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我的父亲 - 那以军为家的年代
2012/06/16 13:30
浏览1,277
回响5
推荐62
引用0

踌躇许久我觉得我必须要把我所记得的父亲书写下来,我们家从清末以来都从事军旅. 所以国家的起浮似乎与我们家分不开.

从我很小的时候起,父亲就是我最崇敬的人物. 这崇敬中当然少不了儿子对父亲的爱. 那时抗战的炮火声逐日地旋回在人们的耳际和脑中,那时还不懂甚么叫灾祸和死亡. 留在故乡的祖父,听说被日本人处决,因为他死也不肯让日军占用我们祖宗传下来的房子. 战时祖母二婶二姑五叔都和我一齐随军逃难,祖父被杀的事大家从未提过,恐怕是难在祖母前开口吧! 战时未亲眼见过日本人,但是到处画的壁画和张贴的宣传画里的日本鬼子,其面貌的丑陋,比起梦魇中的魔鬼还可恶可怕.

回忆中最高兴的日子是每年农历年的时候,因为在重庆负责防空任务的父亲可以回家过年了! 年轻时的父亲,有著十分消瘦的身材,穿起德国式的军装,显得十分英俊潇洒,身高超过一七五公分的他,估计他的体重不过五十五公斤左右,可惜我长大后没变成父亲的模样. 当父亲伸手要抱我时候,我总觉得有点害羞有点怕怕的,只是那柔和的笑脸至今我还记得. 过不了几日他又回重庆去了,其它的事,都觉得很模糊,好像他离家时我都不在现场. 直到民国33(1944)七月他升任抗战期一直服役的炮兵第14团长他才得以从重庆回到贵州修文县和我们团聚. 在以军为家的传统下他仍然住在团部,只不过比较常回家而已.

我觉得要写我父亲,如果去写他的履历升迁或阶级位置,并无多大意义. 正如我们谈到国军(国民革命军)我觉得光写战绩战史,不能表达对这一群曾为我们国家民族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们的怀念与崇敬!  记得黄埔军校那当官发财莫进来的进门标语,笕桥空军官校的加入中国空军你要准备用你的身体和飞机撞沉日本的军舰的豪语. 对我们受尽屈辱的民族和国家如此地忘我,至今仍让我们热血沸腾. 近年我们父亲辈的下一代或第三代写了不少著作,我不想加入去辩论短长冤屈或对错,请静想一下:从一个没有正式承传严格班底训练出来的军队,面对维新整训准备了数十年的日本皇军,把敌人预估三月就可解决的战争,中国国军在无正式外援的情况下,独自坚持了四五年,直到盟军参战到最后胜利为止,它打破了列强侵华屡战屡胜欲取欲求的历史!  光凭这一点,它们功劳就能永垂不朽了.   

午夜梦醒,回想到父,亲总会想到那些伯伯叔叔,还有那数不清的班长们(小时后凡是当兵的我都称呼班长). 已经六七十年了,他们的脸孔仍然清析可认,有的比较严肃,有的比较开朗,他们都像历史的浮雕,一一的都已走入民族的史册. 像众多的军人子弟一样,每看到一辆军车,一位兵士,都有一份亲切感. 这与我从小长大都离不开军人以及父母的教诲有关. 在此我必须要提的是陆军炮兵第10团及第14. 这两团是抗战前向德国采购的克鲁伯制重型平射炮,是当时威力最大的陆军武器. 该两团组成炮兵第一旅,由彭孟缉将军任旅长,成立时,担任连长的几乎都是黄埔七期炮科毕业生,数年后郝柏村将军军校毕业即在第14团任排长,日后他们成了国军炮兵界的骨干. 现在仍健在的伯伯叔叔们或亲属们,真想与你们联系,我的心情就象是万里寻亲一样,再聚会谈那伟大的年代,该是多么欢欣的事!

去年底谢谢国防部的协助,把父亲的主要经历勋奖战绩资料,整理成四页交给了我. 当我接到时,眼泪直流,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后,我默默地向天上说: 爸爸,我们不会忘记您! 是的,我会写下去,我要让我的子孙记住您,记住你们真正为国家民族奉献过的一群.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5) :
5楼. 烈日春风
2017/04/02 01:02

我的同辈很多走了,他们只望「中国统一时家祭无忘告乃翁」。

我天天上山鍜练活得有劲,就希望能亲见统一!

看样子快了!  老姜

4楼. 金大侠
2012/08/05 01:41
写得好
要继续写下去呀
黑五麻将记

百字令:《老》

我的女朋友
3楼.
2012/07/09 04:31
令尊大人真是民族的脊梁

向他老人家致敬!

也像一切那一代的抗战国军将士致敬!

中国历史终将会还给你们一个公道,你们注定会青史留名!


谢谢! 那一代的国军,的确是中华民族的功臣. 放眼望去,在祖国的原野上,遍地都是我们要拜祭,感恩的忠魂! 不信邪2012/07/09 13:35回覆
2楼. 侉子
2012/06/20 08:28
留下历史才能开创未来!
勇敢持续写下去!祝福你!

谢谢! 我会的.

不信邪2012/07/09 13:28回覆
1楼. abcteddy
2012/06/17 02:02

令尊给前辈您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然后您又把这份民族大义,国家情感传承给后代子孙。这就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屹立不摇的最佳范例。

谢谢您的鼓励. 屈指一算,我也老髦. 憾未能赶上那抛头颅洒热血的时代! 不信邪2012/07/09 13:2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