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从吴音宁看民主台湾的卖官文化
2018/06/19 00:38
浏览2,520
回响1
推荐43
引用0

从吴音宁看民主台湾的卖官文化

当许多人在怀疑为何一个农阵团体的工作者,过去职务也只担任乡公所秘书的吴小姐能够一转身就担任了年薪二百五十万的果菜公司总经理,更严重的是看不懂报表的实习生还连连下错决策,还很快沾上官场恶习,用公款买高档酒送礼,完全一副政治人物的举措。当全国都在检讨为何有如此荒唐的官资民营公司表现时,才更进一步发现原来又是一个靠爸族,堂堂的总统府资政老爸,如果说这其中没有猫腻又有谁信?


民主社会原本以为人人生而平等,但是目前台湾的民主体制下,沾染了政治就能创造许多意外,羡煞所有按部就班的广大人群,这个社会在无意外的情况下就制造了民主时代的封建贵族,就是一个小圈圈内的人他们吃香喝辣,毫不受民主社会的制约,甚至也形成了封建的世袭制度,看看当朝的许多政二代,那一个不是靠爸靠妈的裙带阶级呢?光看权力核心之外一圈又一圈的各种组织小团体,那个不想攀亲带故来挤入权力圈?那没关系却又想攀关系呢?那当然就有一种「斗内」(DONATE)的不成文规定在运作,斗内越多,日后讨赏就能越大声,这是另类的卖官文化,也是古时候的捐班,只要有人类,为了规避法律的约束,就会有一层又一层的洗钱弄权的套路。


以前的封建社会,从诸侯以下的官,都是世袭的,领地与采邑都是分封权贵所收,所以不可能私售或叫价,春秋战国养士之风起,贵族还需花钱养士为己所用,后期因为需要大量人才协助君主统治,才有布衣卿相的平民人家子弟进入官场的机会。在中国古代,卖官鬻爵并不鲜见。追溯起来,首开卖官先河的乃秦始皇嬴政。依据秦始皇本纪 :十月庚寅,蝗虫从东方来,蔽天。天下疫。百姓内粟千石,拜爵一级。根据秦代官制,爵位、秩品与职务是三个不同概念。


「爵」,是荣誉性的,没有任职与薪资,仅表明社会身份是贵族,不是普通「平民」;「秩」,相当级别,「秩」的高低与收入的多少直接挂钩,但仅有「秩」最多也只是个「非领导职务」;「职」,就是实质上有官职了,有职有权,是严格意义上的官员。秦始皇卖的「官」,其实只是个「爵」,其实只是个荣誉衔,供自己自爽用的,有个官衔至少让街坊邻居得以另眼相待,至少赚到他人眼神中的羡慕。

 

古代中国的官场,官吏的来源无外四种:一是世袭(接班继承),老子英雄儿好汉;二是优选,如举孝廉、行科考等,俗称之为科班;三是军功,四是花钱买官,是为捐班。卖官鬻爵这事早在秦朝就萌芽了,到清代更是被发扬光大。清朝最早的卖官可以追溯到康熙四年。当时国家初定,需要大量钱财,因此康熙下令,只要向朝廷捐献粮食500石,或者白银500两,年轻的可以直接上最高学府国子监读书,其它不愿读书的可以给个九品芝麻官的顶戴花翎。清朝的官吏制度是把职务和级别严格分开的,有了级别不一定就能当官。而一开始花钱买官只是买了个级别,例如花上6000两银子买个五品,你就可以得到朝廷发给你的官帽、官服,可以坐绿呢轿子,但就是不能任实职,不能管理国家事务,不能升堂断案子。而且按当时的规定买官也有限制,一般是在五品以下。清朝初期还能很好地控制,特别是康、雍、乾时期。但花钱买官做毕竟是一大弊政,就象潘多拉的盒子,只要一打开就无法控制了。自从咸丰、同治以后,不但可以买级别,而且还能捐实职了,花钱越多,捐的官越大,官做的越快,后来干脆连皇帝专赐的花翎也能买了。

清朝官员的俸禄是很低的,一品大员的年薪才180两银子,一个七品县令一年仅45两银子,但他们的实际开销却远远不止这些,那自然是盘剥百姓了。当上了官以后拚命搜刮的另一个原因是要当更大的官,至少是要保住目前的这个官,这还需要银子作武器。清朝的官员流动的很快,是「动态管理」。捐官的人很多,不少人还在那里「候」著呢,既然拿了钱,大小总得给人家上个任把官当当吧?于是官员不断「轮岗」,有的升了,有的平调了,也有的卷起铺盖回家了,官员就像走马灯似的。老百姓却因为官员不断的调任而被编派摊销,往往一听新官上任就魂飞魄散,因为前虎才走,又来饿狼,只知道又要遭殃了。

以现代眼光看,卖官鬻爵是非常丑恶的,但是,因为人性的贪婪,一旦权来握时,谁又不想顺便把好处也弄到手呢?就算是民主时代,比封建时代毫不差别的依然是人性的贪婪,民主选举赢者通吃的特性,那么多腾出来的位子与银子,又怎可不想方设法过水捞捞好处呢?一方面透过不可意会的私下暗盘外,也有许多透过当面叫价,看看陈水扁的海角七亿是怎么一回事?还不是吴淑珍四下把有需要的人叫到官邸,进行著一笔笔丑陋的交易?反正陈水扁与吴淑珍的各种利用总统职权所进行的买卖交易黑钱已经透过法律的判决得以确认,但是,目前我们看到许多光怪陆离的蔡政府作为,坦白说,我也怀疑内情不单纯,譬如卡管案,搞不好是私下已经把台大校长的职位给卖了,却不意杀出个管咬金拦走了台大校长的职衔,能放吗?肯定是不行的,怕有人会翻出私下的交易,所以只好卡管到底,连教育部长都只好牺牲了,有了卡管案,再看吴音宁事件,就让人恍然大悟了,应该是前金已收,搞到下不了台,如果不续挺下去,那后谢不就打水漂了啊?这些事情的丑陋应该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我们需要验证吗?就等著继续看着各种证据的出现罗!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政治
自订分类:时事-政治
上一则: 天所授,虽贱必贵
下一则: 读循吏列传谈良吏治国
回响(1) :
1楼. 其正
2018/10/23 08:57

且等著看吧!"龟尾"很快会露来的.

让他们去"扬",让他们去臭屁."臭屁的先死!"

我们"且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你说的陈水扁是很好的例子!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