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网络征文】那些失败的暗黑料理
2017/05/25 17:51
浏览3,120
回响16
推荐8
引用0

 为庆祝「深夜女子公寓的料理习作」专栏满100回,感谢读者陪伴我们100个有欢欣也有悲伤的星期,一如做料里有时成功有时失败;这一次的征文,就走暗黑路线,你有哪里些爆笑的、苦涩的、愤怒的、难忘的、离奇的暗黑料理故事?快写下来与我们分享!

 来稿文长建议700字(含标点符号),每人投稿篇数不限,请于家庭好时光博客本篇征稿文案下,以「回应」的方式贴文投稿(若无脸书帐号,请拉到最下方的「发表回响」贴文),贴文主旨即为标题,文中请注明姓名/笔名及所属县市,文末请附上e-mail信箱

 参考格式如下:

 

 〈文章标题〉

 王小明(新北汐止)

 

 emailfamily@udngroup.com

 

 即日起即可贴文投稿,投稿作品切勿抄袭,优胜名单揭晓前不得于其它媒体(包含家庭好时光博客以外之网络平台)发表。截稿日期为20176182400,优胜名单预计于630日前公布,入选作品除支付稿酬、刊载于联合报家庭版外,还有机会免费参加深夜女子毛奇在720日于纪州庵文学森林的驻馆料理活动,或致赠朱国珍《离奇料理》一本。

 本次征文邀请深夜女子毛奇和二鱼文化‧食物课担任评审,家庭好时光博客保有删除回应文章之权力,本办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随时修订公布。

 若贴稿时间逾规定截稿时间,由评审团认定是否保留其参赛资格;主办单位并保留取消、终止、修改或暂停本活动之权利。

 ‧家庭好时光http://blog.udn.com/family123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6) :
16楼. Julia221
2017/06/18 23:48

虾仁蛋炒饭

小时候,最喜欢父亲煮的虾仁蛋炒饭了。

有红色卷曲的虾仁、青绿的小黄瓜丁、营养满分的胡萝卜,还有炒蛋来配色,在起锅前淋上酸酸甜甜的西红柿酱扮炒,热腾腾的虾仁蛋炒饭,色香味俱全,看得我忍不住食指大动。可是父亲还有他的坚持,一定要把炒饭先填满在碗里,然后倒扣在盘子上,加上几朵花椰菜装饰,简直就是高级餐厅里的摆盘,才肯上桌。每次只要煮虾仁蛋炒饭,我和弟弟们满心期待的就是摆盘上桌的那一刻,然后心满意足的大快朵颐,吃完了一盘还要一盘。

结婚之后,我也想要尝试煮虾仁蛋炒饭。凭借著儿时的记忆,到市场买了虾仁、小黄瓜、胡萝卜、鸡蛋和西红柿酱。我想,这是道简单的料理,只要把小黄瓜和胡萝卜切丁,鸡蛋打散,然后在依序的把虾仁、小黄瓜、胡萝卜、鸡蛋炒熟,加入白饭扮炒,最后在淋上西红柿酱调色就大功告成,这点儿小事对我而言应该是没问题。

没想到知易行难啊!手忙脚乱的将小黄瓜和胡萝卜切丁,虾仁去了肠泥,终于下锅炒,才发现小黄瓜和胡萝卜都切的太大,应该是要切碎而不是切丁,我甚至把切丁变成了切块,那一锅几乎是小黄瓜和胡萝卜「块」外加「小虾仁」炒蛋,而且因为是第一次下厨,「料」准备的太多,显得「饭」太少,我一边炒著满锅的小黄瓜和胡萝卜块,心里觉得应该没问题却又很疑惑,但还是坚持依样画葫芦的把所有食材通通加进去,结果那一餐不是虾仁蛋炒饭,而是「白饭虾仁蛋炒小黄瓜胡萝卜块」。

老公看到我把虾仁蛋炒饭煮成小黄瓜胡萝卜块比白饭还多的状况,也忍不住觉得好笑,我们两个当晚有点狼狈的吃了满嘴的小黄瓜和胡萝卜。原来,回忆中的味道没有两把刷子还真是模仿不来,想当年父亲炒的虾仁蛋炒饭,看似简单的食材,在父亲的巧手料理与用心摆盘之下,营养满分,将孩子不太喜欢吃的小黄瓜雨胡萝卜融合的口齿留香,刻画在心里的是父亲对孩子们满满的爱。我决定下次回娘家再向父亲撒娇,这次一定要吃到最喜欢的虾仁蛋炒饭。

李怡萍/Julia221(笔名)/台东市

iamliyiping@gmail.com

(iamliyiping@gmail.com)
15楼.
2017/06/18 23:12

凌晨两点半的红豆松糕

Nomu(新北三峡)

那一年过年时,住家附近每年必买来当年节贺礼的上海糕饼店,因老板娘年事已高收摊了。少了年糕、松糕那一味,好似就少了点年味。于是自告奋勇,从网络上找了食谱,备齐材料,小年夜下班后,挽袖准备开工。

食谱上看似简单,把在来米粉、糯米粉、糖粉按比例加鲜奶拌匀过筛成粉状,再加入泡好蒸过的红豆,最上层洒上青红丝,大火蒸四十分钟即可。嘴里复诵著食谱,说得行云流水;脑子里幻想着蒸好,热气蒸腾如白雪的松糕,松软绵密,入口弹牙,续而化为粉的美妙滋味。

然而,现实跟理想的差距不小。混合好的粉,在加了水之后,结成大大小小的面团,与食谱中所说的过筛即成粉状,相去甚远。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我都在与大大小小的面团奋战,不断重覆地碾压、过筛、再碾压,却始终达不到想象中如剉冰般地松糕粉。

凌晨一点,停止幻想,回归现实,明天是除夕,还有清洁打扫,分送年菜等等忙不完的年事,晚上还要为爸妈守岁呢! 得速速就寝,才能有战力,应付明天的热闹。于是,将还有大半是结块的半成品,一股脑全倒入大电锅中蒸煮。隔日,成果揭晓,原本应该是如初雪般松软的红豆松糕,被我做成硬度和厚度可比拟剁肉砧板的硬糕。母亲还很捧场地用力切下来一小块,和我一起试吃,然后我便默默地将甜点:红豆松糕从年夜饭菜单中划去。

时隔多年,也许是因当年记忆过于惨烈,至今没有再尝试在家自制红豆松糕。嘴馋时,还是从店家买一块来止饥吧!

nomu50@gmail.com

14楼. 南丝
2017/06/18 22:32

钻石芋头冰

郝南丝/新北市

natitang@gmail.com

夏至后一天天炙热起来,令人难以忍受。

而热天最幸福的事便是吃冰,一路沁凉到心脾。

那天在网络上看到零失败古早味芋头冰食谱,只需四样食材即可完成:芋头,水,太白粉与砂糖。

脑中动起了自己着手制作芋头冰的念头。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某个周五晚上,我买齐所有材料,还把水更换成全脂牛奶,为了让冰吃起来更绵密香甜。

制作步骤跟材料一样精简,四个步骤就可完成。

步骤一:芋头切块并蒸熟。

步骤二:熟芋头块倒入果汁机,加入牛奶,太白粉及砂糖搅拌均匀。

步骤三:将芋头糊倒入锅中开小火煮开。

步骤四:将芋头糊置入容器中放凉冰冻,数小时后切成一口大小即完成。

偏偏越简单的事越困难。

在步骤二我就遇到前所未有的难题,芋头块不够软绵,难以用果汁机搅碎。

果汁机使尽洪荒之力高速运转著,马达还传出微微焦味,顶端的芋头块还是屹立不摇。

加更多牛奶没用,最后我只好拿著水果刀把芋头块切碎,勉强过关。

这时我心中已有不祥预感,没想到步骤三更无可救药。

把芋头糊放入锅中用小火煮开,竟是一件困难的事。

我小心翼翼扭开瓦斯,转至小火,拼命用汤匙搅拌著芋头糊,深怕烧焦。

天不从人愿,尽管我死命的搅著,焦味还是从锅中渐渐冒出来...底部的芋泥不知何时被著上焦糖色。

最后微焦的芋泥糊终于进了容器,并且如食谱上所指示的冰冻了数小时。

隔天早上,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冲去看冷冻库中的芋头冰。

打开冰箱,迎接最重要的时刻,我将芋头冰从容器中倒出来准备切块。

没想到底部还有一些未完成结冰呈糊状,没关系,不打紧!切块后我带著紧张的心情尝了一口:完全不像芋头冰。

不够甜,有烧焦味,跟市售的芋冰简直差十万八千里。

我把剩下的芋头冰装进塑料袋中,再度冰回冷冻库。

隔天从冰箱拿出来吃,所谓的芋头冰又再度团结成一块十分坚硬的紫色物体。

既无法用刀分开,整包放在花岗岩流理台上用力敲也无动于衷。

于是钻石般坚硬的芋头冰又再度回到冷冻库,僵在那-18度的寒冬。

而夏天依然炎热。

13楼. 张子筑
2017/06/18 21:22

鱼儿别翻身
张子筑(台中市)  E-mail:sllanlan7@yahoo.com.tw

    打开记忆行囊,光阴推前到还算年轻的岁月,场景拉到三十年前没有不沾锅的庖厨。

    我左手拿锅盖,右手抓著鱼尾巴,小心翼翼将黑鲳滑进热锅,顿时吱吱嚓嚓,溅出油滴,喷到手肘痛刺刺的,快速将锅盖按下,喘口气,总算下锅了。期盼煎出一条金黄香酥的鱼,好做出红烧糖醋鱼。

    那年先生上班的处室为增进情谊,提升工作效率,每隔时日由同仁轮流做东聚餐,且约定不外食,这课题困扰了不善厨艺的我数夜不成眠。

    「红烧糖醋黑鲳」是儿时最喜欢吃的鱼料理,肉质弹牙不乾涩,酱汁拌饭美味无比。母亲烧的这道菜,百吃不厌,是年夜饭必备菜色,所以我将它列入请客时菜单。

    一个秋凉的假日,宾客陆续到访,招呼寒喧后,进厨房展开办桌初体验。虽经数日计画,亦然心惶惶如临深渊,只好本著「诚意」为重,「心意」十足的原则,不敢奢望有「满意」的赏脸。

    守在锅边控制火侯,不久飘出阵阵鱼香,于是依著母亲吩咐的步骤,拿起锅铲摆架式把鱼翻面。哇!金黄油亮,正当喜出望外,猛一瞧,啊!尾鳍扭断了,这下可惨,灵机一动,只好等摆盘时用葱段掩护伪装。

    接著加大火侯控制油温煎另一面,此时电锅里的香菇鸡汤滚得喀啦作响,似在提醒我别忘它的存在。这一分心,转身闻到焦味,急忙下锅铲翻鱼。哇咧!那也安ㄋㄟ,这面怎稀巴烂皮肉分离?唉!煎鱼可要有真本领啊!

   眼看没辄,只好照著母亲叮咛的「3、2、1」口诀(酱油、糖、醋的比例),让这条半面漂亮的黑鲳继续红烧糖醋下去。

    后来,这道菜隆重出场,也博得赞赏。因为,我吩咐先生上菜时先发制人。

「上菜罗!好吃的鱼来了!」餐厅传来先生昂声叫著。
「听说船上吃鱼时,只能吃单面,不能翻面,行船才能平安。」
「我们同处室像同坐一条船,所以鱼不能翻身喔!工作才能顺利…」

我在厨房捧腹憋气不敢笑出声。

 

(sllanlan7@yahoo.com.tw)
12楼. 周丽美
2017/06/18 15:33
我终于会作南枣核桃糕

我终于会作南枣核桃糕

周丽美 (新竹市)

前年的年初三,载著婆婆回娘家;一进门表弟媳就端出糖果盒请我们吃糖,我选了 [南枣核桃糕],一入口,怎么这么好吃呀,吃饭时,我问表弟媳糖果是在那里买的,她说是自己做的,我拜托她教,她跟我说那是很麻烦的工作。

回到家中我有一种非得马上学到的念头,找表弟电话,诚恳请表弟媳教我做核桃糕,很快她用纸写了材料及流程LINE给我,我随即骑车去材料店,买了要用的食品材料,准备回家大展身手。

第一步骤就是将大黑枣洗净按比例加水蒸烂,稍凉后去皮去籽,才有了一大碗的枣泥,接著加入麦芽糖用不沾锅小火慢熬,耐著性子直到变浓稠状,加入红豆沙搅拌到成团状,再加入树薯粉拌匀,加入橄榄油,直到不黏成团状,这是最后的关卡,也是成就核桃糕要软要硬的关键。最后加入已烘培好的核桃,在大盘中趁热压平,放凉约一个小时用菜刀及大尺切割成小条状,用糯米纸包一层,再用有色包装纸一个个包起来,这前后约花了10个小时,只做了约150个,真的体会出食品行卖贵的原因。

我像著魔似的,一直重复做,我的家人、朋友、邻居们都成为试吃者,包括试作老人家爱吃软一点的口味。

我也有多次做没那么理想,不是核桃烤得太焦,就是锅中的枣泥没拌匀而成硬块,尤其有一次彻底的失败,那次我想把它做成牛轧糖口味,在锅中多搅约十分钟拿起来要拌核桃时居然无法搅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怎样也拌不匀,稍待冷却硬得跟石头般,我用大榔头敲打菜刀,居然无动于衷,我快速骑著机车向烘培店老板娘求救,她教我煮些热水回锅再熬,那知它们就是不融,我在那寒流来袭的天,居然满身大汗和那锅南枣核桃糕搏斗,做了最不成功的一次,也白白浪费我一大张的钞票。(Email: choulimei@pchome.com.tw)

11楼.
2017/06/18 15:17

土司炸弹

  对于不喜欢墨守成规的我而言,就算是面包机土司烘焙这种再简单不过的料理,也总想玩出一些新花样,象是为了食材更健康,我就会把原本食谱里的奶油换成橄榄油,甚至把糖舍弃,连油也省了,直接改为也是液态又有甜味的蜂蜜,只要最终成品的口感不差,便乐此不疲,时常大玩偷龙转凤的游戏。

  在我的认知里,只要成份比例不变,该有的基本素材,如面粉、水及酵母有了,其它的油、糖或果干等配料加减变换,当不至影响大局,同时也能创新,像果乾变坚果,坚果再换新鲜水果,水改为绿茶、鲜奶、豆浆或鲜果汁等,愈吃愈健康取向,几年来屡试不爽,每每开发出新口味,博得家人赞赏,更坚定我的想法。

  有一次我把原本该放的果乾直接改成新鲜菠萝,当发酵中的面团呈现完美的橄榄球圆弧时,我放心的跑去睡午觉,期待醒来时的美味菠萝土司,未料打开面包机时,却发现一滩彷佛汽球爆破后的狼籍,左思右想不得其解,不知为何小小变动,竟演变成满盘皆输的失败品,此时老婆提醒我,是不是菠萝含水量太多,导至整体的水比例过量,才让我恍然大悟。

  怎样看都胜券在握的傻瓜料理,也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失败案例,谁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小料理也可有大学问呢!

作者:锺邦友(高雄凤山)电子信箱:t46@ksvs.kh.edu.tw

10楼. 刘宇翔
2017/06/18 13:19

暗黑蛋炒饭

刘宇翔(花莲玉里)

  在一个天气晴朗又有凉风的日子,那天是从事户外运动的好天气,所以有三个国中同学到我家来约我出去打球。他们到我家后,哈拉打屁了一阵,一看墙上时钟已经十二点,肚子咕咕叫,于是开始讨论午餐去哪里里吃,这时突然不知哪里个人迸出一句:「我们自己煮好了」!为此,我们四个大男生一起挤在一个两坪不到的小厨房里,开启黑暗料理的创作。

      起初,我们在网络上看到一段做「蛋包饭」的影片,觉得很帅,所以打算来试试看,但后来发现难度实在是太高了,于是改做「蛋炒饭」,可是有个笨蛋在煮饭时加太多水了,导致饭变得很黏,根本不适合炒饭。但妈妈从我小的时候就一直教导我要好好的珍惜食物,,所以我们照样拿那锅饭来炒,当下没有其它的配料,只有酱油、玉米跟一些调味料,我们怕味道不够,所以加了一堆酱油,蛋也因为之前先煎得太熟,导致跟饭一起炒时焦了一大半,盛到盘子上,全都黑压压的一片!

  做出黑色蛋炒饭后,我们觉得还是不够吃,又拿马铃薯切丝来烤。当然,这样还太乏味了,所以帮薯条做酱料,原料是西红柿酱、生蒜、生蛋黄和酱油之类的吧!总之又是黑黑糊糊的一片,尝一口时可以感受到生蒜们的热情溢了满嘴,而西红柿和蛋黄正在我的舌尖上跳舞但是穿著「钉鞋」!这时我感觉到薯条坐在我的齿缝中很孤单,于是我决定重倒一碗西红柿酱试试,不加任何配料,发现薯条跟西红柿酱在一起玩得很开心,就可以确定我的西红柿酱很乖,是生蒜、蛋黄、酱油带坏了西红柿酱!

  薯条前菜吃完了接著就吃主菜:「蛋炒饭」。说到这炒饭,实在是十分的黏牙,就像明明被拒绝了很多次,却还是死缠烂打不肯放手的跟踪狂一样的紧抓著我的牙齿不放,一定要请来舌头先生费力把他赶走。

  经过了这次事件,我发誓不再让那三个男生进我家厨房。

(tea259@ylsh.hlc.edu.tw)
9楼. 埋剑
2017/06/18 13:15
像我这样的女子  

埋剑 (台中潭子)


  从小跟著爸爸吃香喝辣,不只吃出刁钻的舌头,还练就一口说菜的好功夫,厨艺精湛的父亲让妈妈的做菜功力相形失色,请客、过年的大菜都是父亲一手包办,但是举凡萝卜糕、年糕、发糕、粽子等应景食物则是母亲的独门手艺,不但发得美丽又大朵还包得好看又好吃,常常在二人跟前当下手的我,被赋予接班大任。

  小六那年的除夕团圆饭,爸爸将「年年有余」的糖醋鱼交给我,准备验收多年不计成本的栽培。火一开、油一热,鱼游进锅子里,爸爸一离开我的心也乱了,煎鱼的步骤是啥?先翻头还是先翻尾巴?何时该翻?以往爸爸炒菜俐落的身影,在脑海里遍寻不著,我得了灶前失忆症,一只鱼在锅里被煎得体无完肤,真的是死也不瞑目。

  隔年,小我三岁的弟弟自告奋勇要做糖醋鱼,爸爸看了看我再狐疑的盯著他瞧「你行吗?」嘿!这小子不只将「年年有余」煎得金黄诱人香酥可口,酱汁调得酸甜咸辣适中,连菠萝虾球也Q弹有劲好吃的不得了,爸爸终于有传人了,转圈圈、放烟火,万岁!可是,他却幽幽叹了一口气,「猪不肥,肥到狗」。从此,我只能当弟弟的下手。

  婆婆年轻时是总舖师,厨艺当然没话讲,而我说得一口好菜,想当然尔做菜功夫一定了得,殊不知,说与做犹如天与地,差远了,婆婆忘了验货就将他儿交到我手上。话说新婚三个月,婆婆提了两尾海鱼来,「阿龙喜欢喝姜丝鱼汤,趁新鲜,晚上煮给他吃,酒记得多放一点。」又是鱼,说完,丢下一脸惶恐的我。

  煮鱼汤不用煎应该难不倒我,姜片切细丝、米酒轻轻洒,起锅前再丢些葱珠增香九层塔添味儿,两尾鱼好端端的躺在碗公里,鱼身完整,成功。我尪回家一看差点傻眼,等不及他的赞美,我先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起来,「营养美味香喷喷的鱼汤,可不输台南的虱目鱼肚汤唷!」

  是很营养,鱼鳞、内脏都还在。

  

email:toruns1234@gmail.com
(toruns1234@gmail.com)
8楼. circle
2017/06/17 14:22

厨 娘 的 秘 密

生长在清贫年代,手足众多的家庭里,能独自拥有的物品少之又少,自然养成爱物惜物,纵使破烂不堪使用,也舍不得抛弃。

日后,和老公白手成家,事事物物都刻著打拼的记忆,接著生儿育女,记忆群加深加广,小小的公寓,超载了,老公务实,总喊丢,但我执著著,「丢是愚笨简化的行为,聪明人是再开创再利用,总有再次发光发亮的机会」。

就这样退休后,儿子的旧计算机查资料,女儿的烘焙书笔记本做参考,烤箱量杯计时器,娘家库藏的蒸笼磅秤,新手上路做馒头,不贪多,一切材料减半,300g中筋面粉,150g水,6g速发酵母,加上揉、捏、发、蒸。做馒头,以我30年厨娘的功力,小菜一碟,定是手到擒来。

没想到,硬是栽了,整整实验了10次,有的硬得像石头,有的外皮像人脑,有的差强人意,这些失败成品,在惜物心态下,改头换面上桌,也成了我厨房中不能说的秘密。

1. 炒馒头:热1小匙油锅,馒头切丁,煎至两面微焦,撒些葱花,盐,随喜的胡椒粉。

2. 馒头疙瘩锅:馒头切厚片备用。起1大匙的油锅,虾乾洗净爆香,下肉片,大白菜,红萝卜片,香菇,1大匙酱油翻炒,加水烧开,调味,入厚片馒头至微软,即可起锅,胡椒粉、沙茶随喜。

3. 馒头海鲜锅:馒头切厚片备用。适量高丽菜炒软、红萝卜片炒软加高汤或清水煮开,放蛤蜊、厚片馒头至微软,起锅前撒葱花。

4. 泡菜馒头锅:馒头切厚片备用。高汤加入泡菜,肉片烧滚,调味,入厚片馒头至微软,起锅前撒葱花。

5. 一品馒头锅:类似清冰箱,有甚么残羹剩肴菜尾皆可入锅烧滚,再加厚片馒头至微软,即可起锅。

以上各式锅品,热热吃,很疗瘉我受挫的心灵,也支持我再试一次的勇气,终至成功,如今每天吃着手工自制的馒头,少油盐糖的面包,吐司,甜点,幸福又健康。

姓名:陈娟娟(台中市北屯区)

(circle0628@yahoo.com.tw)
7楼. 陈淑娟
2017/06/17 00:05

每年寒暑假的出队,是队上的年度大事。身为山地服务队的一员,当然不能错失良机。

一连串紧锣密鼓的开会、筹备、准备课程等,终于到了出队前夕,在山服向来以刻苦耐劳著称,

秉持著女生当男生用,男生当畜牲用的原则,出队十五天的日子,除了忙碌的工作、课程、开会检讨之外,还得轮流掌厨,准备全队上下十几人的餐,这真是令人兴奋的时刻。我非君子,但自幼远庖厨的我虽然不谙厨事,然而嗜吃如命的我,不知哪里来的自信,竟觉得自己是厨神在世,亟欲施展过人的天分,觉得自己就如同一块璞玉,未经雕琢,才使美玉蒙尘,于是我自告奋勇,于另一名伙伴担任了第一天的掌厨大任,引领期盼大展身手的时刻,终于,这一天终于到了,还记得那天的菜单很简单,简单的面条加饭后的水果芒果,我暗忖,这也太容易了吧?不就是把高丽菜切一切,把面条跟菜都丢进水中煮滚就好了吗?这应该是一道零失败的菜单,简单快速易上手,最适合出队第一天忙碌的生活,这也太小看我了!看我的! 菜洗好切好,水滚了,把菜跟面条一股脑儿倒入一大锅的水中,把锅盖盖上,接著把握时间去削芒果,十几分钟后,揭开锅盖,恩,果然一大锅香喷喷的面条...咦?歹志不是戆人想的那么简单,我揭开锅盖,原本期待是一锅线条分明的面条汤,白色的面条在汤中翻滚,绿白的高丽菜陪衬左右,上下浮沉,但我只看到一锅统一的面糊,说好的根根分明的面条呢?沸腾的汤汁呢?怎么只剩一团白色的团状物,如果肚子上永不分开的脂肪般,向我嘲笑,嘲笑我的天真与愚蠢。 但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更何况是大家期盼的午餐呢?但一端上桌,又累又饿的大伙,却不知该如何下箸?那天混著芒果的面糊,就这样默默消失在记忆的角落中...。

(5csj@yahoo.com.tw)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