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拾荒什锦 (6)
2019/01/18 16:53
浏览1,197
回响2
推荐71
引用0



*

终于发现花莲人爱调侃的「好山、好水、好无聊」的可能源出处。我抄写下森林公园某一角落墙上仍深深镌刻的字样:「美仑 美奂 美仑山/爱山 爱水 爱花莲/保林 育林 爱森林」那时,只是觉得这样的标语好八股....不知它们是否还在那儿向散步路过的人眨眼?

*

那棵已经结了好多果实的菠萝蜜,叶片比面包树叶圆,多年以后,好不容易能够辨认出它们的不同了!一只松鼠正捧著一个果实,津津有味地啃食著,都啃出好大一个洞,连树下观望的人都闻到那淡淡的清新果香。不禁想起头一次尝到这果实的滋味是在印度西南部友人家,他们的果园内每天有吃不完的香蕉、菠萝蜜和芒果...松鼠不断更换姿势,为了找到更好的角度取食果肉。

*

公园入口处还有个篮球场,它的附近有一排构造简单的健身操辅助木椅和器材,旁边的解说图文让人读了想象力飞奔。至少有五座「猛龙过江」,其余如「鲤跃龙门」、「如坐针毡」、「腾云驾雾」、「一柱擎天」、「扶空挺身」、「蜻蜓点水」、「鲤鱼翻身」。不过,每一座都空空的,从没见任何人使用。

*

各式各样的噪音,也能回收换点微薄的零用钱吗?

频繁路过的汽车机车声音、鸟儿停驻排油烟管时的唧喳或喘气声音、狗儿总在地震后几秒开始的吠嚎声、家里洗衣机洗衣时发出的咿咿呀呀声...以及最不能克服的日常噪音——好似每种人生都有这军纪似的作息,经常生活在被飞机空中集训的轰隆隆声中怒醒!!!

而此时的双耳是羡慕双眼的,虽然无法继续贪睡也至少可以赖床闭上,双耳却没有那么幸运,即使捂住它们,也无法抚平像受空袭警报袭击的晨眠, 这该向谁控诉!? 为了让人们在元旦清晨仰头赞歎精彩的飞行演出,请想象一下这早已牺牲多少居民的安眠与清静生活呢?!

*

自从对街那一家店,搬到我家楼下、扩张了他们的领域后,店面比先前大了四倍,还有个颇大的休息座区,可以同时坐上二十人以上吧?!店员和店长相处似乎特别融洽,大家总是兄弟姐妹相称彼此。聊天谈笑的声音此起彼落,一点也不忌讳他们的音量和谈话内容。

*

听了数年不同的噪音后,再读到诗人陈黎第七本散文著作「想象花莲」的末篇「非想象花莲」中对声音的描述,不禁开始寻找一些交集。他的版图和日常生活的活动范围街区上出现各种不同的叫卖声引人无限想象,特别是在自己也直接经验以后:选举宣传车、各种叫卖货车的录音,如修理纱窗纱门、坏铁仔、冰箱、洗衫机、电视、计算机、电水炉倘卖无…还有还有,垃圾车的置入式营销广告,等等等等....

*

虽然离海还有一小段距离听不到海涛声,却隐约听得到港口不时传来的汽笛声,一声比一声急促... 急遽变化著的花莲,好似有一股力量在日夜赶工,要让自经特区步上轨道。那些试图力挽狂澜的反对力量不敌被直接种植在码头与港口的水泥工厂,海港版图每日持续扩张,朝繁荣热闹混凝搅拌著一路转啊转...

*

认识和熟悉后的声音音量变小,新的陌生的声音挑战极限,不断在耳膜上跳舞,照样鲜活,从未沈寂。我蹲踞在一个声音特别丰富的城市的一角而已。

这世界不断被迫升级,跟进步无关的无力感,像甩不掉的影子……但是,那光,究竟来自何方?曾经以为的幸福是面朝碧海蓝天,不畏仲夏燠热,任六月的最后一秒热浪,淹没她的足踝,一波又一波,毫不吝啬。

她其实一点也不贪婪,只是还想感觉到踏浪的温度,那穿越脚底蹿升至旅人心房的温度,曾经让她狂喜的景象,已然变调多时。



2019/1/18 发表于更生日报副刊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230941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杂记
自订分类:拾 荒 什 锦
下一则: 拾荒什锦 (5)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 :
2楼. 天涯孤鸿 (十年)
2019/02/10 04:47

果实累累,难怪松鼠忙得吃个不停

花莲是台湾的净土,在你的文字里跳跃出不同的音符

呵呵,那张果实累累的照片其实是去年二月份在泰国拍到的。那年在花莲美仑山森林公园里看到有松鼠啃食的那棵波罗蜜树不知道是被移植了还是没有再引起我注意,总之,那真是唯一一次看见松鼠啃食果实的情景。

这片仅存的净土其实也一直在往不一定美好的方向前进,但是时代态势常常事与愿违,真无奈啊!还好,还是有一群人总是默默在耕耘、试图力挽狂澜.......,结集一些力量,多少还是有改变什么的效力。(握拳...!) d.d.2019/02/12 17:22回覆
1楼. d.d.
2019/01/18 17:13
分享慢速拾荒的结果是惊觉很多人事与景观竟快速全非....人生啊!委屈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