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惊魂记
2019/08/29 00:49
浏览2,009
回响7
推荐93
引用0

老板刚刚开完会,赶著搭飞机回总公司了。   茱茱收拾好桌上文件,关了计算机,下得楼来,黄昏的天空正飘著细雨。 

 

好不容易可以早些回家,平时都得等老板下班才能离开的茱茱,晚上七、八点下班是家常便饭,心头不由得涌上一丝小确幸。 站在街边等了十来分钟没见到出租车,只得走到大马路上去拦车。

 

 灯号变了,有两部车子直开过来,茱茱伸手一拦,领头那部停了下来,是一部半新不旧的普通出租车。  开门坐进去,说了去处,司机回头对茱茱比了个OK的手势,那轻佻的样子让茱茱感到有些不舒服。

 

司机伸手开了音乐,小小空间霎时注满了美空云雀的演歌,  一边还兴致勃勃地问个不停:「美空云雀你听过吗?  日本国宝呢!  你,小女孩怎么可能知道?  你们外省人不是最痛恨日本人?」

 

「我是台南人。」茱茱淡淡更正。  司机更high了, 「听你声音好像十几岁的小女生……」边扯淡,车子边继续往前开,右前方就是往住家方向的交流道了。  司机似乎没想右转,经茱茱提醒,才啊一声转入交流道,又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问著话。  

 

行车速度似乎慢了下来,茱茱闻到一股难以名状的烟燻味,怪异地不合常理,心里警觉陡升,只听司机说有人在烧稻草。

 

「不像稻草啊!」茱茱反驳道,接著全身上下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心跳加速,手脚开始有些不听使唤。  茱茱心头一惊,「糟! 著了道儿了。 不行,我必须得想办法脱身。」情急之下茱茱摇下车窗,一阵凉风似乎吹淡了不少那难以形容的烟燻味,然而不舒服的感觉加剧,手脚开始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那可恶的人还说「你开窗,味道还在啊!」

 

茱茱急切地拉过包包在里头一阵翻找。  该死的,平常不开机,这下子可要耽误求救的契机了。  紧张慌乱中终于摸到了手机。  该死的老花眼,该死的手指头对不准按键,几次错误后终于拨通。  「快呀,快接电话呀!」 茱茱在心里急叫乞求。

 

「喂!」终于听到茱姊的声音,曙光乍现,茱茱假装若无其事地跟茱姊瞎扯。  「你在出租车上啊?」 茱茱跟茱姊有默契,下班时间打手机给她,代表出租车有问题。  「是啊,现在到XX路二段,等一下就到家了。」   「姊,今天有OO的消息喔!」 茱茱随口胡诌,生怕茱姊挂断电话。  OO是茱姊近来最欣赏的艺人,果不其然,茱姊兴致很高。 「在哪里儿看到的? ……」 呵,姊, 你到底有没听出我的危机?  茱茱快支撑不住了,突然灵光一闪,干嘛死赖在车上,可以中途下车啊!  何况已到XX路二段,wellcome的招牌在路边闪烁

 

「姊,我想买些东西再回家,我要下车了,电话先不要挂喔!」      茱茱压抑著颤抖的声音告诉司机前面靠边停,心里默默祈祷著,希望司机能让她下车。  他似乎有些惊讶,但还是自内线车道缓缓变换到外线停到了路边。  茱茱匆匆掏给他200元抓著包包跟提袋下车,手里仍紧紧握着手机。

 

咬牙狠撑,立在路旁等出租车开远,茱茱瘫靠在电线杆上一时仍惊魂未定。  危急的当下,一心只想保住自己求得脱身,竟忘了记下司机姓名和车号。  遗憾哪里!

 

「姊,我下车了,我遇到恶司机了,他不知薰了什么香,我现在头好晕,手脚都在抖,好怕随时会倒下去!」

 

「难怪我觉得你声音怪怪的,你在哪里里?  我过去接你。  你先找家人多的店,进去里面等我。」

 

「我联系一下同事,看有没有人可以就近来接我,你等我电话。」 茱茱说。  茱茱跟茱姊其实没住在一起,茱姊住得远,等她来到现场怕还要等上好一阵子。

 

摇摇晃晃进到一家卖姜母鸭的店。  晚餐时间,里头客人正大快朵颐,没人注意到茱茱的出现。  颤抖著声音跟老板娘大略叙述了一下方才的遭遇,拜托让她坐下休息一会,茱茱还跟老板娘要了一杯水。  记得有次去拔牙,茱茱在打了麻醉针后的反应跟现在有些相似,都是心跳加速,手脚发抖,牙医师的处理方式就是让她坐下休息并喝水。

 

连络到同事,说了所在位址,茱茱继续打电话给茱姊,请她不用特地过来。  茱姊不放心,坚持要来一趟,茱茱请她直接到住处等待,等同事来接她就回去。  接著又打电话给医生侄子, 侄子要茱茱别紧张,休息一下喝喝水,要是仍觉得不舒服就去医院急诊室。  谢过侄子,如惊弓之鸟的茱茱在姜母鸭店里喝了三、四杯水还上了洗手间。  约莫一个小时后,同事终于抵达。  茱茱松了一口气,拿起包包、提袋和一袋姜母鸭走向同事的车子,并回头向好心的老板娘道谢。

 

接到茱茱电话的同事匆忙中只穿了拖鞋,还因茱茱只说了OO路,他误以为是另一区同名的OO路,多开了好大一圈冤枉路,中途又遇塞车,紧张到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但这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茱茱确定自己脱险了,那薰香的效力也在逐步消退中。  

 

同事送茱茱回到住处楼下,抬头看见茱姊在窗口着急地盼着。 茱茱谢过同事的仗义驰援并为自己造成的虚惊和不便向他致歉,要送他姜母鸭,他却坚辞不受,这让茱茱心里更加过意不去。

 

看到楼上温暖的灯光,茱姊期盼的身影,一切恍如隔世……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旧文新贴
下一则: 瓦纳卡湖之晨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7) :
7楼. ynn600
2019/09/20 11:55

更正---近来

ynn

了解。  三太子做鬼脸 pearl2019/09/30 14:34回覆
6楼. ynn600
2019/09/20 11:53

还真让你遇上了! 真可怕. 幸好你有惊觉, 否则不堪设想. 

能搭大众交通工具最好. 虽说近俩也听说过摸头的事.

祝你 幸运!

ynn

谢谢ynn。

这样的经验虽说有惊无险,但多少还是会在心里烙下阴影。

从此之后视搭出租车为畏途,除非有人陪伴,还好北部公共运输相当便利。

谢谢您的提醒和祝福。微笑

pearl2019/09/30 14:33回覆
5楼. Flying Eagle
2019/09/16 20:04

好恐怖!好在平安脱险!


真是上天保佑,可以平安脱险。

可自那一次之后,再也不敢一个人搭出租车了。

谢谢Flying Eagle。  回覆迟了不好意思,还请海涵。

pearl2019/09/30 14:07回覆
4楼. 云大少爷
2019/09/12 22:40

好可怕

还好司机有让她下车...

 

真的很可怕。

上天一定听到了茱茱的祈祷,让茱茱得以转危为安。

谢谢云大少爷的回应。

晚安!

pearl2019/09/23 22:28回覆
3楼. 茉上盛开。泉
2019/08/30 15:54

看完这篇,真的令人感到心惊胆跳的!

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独自搭出租车,深知自己应变能力不足,不敢冒险。

谢谢可爱的小泉来访。

有好一阵子没到小泉家逛了,突然惊觉小籽籽长大了,越来越有小王子的fu了。

希望前一阵子的难过和不愉快都离你远去,也祈愿上天能多眷顾善良可爱的小泉一家人。

出租车司机良莠不齐,自保之道还是别独自搭乘的好,毕竟在小小封闭的空间里如果真遇上恶司机,后果难以想象。

祝福小泉一家平安如意,开心幸福。

pearl2019/09/01 01:49回覆
2楼. 宁静姐
2019/08/29 19:04
我以前也曾坐过一台怪怪的出租车,我跟他讲话(目的地)完全没有回应,车上冷气开的超级冷,而且一直绕路。我觉得司机后盲盲的反应,又怕他不让我下车。我要从永和到台北,他竟然半天绕不出永和,后来我找个永和标的物下车,赶快打电话给老公,叫老公到永和捷运站接我回家。真是被吓破胆。

宁静姐好!

感谢您分享搭出租车的另一种可怕经验。

其实搭出租车真的会遇上许多的状况,有时候真的需要当机立断,能下车赶紧下车,切莫延误自救的契机。

我也曾遇上一位服用感冒药的司机,他边开边睡,车子走走停停,吓得我赶紧中途下车。

退休后,目前我外出都是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毕竟那样恐怖的经验一次就够了。

pearl2019/09/01 00:05回覆
1楼. 红袂
2019/08/29 13:27

哇!超级可怕的,看得我都觉得好象是自己搭坐那部出租车一样的心惊。

 

我很幸运,每回搭出租车时都很安全。

以前看到一些网络文章类似的情节,都还觉得只是虚构文,但你这篇却太真实了。

 

我想对于公共运输,但凡有心害人者,应该不限于女子,老人或小孩都可能是受害者,但先边上女性的确较吃亏,所以更须具警觉性,事先摹拟紧急状况,及临危不乱记下加害者特征或车号都是保护自己的重要关键。

感谢红袂的回馈和分享。

事实上,此篇是我多年前的亲身经历。 

过去我住的地方交通不便,因而常以出租车代步,十几年下来一直平安无事,直到遇上这位司机。

从此我再也不敢搭出租车,即使有人陪也感觉所有细胞都处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以至于全身都皱缩起来。   有一阵子甚至怀疑自己得了幽闭恐惧症。

一直怕提起这次遭遇,直到多年以后那恐惧逐渐淡去,才终于提笔记下事情的经过。

除了平时模拟紧急状况,更重要的是遇事不能慌乱,最好也不要落单,免得让坏人有可乘之机。

这次恐怖的经历,希望能让常搭出租车的人提高警觉,也希望大家都平安。 

pearl2019/08/31 23:2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