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亲爱的 Y.
2019/05/30 13:03
浏览936
回响4
推荐51
引用0





亲爱的 Y.,真没想到这次网络上终于查找到可以联系你的方式。原本不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你第二天就有了回音。不像去年还是更早些,我也曾试过一个你可能早就不再使用的电子信箱。那封探问短信石沈大海后,我也不再多放心思于此。然而,最近不时想起昔时故人,再次拜托谷歌大神帮忙找人,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在失联二十七年后,透过网络侦探,咱们又取得联系,加上通讯软件发达,很快就知道失散以后的这些年以及我们各自的人生「成果」。

「岁月不饶人!」这句老生常言,毫不留情向步入中年后的我们挥起鞭子。年长四岁的你,脸上虽然多了些皱纹和沧桑,却俊美如昔,身材和整体神态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真是难得。我对你说,年纪大了想寻觅失联故友的动机主要有二,一是重新连结过去的美好回忆,二是为了和解、忘掉以前的一些不愉快。

没错,当年是你背负了我。我们交往一年的恋情终结在小别三个月之后。我因父亲病危返乡停留并不算太长的那三个月,竟成了我们缘分的杀手。回到我们共同的旅居地德国后,你向我坦承你已移情别恋的托辞就是:「三个月实在有点太久了......」。即使你带著满脸遗憾与愧疚向我道过歉,我只能无奈接受这个事实之外,并不懂得该如何排遣丧父之痛和恋人变心的双重打击。后来,我真的过了一段堕落又「自我放逐」的日子。还好,我很快就重新站了起来,继续接下来的人生。

我必须承认,当时我对你是相当怨恨的。你把我寄放你那儿的大同电锅送还给我时,我完全无法平心静气地请你进门入座。拿到电锅,或应该说是从你手里「夺过」我的电锅就立刻把门甩上,这样就算让你非常难堪其实也还是无法消弭我对你的不满与失望。从此,大家分道扬镳,二十多年渺无音讯也是非常人性的。

然而,人生走到这个阶段,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其实,后来偶尔透过某些管道听闻你的生活状况,内心早已毫无波澜起伏,我的日子也渐渐长成自己的样貌,根本没有时间沈缅于过去。也或许是人与生俱来的明智,顺著那股生命之流向前,不再顾盼不再对不能相属的人与事怅惘。或许当时冥冥中甚至是有些庆幸,早点发现我的未来不能托付给你,总比以后情况更糟而受更大的伤害要好吧?外在的、理智上的那个我,显然采取的是快刀斩乱麻的刚硬手段,简直就没给那团麻线有机会缠绕成死结。

亲爱的 Y.,岁月过滤了所有不称心如意的和残余的污垢,回忆中只剩下曾经的熟稔与亲近。原来,这就是和自己与过去的一种和解。宽恕别人也就同时原谅了自己。原谅自己曾经不够温柔、不够善待内在的那个受伤小孩。遇到事件时总是马上关闭所有的门窗,只愿意孤独地舔伤、甚至不承认自己受伤。当时如果够成熟、够圆融、能再给彼此一段过渡的时间,或许,那段早夭的恋情有可能会有续篇?

想着想着,多少还是会有些黯然神伤,有种命运作弄人的感觉。但我想告诉你,我看了你昨日寄来的全家福照片,感受到你现下的美满幸福,我还是非常替你高兴,就像自己亲人有了好归宿的那种情感。

二十七年了,再怎么曾经深刻美妙的恋情也早已云淡风轻。我想和你分享我曾在日记中写下的一段文字,记录了我们刚开始相恋时的特别情境。我很庆幸没有在分手的气愤下毁灭这些手札。当时的单纯与初衷,现在读来还颇有些哲思的:

「『此刻坐在草坪上享受阳光的我』和『此刻坐在驰往慕城车厢中的你』是两种面貌的『时间』。它既是慢的,也是快的 。引颈企盼中的时间是漫长缓慢的,一日如数年那般。而当你回顾这种揪心的蚕蚀状态,它却摇身一变,有如短促的一场春梦。一个小时之后就能见到他的这段时间其实也是中性的,它不快不慢,它只是让你感觉到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膨胀、在扩张,让你意识到--心爱的人即将抵达了!」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相信,就算知道结局不一定会如我所愿,我还是愿意是那个坐在英国公园草坪上,一边享受阳光、一边心怦怦地等待你的那个傻子。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不是吗?就是因为经历那么多后来的人生风景,我们的心有了高度与厚度,可以穿越时空向年轻时的自己呢喃:「那样的等待、抵达、重逢与共度美好时光,是永恒不灭的快乐!」。当时的你和现在的你,有同样强度的感受,不同的是它们的功能,当时的你是创造回忆的,现在的你才得以享受这段回忆,而且好像再一次经历了它,很神奇的,不是吗?

好吧,让我暂且停笔。

最后想对你说的是,我很感激生命中有你曾经走过的痕迹,那的确是一段美好的岁月。那时,我们年轻得像一对两小无猜的情侣。远远地,你会看见有人举起相机拍下我们坐在草坪上的身影,因为,我们不仅曾是路人的惊艳、也曾是彼此最清纯、最美善的风景。 愿你后半生的岁月,在家人的陪伴下,平安静好!祝福你们的同时,福报也回向于我,生生世世。







2019/5/29 文与图 发表于金门日报浯江副刊
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06490/

金门日报电子报下载网址:
https://www.kmdn.gov.tw/1117/1142/1401/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亲 情 友 情
上一则: 亲爱的 J.
下一则: 立冬之时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4) :
4楼. Hegel
2019/06/28 05:40

24年很长,你整个青年时期都在德国,回来台湾应该难以适应吧? 还好花莲是美丽的地方,非常宜居,我有一个小学同学住花莲,我一直想揪同学团去花莲看他。我离开德国后,从来没有回去过,后来搬家到北美,所有出国机会,都让给北美。人生可以分成几个大的阶段,青年期的奋力向上,工作期的辛苦鏖战,忽然,就到了失去身分、价值的老年,弹指一挥间。

其实,我最不能适应的就是炎热的夏天了!其余的倒也还好。

您竟然还有和小学同学的联系。我幸好回台后和国中时最要好的同学又搭上线,现在也都保持联系,这已经不得了啦,对我来说。高中和大学的同学几乎都完全没联系了~~

我也开始慢慢尝到进入中老年人的心境,岁月真的不饶人,只能努力自立自强,尽量保持乐观的心情过日子了。 d.d.2019/06/30 21:03回覆
3楼. Hegel
2019/06/19 12:57

你在德国是哪里一年?待了多久? 我在德国待七年。

从大学毕业1987年秋天到2011年秋天归乡,总共24年………Es war wie meine zweite Jugend...只有最初半年是待在北边的Bielefeld,以后都在南部的慕尼黑。

上回您提到的某位女士,我完全没听过。

前两年夏天又回慕尼黑看看,抚慰了离开六年的「思乡」之情,今年必须乖乖待花莲,希望夏天赶快过去…… d.d.2019/06/19 13:41回覆
2楼. 红袂
2019/06/11 11:15

时间是快的,但回忆是慢的,岁月是快的,但人情是慢的。

 

这些在时间里,在岁月里,走过遇过喜过苦过的种种成为现今的这个。当时空异动,当岁月沉淀,当我们愿意跳脱出受伤者的角色时,才懂得囚禁这颗心的不是别人,是自己。

 

我们都曾经这般炙热,这般爱恨鲜明,现在回头再看原来都只是青春作祟。

 

年龄是一把可以冷却炙热、爱恨鲜明的最佳药引,让身上的棱角慢慢磨圆,让苦痛慢慢消褪,让记恨或惦念慢慢失去界线,让人慢慢学会放下过往与感恩。

时间是快的,但回忆是慢的,岁月是快的,但人情是慢的。
--》这段话真好!的确,时光飞逝,但我们可以沈湎于回忆,无论千百回;我们可以重温人情,无论冷或暖。
这些在时间里,在岁月里,走过遇过喜过苦过的种种…成为现今的这个「我」。当时空异动,当岁月沈淀,当我们愿意跳脱出受伤者的角色时,才懂得囚禁这颗心的不是别人,是自己。
--》我的功课是要承认自己受伤,而不是一味逞强,将伤痛压抑,它们会以不同的形式惩罚自己,尤其是身体的健康!这些也都是岁月教会我的。
我们都曾经这般炙热,这般爱恨鲜明,现在回头再看…原来都只是青春作祟。
--》即使不再青春的我,爱恨依旧鲜明,甚至更不喜欢伪装呢!
年龄是一把可以冷却炙热、爱恨鲜明的最佳药引,让身上的棱角慢慢磨圆,让苦痛慢慢消褪,让记恨或惦念慢慢失去界线,让人慢慢学会放下过往与感恩。
--》Y.还算是我愿意重新连结上的人,有些人,是我永生甚至来生来世都不愿再以任何形式牵扯上的!!!

晚安,好友~~~   祝你好梦!   
d.d.2019/06/11 21:02回覆
1楼. 天涯孤鸿 (心情)
2019/06/02 22:07

两小无猜的纯情,才三个月,Y也变心得太快

释怀是原谅别人,放过自己,无怨无悔,是自己修得的福报

d.d是一个人单身吗?

呵呵,后来他坦承当年的他不够成熟...我其实早已释怀,知道他现在很好,就很为他高兴。

我当然不可能因为他而单身到现在,又不是出家人,哈哈哈。这篇文字让你有这样错觉吗?搔脑袋ing... d.d.2019/06/03 14:4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