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千钧一发
2019/09/13 14:24
浏览1,234
回响10
推荐61
引用0





    去年二月初,和朋友V. 相约到泰国一同度假。离开台湾的那一天,正是寒流来袭的日子,我暗自庆幸自己时间点选得不错,正好可以躲到泰国避寒一阵子。为了不要把太厚重的冬衣带到炎热的泰国,我必须审慎选择,希望一到那里,这些衣服都能以最不占空间的体积收纳到行李箱去。还好,是那件很轻很暖和的羽绒背心救了我从花莲到桃园搭机的那一段路程。

    再度抵达睽违近八年的曼谷,熟悉感加上开头的小紧张,担心曾经那么熟悉的自由行流程会和以前相差很多。后来,从机场搭乘出租车进入曼谷市区,为了找我们要入住的平价旅店和司机有点小误会之外,大致上进行地非常顺利,连那间旅店的工作人员,竟然都马上认出我就是多年前曾多次入住的同一名旅客呢!

    令我意外的还有曼谷的气温,凉爽到晚上睡觉不用吹电扇!原因竟然是从中国大陆北方南趋直下的冷气团也间接影响了泰国!这真是相当罕见的现象!接下来停留在曼谷的四天里,气候相当温和,对头一次到曼谷的V.来说真是一大福音,不必马上体验一般的正常高温,可以慢慢适应后来在南方小岛上的炎热。

    应该是抵达曼谷的第二天吧,我们去旅行社询问前往那个小岛的行程和车资,决定行程后离开旅行社,就在门外那条有3号公车的大街上准备过马路。V.是第一次到泰国,而且从更遥远的欧洲而来,照理说,时差比我要严重些。当时他站在我右手边,我这个领路人一直向马路的左边张望、看是否有来车,才刚刚迈出一步,也就是说一只脚踏出人行道、正踩到马路而已.......忽然,忽然惊闻好些个女人的尖叫声......还有一句句听不懂的泰国话像水泡在我耳膜上哔哔啵啵地破掉....

    当下,还没弄清楚发生何事,只是被那些尖叫声吓呆在原地,脑袋热烘烘的,完全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原来,一辆可能是要开往Chatuchak周末市集的3路公车,从我的右方与我以大约一毫米的距离,近乎「擦身」地呼啸而过!如果我那跨下人行道的步子稍微大个半步的话;如果身旁的V.也同步而行的话,我们肯定已经是一桩车祸惨案的牺牲品,也可能立马从曼谷游客变成曼谷游魂了!

    我万万没料到八年后重返曾经如此熟悉的曼谷,自己在精神上竟会如此恍惚散漫,完全忘记曼谷的交通是要注意右方来车,向左边张望是没有用的呀!难道,你以为极目左望的尽头是你们即将前往的仙境,你的魂魄早已飞到全泰国最美的海滩了吗?总之,事情的经过真是千钧一发,当下的我,虽然没被吓到突然惊慌失措或歇斯底里什么的,空白的脑袋被那阵女人的尖叫声占据著,大概十几分钟后才慢慢回神吧?!

    回神后的我才开始不停地颤抖,全身忽冷忽热地,才稍微明白那个瞬间的恐怖,若真的发生车祸的结局会有多么悲惨...而且,我们才正要展开的度假计画也将全盘覆灭,卑微的生命要不已然终结,要不即将变成残废....种种人间炼狱般的情境,在我脑海上下翻腾,这时,只有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在她「可能」一诗中所描述的情境,最能传达我当时无法言喻的感受:「所以你在这儿?千钧一发后余悸犹存?/网子上有个小孔,你自中间穿过?/我惊异不已,说不出话来。/你听,/你的心在我体内跳得多快呀。」

    事隔一年多,虽然余悸犹存,而我终于有勇气回顾那个当下,那个整个人被掏空、脑袋变成一团浆糊似的当下!我依旧纳闷在那样千钧一发的瞬间,一般人是否该有失声尖叫、嚎啕大哭或双腿发软无法行走的反应才算正常呢?还好,我记得那天稍晚以及次日再次经过事发地点时,我曾双手合十向冥冥中保护我的神明致上万分谢意,也向那几乎上身的险恶又在一瞬间被化解了的神奇献上无限的感恩之情!

    逃过那一劫的三天之后,我们正搭乘长途夜间巴士前往小岛的旅途中,得知我的居住地花莲发生6.5级超级大地震,当时的惊愕和恐惧自是不在话下。在几乎无法得知自己公寓地震后是怎么样的状态之下,必须马上放下担忧,否则,眼前的假期也无法尽兴。啊!连离开台湾的出发日期也几乎是千钧一发地差了四天,又让我逃过了另一劫,不必经历此生从不曾经历的超级大地震。

    可是啊可是,正如「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天下也没有白白让人逃过的劫数!

    后来一整年,身体健康频出状况,分别在去年五月初和十二月初,前后入住医院各一周的时间。写下这篇文字的此时,我很感谢有幸遇见良医之外,还得到台湾医疗资源所能给予的最好疗程,让我终于撑过难关,重享近乎痊愈与康健的人生!







2019/9/5 文与图发表于金门日报副刊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09971/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旅 途 旅 图
下一则: 原形毕露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0) :
10楼. BinH
2019/11/14 20:37
I beg your pardon????
拜托。我们是猎人,不是放牛放羊,断臂山都跑出来了!!真是太侮辱猎人了。应该打你N下屁股。。你是不是不喜欢打猎,又害怕航海,只想couch potato幻想亲近xx山,变成xx山?小心懒太久,接下去就是春虫虫。

总喜欢去印度,去泰国,去欧洲,结果对离自家几十英哩,健行就能走到的地方,毫无所知?!可见你在台湾待得多么不心甘情愿。

我不会近乡情怯,只会乌云罩顶。近三十年没有去过台湾,若不是父母亲在台北,我是真不愿去那个地方,我大、中、小学同学呼唤多次,我都提不起劲来。当然我怀念中文的语境,否则就不会来u d n凑热闹。

我早已是传统观念下的退休人,但我不喜欢退休这两个字,好像等死。我只是烦透了盯著计算机,跟著光速赛跑的日子,local 有人一小时美元一百五的价码,要我再回职场,我头都不回,快闪为大。我不要变成Robot,现在我所过的生活,从事的活动,都是Robot不能作的。

台湾位处亚热带,蚊虫很多,即使冬天。而且可能东岸季风、多雨,我得作作硏究。

哇呜哇呜...我帮你喊疼!打已经没有什肉的屁股,手掌疼了吧?!失礼失礼...就说是“联想”了,你说的“侮辱”那层面我都根本还没想到耶,只记得是很野外有营火什么的剧情...太久以前看的电影,我自己罚自己再看十遍好了!

还有,我应该不太会变成couch potato,因为我连电视都没有...

其余明天再聊,先安抚猎人受辱的心,晚安/日安!

d.d.2019/11/14 23:10回覆
Bonjour Monsieur,我可以退掉断背山换这本Paul Theroux的Fresh Air Fiend吗?多年前读过,读得很有成就感的一本Travel Writings,至少蛮适合我的英文程度。这辈子我喜欢读别人的冒险,喜欢知道还有人喜欢打猎,不喜欢自己打猎(其实根本谈不上喜欢或不喜欢,因为从没经验),我喜欢游泳,如果有人航海经过时要带我航行一段,再送我安全回家,我应该也不会不喜欢吧,哈哈!至于你说会变春虫虫,我一点也不担心,照你的逻辑,台湾99%以上的人都春虫虫,比起来我可能太不春虫虫啦,在花莲像我这样纯粹以铁马代步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不像慕尼黑或欧洲诸多城市那么普遍。在美国(至少我去过多次的东岸城郊)连想好好徒步都有点困难呀,那边的路全部都是设计给汽车走的,行人根本没有路权嘛!

有句德文这样说的 "Die Sehnsucht ist immer woanders, nie da, wo man ist. " 人们总是思念远方,对近处的景观是不屑一顾的,所以东海岸健行这事,高中时已跟救国团走过。再度来到东部已是中年大婶,除了要和花莲小黑蚊奋战外,还要和秋冬的强劲东北季风以及盛夏的炎热(花莲比台北要好些)慢慢做朋友,直到今年夏天我才敢说真的战胜台湾夏天了!(不再害怕而且有一套对治存活之道罗!)另外,花莲在地的海洋文学渔人作家廖鸿基就常常沿著海岸健行,顺便观察生态变化,给当局相应的改善建议等等,我可以开始效法一下。

咦,我好像太失敬了吗?原来,你已经属于退休人士了啊?大概比一般人提早退休很多年吧?我去你格子怎么都只看到六年前还是小伙子模样的猎人啊!可见经常在野外生活可以让人年轻,活力满满.....嗯,看来,我的志愿(小时候的都没应验)应该加上「女猎人」这一项!你帮我求求Eric再多收一个学生吧,哈哈!

还有,「盯著计算机,跟著光速赛跑...」听起来有点魔幻,真是隔行如隔山。很高兴你不被高金诱惑,忠实做自己喜欢的事情,Robot就留给下一个世代吧! d.d.2019/11/15 11:55回覆
9楼. BinH
2019/11/14 00:22
缓慢
我很喜欢和d.d.这样漫无目标的随想对话,让思绪不断的飞翔。。

我的生命虽然是线性的,但过去生命中的经历、所观所感(包括小说、电影)可以像一幅平面,任意浮起、转换、跳跃(这是不是叫蒙太奇?),彷佛就在眼前、就在今天; 对未来,未尝不能在脑中先预演一遍,然后美梦定会成真。哈哈。若不是出生台湾,一心想往更辽阔的世界去探索,说不定,我也能当个演员或导演。既然导不成银幕里的世界,导自己的生命,走自己演化的方向,总行吧。神出鬼没的黑月,也有这种无边无际的内在空间。

其实迷上荒野人生,也是迷上缓慢。那有浪费时间这种事。在荒野,作饭、睡觉、阅读、影片、发呆晒太阳、健走、游泳、打猎、甚至车抛锚看要如何修理、阴沟翻车看要如何脱身,全都有自己的节奏,不慌不忙,事情总有自己行进的轨迹和方向。倒是城市生活,上空不知是什么,总笼罩了一股闷气、燥气、丧气,独坐家中,也觉得全身不对劲,脑袋昏昏,一天也不知道作了什么事。我们读理工料,总想找出个物理、生物、数学上的解释?似乎好像可能是人群聚集的地方,有个气场或磁场或consciousness or unconsciousness,为人体或生物身体分布密集的接受器所收到,传到大脑,敏感的人(通常是仍存有史前人类未退化的脑)自动就会作出解释,就像荒野中的狼、大象,海洋中的鲸、豚, 空中的飞鸟。

我七年前在New Mexico野外trailer camping巧遇猎人Eric在猎 Ibex。从此我就缠著他不放,所幸Eric UC Berkeley 机械工程毕业,除了在missile research center 工作之外,还有老师的性格。几年下来,学了很多技能和知识,我很喜欢打猎除了用枪,哈哈😄,太吵了,所以,离神鬼猎人还很远。

我必须回台北,原因是,我的父亲得了轻微中风,原以为在逐渐康复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跑出来个肾脏肿瘤,在荣总医疗后,目前在家休养。已经订了十一月二十五号机票返台,会待到明年四月底。这么长的时间,不知道会被台北噪音、人群轰炸到什么程度,不用一个星期,恐怕像动物园里的笼中野物,奄奄一息,一定会想办法去东岸或兰屿避一避。曾经坐火车去台东,看到东岸连绵山脉,山脉的另一端是太平洋,想象一定小径可通少人的无垠沙滩或岩滩,可要请d.d.指点秘境方向啊。
哇哟哦~~吼吼,这是d.d.的欢呼咒语!不到10天猎人就要踏上故土,应该会近乡情怯吧?而且现在大概非常忙碌于返台前要准备或处理的事情。还好你的工作能让你离开五个月。我原本以为你是要完全关上美国那本大书,像我当年彻底离开德国一样。这样我帮你松了口气,至少还算有点缓冲的时间,不至于那么壮烈......想当年我也是从两个月、四个月、六个月的居留慢慢适应原乡与和亲人相处的过程走过来的。

所以,你以为我很熟悉很多秘境吗?那就要让你失望啦...我也是一枚台北逃兵,在花莲这边过著与台北有安全距离的隐居生活,三年前有一段时间因机缘得以走访近郊一些「野地」,尝到一点点野味,后来就又没了,世事变化就是快到措手不及,无奈!而且,我是半个路痴,目前虽然已拥有三辆(不够资格踏上远程距离的)铁马,但活动范围还是小得可怜。偶尔,有同学或朋友从各地来访,接待之余顺便跟著游山玩水一番。其实,根本是托朋友的福嘛!

倒是台北本身有些秘境可以透露给你一下,是我以前紧急状态下逃去喘息的地方,例如:淡水可以听到滔滔海声的某个点、富阳生态公园、植物园。好像芝山附近也有不错的秘境(我没去过)...当然,这些地方都不能避开「人群」。所以,还是要如你所预测的,远离台北,到后山和兰屿或其它外岛啦~~欢迎哟!

听你和Eric的打猎情谊竟然让我联想到Robert Redford执导的电影「断臂山」,我还有一片DVD呢!你说你有当导演的潜力,我完全不怀疑,你的忽然现身来访,对我来说就有点像演电影,既真实又朦胧难以置信....哈,人生的本质原本就是这样扑朔迷离吧!

暂时停笔,否则快变成写小说啦~~哈哈~~

d.d.2019/11/14 15:52回覆
你那段「缓慢的荒野人生」写得好经典!崇拜崇拜

对于我,「时间」的概念被颠覆地最彻底的经验,要属2005年第一次的印度之行吧!五个礼拜的行程近末了时真的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了,真的很神奇!
d.d.2019/11/14 16:38回覆
8楼. BinH
2019/11/11 00:34
Jack London and Herman Melville
哇。我从妮这里领了一堆作业,能让我忙好久。包括随之而来像一串鞭炮,霹雳帕拉,拉出一大串。。。。随著“水路”,一脚踏进台北电影节,然后金马奖,一下子把我拉回台北时光。。十几岁时有一阵子,我迷上了JL&HM的小说和电影,活在自己的时空和他们的画面中。White Fang (or the call of the wild)中的Wild Alaska, 蛮荒人物和北国旷野、天地、白雪和幽幽配乐; Gregory Peck 在 Moby Dick 中最后一幕,大字型为船绳索捆绑在白鲸侧背,随鲸体入水、再现,几天我都走不出那个震撼画面。想想都为之后来美,unlearn rewild 打下基础(几句话,可是半辈子的碰撞、努力和机缘)。潜意识中离开台湾,追求的 Ultimate Destination。

台湾果然也有向海洋挑战的奇女子,正享受她的文字。

必需要有一定时数的海上生活驾船经验,对风、海、维修有感觉才敢买船(也是一大学问)四海扬帆。船的种类、设计多到更胜车辆,稳定度差别也大,d.d.不要轻言放弃大海雄壮梦想。不过,d.d.梦想过去(好丰富喔)、现在(依然停不下来)和未来,妮忙得过来啊?

回到现实,我父母现居台北高龄九十,两天前传来消息,没有选择,我必须返台照顾他们,近三十年第一次踏上出生地,也是一场硬仗!海洋梦想,就暂时留在书中留在影片。。。。

突然起一件事,两个月前七十六岁船长老奶奶 Jeanne Soctrates, 才刚刚完成数年单独一人global circumnavigation and nonstop。而且破了世界纪录,the oldest person to sail solo ​​nonstop​ ​unassisted around the world​ 。西方人的运动精神,愈老愈不愿养老,和传统东方人吃这个补那个,相差真远!

https://m.youtube.com/watch?v=pkJqx-875Ls

她的航海日记 If you are interested.

https://www.svnereida.com/
哎呦喂呀,我没有故意出一堆功课的意思馁......实在是本格久久没有「神鬼猎人」级的访客,咱一整个被inspired....所有能想到没想到的都一箩筐倾倒出来,别太认真做什么功课,像我一样随便摸摸鱼就好,更何况「白鲸记」的电影你早就看过,而且还身体力行渔猎人生半辈子,真有够幸运的罗!

我也记得青少年时候第一次读杰克伦敦「野性的呼唤」之后的感动,不记得读的是不是原著还是改写版,反正,就是很想跟著「嚎叫」一下的印象。

而且,我说我雄壮的海上运动梦想碎成浪花这件事,其实有点夸大其词,因为,所谓雄壮,也不过是后来连跟著他们出海赏鲸的基本活动都没胆尝试啦....而且,虽然喜欢游泳,甚至觉得如果能学冲浪好像也很酷,但,超过这些的从未真的梦想过啦!更别提那77岁英国女士的单人操帆环游世界277天的壮举啦!
而且,长时在「水上」会让我超想念「陆地」的,我应该比较属于陆上动物的吧,还记得在印度那次游泻湖的经验:http://blog.udn.com/daidihu/4284107  

今天不出功课,只是想到我已经拥有Stan Nadolny的「Die Entdeckung der Langsamkeit」德文版,后来还买到中文版「发现缓慢」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81051,一直还没读,随著「航海梦想」仍有余温,刚好来给它开航吧!

关于你高龄双亲需要你返台照顾这件事,对三十年来不曾踏上原生地的你来说,真的会是非常非常大的挑战。如果把重返台北生活当作去Safari或热带丛林打猎求生,我相信你猎人的训练底子已经很深厚,肯定可以生存下来的!(帮你握拳ing...)
d.d.2019/11/12 10:28回覆
7楼. BinH
2019/11/09 03:32
过去两年,我已迈入另一个疯狂阶段。。。。我要去要去要去
航海航海航海航海。。。。

有太多太多的青年中年老年人,不断地涌向大海 crossing the ocean, living on the sailboat.

23 feet from LA to Hawaii
https://m.youtube.com/watch?v=yUi0gsxVHZM&t=116s

US$3000 junk boat ends up turning into a modern funky yacht after hard work labor intensive DIY refitting. This young couple are now docking at marina in British after 17 days crossing Atlantic.
https://m.youtube.com/watch?v=CxNdW81YTWw

Old seadog sailing channel 一样吸引大批粉丝
https://m.youtube.com/watch?v=kLrqsZXQJg0

届时,我将航行于 Mediterranean for years,数个大门一一敞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瑞典语、挪威语。。说不定可以遇见黑月,她还在奥地利吗?

当然还有 Caribbean、 South Pacific、 New Zealand、 Thailand、。。。。还会停留花莲港 anchoring,are you going to host for me? I mean, tour guiding me around Hualian. I know more about Taidong than Hualian. But until then, I may turn to be a 80s years old old man after living on the sea over 20 years.

That's a daunting challenging task, and a last big dream in this life. Boat will sink!! And you are never going to be ready. Maybe by leap of faith just jump on it, see what's going to show along the way.
哈哈哈,什么有梦最美,其实是要看人类个体的血液中还残留有多少祖先的古早基因吧?显然您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原本还高兴地想说要买什么好喝的气泡酒去花莲港接风的,但一听说那可能是20年后的事,哈,届时这个d.d.还存不存在都不确定捏......就算还在大概也风烛残年,或许又异地而居...who knows...

有一对德国爸爸台湾妈妈,带著2岁半的孩子在还海上生活了8年,他们把经验出版成书: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43442  

我自从有次参加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办的「讨海人...」活动跟著出海体验海钓后,我的海上活动所有雄壮梦想全都碎成浪花啦!那真是狼狈透了的经历,我是说我不是唯一晕船呕吐(还外加拉肚子)的学员,还有人更凄惨,哈!我还是乖乖留在美丽的海滩游游泳就好了,其余的下辈子再看看有没有福份啦~~

还有,这一本海上求生的小说是必读的,强烈推荐:少年PI的奇幻漂流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11943
电影我看过两遍,原著读了中文版的,英文版买进还待读。

另外,「白鲸记」有全新的翻译版本了,我也有野心挑战: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26656 

加油啊,也许下一部世界名著即将出自您的笔下!!!
d.d.2019/11/09 12:03回覆
可惜,我也不知道黑月还在不在奥地利捏.....她淡出博客后,虽然还偶尔会看到她的推荐,但我家没有她的足迹久矣,可能我改过名字她没认出我,呜呜... d.d.2019/11/09 12:11回覆
忘了,新近还看过一部纪录片「水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4hRYUTQymA,也分享给您。对那些在海上讨生活的移工而言,他们的梦想是得到基本的温饱,改善经济等等。不同于「自我实现」或「挑战自我」或什么「逃离文明」的回归自然的梦想吧?

d.d.2019/11/09 14:23回覆
6楼. BinH
2019/11/08 03:17
我冬天南下Arizona,夏天北上Montana、Idaha、Wyoming,有时。
这整个地区,Sierra Nevada 以东 Rocky Mountain 以西,有近百分之七十的土地是公共土地!!大到一辈子都晃不完,如果每个山脉、河流、沙漠、森林都去晃一晃。对古生物有兴趣、地质有兴趣、野生动植物、气候、攀岩、泛舟、滑翔伞、打猎、钓鱼。。。。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you know what I mean)。在这里住了十几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帝国大前方杀得不可开交,后院怎么象是史前蛮荒地?!不少欧洲人在此旅行(短暂),常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

坏处是,一出门就不想再回来了。已经和史前人类没两样了。

Believe or not,野生动物是会笑的耶,还会嬉闹追逐,滚来滚去,滚上滚下,挺个肚子趟在大石头上晒太阳(咦?这不是在说我吗?。。。。我猎友在旁边泥土地上正睡得不省人世)。
感觉真的是好幸福的「野人」生活方式啊!人生半百+至今,我睡过帐篷的次数,五个手指都用不到,但是永生难忘的一次,是和当时慕尼黑艺术学院的同学结伴去看卡塞尔的文件展那一次。几个同学在露营区搭的帐棚内,我睡了平生最最舒畅的一觉,那种和大自然如此接近的感受,和您长年在那样史前蛮荒般的景致中的经历比起来,当然是小巫见大巫了....还有一次是在泰缅边境旅行睡在部落高脚屋的廊檐下那次,也近乎露天而眠的经验,都很让我难忘!对了,还有一次是在突尼斯的沙漠中,算很高级了,睡在帐篷下的弹簧床垫上呢,晚上就着手电筒在沙漠中上厕所,上完用沙埋一埋走人.....哈哈,我这真的叫「野人献曝」了吗?

您不再发文分享您的宝贵经验真的很可惜啊!但是非常感谢您来寒舍聊天,带来史前蛮荒原汁原味的气息,像德语用的「schnuppern」,我只能努力把鼻孔撑得极大,努力吸进最原始的野味.....这样可以增加肺活量哟~~
d.d.2019/11/08 13:33回覆
5楼. BinH
2019/11/08 02:37
你怎么知道,我还真学过德文
曾经幻想去德国读博士。虽然只学过半年多,当年觉得德文蛮简单的,还怀疑自己前辈子是不是德国人?:)) 现在当然是%!?#$!$$*&+-!? 而且,我在旅行时几次碰到德国人,一下子就攀谈上了。真奇怪。

其实我更喜欢法文,也还真的修过法文课,一学期而已。搬来盐湖城后,看了一堆法文电影; 将我丢到法语环境两三年,大概自然而然就会听说。哈哈,真爱自我幻想。

d.d.留学欧洲,精通德、法语,大概能在欧陆通行无阻。
果然是学过德文的,而且已经可以和德国人沟通,基本沟通能力没问题,在欧洲早就可以通行无阻啦,加上还会法文,那还等什么呢,上路吧......

我出国留学前的大学时期的确也修习过两年的法文,但程度仅止于basic吧,倒是旅居德国的后期,多次去意大利游学学语言,意大利文比法文程度要高很多,但德文还是最稳当的,现在能轻松享受阅读的乐趣,领悟力也比从前更强。

如果您如今已没有攻读学位(博士)的必要和压力,就当作「游学」,重回大学体验一、两个学期当学生,应该是结合梦想与旅行的一种方式。(馊主意或好主意?!)能重回大学,尤其是我当初放弃的 Bielefeld 大学(后来转学南下去慕尼黑了),再体验一下当年「初来乍到」的新鲜感,也是我的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之一,呵呵.... d.d.2019/11/08 13:14回覆
4楼. BinH
2019/11/05 13:19
好吓人啊
所以,我宁愿在山上、沙漠游荡,也绝少踏入人挤人车接车的大都会。即使年轻时向往的欧洲,也提不起劲来。有像d.d.这样的旅人(广意的)和文笔,我们读者只要眼睛盯著银幕,让思绪跟著飞去。

不过,坦白讲,你是不是该找个比较警觉的伴,一起行动,会比较安全?
啊,今天才看见您的回应,回覆晚了,请见谅。

是啊,当时我好像在扮演什么「护草使者」角色,一不小心,「花」都要折断了,「草」又会怎样呢?

是说,您这些年都在美西洪荒中当荒野大镖客,好不容易又回到优迪园这「文明」中来了吗?原来您当年和黑月、1313(13sbuy)等好姐妹都有互动,可惜她们都已近乎停格了。即使我们以前没有互动过,但是竭诚欢迎您常来,真是稀客(贵客),感觉很荣幸!

如果此生身为男子,我一定是那种热爱挑战极限运动的那种人,无误!可惜......所以,只好选自己体力和能力能够消受的旅行方式和地点,乱玩一通啦~~ 而且,年纪大了再碍于经济考量,选择性更窄啦! d.d.2019/11/07 12:12回覆
另外,您目前名字是BinH,听起来是德文的 Bin H (我是H)。您学过德文吗? d.d.2019/11/07 12:16回覆
3楼. 天涯孤鸿 (心情)
2019/10/02 21:28

好险!~

吓死人了,还好有惊无险,不然重则丧命,轻则伤身。马路如虎口,尤其出外旅游,容易忽视安全。

真的很惊魂。还几乎赔上一整年的收惊与复原......好歹还是度过了,感谢上苍怜爱,我辈必须更自觉身为人类的脆弱与渺小,随时都和蝼蚁或小昆虫一样,朝生暮死已算长命的哪里!汗足感心耶 d.d.2019/10/04 12:25回覆
2楼.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
2019/09/14 22:06

幸好否极泰来!我也有过生死一瞬间的体验。祝中秋节连假快乐微笑

死之一字 http://blog.udn.com/jfeng13x/79795981#!prettyPhoto

谢谢您的慷慨分享,真的获益很大呢!

我还有其它几次不同程度的「生死一瞬」的体验,每次都很感念上苍的厚爱,让我更加珍惜生命的美好。 d.d.2019/09/17 11:37回覆
1楼. 浮生
2019/09/13 22:32
去年一场车祸,让我现在都还没有好全,手部运作也还很辛苦,我能理解你泰国行的惊吓,现在我还无法恢复骑车,只因为手的功能还有许多阻碍,至于其它部位也还有诸多后遗症,想想,健康就是最好的财富,祝福你中秋节快乐,顺心平安。
回去读您的格文也获悉您这一年多来复健得很努力,辛苦了哦!

真的,「人生无常」只在一瞬间。所以总是有「意外」事埋伏在哪里个不起眼的角落伺机出来吓吓人。

愿您早日完全康复、回归自主人生! d.d.2019/09/17 11: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