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仙人指路,兵三进一
2014/03/08 14:37
浏览2,016
回响6
推荐143
引用0

 

曾经看见有人引用关汉卿的『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也睡不著』,形容住所在秋台期间受到风雨侵袭时的情景与无奈。

的确,山坡边的房子迎风面大,别说是台风的时候,平日只要阵风稍强,门窗无不吹得嘎嘎作响,夜晚听见凌厉的风切声,更添几分悲凄的凉意;难怪就算陈抟再世也难以入眠了。

我住顶楼,面向一片空旷的平原,三十多公里外的 101 可尽收眼底,每当秋冬狂风吹起时,也是有如鬼哭神号,令人心神不宁。

 陈抟(ㄊㄨㄢˊ),千万可别念成~
陈搏(
ㄅㄛˊ)
他究竟何许人也?
(应是托关汉卿之福吧,国文课本中曾提了一下,但没几个字。)

 

陈抟,字图南,号扶摇子,北宋修行有成的道士,素有「睡仙」之称;另有皇帝的赐号「希夷先生」,传说紫微斗数就是由他所创始的。睡仙的由来是这样的:
据传他老先生经常一觉数日,甚至酣睡百余日不起。
当然,神话听听就好,千万别认真,彭祖还活到八百岁呢!

有关陈抟的传奇故事不胜枚举,其中他与宋太祖赵匡胤下棋赌华山一事,更是一宗历史公案,究竟两人比的是~~象棋?围棋?

坦白说,正史无此记载,任谁也说不准。

后人多说他们是下象棋,所持理由有二:

一是象棋的开局阵法,自古来有所谓的「仙人指路」,即「兵三进一」的下法,用以畅通马路;但陈抟面临赵的先发攻势,却大胆采卒七进一的牺牲打,用一卒换三先的策略,赢了赵匡胤的许诺—— 登基后免除附近民众之征徭。

二是赵陈两人留传后世的棋谱,正是兵三进一的下法。



还是一样,神话听听就好,千万别当真!

只是我爱挑剔的毛病又犯了。


因为若第一种讲法成立的话,显然是陈抟让赵匡胤持红棋先攻,所以这种弃卒的下法才会另有「陈抟著法」之名;可是流传后世的棋谱是陈抟先发,经过一番缠斗后取胜,赢得并不太轻松。

到底当天一共下了几盘?一局就定输赢吗?这棋谱是否就是打赌的那局棋?所以,这两种讲法若为真,与陈抟用「仙人指路」的战术对奕,就大大的矛盾了。

再者,弃卒抢先机的下法,学生时代我曾研究过,常用于实战也常赢,但主要是对手弱。因为这属「嵌手」类的手法,遇上高手反而会吃亏。再从棋谱上就他俩对局的内容分析,亦未见较常人高明多少;很难想象以陈抟近乎仙人的帝王师,就只是这样的水平而已。


先做小结:不是古人棋力低于今人,
就是陈赵之遗谱为好事者所伪托的。




对昔年华山「赌棋亭」之役,个人有不同见解,认为应该以围棋博彩的可能性较大,
因为自古象棋人口虽远多于围棋,但却多普及在民间中下阶层;文人雅士、官宦、帝王等上层,则偏好黑白之争,从文史资料、诗词歌赋中的叙述,就可印证此一现象。
陈为得道高人,精通文史;赵虽行伍出身,但绝非老粗。以此观之,对照当时的环境,下围棋的可能性应该较高,且宋代好几个皇帝均好围棋,设有「棋待诏」一职,礼遇围棋好手。以上拙见并非因我是围棋的爱好者,而有所偏颇。

至于后世多说两人下象棋赌华山的原因,可能是受到清初吕留良的影响,他老夫子是个象棋迷,也曾有文字谈论此事,更是大名鼎江南八侠中吕四娘的先人。


说到这里要打住了,再胡扯下去很快就会转到:

血滴子、刺雍正……佛山无影脚、国父孙中山。

对了,老孙只下象棋,程度平平,也留有棋谱。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知识学习 随堂笔记
自订分类:胡 诌 集
上一则: 语不惊人死不休
下一则: 柯赐海的徒弟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6) :
6楼.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中国流派诗刊11期)
2014/03/11 23:57
^_^

今天特地到我父亲放置草药的小仓库里,去找之前说的「葫芦墩」,找到了,还留著。

原来我父亲把发音记错了,正确名称是「葫芦运」,而且不能算是棋种,只是一种游戏图(也有人用来小赌一番),好像早在台湾光复前后就已流行贩售。

家父提及台湾在数十年前还流行一款小游戏,名唤:升官图。

改日得空,再发文分享这张「台湾古早味」的游戏图。

期盼早日拜读

微笑

福 到 2014/03/12 19:48回覆
5楼. 雁~《银发族老生谈》
2014/03/11 02:27
福到兄显然是高手,拜服。据传国父孙文尝与林星桃研究象棋残局,尚待考证。

我棋艺不精,高中时自学而已。〈较常下象棋〉
偶看棋书练覆盘,少有机会下。大学迷于桥牌。

入社会时陪初学同事下棋,让其数子。
向业余有段者请教,被让先或授一子,输多赢少矣。

福到兄显然是高手,拜服。
据传国父孙文尝与林星桃研究象棋残局,尚待考证。

http://www.cccs.org.tw/front/bin/ptdetail.phtml?Part=602&Category=100177

假日我要翻翻棋谱   这残局我不能确定是否中学时所看的

微笑

段级的价值早已贬值  甚至于混乱  无法作为认证的标准

业余段级部份更是不用提了    但对普及的角度看  倒是正面的

福 到 2014/03/11 20:02回覆
4楼. 春眠。人间如梦,
2014/03/10 23:37
我偶尔也下棋,只是太费时间,只敢偶一为之,棋盘中的人生之道其实也不少?阁下是否有空写篇棋经?

棋经怀疑   您饶了我吧无奈

说真的    那些东西古已有之  

但对多数人棋力之增长   并无太大助益

福 到 2014/03/11 19:56回覆
3楼. 福 到
2014/03/10 21:21
不太相信

国父的棋谱     我很难相信是真的

谁理你

2楼. 雁~《银发族老生谈》
2014/03/09 23:19
欣见这儿有不少同好,包括福到兄、穆仙弦兄等。

很久没下围棋了~欣见这儿有不少同好,包括福到兄、穆仙弦兄等。

〈印象里有一位格友是高手,记起其昵称时再补上。〉

北宋仁宗翰林学士张拟《棋经》十三篇、刘仲甫《棋诀》四法,及唐.王积薪《围棋十诀》、元.严德辅&晏天章《玄玄棋经》六卷等,均可资参考。

我也十多年没与人面对面下棋了      偶尔在网上下两盘

棋力最强时有两阶段...四十年前      近二十多年前(持黑子与职业棋士下彩)

 

玄玄棋经在东瀛评价甚高

福 到 2014/03/10 21:19回覆
1楼.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中国流派诗刊11期)
2014/03/09 10:48

原来福到是围棋爱好者,谢谢分享典故,长见识了。

我小时候也很爱下棋,常下棋,从暗棋、军棋(象棋)、象棋麻将、围棋、黑白棋、跳棋到国际象棋,都常玩。

象棋有很多开局阵法和应敌破解之法,小时候有高手教过几招,还真是好用,但因同时教会了童伴们,大家都学会了,经过一段时日厮杀下来,自己或对方开局下了第一步,就知道后面几步的战法,几步过后就得靠个人的智能和棋力一决雌雄了。但自读国中以后就少玩了,学过的棋路,如今早就忘光光。

围棋也很好玩,但只在小四、小五期间玩过,那时也常玩。

还有一种棋,曾在60年代玩过,不知是不是台湾才有的棋种,棋图上细分成很多小图,紧密围绕成一张大图,只记得有鹤,用掷骰子的方式决定前进步数,从外围往图中央旋转迈进以达阵,有点像大富翁,走到某处还可能倒退。曾问家父,那棋种的名字,家父用闽南话说了三个字,我听不懂第三字是何意思,不知怎么写,姑且写成「葫芦炖」吧。

下棋真的很有趣。这两天才在想,想写一篇儿时玩暗棋的趣事。


「葫芦炖」我听过   但没见过

其它的棋类   我大致都接触过   棋力也还尚可

其中最爱的当然是围棋  

只是也点不解   古代至近百年来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文盲或类文盲

为何围棋人口远不如象棋怀疑

至少  没色盲即可下    不识字无妨大笑

福 到 2014/03/10 21:1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