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年菜就是少不了香肠
2019/12/08 08:26
浏览1,144
回响0
推荐13
引用0

【本文108.12.8金门日报浯江副刊版刊登


年菜就是少不了香肠〈姑妈家灌肠不同凡「飨」〉

       
    我年龄是五年级前段班,有幸体验农工业社会两种贫富不同甘苦生活,早期围炉年夜菜喜欢油腻腻,杀鸡宰鸭五花猪肉,总要凑齐三牲礼数,是否孝敬祖先神明也讲求「无三不成礼」呢?
       
    演化到现代这一辈,基于健康观念,已逐渐讲究清淡的蔬菜海鲜什锦火锅,红烧狮子头则外叫,因家族成员缺此厨艺者。若问卷调查我家那道年菜「飨宴」满意度最高,拔得头筹者乃香肠是也,它跟红包并列我儿时农历过年两大乐,爱吃香肠人口从二代进入三代,即将四代同堂吃香肠,人口变,口味不变,油炸香肠这股美味可谓薪火相传历久不衰。
       
    我们吃的香肠暗棕色短肥型,有别于市面上细长带甜那种,是姑妈家真材实料自己灌的,腊味飘动扑鼻,姑丈屠宰为业,过年过节兼卖自制腊肠,须一个月前预订,「湿香肠」串挂竹竿晾乾,晴天摆屋外晒太阳、阴雨则吊屋檐下吹风,晚上要收进屋里,防宵小及鼠辈两种「梁」上君子,农村乡下人家三合院居多,逢年过节家家户户挂起香肠,腊月飘香春节近,系传统浓郁年味之一,一家炸肠万家香,闻「香」即知何方神圣,毋庸目睹。
       
    小时候香肠属奢侈品,过年才有得吃,名副其实之「年菜」,腊香源远流长不退烧,不知独钟香肠此味会遗传、或是姑妈土法灌制功夫了得,不同凡「飨」,加以怀旧复古风正盛行,小时如是爱吃,长大亦复如此,那「致命吸引力」余味绕梁,三月不绝于屋宅。除夕拜拜,自神桌端回饭桌途中,必然迫不及待边走边吃切片香肠,虽凉了味道稍减,依然不嫌弃,这半路「偷香窃肠」馋嘴不被责骂福利,仅归帮大人端菜小孩所有,后来老妈防此先尝为快「偷吃步」,想出先用生香肠拜,拜完再炸方式,并整条切块化整为零,采限量「配给制」,既维护均食公平也保持热食美味。
      
    寒冷年夜,热腾腾香肠甫摆上桌,不等家长喊开动,早你一块我一块筷子动不停,剩空盘而后方休,父「食」子继、兄挟弟「急」,男尊女卑长幼有序伦理全抛诸脑后,这就是吾家年年上演之「齿留『香』传奇」新春趣味!

副刊文学

年菜就是少不了香肠 (姑妈家灌肠不同凡「飨」)

2019/12/08
作者:哈迷两齿。 点阅率:34
Mail 缩小字 缺省字体 放大字

  我年龄是五年级前段班,有幸体验农工业社会两种贫富不同甘苦生活,早期围炉年夜菜喜欢油腻腻,杀鸡宰鸭五花猪肉,总要凑齐三牲礼数,是否孝敬祖先神明也讲求「无三不成礼」呢?
  演化到现代这一辈,基于健康观念,已逐渐讲究清淡的蔬菜海鲜什锦火锅,红烧狮子头则外叫,因家族成员缺此厨艺者。若问卷调查我家那道年菜「飨宴」满意度最高,拔得头筹者乃香肠是也,它跟红包并列我儿时农历过年两大乐,爱吃香肠人口从二代进入三代,即将四代同堂吃香肠,人口变,口味不变,油炸香肠这股美味可谓薪火相传历久不衰。
  我们吃的香肠暗棕色短肥型,有别于市面上细长带甜那种,是姑妈家真材实料自己灌的,腊味飘动扑鼻,姑丈屠宰为业,过年过节兼卖自制腊肠,须一个月前预订,「湿香肠」串挂竹竿晾乾,晴天摆屋外晒太阳、阴雨则吊屋檐下吹风,晚上要收进屋里,防宵小及鼠辈两种「梁」上君子,农村乡下人家三合院居多,逢年过节家家户户挂起香肠,腊月飘香春节近,系传统浓郁年味之一,一家炸肠万家香,闻「香」即知何方神圣,毋庸目睹。
  小时候香肠属奢侈品,过年才有得吃,名副其实之「年菜」,腊香源远流长不退烧,不知独钟香肠此味会遗传、或是姑妈土法灌制功夫了得,不同凡「飨」,加以怀旧复古风正盛行,小时如是爱吃,长大亦复如此,那「致命吸引力」余味绕梁,三月不绝于屋宅。除夕拜拜,自神桌端回饭桌途中,必然迫不及待边走边吃切片香肠,虽凉了味道稍减,依然不嫌弃,这半路「偷香窃肠」馋嘴不被责骂福利,仅归帮大人端菜小孩所有,后来老妈防此先尝为快「偷吃步」,想出先用生香肠拜,拜完再炸方式,并整条切块化整为零,采限量「配给制」,既维护均食公平也保持热食美味。
  寒冷年夜,热腾腾香肠甫摆上桌,不等家长喊开动,早你一块我一块筷子动不停,剩空盘而后方休,父「食」子继、兄挟弟「急」,男尊女卑长幼有序伦理全抛诸脑后,这就是吾家年年上演之「齿留『香』传奇」新春趣味!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