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国光剧团<快雪时晴>的寓意
2019/10/16 20:34
浏览1,241
回响8
推荐95
引用0

  2017年11月我北上看了国光剧团的<快雪时晴帖>,看罢归来,随即上传了照片,匆匆两年过去,却迟迟未提笔书写心得。

  近日此剧将来台中公演(10/19~10/20二日),让我又回忆起这部融合京剧、管弦乐、舞台剧、音乐剧、歌剧几种元素的跨界组合。

开演之前,坐得很满,不乏年轻人。

 

  京剧这样传统的表演元素,随著时代的演进,不得不有些突破,唱腔与身段可保有过往传统,但展演方式,无法再局限一桌二椅的模式,舞台必须求新求变,一样的抽象,但将舞台旋转,方便换道具,甚至演员退场都能巧妙的更换/消失,在剧场设计上,令人耳目一新,取代制式的换幕模式,而真正有几场换幕的情况,幕帘是透明的,一种新进的材质,又可在上面投影,帘幕内甚至已在进行演出,再把幕缓缓升起。

  旋转舞台不但换道具,演员退场方便,同时意味时间的旋转,鬼魂历经五个朝代的穿梭,去寻找他心中的答案。

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山阴张侯。

  1600年前,一封问安的信件,开启一个鬼魂寻找一份安定之旅。串场的大地之母由魏海敏饰演,服装是白底,上面图案是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头饰是王羲之的书法。另一贯穿全场的是老生演员唐文华,饰演王羲之的好友张容,收到问候信不久之后,即出征战死沙场,他的灵魂一直在追著那封简短书信,并质问收信地址的意思为何如此写。

  张容乃河北清河人氏,王羲之是山东人,都是战乱南迁的难民,从年少就南迁,在东晋所属的南方领地里,同伴叫他侨娃,一种被画分为不同族群的尴尬感,而自己也认为是外乡人,家乡归不得。第一场戏即是下雪之后,他与几位好友在家里院子闲聊,聊到王羲之写的<丧乱帖>内容,王家祖坟被刨却无法处理的无奈。却在此时收到王羲之送来问候的书信,信封上属名「山阴张侯」,让张容不是滋味,为何不写河北清河,却写现在居住的山阴。

  接著女儿出场,又随即收到出征的讯息。

  很快的张容战死沙场,临死前,张容呼喊著,为何王羲之说他是山阴人,他明明是河北清河人,一份执念,使得灵魂无法安宁,飘荡了五个朝代。

  其中有个朝代便是五代时期的后梁,他遇到节度使温韬盗墓,史料记载温韬七年内将唐代的坟墓十几座都挖遍了,唯独乾陵,因乾陵地形的关系逃过一劫。

  张容鬼魂遇到温韬盗墓,正好挖到昭陵里的兰亭集序,让他大吃一惊,这不是好友的书帖吗?温韬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从事文化事业,会用这种现代用语的只有丑角可以,温韬虽为官,但因是猥琐小人,在国剧里的脸谱属丑角,是为文丑,跟乌龙院里的张文远里一样。

  张容又从温韬嘴里得知了摹本一词。唐朝帝王兴书法,大官们风行临摹古代碑文、书柬,因此摹本处处。

>

画舫上  文人正谈到丧乱帖(图片取自网络)

  又有一世(应该是南宋,前年看的,有些模糊了。)来到秦淮河畔,在一艘画舫上看到一群文人谈论丧乱帖,张容又忆起与王羲之一起在秦淮河畔吟诗作对的日子。

(卖红菱)

  这时有个卖红菱的女孩摇船经过,不免让张容想起自己的女儿在他出征前,都还未替她找到归宿。巧合的是饰演张容的女儿与卖红菱女孩都是国光剧团力捧的年轻小天后林庭瑜,她曾于2016年大学毕业即挑大梁演出<西施归越>里的西施一角。

  这个段落里有画舫女主人诉说她送过最远的客人是王羲之的二十三代孙子,王羲之的传人奉行祖先的观念,迁移之后,他乡就是故乡。至此张容约略听懂,为何他收信时的封面会写山阴,而不写河北了。

下面一个影音是张容来到清朝~

表演者:唐文华饰演张容 ;巫白玉玺饰演乾隆(请点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UI9-2a7uOs

  乾隆这个既爱护文物又践踏文物的皇帝收得了快雪时晴帖,爱护珍惜有加,时不时的拿出来观看,又要在上面写几个字。

  张容的鬼魂飘荡过来看到,收信人的名字与内容都在同一面,分明是摹本(这一名词是从温韬那里学来的。),这句话惹得台下哈哈大笑。

    古时候帝王非常重视下雪的厚度,下的瑞雪不够,表示国运不好,下的过头酿灾也不行。快雪时晴描述的就是雪下的刚刚好,该停就停。

谢幕可拍照

饰演温韬的角儿

温韬与盗墓者手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cKEoBlYwBY&t=166s
快雪时晴演出现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Ekzg3tQ0bA
片段

      这个剧除了张容鬼魂的演出,也有一位裘姓母亲的心声(与大地之母都是魏海敏演出)祈祷在他乡的儿子平安,可惜两兄弟各为其主,最后战场上厮杀,兄弟兵戎相见,两败俱伤。这也是国剧的部分。但在舞台上又同时存在不同时空,一位年轻女性用声乐方式唱出,祈祷她的情人抗战胜利归来,接著又变成国共内战,两场逃难戏,古代的,现代的,在舞台上交错!国剧演员与音乐剧演员的声音可以和声,不违和。

      国剧是个靠呼吸带动伴奏的形式,乐器纯粹是伴奏,而交响乐是看指挥的,乐章是固定的,两者要搭在一起,考验指挥的能力。

      快雪时晴帖历经多个朝代,多次更换拥有者,(盗墓者温韬其实对书画一点也不精通,他要的是包裹书画的丝绸,以及其它金银珠宝,真正的书画本身到底去那儿了,很难知晓。)字帖本身是不安定感的,与张容鬼魂的飘浮不定,互相呼应那份分裂、流离、迁移的不确定性。

      历史上的南朝岁月太多了,远的有东晋与南宋偏安,以及五代的纷乱,近的有国共内战,退居台湾。最终,迁徙的人们都会他乡变故乡。

      快雪时晴帖现在躺在故宫那样恒温恒湿的环境受到保护,再也不必受迁徙之苦,而最后一场戏是张容飘到台湾故宫,看到恒温箱里的快雪时晴(虽然传至今日,只是摹本。),他忽然顿悟了!有一个老兵与太太在故宫里的对话更加应证他乡变故乡。老太太笑老先生天天吵著要回大陆探亲,但回去几天又吵著回台湾,老先生说了:哪里里对他好,他就回哪里里!我看到这里时,突然眼眶湿了,我想到我父亲的心情应该是跟剧中老先生相同。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影视戏剧
自订分类:戏痴
下一则: 登上国家剧院殿堂的河洛歌仔戏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8) :
8楼. Flying Eagle
2019/11/15 01:44

七楼的锁麟囊是我小时候常陪父亲看的戏,多年未看,情节竟已淡忘。反串是个有趣的主意,唐文华的扮相挺美,冯翊纲很有笑果。



7楼. 蒂儿
2019/10/20 13:25
国光剧团大反串<锁麟囊>之<春秋亭>

看完这段,我笑喷了。

台湾名须生唐文华反串薛湘灵,国光剧团文武小生江胜光反串赵守贞,青年名旦陈美兰反串赵禄寒,[海]字辈名旦刘海苑反串薛良,另特邀台湾相声名演员冯翊纲反串梅香。

唱老生的唐文华反串薛湘灵,颇有程派的况味。程派不像梅派那样尖著嗓子唱。

冯翊纲反串ㄚ环小梅香(彩旦/女丑)很有喜感。


6楼. 和煦秋阳 (相遇在雪地)
2019/10/19 21:46

蒂儿对京剧真是如数家珍   头头是道  谢谢分享

我这把年纪虽然对剧情故事略知一二

但对京剧的唱腔 角色  扮相 一窍不通  惭愧

看了你的说明有些概念了  长知识了   谢谢

 

秋阳姊

其实京剧的观众群并不多,即使在大陆也一样,清朝也是贵族艺术。

我爸这样的庶民也完全看不懂。

我是小时候没有娱乐可选,又爱看翻滚杂耍,渐渐被吸引的。但我只能做个纯欣赏者,我并不会唱。

蒂儿2019/10/20 13:18回覆
5楼. 浮生
2019/10/17 17:28
懂得创新与用心的剧团,自然也会赢得观众们的心,当然也会吸引年轻人进场。

浮生大哥说的对。

但有些保守者会认为这是离经叛道。

我记得十几年前,辜公亮文教基金会与李宝春合作了许新多出新老戏,让年轻世代愿意买票看京剧,那时也有人批判!

对于对的事情就是要坚持,莫管他人闲言闲语。

感谢这片土地上还有这么多人做文化的传承。

蒂儿2019/10/17 19:13回覆
4楼. 蒂儿
2019/10/17 15:55
再来打广告

10/19 周六场  大地之母演出者是黄宇琳,还有票喔!

10/20 周日场  大地之母是魏海敏。老生张容都是唐文华。

2007年首演

2017年再度演出

2018年香港演出

2019年台中演出

指挥家简文彬


3楼. 蒂儿
2019/10/17 13:46
补充

今天早上在访客簿收到一则留言,问我蔡英文算是丑角吗?

不是!

蔡英文在国剧角色里算是老旦。

旦角戏分为青衣(例如魏海敏)、花旦(例如黄宇琳)、闺门旦、刀马旦、花衫、彩旦、老旦。

那些饰演夫人、太后的都是老旦。

彩旦是一种搞笑的角色,例如锁麟囊里的薛湘灵的丫环就是,她也可以算是女丑,又如凤还巢里的程雪娥是闺门旦,她的姐姐程雪雁就是彩旦,彩旦傻呼呼,讲话搞笑。虽是女丑,但是年轻女性。另一女丑是上了年纪的婆子,例如拾玉镯里的王婆,是一媒婆。这类角色虽是女性,但多由男人反串。

所以,蔡英文不是丑角,是旦角。

丑角是逗人笑的甘草人物,是小人物,只有文丑才是猥琐小人。

蔡英文没有逗人笑。

我这里没有政治意涵,可以来文章里提问,不用担心。


会问我蔡英文,实在很有趣,怎不问爱戏曲的蒂儿可胜任甚么角色?

年轻时应该可编入刀马旦,花衫角色,因为蒂儿长相不甜美,不可能演花旦、闺门旦这样的要角儿,但可演花衫这种女主角大嫂之类的少妇。不过,现在年纪大了,只能归到老旦这种在戏台上戏分低几乎没台词的活道具。

丑角是个重要角色,不是随随便便能演的,可不要看轻丑角,像温韬那样的角儿,身段翻滚都要好,而且能做高难度翻滚,口条要俐落,喜感也得够。至于婆子之类的丑角一定要男人反串才够味儿。

蒂儿2019/10/17 15:51回覆

其实,我还有一个适合的角儿,生。

小生/老生。

蒂儿2019/10/17 19:14回覆
2楼. 解曼曼
2019/10/17 09:40
小时候常跟老爸去中华路的「国军文艺中心」看京戏,可惜的是,完全听不懂!

曼曼姐

听不懂是正常的。

我小时候穷,根本没进过国军文艺中心。

电视上的国剧有字幕,不然也听不懂。

那时娱乐不多,爸妈为生活奔波,我要照顾弟弟妹妹,窝在家哩,他们在一旁骑木马,丢沙包,我就看国剧,下午四点半常常有国剧演出。接下来就是卡通之类的。

蒂儿2019/10/17 14:01回覆
1楼. 飞雪(好风如水)
2019/10/16 21:32

蒂儿真的好厉害

这篇若对戏曲和舞台没有所了解

是无法写得如此钜细靡遗

现在很多大型舞台都设计旋转式

的确增添了不少效果

看到后面,懂得蒂儿对这剧的伤感

老兵不死,精神永在

蒂儿也要放宽心,蒂把拔在天上才能安心

小飞雪

去年刚看完时,就很想写,那时连唱段都还记得不少,可惜犹豫了一下就搁著了。

最近外甥告诉我要来台中上演,问我要不要再去看一次。

因为外甥双主修台大经济与戏剧系,六月时虽参加毕业典礼,但还未办离校,寒假才要办,他这学期选修了此剧编剧施如芳的课,延毕的好处。

我也很推崇施如芳,她也编过唐美云的燕歌行。她编的剧都如史诗般的壮阔。

~~~

我想替为宣传一下快雪时晴台中场。所以赶出这篇剧情已淡忘一半的内容,不算巨细靡遗。

我想传达的是他乡变故乡的观念,想我爸二十几岁来台,八十一岁终老于台湾,他算哪里里人呢?我们这些子女是不是可以不要再贴上卷标,变成政治上受挞伐的族群。

蒂儿2019/10/17 13:57回覆
打错字~前年刚看完时。 蒂儿2019/10/17 15:5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