话用功念书,长大了却被社会惩罚?」

我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实台湾现状是因为一群不懂经济的政治人物造成的结果,经济发展与政府财政常是无法两全的取舍,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的不同主张都会使社会与国家经济产生不同走向与面貌,供需原理是经济学的ABC,失业率的高低又怎是用功念书,长大了却被社会惩罚」所该描述?就业市场供需是经济问题,读书选错了行业或技能,不代表这个人没有选择或机会,还有就是待遇是否符合本身的期待等,许多人的机会成本使得不肯或不想进入劳动市场可能都是原因,该说的是台湾到底有什么值得投资家来建设与寻求人才?培养的人才是否具备特定既能并符合市场的需要,错用感性语调却不冷静思考真正的经济问题症结,又岂是一个想选总统高度的候选人该用的煽惑式语言?至于贫穷问题更是严肃的议题,到底是光复初期的贫穷人多?还是现阶段的贫穷人多?我想是明白可见的答案,只是台湾的今日就是产业结构与经济发展未能配合时代所需,更重要的是李登辉与扁总统长达十多年的锁国政策使台湾走不出去,外商走不进来,没有国际的市场与贸易机会又怎能不让更多百姓沦入贫穷一族?蔡女士怎都不反思检讨?

蔡说:「台湾社会过去引以为傲的,是阶级流动,是均富,但现在已经被「富者恒富、贫者恒贫」的趋势给取代。这三年之中,贫富差距和贫穷家户数,都创下了历史新高。而且不只是房价变得跟天一样高,让很多人从青年到中年都被贷款套牢,连柴米油盐酱醋茶也都在涨价,薪水越变越薄。」

我说:「台湾社会严格说并没有阶级存在,但是长期经济发展的成果却无法平均分配才让更多人从中产阶级走向穷与富的两端,当然变成一个不均衡的社会,至于房价越来越高,我认为从经济学的角度,如果有负利率,才有可能存在吧!不然为何18扒的问题会成为政治问题,一直被争吵不休?至于被贷款套牢的年轻人,看看经济学理论是否可能用国家的力量,让每个老百姓每年都能领百万国家补助,不就把问题迎刃而解?(说笑一句) ,不然还是增加自己赚钱的能力,脱离贷款的行列比较实在 

蔡说:「我们的政府很会借钱,跟下一代来借钱。三年来这个政府已经举债14千亿,有许多被浪费在不急迫、不必要的地方。渐渐恶化的财政赤字意味著什么?它意味著未来的政府将被迫删减重要的公共支出,提供更少对弱势人民的照顾。难道这就是我们要交给子孙的国家吗?

我说:「依据财政部国库署统计,2000年民进党开始执政时,中央政府未偿债务余额约2.4兆元,2007年底债务余额增至3.7兆元,民进党执政八年,政府债务余额增加逾1.3兆元,马政府上台后,97年中央政府举债1200多亿,98年度总预算举债金额1650亿元,但因发放消费券、扩大内需与扩大公共建设等特别预算举债金额多达2650亿元,以致98年度列入政府债限的举债总额达4300亿元,99年度中央政府总预算合计新增债务将近4000亿元,再加上灾后重建特别预算1200亿元全数举债,99年度中央政府总预算与特别预算将举债4660亿元。虽然三年来已举债1.4兆,但从治水发放消费券、扩大内需与扩大公共建设哪里项不是为著国家建设而进行?更何况因为国外金融海啸影响,债务也是为解决包括救急与救难的民生问题而发生,只要不乱花应该都是福国利民的,只是真理越辩越明,反对党也可针对被浪费在不急迫、不必要的支出提出纠举,相信必能有效监督政府的每笔支出,让钱花在刀口上 

蔡说:「三年来,我们更看到了一个没有核心价值的政府。国家领导人失去了方向感,说要节能减碳,却也要盖更多石化厂;说要让房价降温,却又放任热钱炒房;说要抑制贫富差距,却拼命减轻富人的纳税;说要增加国内工作机会,却又变相鼓励产业外移中国。」

我说:「环保与经济发展通常是需妥协或面临二择一的困境,不能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台湾人的自私通常表现在只要工作只要享受、只要用电,却又假清高,不要核电、不要石化厂、不要投资,只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为了经济与环保共存,常看到的挖土后再填土以创造工作也就不足为奇了,轻税简赋更是吸引资本投资的手段,严苛税率却不易课到的税就不是税,招商引资不就是要创造一个可与香港新加坡相媲美的投资环境,以吸引侨外资或大陆资本来台开创新局吗? 难道蔡小姐用的经济法则是有特殊非经济学理之处? 而且国际间讲求的是比较利益法则,取舍本来就是创造台湾资本与资源能更有发挥处,又有什么不符合具核心价值的政府所应为?

蔡说:「施政上的自我矛盾,突显了马总统对国政的了解只沦于表面,所以他时而向东、时而向西,经常被少数人的声音所包围。他很在意包装自己的形象,然而他的形象却不会让国家有方向;他很在意巩固自己的权力,可是巩固权力并不等于国家治理。这是台湾一个很大的危机。」

我说:「形象是一个人长期处世风格所形成,慎独自节是一个具权力者的起码要求,看看马英九把父亲马鹤凌安葬在富德公墓区,但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父亲蔡洁生位于北县新店的墓园,因占地一千七百一十二平方公尺,远超过法令规定的八平方公尺,被检举后又说是政治操作,小地方可以看到一个人的长期作为,也因为马先生的自我分寸要求严谨,不便宜行事的风格,也造成更多蓝营误认他的不作为,这是他面对权力的谨慎与自持,那像陈水扁先生做尽所有总统不该做的事,而蔡小姐怎都没有好好要求这个政府的国家治理,因为她也是权力中人呀!

慎独自节是我认为蔡小姐至少比不上马先生的地方,而且还差很大。」

蔡说:「我不是一个擅长表演的人。因为我真的不会表演,而且政治本来就不应该只是表演。」

我说:蔡英文在李登辉政权时是两国论的主导者,推动锁国政策,造成厂商为了生存大量外移,国家经济因此翻转,到了陈水扁政权时推动一次金改,金改总共花了近1.4 兆,其中4000亿元由社会大众埋单,财团恶搞却由纳税人负担。第二,降低银行营业税,让银行业变成了不用缴营业税的特种行业。第三,公民营银行大幅推动消金业务,让营业额及利润帐面数字好看,但却种下去年双卡风暴的苦果。在蔡英文嘴里,黑白可说完全颠倒,每次陈云林来台的街头暴力都是民进党号召发动,却说成百姓自发的行为不能干涉,对于公权力维护秩序却说成欺负善良百姓,尽管出身富贵,面对台湾人民,她好像很能体谅弱势群体生活的艰辛;虽年过半百,她却仿佛很懂年轻人心灵的苦闷;虽入党时间不长,她却深知台独前辈世代传承的关于台独未来的责任和梦想。她担任过教授陆委会主委副阁揆,三年的党主席励炼,更使她演技至臻。为了彰显她参选的正义性和义不容辞,她把大陆鸭霸台湾悲情马桶无能贫富对立搬出来操弄,在在显示她是表演高人,无人能及。」

蔡说:「在这样的国家,教育会启发他们的创造力,会丰富他们的文化涵养,会强化他们国际竞争力。当他们出了社会,会有稳定的产业提供他们就业,会有安全洁净的环境可以生活。在他们遇到困难时,政府会扶他们一把,养儿育女的费用不会贵到让人却步,年迈的父母也有政府帮忙照顾。」

我说:「说的比唱的好听,乌托邦社会的描绘容易,但长久没有哪里个政治人物有能力达成,因为领袖有任期,能集中精力做好几件重要的国家目标就很了不起,教育从李远哲的教改开始到现在已花了多少国家经费,又劳动了多少父母的心血,动员多少教育工作者的青春,结果呢?台湾孩子的英语能力还是菜英文,国际化因为民进党的锁国,甚至不准大陆学子来台就学,根本说一套做一套而已,种种都说明台湾国际竞争力就在政党的互相较劲情况下,仍积弱不振呢!至于稳定产业更是爱说笑,谁来提供呢?难道把中小企业都国营化?国内的产业人才根本太少,产业结构多数根本只停留在代工组装阶段,哪里有足够的职位与洁净的环境可以生活?如果什么救急养儿育女都用政府的力量去执行,那不就弄个共产社会不是更容易,所以我认为可能由国家每年发给百姓美人一百万元更能解决。」

蔡说:「在这样的国家,城市里的年轻人买得起自己的窝,乡村里的年轻人不必挤到城市抢工作。有创意的年轻人可以一展所长,勤奋工作的年轻人会得到基本的保障,他们的努力,会和经济收入成正比,会带给它们成就和幸福。」

我说:「要嘛实施共产主义,把台北市等五都地区通通收归国有,再重新分配,并且规定房价只能跌不准涨,不然就是像新北市朱立伦的三环三线广设捷运(但还没通车应该任期到了就要下台了),否则城市的年轻人又如何能轻易买到自己的窝呢?总之,不是透过政府大量举债来筹办公共建设,就得创造国际化而需要大量人力的产业,但是当年的两兆双星产业又创造了多少工作机会呢?别又是画饼充饥的大话而已,而且越国际化就又越不可免的会使都市房价与国际同步走高,又怎能不让房价走高呢?处处都是矛盾的国家困境,不知蔡小姐在轻松说说时,有否想到所有问题的严肃性。」

蔡说:「在这样的国家,未来不会被毫无节制地透支。这一代会停止拿自然环境与资源的滥用,来换取短期的经济利益,会把好山好水流传下去。这一代会停止牺牲财政纪律,来换取选票或美化政绩,不让子孙背负沉重债务。」

我说:「有人说好山好水好无聊,不做任何事当然可保台湾永远不会破坏自然环境,不然就是把台湾人输出到其它地区或国家,就可减少破坏,但这些做法都不究竟,政治人物可以不负责任随便说说,但没有建设,哪里来工作机会?没有资源的投入哪里来成果?台湾的国土危粹,不做深度建设与国土维护又如何能抵抗不断的天然灾害?看看日本宫城的九级地震与海啸,又怎能不用心改善我们的共同家园呢?至于财政上,如同企业经营一般,能够创造收入自然就有税收,想创造收入却要不断投资,没有人能支配未来的一分一秒,但有管理能力的政治经营者才能成为带领国家走向的优秀领导人。」

最后,检验她的过去是认识她的未来最可能的途径,因此,引述30allUDN BLOG上的发言做结束。

蔡英文一般给人一个可爱清纯小女人的形像, 顶著博士的学位, 比较其它民进党人的粗鲁德行, 确实让人耳目一新. 不过, 蔡英文的[优点]也就到此为止了。
让我们回头检验一下蔡英文从政以后的表现吧??

1.
政务委员, 陆委会, 行政院副院长, 她做了什么?? 除两国论之外, 什么也没有.“两国论不过是为深绿台独铺路的包装理论, 不是施政政策, 也不是政绩, 反而制造不少两岸紧张不安, 对台湾本土安全什么也没帮助. 她现在批评马政府政策, 但她在民进党政府行政院任内却一样也没做, 充其量只是你们谁没有拿过我爸的钱?” 的共犯结构之中的一员
.

2.
当了民进党主席, 带群众上街示威游行, 暴力冲突发生, 她倒是五点[下班]走人, 一副事不关己, 毫不负责任的样子. 这也让她赢得[暴力小英] 的封号
.

3.
身为党主席, 民进党内有人犯错或爆三字经粗口, 造谣栽赃, 先駡先赢, 她什么时候约束过党内同志?? 她什么时候为了任何事道过歉?? 对自己的问题与错误永远是不知反省,总是用烟幕弹手法讲一大堆不著边际的说词最后再怪罪对手, 十足死不认错的大小姐心态. 总是让属下去当打手, 自己永远一副清高可爱的模样. 一个只有党派, 没有是非,听见骂粗口干X 都没有任何一点反应的女人, 能当我们的总统吗
??

4.
吵了半天反ECFA, 要和马英九辩论. 结果呢?? 经济博士也能瞪眼说瞎话, 在台上结结巴巴不知所云, 让人看清楚她根本胸无墨水, 头脑一点也不清楚, 口齿一点也不伶俐
.

5.
作为一个大都市长候选人, 她竞选新北市时却不敢上辩论台, 害怕对手质疑她的过去. 甚至连政见发表也都不参加, 吃定了选民. 她以为身为女人装可爱, 选民就应该投票给她吗
??

6.
选举时连胜文被枪击后, 蓝营呼吁选民冷静无需做过多的政治揣测连想, 为连胜文祈祷, 甚至为他停止选举活动. 蔡英文第一时间的反应是什么?? 是忙著回避责任, 是忙著作政治收割, 是作政治操作, 忙于批判「国民党应为治安负最大责任」, 发表谈话时声音不停战抖. 这是一个需要随时处理危机的领袖人物应该有的能力和性格吗
??

7.
到了18%事件让人更看清楚她的伪善. 别的领十八趴的基层公务员干了三,四十年, 靠十八趴退休过日生存. 她却边拿边駡,脸不红气不喘. 被揭露领了十八趴,她依旧一副道德大师的姿态向社会谆谆说教,一句道歉也没有, 临了还丢一句: 没有领18%所以以后不能作善捐了. 好一个脚登Prada, 手拿LV, 屁股坐名车, 为穷人发声的大善人
.

8.
为了自己选总统, 搞个[全民调] 自肥, 阉割了党员参与竞争的权力. 好一个民主进步党的党主席
.

9.
面对质疑就逃避闪躲, 遇到事,不是护短就是推卸责任. 记者问蔡英文 : [对陈水扁吴淑珍三审定谳的看法?] 蔡英文却叫记者:: [你不能问这个问题], 但是她却不敢讲:: [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这是什么样的政治人物啊?? 连间接的和贪污切割, 光用说的都没有勇气的人, 居然还在想当总统
??

陈文茜说的好, 这种长相温和不像政客的政客, 对国家的伤害比陈水扁还可怕
.

这种人还被民进党认为是救世主, 真是智商有问题的一群人.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公共议题
自订分类:时事-政治
上一则: 我的未来不是梦
下一则: 谁该还我公道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1) :
1楼. pearlz (经典的领导人对骂)
2013/07/13 17:23
不认识她
根据这个演讲,她真的不配当领导人。不行的。
抱歉很久后才看到您上个月的留言,确实,检验一个人的标准,就用她的言行是否一致性就可判断,蔡英文小姐的前后不一,习惯明天推翻今天的言行,很难让人放心担任任何职务,可能都是背叛该职务的职业道德,不是吗? 老书袋2013/08/20 16:04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