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离心
2019/11/19 16:16
浏览618
回响0
推荐47
引用0





两年来,晴文梦见浩南的次数多达五、六次,真的让她相当讶异。平时意识里并没有特别思念的人,原来在潜意识里,自行寻找思念的出口,在她梦中过起另类的精彩人生了!

开始记述这些并不亚于真实人生的「梦生」之前,我们得先告知读者这两人的关系。晴文和浩南,二十七年前相识,曾是同学、情侣,后来成为夫妇,婚姻关系维持了十三年。离婚至今已有十四年,还一直保持君子之交的关系,偶尔约见面吃便饭聊聊双方近况。但最后的六、七年,因为两人生活地点的距离关系,只有逢年过节或彼此生日时通信互道祝福,已无见面机会,连现在盛行通讯软件的视讯功能都不曾使用。

******

1.

而这一系列的梦,就开始于两年前他们快要重逢的前两个月吧!先说说第一个。

一个相当短的梦。梦中有个旁观者,晴文在梦中感觉那人在场又不在似的,隐隐约约好像可以确定那人应该就是浩南。晴文骑著铁马,从梦中看来是从左边往右边骑,因为有些坡度比较费力,这是去程。不一会儿,画面转为由右向左,一路缓坡而降,路相对宽敞,沿途有了房舍的景观,是欧洲乡村式的,很美而且绵长,愈骑愈宽广辽阔,简直就翻转西画中那种在远方渐缩的透视点。后来,晴文看见梦中画面开始出现一些掺杂人形、象形字和变形虫的口令式图案,以动画速度快速蠕动幻变,替梦做了一个漂亮的结尾。

这相当有趣。晴文既是梦的参与者又是旁观者,她经验著梦中骑车的身体感,又同时具有观影者的客观性。而浩南在梦中也是一个不确定个体,是个旁观的半参与者。

这个梦让晴文想起浩南送过她一台单车,当时他还附赠一张自己绘制的「终生保固书」呢!可惜,那台车陪她多年、后来并没有受到终生保固,最后还几乎以废铁的低价处理掉!所以梦中出现单车与生命中很重要的人物的这种结合,应该不是很难解读。浩南和晴文对那曾经的「保固承诺与状态」,透过晴文的梦做了一番回顾与观望。

晴文回忆这个梦,情绪上是中性的。尤其是梦中那回程的沿途景色,让她惊艳、感觉平静。她希望这个梦多少反映了她的某种「反透视」的人生观,不往一个「透视点」去集聚,而是向四面八方扩展的、绵延的。

2.

那年夏天,晴文终于得缘回去从前长期生活过的地方走走看看、并探视旧友。第二个梦和接下来的几个梦,都是在浩南和晴文相隔六年再度重逢后所做的。

这个梦是同年八月晴文去威尼斯参观当代艺术双年展的最后一天清晨,同宿六人房的一个英国女孩的手机电话铃声或是闹钟声把她吵醒后,起床上厕所时想起她有做一个梦。梦中是晴文、浩南和另一位男性的三角关系。虽然比较偏爱的还是浩南,但晴文记得梦中的情感状态仍是相当中立的。不记得梦中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情节,只隐约记得自己似乎有点困难,无法将一部小型50cc的机车停妥,值得一提的是,那台机车的脚架是单车用的那种。

这个梦再度延续上个梦出现的「单车」物件。观赏过意大利导演奥狄西嘉执导的「单车失窃记」,也阅读过吴明益同名小说 「单车失窃记」的晴文,也想找找自己和单车的某种连结与意义。单车在她人生中扮演著什么样角色呢?除了是她大半生的代步工具外,也是一种生命态度,一种「慢速」人生的坚持?!这个梦中出现的困难,就是单车竟然要被小型机车驱逐和取代?或是要以一种新混种的外型(机车头与单车尾)来诱拐她偏离她一向坚持的「正道」?

晴文很庆幸,距离这个梦两年后,单车仍然是她主要的代步工具。在现今这个快速运转的世界,除了靠双脚步行外,单车增加了一点点速度和便利,对习惯更升级速度的人们而言,它已经不太跟得上时代的脚步,然而,对坚持以自己的速度慢行的人而言,这个速度算是刚刚好,可快可慢,决定在你自己的体力和希望沿途风景闪过时留下什么样痕迹的意愿吧!

3.

再来的这个梦,是同年十一月某天做的,那时晴文已经返回自己现下的居住地好一阵子了。

她发现自己似乎是早上比较容易做梦,尤其是清晨醒后又睡著做的梦特别容易被记住。那天上午记得梦境的最后一幕,是发生在浩南和晴文从前婚姻生活中的阁楼公寓里。浩南以比较年轻时候的样子出现,脸上的皮肤青春光润多了。梦中两人似乎正要耳鬓厮磨,晴文亲吻浩南的左颊,浩南抱起晴文走向放置双人床垫的角落。这看似正要温存的开端,并不是那种很激情的、要做爱的前奏,晴文记得梦中情绪很平和、没多久就悠悠醒转了。

这个梦似乎应验著我们习以为的过去,并不真的就是「过去」。它们其实仍然「活著」,有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实相。原来,在另一个梦次元的层面,梦传达了晴文和浩南仍是一对相爱、和谐的夫妻,所有曾经的恩恩怨怨或遗憾怅然都像被消音了,主角们吐露的是真正的「无念」与「圆满」。就像同一个月内又一次梦见浩南那样,近似的基调——和谐、无纠葛、无纷争。

这接连两次的梦,让晴文似乎更了然于心,她感觉到一种带著祝福的「放下」,感觉到这是双方继续自己真实人生的正式和解吧!因为三番两次梦见浩南毕竟不太寻常,但是梦后并没有带来心绪上的混乱,晴文就开始把这些梦当做自己潜意识在做的大扫除,以及处理至今没有做完、做好的功课。

4.

隔了四个月的这个梦,很有舞台剧的味道,即使晴文在做梦的当下并不这么觉得。

这个梦大约有三幕,场景很简单,是在不同布景的房间,每个房间内都一定有一张床。浩南应该是出现在第一幕吧,那个空间的墙上或是窗前,出现令人惊讶的遮帘。那遮帘象是刻意装置上去的塑料材质的挂饰,而且好几层。第一层有浅色的底色,罩在上面的第二层是正方形的立体突出物,两层的颜色对比很大,上面那层的鲜艳桃红色十分抢眼。

其它两幕出现的人,有现实中的女性朋友或仰慕但不熟识的女作家。梦中的关系仅是单纯朋友来访那样。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幕的床单与被单像揉乱的一幅抽象画,那光影和皱摺的趣味,实在太美了!然后,不知与谁相约在某处会面,梦中隐约知道要去的地方,只有一站捷运的距离,但晴文似乎有点迷路,迷失在有著幽暗背景和潮湿拼石地面的三岔路上。而且末尾迷路的这一段,竟然有电影配乐般的效果,夹杂摩擦石板地的滚轮声和某男子依稀的配音声。梦醒当下还清楚记得那配音的内容,但是才过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晴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男子究竟呢喃了些什么!

总之,梦中的晴文后来是拖个行李箱迷路了,要去的地方其实只有一站的近距离而已啊!

这迷途的结尾与有浩南在场开头的那一幕又有什么关联呢?好似还是幸福时光中的一对夫妇或是伴侣,沐浴在梦里那中性色温的感情中,其中的浩南似乎总是忙碌的,总是一忽儿就又离开、去处理其它事情。难道,末了拖著行李迷路的晴文就是要去找他?他就在近处,而她就是遍寻不著?这结尾颇有电影「飘」的女主角冲出门外要追那终究失望离去的男主角的味道,而外头大雾弥漫,找与不找,都留待明天再说吧!

5.

隔了一个月后,晴文又得一浩南梦。

正如前一个「房间」场景的梦,这次,他们两人正要离开那样的空间。晴文跟著浩南(注意:是跟著他,而不是并行)来到大学食堂的大空间。某一长桌上已坐了一些人,浩南和坐最右边角落的一个女同学热情地打招呼,在座的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东方面孔吧!浩南和晴文后来也面对面地入座左边的空位(不是并坐)。

梦后来进行地如何晴文已不太记得,只记得最后她忽然又变成自己单独一人,抵达一个车站,可能是一个捷运站,也可能是火车站。她下了车往出口走,发现车站似乎在改建,往原来出口的路已经改道。在寻找新出口的途中,她看见一个有半圆形阶梯、可移动的舞台道具,忽然在眼前有如摩西过红海那样地劈开了一条路,刚才一起下车的乘客就都匆匆通过这条阶梯路,场面有点混乱,身旁的行人和晴文一样大多带著困惑的神情。晴文夹在人群中被半挤半推向左边地继续走,四周的景观边走边变,最后竟成了一幅让人迷惑万分的纵览图。更离谱的是,晴文好像还一边迷路,一边换衣服(或一边套上另一件衣服)。

其实,梦中出现的迷宫似的景观:车站、满是回廊的宿舍建筑物以及百货公司等等,都要比晴文所能描述的复杂壮丽多了!这类迷走的梦,经常也会和以前曾梦过的景象混杂在一块儿,让晴文醒来后百般追思,弄不清楚哪里个景象才是这次梦见的。与前一个梦一样,没有什么落寞情绪残存,梦中没有,醒来也没有。

这个梦的重点是,本来两个人的梦,后来又变成孤寡一人,而且严重迷途。迷途中更换衣服或套上衣服的隐喻或象征,不知该如何解读。晴文暂时无解、不解!

6.

好长一段时间不记得有再梦见浩南。再次梦见他,已经时隔一年多了!

「为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告诉我你再婚的消息呢?」晴文走在蜿蜒的山路上,大声对著雨中无人的山野叩问。偏偏在她做了近乎两年潜意识的大清理后,对浩南的旧情似乎从未减弱,却猛不防吃上这样一记闷棍呢?她坚持下雨还是出门走走散散心是对的,免得待在家中情绪更加崩溃。其实,让她难过的不是因为他的再婚,而是,他后来借题发挥放出的那句重话,那几个字——完 全 断 绝 关 系——晴文的心象是被千斤重槌狠狠地敲碎,顿时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什么?」她以为她看错了。这不会是她认识了二十七年的浩南吧?认识二十七年以来,从同学、情侣到夫妻关系,然后分居、离婚后关系又自前夫兼朋友一直维持到现在,真的就要完全断绝了吗? 晴文虽然难过,却哭不出来,只有少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无法尽情宣泄。

「说到底,离婚十四年以来,本来就也没有什么太多互动关系了,真的要完全断绝,大概不会太要人命的。」晴文自我安慰,内心不断如此独白。但是再也不能把他当做精神或经济上的后盾、再也不能在可能困顿的时候依靠他用任何形式来资助她,这样的念头好像一把无情的锹子,把晴文心挖成坑坑洞洞的,这样的结局她一时真不能适应。但是,浩南已经另外成家,这也是她必须慢慢接受的事实。

结果,晴文当晚入睡前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动态视觉影像。刚开始是密密麻麻的黑色趺坐人形,大大小小的在圆形画面中间转动,非常快速地由小而密集慢慢变少变大,然后,以离心的力道和方向旋转离开梦的画面。整体来说,这画面充满水墨画的感觉,晴文就在那浓浓墨色中陷入睡眠,但没睡很久就早早醒来。醒来后毫无蹉跎、也没有思考太久就给了这个梦一个明确的标题「离心」!是的,这个梦以非常明确的语汇告诉晴文,浩南要正式离开占据她心中很久很久的那块重要地位,他就要离开她的心,要正式退位了!「离心」在此以双关意义,传达清楚的讯息。

******

亲爱的读者, 如果你也读过村上春树的「羊男的圣诞节」的话,你会和我一样替羊男高兴,他终于得到高人指示和方法,解除那不知怎么缠上他的魔咒。有些时候,我们的人生,不知不觉也被下了魔咒而不自知,或是甘愿顺应长久受限的人生。

晴文那被掐紧到不能呼吸的心口,终于在一星期后得到宣泄,她终于可以尽情哭泣了!好久没有那么畅快地哭了啊!可不是呢,当她听到浩南再婚的消息时,真的有种长期被下咒后的倏然解脱之感。他后来提及要完全断绝关系,虽然让晴文震惊难过、一时难以置信,但是就在她能够放声哭泣的那一刹那,她也同时得到那内在企求的魔咒解除!

晴文好比一棵病了很久的树,或许只有连根拔起,才有死后重生的希望吧!



注:此处发表的「离心」一文为原始完整版,图为彩色版。



2019/11/13 更生日报副刊刊登的截尾删简版(文)与黑白版(图)连结于此: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318555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小说
自订分类:奇 思 奇 梦
下一则: 相认于法海深处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