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亲爱的 S.yu
2019/10/27 09:30
浏览896
回响3
推荐51
引用0





      亲爱的 S.yu,那天忽然就瞧见你在屏幕上所展现的自信和开怀的笑容,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四十年不见,岁月几乎未曾在你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少女时期就让人艳羡,四十年后依然令人瞠目!


      几年前,因为各时期的旧识与老同学的积极寻人,举办重聚活动热情大延烧,各路朋友们得以久别重逢的兴奋与欢喜自是不在话下。但就算人际或网络关系再怎么缜密神通,也总是有漏网之鱼的遗憾。其实,我们只有同班过一年,我根本不确定你是否还记得我,而你,和你的双胞胎姊姊,的确教人难忘。

      为什么会和你们断了音讯,要怪当时的升学主义吧!我甚至不确定,没有被分到前段升学班的你们,究竟有没有参加联考,还是根本就提早出国了?又或者你们是在分班之前就已经被安排离开台湾,出国继续学业?总之,很多当年的同学也早就与你们失联,或和我一样不太记得那时的情况了。

      那一年,我们都是十四岁上下年纪的国中二年级学生。你们两个不但长相出色、气质不凡、个子瘦瘦高高,举手投足都充满美妙的音符,怎不教人心生爱怜。而且你们刚好又被分在同一班,这可更加引人注目了。换句话说,大家的焦点总是放在你们身上,你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好奇的睽睽众目。那时我也是对你们很痴迷的一个,怎么看都看不厌。尤其喜欢你们那有著姣好轮廓和高挺鼻梁的瓜子脸蛋,以及一口整齐的白牙,笑起来真美......天生的美人胚子加上家境富裕,对我来说,你们简直就是下凡人间的仙女吧!

      要区别你们,首先得依靠你们所戴的眼镜--你的是浅色的,你姊姊的是深色的;这深浅的选择也刚好成为你们个性上的差别标识,深色眼镜让她感觉上比你严肃、拘谨和内向些,是吗?或者,这只是我个人的印象。总之,我已经不记得那一年我们是如何亲近彼此的。你们从澳洲旅游回来后,我竟然得到你赠送的一只小浣熊玩偶。我到今天还记得当时多么受宠若惊、多么荣幸成为少数的幸运者之一。那只浣熊是我长那么大以来得到的第一只毛玩偶,请你相信我,我把它当宝贝,珍爱得不得了,家中成员谁都不准碰它呢!只是,后来因为搬家还是什么不明原因,它竟然就从我生命中消失了,一如命运没有把你我的缘分继续牵连在一块儿。

      而像我这样记忆力不太好、对过去也不特别恋栈的人,竟然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们和你们的名字,真是万幸万幸!这些年想起你们就去拜访谷歌大神,一直没有什么具体斩获。然而不久前,终于被我查找到你的芳踪,我是多么喜出望外,是惊喜也是慰藉,知道在天涯的某一角,你还安好,你的人生看来似乎幸福美满,至少,那是我透过网络能得到的所有信息,至于实际情况如何,那就不是我能深入了解的了!

      总之,愿远在C.国 V.市的你与家人平安健康,接下来的人生顺遂自在。能这样远远窥见与你相关的一点点表相,我已经非常满足了。真的,看见巧笑倩兮的你,即使已是两年前的活动照片,还是让我心花怒放!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近乎四十年前已像前世似的短暂情谊,依然深刻地烙印在我脑海,并没有随岁月而淡化,记忆中的风景有你们年轻时的独特和桀傲,而网络上我所看见的姿容,显然比少女时的你更增添了些温婉、柔丽和成熟的韵味。

      如果有来生,我真希望能和你有更多的人生交集。我希望成为你一生的挚友或是闺蜜。这是我的真心话,一如我那十四岁的单纯景仰。年轻时不曾真正疯狂崇拜过任何偶像的我,这段情谊可以视为一种纯净的欣赏与同性的爱吧!?

      而关于同性的爱,河合隼雄在《大人的友情:在大人之间,友情以什么样的面貌存在著?》一书中有所著墨。他将同性间的友情与爱情以「同性恋」和「同性之爱」的不同用语来稍做区别。同性之爱,也就是同性间之情谊可以是件美好的事,然而这与同性间性关系不能一概而论。即使是同性间的情谊,也会产生身体反应,感受到对方强烈的魅力。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就有性行为的欲望,或是演变成那样的关系。

       十四岁的女孩儿间的同性之爱,四十年后回顾起来,的确还是件美好的事,不是吗?亲爱的S.yu,我是你当年的爱慕者之一,你一定不记得我了,而我,应该到我离开人世之前都不会忘记你的,除非,除非失智症上身,那就是命运再次要剥夺我可以继续缅怀旧时恋情的缘分啦,希望不会才好!

      而缘分这东西也是说不准的事儿,也许,我们的路哪里一天还是会有交集的一天?或是,你不小心读到这篇文字,或是,哪里个也认识你的什么人读到并猜对这篇文字描写的是你,那么,我们还是有希望成为朋友的吧?要在网络上找我可能比找你容易多了,你只要查找这篇文字的来源,再辗转几回就可以得知我的联系方式的。

      我还是就此停笔的好,否则,期待或希望不知会带我去到哪里个梦的国度,让我们回到十四岁的当年...我可不想再次经历那些升学联考的压力与煎熬呢!真的不想哟!


2019/10/23 文与图 发表于更生日报副刊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312336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亲 情 友 情
上一则: A笔下的D——那年我们15岁
下一则: 亲爱的 J.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 :
3楼. d.d.
2019/11/16 13:10
A: 你笔下的双胞胎姊妹我也有印象呢!虽然忘了她们的名字,但忘不了的是她们像漫画书里走出来的人物模样,的确是美极了!我也忘不了国二的我疯狂地迷恋所有的漫画,还因此被尊为「漫画大王」⋯⋯哈哈哈

D: 我家境清寒,那时又住在山上没有漫画可以租,所以也错过迷恋漫画的时光.... 你竟然对她们也有印象耶,可见她们的魅力多强大!

A: 我不但家境清寒,而且我妈视漫画为仇敌,我的漫画可全部都是跟我家境富裕的好同学一箱箱借来的,可惜国三分班后就像你和S.yu一样渐渐失去联系了⋯⋯
2楼. 天涯孤鸿 (心情)
2019/11/09 01:42

很多年前我也喜欢投稿,只是长话短说惜字如金的个性,删删减减都变成短文,稿费按字计算,真是杯水车薪。

现在爬博客不赚一毛钱,反而废话多了!呵呵大笑

读到你亲切的描述,也想起好几位女友~学生时的邻座,她们的一颦一笑和名字,居然都还记得· · ·  ·

几年前,我是在曾于报社工作的朋友的积极鼓励下,才踏上投稿之旅,停歇几年后,这两年又重拾,就当成马拉松训练,除了写作时态度比较严谨,文字上的推敲和文思的多元有时竟然就发展为系列文章,带来不少惊喜与乐趣。前提是要有耐心(等待刊登),而且不嫌弃稿酬低。反正积少成多,就当成购买书籍的存款也不错呢!

「亲爱的S.yu」是这一系列的第三篇。目前已经写到七篇了,还会继续扩增,等陆续刊登后再贴出来分享。藉著回忆不同时期的同学与亲友,带出自己的人生,比写自传间接婉转多了吧?(我又不是名人,当然没有人会要读我的自传啊!哈哈!) d.d.2019/11/09 12:54回覆
1楼. 浮生
2019/10/28 09:11
青春年华的情谊最没有杂质,即使事隔多年以后,还会时不时地想起,这份心意,真是难得!
真是这样的。除了更年轻时候的小学同学已经几乎彻底断线不算,我返台后重新连结上的同学就属国三时的死党,再来才是高中的同学,大学以上的同学和朋友就没有那么纯真和毫不复杂的感情了,所以和他们并没有特别热衷保持联系……

浮生好友的手若尚未完全康复,还是尽量少打字的好,免得复健将需时更久?! d.d.2019/10/29 00: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