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网络征文】我所选择的告别
2018/10/18 17:01
浏览6,959
回响81
推荐11
引用0

 

每个人都会遇见与世界告别的一刻,而你想用什么方式说再见?一首唱出满心感谢的歌曲、一篇请求原谅的短诗,或是一封把爱说出口的书信……谈谈你的告别主打歌,或是任何形式的道别,和世界好好说再见。

来稿文长建议700~800字(含标点符号),每人投稿篇数不限,请于家庭好时光博客本篇征稿文案留言投稿,贴文主旨即为标题(「我所选择的告别」为主题,请另订标题),文中请注明姓名/笔名及所属县市,文末请附上email信箱。(附注:若无脸书帐号,请拉到最下方的「发表回响」贴文,因新版word易产生格式不符的问题,请将文字复制于记事本,并删除多余的空格,再复制贴于博客内,并无须填写URL项目)

 

参考格式如下:

〈文章标题〉

王小明(新北汐止)

(文章内容)

emailfamily@udngroup.com

 

即日起即可贴文投稿,投稿作品切勿虚构或抄袭,优胜名单揭晓前不得投稿于其它媒体发表(包含家庭好时光博客以外之网络平台)。

截稿日期为20181152400,优胜名单预计于12月公布,入选作品除致赠稿酬、择期刊登于联合报家庭版,还可参加非常木兰12/15「好好说再见:与世界告别Party」与名人一起午茶。

 

【非常木兰──生命的选择系列活动】

好好说再见:与世界告别Party

 

每个人都会遇见与世界告别的一刻,而你想用什么方式说再见?充满尊严、没有遗憾的告别,又该是如何?在病人自主权立法2019年即将上路之际,正好也让我们静心想想自己选择离开世界的各种可能,包括医疗、心灵,甚至重新定义生命的意义。透过这场相聚一堂的温馨活动,邀请您和名人一起分享:自己希望如何好好说再见——将满心感谢、请求原谅、把爱说出口,或是期待再相见的祈愿,真切地、完整地与亲爱的人诉说,也更珍视生命的每一刻。

 

时间:12/15(六)下午14:30~16:30

地点:艺集生活1F,台北市南京东路三段303巷8弄9号(南京复兴站)

人数:50人

‧主持人:高劭宜小姐(台北爱乐电台主持人)

‧演出乐团:CMO乐团(《直美》荣获2018年金曲奖最佳原住民语专辑奖)

‧出席贵宾:朱全斌(作家,台艺大传播学院院长)

      王 琄(演员)

      卢建彰(导演,作家)

      Ani(癌友有嘻哈粉丝页版主)

 

‧详情与报名,请见非常木兰:www.verymulan.com

 

本次活动由联合报家庭版、非常木兰共同主办。

家庭好时光博客保有删除回应文章之权力,本办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随时修订公布,若贴稿时间逾截稿时间,由家庭好时光博客认定是否保留其参赛资格;主办单位并保留取消、终止、修改或暂停本活动之权力。

有谁推荐more
回响(81) :
81楼.
2018/11/07 13:13
生命尽头


Sophie 台中神冈


人生总会有死的时候,你不知何时会来临,但我已想好,当遇到那一刻时,我希望自己能尽最后一分力去帮助他人,在面对离世的亲人时,从没想过原来生命是这么的容易消逝,也从未想过原来与亲人相处的时间已不多,当丧事告一段落,送去火化时,心里想,人的一生就这样走完了,只能看着相片跟留下的物品去思念逝去的人,我不想我的生命就像这样走完最后的路程,自己并不是个有企图心的人,但也有想付出的心,这世界有太多因种种原因而受苦的人,自己也受过苦,但庆幸有遇到贵人帮助,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所以我想到若活著就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捐款救助人,若真到与世界告别之时,就捐赠器官来走完最后一程吧~


毕竟不管以何种葬法,也只是一个告别仪式,活著的人还要继续努力过完他的人生,虽然不知道死去的时候,是何种情况,但若我的选择能让更多人得到新生,我想那是值得的,因为生长环境与家庭缘故,让我的个性变得谨慎理智、瞻前顾后,有些愿望也注定无法达到,也没有机会跟勇气去做想做的事,所以当走到生命尽头时,回首过去,自己或许是会有遗憾的,希望有人有机会去完成他想做的事,能够把他的人生活得精采点,去体验世界的不同,而当他遇到的种种,我也参与其中,以另一种方式尝试不一样的事物,似乎也挺不错的,不只是认识我的人记得我,还有不认识的人也知道我的存在,我想这样就足够了.


也让我觉得我的决定是一生中最有意义,值得骄傲的事,而不是真的只是平凡的过完一生.


活著的时候,无法预知死亡,但能让自己的人生,活的精采点,别留太多遗憾.


死的时候,至少已安排好自己想要告别的方式,这样就圆满了.


 
(11316amy@gmail.com)
80楼. 舒姜.玛琳
2018/11/06 03:47

如果猝死不会有任何道别的话!

79楼.
2018/11/05 23:40

再见!我要开心地去旅行罗!

姓名:刘丽飞

e-maillfliu@ntu.edu.tw

78楼. 谜样星宿
2018/11/05 23:13
难以选择的告别

谜样星宿(台北市)


孩子,其实我能肯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也许你们长大后最流行的葬法,是把遗体发射到太空,变成一颗冰冻小卫星绕著地球,哪里一天被地球吸引回来,变成流星。但身体虽然掉回来,灵魂是否想回到尘世?那就是另一个有趣的问题了。

又或许那时候已经不用任何葬礼,你们已身处浩瀚宇宙的某一角落,进行人类史上最大的探险。所有物资──包括人体,都不能浪费。现在太空人常说的笑话:「今日的咖啡,就是明日的咖啡」,也许已成为你们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我身处传统又守旧的地球,虽然也想与你们遨游太空,但那时的身体应该已无法负荷了,怎能要求你们带著累赘到危险的未知领域,还勉强你们为我举办一场自以为先进且不打扰后人的葬礼呢?最省事的,也许是把身体浓缩成一粒肥料,放进农用太空船的土壤,增进作物养份。但你们可能不会这么做,不一定是因为情感因素,反倒比较可能是因重金属过量不可使用。

然而未来数十年若没有我想象中进步那么快,太空葬礼依然昂贵,那么我也很难想象:以后还有土地能建灵骨塔吗?树葬会不会污染土壤?海洋能乱丢垃圾吗?

不过我仍然擅自幻想了离别的方法,就像一部音乐宣传短片似的:一位飘逸脱俗宛若仙女的船夫,伴随著我生前最爱弹的那一首钢琴曲,领我航向远方,没入苍茫的银河,从此永不返回。

但未来哪里里去找这种飘逸的古装?你们只好在二手衣堆里,硬是挖出一件相近的。钢琴?那时乐器早已没有实体了,所以你们只好用3D家俱模拟器打印出一台钢琴,然后在无法按压的琴键上假装弹奏。这样似乎跟孝女白琴或是燃烧名车豪宅的纸模型,有著异曲同工之妙?

那么,我还能选择什么样的告别呢?

如果文明不幸倒退,人们只剩下土葬,那么我倒希望能将自己研究绘制的古星图刻在墓穴中,但是不用像某些华丽古坟那样用金箔来装饰星座,我只需要以石刻星点与线条,画出全天的中外星官。几千年后或有机会被挖出来,让未来了解历史上曾有过如此的星空联想,这样就能让我含笑九泉了。


email: Liangouy@yahoo.com
(liangouy@yahoo.com)
77楼. 冬娜
2018/11/05 23:01
( 与夫诀别书) 孩子的爸!当你看到这封信就表示我走了,弃你而去了! 我比你早一步离开人世,并不是我所愿意的,其实我是想让你先走,我来过个没有你在的日子看看是幸或不幸?我真的想要有自己的空间,想念没有被你束缚的感觉!很不幸地我还没感受到就走了! 你会难过、会哭吗?应该不会吧!你可以自由自在的过一人世界!我一直觉得你很爱独居,可是谈到分手的问题,你却又固执的不放我走!说我利用你养大三个孩子!是这样吗?你在做的很累的时候告诉我:早知道就不要结婚,自己赚够用就好,不用养一家大小!这句话在我心中扎根很多年,微微地刺痛二十余载!拔不掉!你是说真也好、开玩笑也好!你就是那样轻易说出口了! 还记得我们有一次在恩爱之后,你问我来世要再跟你做夫妻吗?我不假思索说不要,你生气的说:我不够好吗?为什么不要再嫁给我!我看你翻脸比翻书快,赶紧改口说换你嫁给我、我娶你,我做男人你做女人!你才转怒为笑说对啊!我应该做女人,我很会做家事的!我让你养! 记得这些话吗?我希望你忘了,因为我现在不想跟你在来世有牵扯!因为我害你得了躁郁病,你的躁郁症又激发出我的忧郁病,我们俩被彼此折磨著,你要离家出走我把你留住,我要离婚你宁死不从,像录像一样的重覆播放!这两年你有吃药控制,但是我和孩子们都战战兢兢的生活在你心里的火山随时又会爆发的阴影中!我不敢当面说出我对你的怨,因为你有可能歇斯底里破口大骂!结婚三十年了你好像还没听我的心声!很悲哀至死才敢说出口!有用吗?我知道你会嗤之以鼻的!但是今天告别式让你知道这些心里存在已久的话并不是希望你改变!而是要求你来世不要找我!一定要把孟婆汤喝了!希望你能投胎富豪之家,不愁吃穿!而我要去找我前世的爱人!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会等我投胎! 笔名:冬娜 本名:庄惠娟 台南市仁德区 com531006@gmail.com(com531006@gmail.com)
76楼. cafe4c
2018/11/05 22:12
主旨:标题「我所选择的告别」

文章标题:让我静静一人…
颜子龙﹙高雄市三民区﹚

一般人在生时,很难笑骂由人。遇不平于我,总得回应个几句,宣示自身的存在。我亦非圣贤,也不免俗也。也因此,得罪、不是,在所难免,仇家、活账自然累积堆叠。但,有时,为顾全大局,忍气吞声,也不是没的。那自然因小忍而积的徳,理当也被看在眼里,得个「好好先生」美名,有时也不为过。

无论戴著面具以示人;抑或脸谱下的真性情。这种种的过往,皆是人生刻画出的真轨迹,不容涂销。是非黑白,盖棺论断,生者心中已有一把尺,逝者亦心里有数。

细数过往数十载,纷纷扰扰,有爱有怨。此时不是算计功过的良机,争吵不会让我起身谈论对与错,我也难辨白。生平不喜噪吵的我!诵经、念佛…一切可免。我深怕被叼念,也不愿扰人。法事、繁文缛节更可减免。跪拜苦了大家,伤了膝,我还得利用灵魂频频起身回礼,也挺累的。雅致点,会是我衷爱的。一柱清香、素果一颗、一盏淡茶、一杯咖啡、一叠纸、一筒笔!

在世,我已拥有满满的爱,无须带走,留著人间。在世,种下的仇恨,您要硬塞给我,我也带不走,所以也省省。我自信不欠人,留存一身清誉,给妻、子抬起头、大步走。别人欠我的,我也不央求还我,就当为未亡者的礼。

别后再见?此回摆明不可能!若不知该说啥?点个头,转身走!这回我也起不了身,跟您抬杠几句。若您心有千千语,案头上,有叠纸、一筒笔。写完…留著、烧祭、带走…您自选。别担忧我收不到,上了天,不仅看淡一切,也看清所有。但…已读不回,是可确定的。我的幽默,朋友们都懂!我的深情,我的亲人都明。

说我特立独行也好,不按牌理出牌也罢。这回我只想作自己,给我想要的清静与尊重。

让我一个人静静的…

E-mail:cafe4c@pchome.com.tw
75楼.
2018/11/05 20:43
挥挥手,潇洒地走
马自怡(台北市)
人生最公平的一件事就是有一天终要向这个世界告别。可以就自己的意愿选择方式吗?其实有难度,因为我们无法预测自己会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离去,在许多烛光闪闪的灵位前,遗照中尽是令人惋惜的青春或稚嫩面孔。人生很无常。
死亡,代表一切的结束,我们将去到一个或有或无的未知未来。有人相信天堂,有人相信果报,有人充满向往,有人满怀恐惧。它好神秘!
在一次为缓解白血病而做的化疗后,莫名的停了呼吸,没了心跳,感觉自己漂浮在一道温暖的白色光廊中,没了病痛,无比轻松。内心知道自己将要离开了,不舍?太多太多,来不及捡拾。我自问此生有没有对不住谁?好似没有,先离开者可以豁免人世间失去至亲的椎心之痛。我就平静的等待著,没有任何畏惧。但那夜我被救回来了,重回到人生的轨道上,却遭逢了好几回丧亲之痛。
对死亡的认识,它不可怕,可怕的是何时发生。久病在床的人可能比较有时间做好告别准备,其它的我们,只能天天做好准备。何出此言?天天做对的事情,做让自己开心也让别人快乐的事情、做可以帮助他人的事情、做赞美的事、做鼓励的事、做支持弱势的事、做关怀无依的事,只要真心付出,就会得到正面回馈。
如果我们用这样的态度活著,内心总是充满著平静与欢喜,当死神靠近时,躲不掉的就勇敢与他携手吧,那是迟早要交的朋友。
至于要如何与世界告别?不就挥挥手潇洒的说一声再见!前方的路是自己铺的,去到哪里里?是自己造的,如果一路有人为你唱歌、对你吟诗,是自己修的。快乐的上路吧!迈向那无法猜测的未知,在行进的步伐中,如果已经有人在想你、念你、呐喊著你,这样的一生已够富足。转身向这个世界深深一鞠躬,谢谢你曾经赐给我的一切美好!
email: elsandy0708@yahoo.com.tw
74楼. 汪汪 (彰化和美)
2018/11/05 20:38
标题:卸甲归隐山林之音乐会

笔名:汪汪(彰化和美)


  步入不惑之年⋯⋯惊觉已溜走大半生,开始思索半百人生要不空留遗憾,珍惜宝贵的光阴,更要积极充实自我。

健康到老是不变的宗旨,世界在我还未来之时,依然自在运转,来之时激起一阵涟漪,而今只是再度归于平静。


  而我乃世间凡人,尽其所能的为挚爱家人付出为首要,轮常于岁月中走过一世无需伤悲,顺应天地乘载宇宙定律而来,取之于大地,还愿于天地间⋯⋯优雅转身离去。  


  不复制先人的繁文缛节,人生的一场毕业典礼有如卸甲归隐山林般的轻轻放下,无需大费周章烧掉可用于生活的数十万甚至百万元的现金,既无意义又无环保概念,能让后代子孙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简单来场私人小型音乐会,用祝福的心,让隽永民歌抚慰人心,笑傲一生毅力,潇洒走一回。



email: vintage_instyle@yahoo.com.tw
73楼.
2018/11/05 20:31

                                              挥挥手,潇洒地走                   

                                                                                                                         马自怡(台北市)  

 

       email: elsandy0708@yahoo.com.tw                                        

72楼. 桌子人
2018/11/05 17:12
桌子人/彰化
欢迎光临、谢谢光临。
嗨、欢迎光临,人生剧场开始了。背景音乐播放著「感恩的心」,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那样歌颂著。这下可精彩了,剧情一幕一幕的放映著,从第一集开始~直到。
我们生无分文的来到这世界上,从第一集上演到第数不清的集数,每集都是一个小主题,每集都用「感谢」谁谁谁的赞助。没有你们的赞助,就像一道无调味的料理一样。就这样播著,一部看似没有结局的剧,直到有天,剧场里不再播放著剧情,忽然!只剩「感谢」两字巨大的伫立在屏幕上,动也不动了。
就这样谢幕了,友情赞助、感谢赞助等等⋯不断以跑马灯方式进行,「感恩的心」依然循环歌颂著!
灯暗!写剧的作者,忽然出现在大屏幕了!「嗨~非常感谢大家!谢谢你们每集忠心观看的观众,谢谢你们热情的参与,谢谢那些赞助商因为有你们,这部戏才能上映,这是一个关于我自己的故事,谢谢那些参与我精彩人生的各位,谢谢过去精彩的自己,谢谢你们,我们都相互为自己上一堂宝贵的生命课程,我感恩活著的每天、知足那样过著。希望你们也像我一样精彩,感谢每天都能活著吧!不去后悔!下台一鞠躬!」谢谢光临。
作者:桌子人/彰化
Email:debby77701@gmail .com(debby7771@gmail.com)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