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时砭(砭音边)
2018/10/14 03:20
浏览917
回响4
推荐55
引用0
左图是美国第三任总统、独立宣言起草人汤玛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1743-1826)的名言,大意是「恶政府多因管太多,好政府管得少」但是这句话有其前提及背景环境,美国当时已经有一部由各地精英架构出的分权宪法并有效地运作起来,一个成功的好制度能够让一位平庸的领导人在其框架下结果也不至于太差(好的领导人在好的框架下自然是如虎添翼),而中央与地方分权正是这种制度的主要特征之一,它让中央与地方各司其职,而没有机构上的重迭与浪费,小的政府(不论中央或地方)才能有效率的运转。
顺带一提,
政府管「管」,即为多管,(勿擅自扩权,找借口干预校园人事)
经济该拼, 自由少管。(勿以假新闻为借口构筑现代文字狱,恐吓言论自由,详见下列第5项)
国家要强主要要从教育(在职进修、就业辅导也算)、经济着手,而经济要强,先要有优良合理的中央地方财税分配制度。优良的中央与地方分权制度能精简地方与中央机制、增加行政效率、确立责任归属、加强地方追求发展的动机(中央、地方两税制)等等。不成熟的中央集权制度往往造就出种种的骗子,高位者容易逐渐在掌握权力后指鹿为马、一手遮天,缺点甚多。本文是自己的一点小心得,谨供大家参考。

1,地方财权重要

现在台湾财税制度是中央统筹预算编列制,也可以说是财税的中央集权(钱)制,这种制度存在著许多结构性的缺点与弊端,中央政府对地方的了解绝对不如地方政府,但是中央政府却控制著地方的税收与财源,所以财税改革必定要从合理分配开始。地方的事务通常在地官吏最清楚,要是地方没有直接可用的钱砸在最亟需解决的事,还要通过一定的程序来申请中央预算,往往耗日费时,还不一定能拿到申请的全部款项,况且中央要花更大的资源了解并稽查当地需款实情,行政负担与责任沈重,所以中央集权财税制实不可取!

例如美国施行松散的联邦制度。税收粗分州税与联邦税,州税归地方,联邦税属中央,联邦税用于国防、外交及重大基础建设等等,州税则用于州内事务,因此美国联邦政府关门的几星期全国各州还能正常运作(因爲联邦政府本来就不是包山包海地全都要管)。


2,善制重于人才
刚好用上述第一个标题的内容作例子,目前台湾的地方如果拿不到中央的钱做事,地方官再能干有何用?中央政府若要为难不同党派的地方官员,只要卡死该地的中央补助款就好,这不就是「中央集税制」养虎(不公义的中央)为患的结果吗?

良材善制,登高望远。(一个好人才在一个好制度下,犹如登高楼望远)

国栋恶法,井底观天。(一个好人才在一个坏制度下,好像困井底观天)

中央集税制让一个地方首长当选后要花很大的精力和中央要资源,而且徒增中央核实的负担,而且还有中央有因好恶而不公平的可能,此时中央就象是一口限制地方的井。中央地方分税制让地方首长当选后能更专心于地方事务,此时的中央就如同高楼。美国第三任总统、独立宣言起草人汤玛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1743-1826)有句名言 My reading of history convinces me that most bad government results from too much government. 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governs the least. 大意是「恶政府多因管太多,好政府管得少」但是这句话有其前提及背景环境,美国当时已经有一部由各地精英架构出的分权宪法并有效地运作起来,一个成功的好制度能够让一位平庸的领导人在其框架下结果也不至于太差(好的领导人在好的框架下自然是如虎添翼),而中央与地方分权正是这种制度的主要特征之一,它让中央与地方各司其职,而没有机构上的重迭与浪费,小的政府(不论中央或地方)才能有效率的运转。


3,蓄财也是政绩

历史家看中国历史往往喜欢推崇武功鼎盛的皇帝如秦皇、汉武、乾隆等,而往往忽视帮他们建立烧钱条件的前(几)任君主,如秦孝公、秦昭襄王、汉文、汉景及雍正(隋文帝也是这类的好皇帝,可惜隋炀帝是「乱」烧钱而得到反效果),如果没有这些省(存)钱君主充实国库,后来的君主哪里里会有做大事的条件与底气呢?在我看来,近几任台湾的总统仅蒋经国有资格称为省(存)钱总统,也是他打下台湾亚洲四小龙的基础,其它总统都是比赛花大钱掏空台湾的(污钱者自然更不应该!)。

要有效蓄财就要先改善财税分配,在这里提出A、B两套公式供大家参考,A是地方行政金的主要组成公式,地方行政金是地方政府可以运用的资金。而B是地方结余金的主要组成公式,地方结余金是将A中的地方行政金用于地方事务后的结余款。也可以说是 B = A - 地方事务费。

先说地方行政金:
A. 地方行政金 = 历年地方结余金 + 地方税留款 + 中央拨款。

其中,
地方税留款 = 地方总税收 x 地方税百分比。(地方总税收 x [100 - 地方税百分比] = 中央收到的地方税款)

这个地方税百分比是地方可以拿到当地全部税额的百分比,它可以根据各地方政府税收状况作调整,如比较穷的地方政府可以暂时予以较高的地方税百分比,等到地方政府富裕了再斟酌调降地方税百分比,这个地方税百分比如果调整到「中央拨款」最接近于0则为最佳化,因为中央与地方来往互动太多,效率必差。如果地方蓄意先用完「中央拨款」才使用地方经费(「历年地方结余金」 + 「地方税留款」),要怎么解决这种钻漏洞的问题呢?某些美国的地方工程建设是由联邦(中央)与州(地方)按一定比例共同分担费用,如州政府(地方)出总费用的50%,联邦政府(中央)出总费用的50%,这样就解决了前述问题,可以做为参考。

由地方行政金的组成成分可以看出地方财政是否建全,比较建全的地方行政金是「中央拨款」越少越好,「历年地方结余金」 +「地方税留款」越多越少,如此可以减轻中央的负担与规模(因为要管的事变少,中央政府规模就会趋向于小而有效率,形成一种良性循环),且地方行政金由于主要来自地方,所以独立性高,所以地方施政效率也会提高,也比较没有中央掣肘的疑虑。

很不幸地,现制的地方税(在地)留款 = 0,也就是地方征到的税直接全数上缴中央,这种现制弊端很大。一来中央要包山包海,很难全面顾及;二来中央有以行政资源要胁地方的可能(地方仰人鼻息);三来地方发展若不好,中央的责任也很大(可以被责怪不配合),所以在台湾「地方发展不好怪中央」的怪现象实为现行制度之衍生。

合理的新制是是由地方征税,地方收到的税不必全缴中央,或者是实行中央、地方两税制。如果采用新制,地方税留款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地方官执政绩效的主要经济指标(另一个指标是地方80%人平均所得,参见后述),在地人民的收入越高,地方税留款就越高,地方行政资金就越充裕,这也会造成地方政府提高在地人收入的动机,更容易创造双赢!

再论地方结余金:
B. 地方结余金 = 历年地方结余金使用余额 + 地方税留款使用余额 + (中央拨款使用余额 x 中央拨款使用余额百分比)。

C. 地方结余金 = 下一个会计时段的「历年地方结余金」(见A)。

目前没有地方税留款,哪里来地方税留款余额(地方税留款余额 = 0)?而且目前这个中央拨款余额百分比是0%,也就是中央拨款使用余额在现制是全部上缴中央的,如此可能造成地方随便花完中央拨款余额的不良习惯。中央拨款余应该要有部分要能回馈地方(如50%,可依地方财政情形作调整),作为地方省钱办事的动力(因爲不用全部上缴中央)。

民众不应该只看到地方官员做了多少表面大工程(挥霍无度就会过度举债),还要看他存了多少地方结余金,这些钱应该部分来自于当地的税收,另一部分来自于中央预算分发的行政金。而这个地方结余金应该也要成为地方官员政绩的一部分(善加运用资金办事的能力)。总之,就是用最少的钱办成最重要的事。


4,党派意识误国

汉字的形成往往令人会心一笑,例如「党」字就是尚黑,很象是合法的帮派,党争如同决斗(不见得拳脚相向才是决斗,枪剑来往也是[唇枪舌剑]),而党争在历史上往往是国家没落的开始。台湾现在有党无国,早已向下沈沦,所幸现在新一代人渐渐能跳脱蓝绿恶斗与意识型态,不能不说这是民主发展的代价。


5,假新闻、文字狱、东厂的联想。

其实要解决假新闻这个问题,只要将假新闻及实情公布在有公信力的网站并向大众宣导有这个网站即可,如果要无限上纲到抓到警察局询问或被关,我及周围的亲朋好友早就要被关好几次,因为很多人只是无恶意地相信了就转传(其实大多是健康信息),但是没有亲自查证的条件。

民主被腐蚀往往是步步进逼的,假新闻的认定标准是由谁来决定?刑责又由谁来决定?是法官?还是执政党?如果是后者,那它也可以是打击异议团体的一种文字狱,有了文字狱,谁说将来不会成为另外一个东厂?逮捕传播假新闻者与迫害言论自由很难厘清,这就是强调言论自由的西方也不会随便逮捕或定罪传播假新闻者的原因!除非是有罪证确凿的证据来支持某人一系列的蓄意针对行为。


6,采政绩指标群

以棒球作例子,好的投手可以用防御率作为主要的评鉴指标,那么什么是好打击者的评鉴指标呢?是打击率还是长打率?其实都不是,应该是上垒率,如果一个强打者或选球能力强者屡次被对方保送,那他的打击率不一定会太高!作为一个地方首长应该也要有一个值得信赖的政绩评鉴标准,才不会任由地方首长自吹自擂,招摇撞骗。好的政绩指标群可以精准地评鉴地方首长,以下列出部分:

甲,急需建设的完成度。本项与第二项指标(地方结余金)通常有「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因爲急需的建设要花钱,如果这些钱是主要来自地方的私房钱(历年地方结余金),而不是中央补助,那么地方结余金必然会被大量消耗。还有,工程建设要公开招标,才能用最少的钱,完成最多的事。当然,施工质量也要列入完成度的审核重要项目之一,要有有效的监工制度,否则只是在浪费公帑罢了。

乙,地方结余金(地方存款)。结余越多,表示地方更有实力在未来干大事,也就是地方财政独立性强,不会成为中央的负担,也不易被中央要胁;结余越多也表示钱越能花在刀口上,更能省钱,譬如建设与服务能够公平招标,而非内定(内神通外鬼),才不会浪费公帑。

丙,急需服务的完成度。类似第一项指标,都是要花钱的。譬如地方提供廉价的托儿服务,使得小家庭更容易成为双薪家庭,使单亲家庭更无后顾之忧。本项指标也会消耗第二项地方结余金,但是第一项急需建设的完成度应该消耗更多。当然,服务如工程建设,也是要公开招标的。

丁,地方税留款成长率(前提是由地方征税,地方收到的税不必全缴中央,或者是实行中央、地方两税制)。本项指标反映招商、招人、及薪资成长程度。

戊,80%地方人平均所得成长率。这项指标专门针对大部分人的薪资成长程度,为什么只计算80%地方人平均所得,而不是地方全部人平均所得?因为要使大部分的人「有感」,不会被收入「超高」的极少数人拉高平均薪资。那么剩下的20%是哪里些人呢?20%的一半当然是地方收入最高之10%的人,另一半是是地方收入最低之10%的人(失业的人也算),这样就不会发生中间所得的大多数人被少数富豪拉高平均而无感,而且失业的人薪资是0,列入计算后(即使全部会被列入最穷的10%里)才能使平均薪资向下修正而接近真正的薪资水平!


------------------

P.S. 孔子的弟子中能人特多,被粗分为孔门四科,其专长除了言语、文学、德行,之外就是政事了,但是并不是说擅长「政事」的门生,就不修「德行」,不练「言语」表达,毫无「文学」素养。台湾现在许多政治人物爱走抹黑造谣的偏锋(「德行」不佳),而对需要真才实学的政见无能为力(「政事」无能),所幸大部分的民众脑袋还很清醒,希望论语中的「君子之争」能在现实的竞选活动中实现。另外,「中庸之道」是儒家理论的核心,台湾现在的极端势力不可谓之不大,谓之祸国亡家亦不过分,也希望未来的政治领导人能守中庸之道。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财经
自订分类:杂想
上一则: 新媒体时代
下一则: 扑克牌的十二张人头牌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4) :
4楼. 玉米苹果
2018/12/05 11:43

   好一篇 妙不可言Fox恭喜恭喜

   大赞一个。

不敢当。这类的政治文章其实我蛮少写的,但是写起来也反而比游记或历史文章轻松许多。

欢迎光临! fushengpoet2018/12/06 01:24回覆
3楼. Lanughing
2018/10/26 09:59
谢谢🙏 fushengpoet2018/10/28 02:14回覆
2楼. Charles Lin
2018/10/14 22:09

Most bad government result from too much government. 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govern the least. 言简而意赅。

现在的政治,无所不敢,much及 least摆错地方,颇能体会您内心之忧。

如果税制仍是中央集权,就像把所有的鸡蛋(税金)放在一个篮子(中央政府)里,中央一有私心或效率不佳,全国的地方政府皆乱,这就是我把「地方财权重要」放在第一顺位来讲的原因。中央与地方分享税金制度不易养成地方政府只知要钱、不懂存钱的习惯,而且中央、地方的责任分配清楚,地方政府的政绩容易由数据查核(而不是靠满意度这种不靠谱的评鉴方法),地方政府也比较有大力发展自我的动机(因为节省下来的钱可以留在地方)。再者,地方政府因有独立财权后,中央若表现不佳,地方政府受影响的程度也会降到最低(也就是把鸡蛋[税金]放到不同的篮子[各地的地方政府]里)。

谢谢来访! fushengpoet2018/10/16 04:12回覆
1楼. 异乡芝麻事-台湾行
2018/10/14 08:37
现在政府的高官,都是立委民代出身,或是县市长转任。他们或许是很称职的民代,却是糟糕的官员。想起李登辉当政前的国民党,当时想当一位部长,多由基层做起,要去进修上课,才能奉献所学。看看县在荒枪走版的政腐,真是百姓之悲。
蒋经国时代虽是威权时期,但是贪污罪责极重,官员也清廉许多(不敢贪)。现在步入民主时代,上位者带头贪污也能逍遥法外,当然上行下效(学著贪),贪风日盛早在意料之中。另一方面,我一直注意是否有擅自利用公权力去箝制在野方言论自由或对在野方恣意检调的行为,目前看来已有征兆(如干预大学人事及促转会的张天钦事件),但愿不会形成另一个威权政府。

欢迎光临! fushengpoet2018/10/16 03:52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