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怪谈三两篇
2016/10/23 16:23
浏览1,922
回响4
推荐101
引用0

 

莲生活佛画作—钟乳石岩洞印象

又是莲生活佛卢师尊说故事时间,此篇名「怪谈三两篇」。

什么是「怪谈」?当然是世人看不见的,听不到的,感觉不出的,才叫做「怪」。然,世人看不见的,听不到的,感觉不出的,不代表没有、不存在,譬如「神鬼」、「灵异」、「因果」…,世人皆无法探究其存在与否。

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可是六合之外,仍有可论者,如匡正人心,如衡情论理。人生祸福有命、死生有数,天有不测风云,宇宙万物随因随缘,精彩详情,请欣赏卢师尊说故事「怪谈三两篇」:

*************************************************************************************

〈一〉五公斤黄金

  我有一夜,刚上床不久,修好了「眠光法」,睡眠在大光明之中的密法。
  忽闻耳语:
  「师尊!不要入眠,请听我一言!」
  我蓦然醒来,问:
  「谁?」
  
答:
  「是弟子仰雄。


  我在脑海中思索「仰雄」的印象,想起他是一位军中的老士官长,也是皈依我的弟子,他是早期随军来台湾的军人。
  「仰雄」一个人在台湾,无亲无故,一生贡献国家,有几次想结婚,但,被媒人及女子,骗了 一些钱,结婚没结成,钱损失不少。
  后来,听说:
  「病死!」

  我问:
  「你现今在何处?」
  他答:
  「堕入鬼趣。」
  我问:
  「皈依我怎堕入鬼趣?」
  他答: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我灌了几次顶,没有实修,仍然是凡夫俗子。没有善,也没有恶,所以堕入鬼趣。」

  我问:
  「那你找我何事?」
  他答:
「我把一生的积蓄,铸了五公斤的黄金,一公斤一块,共五块,寄存在同事的保险箱,他的人很好,我信任他。我病故,他想,这五公斤的黄金,不知如何处置?请师尊帮我印善书布施,以此往生天上界。」

  我说:
  「同事何人?」
  仰雄答:
  「刘东,也是你的弟子。老实人。」
  我问:
  「有何凭据?」
  他答:
  「每块黄金,均印有『仰月』二字,此事只我知,刘东知,外人不知。」

  我说:
  「我答应你办这件事,你去吧!」
  仰雄髙兴而去。
  我把此事,告诉刘东,刘东大骇,汗如雨下。他认爲,这的确是的,黄金上印有「仰月」二字,无人可知。
  刘东把五公斤的黄金,变卖成现金,再用现金,印善书赠人。

  计印:
  《高王经》。
  《眞佛经》。
  《玉历宝钞》。
  《道德经》。
  《了凡四训》。

  我说:
  很多人持无鬼之论,今天乃知无鬼,是不足恃的。
  如果有人以爲,做事神不知,鬼不觉,那是大谬。因爲人会不知,但,鬼神全都知道。
  仰雄知道印善书,功德甚大!
  刘东也是一位眞君子,他大可隐匿,据爲己有。但,他听师尊一说,便知所言不虚,也算是善根深植。
  有些人,拐诱诈骗,实不足取!
  
冥冥中,有鬼神监察!

 

莲生活佛画作—鲤鱼化龙

〈二〉台中城隍

我有一位蔡姓弟子,人很忠厚老实,经营一家中型的企业,由于努力务实,事业蒸蒸日上。
  有一天。
  蔡姓弟子遇见了同乡好友,好友告诉他:
  家庭破灭。
  无依无靠。
  流浪街头。
  没有宿处。

  蔡弟子想起住宅花园,尚有一间储藏室,内有一床,是昔日园丁所居。
  问:
  「你会庭园设计吗?」
  好友答:
  「可以试试!」
  于是,蔡弟子雇用他,想不到好友把庭院设计得幽静风雅,非常美丽。

  后来,又请好友,处理家中大小事,又井井有条,凡蔡董事长交办的事,样样达成。
  好友言听计从。
  最后成了蔡董事长的机要秘书,蔡弟子需要做的,全由他去完成。
  而且竭力奉承。
  事事不由蔡弟子费心。

  到最后:
  这位好友突然失踪。
  把蔡夫人给带走了,还带走了一大笔财物。
  让蔡弟子人财两失。
  蔡弟子气急败坏的赶来找我,请我施法:
  一、请蔡夫人自行回家。
  二、让好友偷盗的财物奉回。
  
三、既往不咎。

  
我没有施法。
  请蔡弟子去台中城隍禀告一切,由台中城隍公断。
  (台中城隍与我私交甚密。)
  当夜一一
  台中城隍入蔡弟子梦中:
  「你友险恶如此,你何以信任不疑?」
  
蔡答:
  「因爲他事事如我意。

  城隍说:
  「若人事事如我意,就有目的,可畏!你不畏,反而喜,这就是你自取之。
他是有前科的,怎可不查?」

  
蔡问:
  「我怎办?」
  城隍答:
  「这个人阴险狡诈,骗财骗色,恶贯将要盈满了,近期就要得报应。你勿虑,你的妻子将会自行回来,而且把他的财物,也带一些回来。」
  城隍问:
  「你会原谅你妻子吗?」
  蔡答:
  「卢师尊教我,凡事要原谅,只要她悔过,就原谅之。

  城隍答:
  「善!」

  
结果:
  那位损友,猛爆性肝炎,猝死!
  
蔡夫人回家,如台中城隍之言。
  
我说:
  凡事事如你意的人,也当愼之!
  
善恶报应,如影随形。
  
你所作的,神都知道。
  
这世上,工于心计的人很多,虽然机关重重,往往损人,但,也损自己。

 

莲生活佛画作—遇见奇峰

〈三〉亦神亦鬼

昔日。
  我曾住在山区的小旅店,该地非常幽静,类似今日的民宿。
  这间民宿隔壁是一座寺院,是一位比丘尼领著二位女居士 ,在此修行。而比丘尼是我的弟子,在显教出家,后来依止我。
  我是受邀到此开光的。
  当晚住民宿,打开窗,就看到窗外的月光,月光柔柔的轻泻在山中森林,有一种诗情璺思的感觉。
  我早早入眠,只点了一小盏的夜灯,由于白天工作多,很快就入梦乡。

  半夜。
  突然听到窸窣之声,似有人在小房间行走,我再仔细听,确实是有人。我在朦胧中,看到有青色光,在室内游离。
  我问:
  「是神是鬼?」
  
他回答:
  「亦神亦鬼。

  我问:
  「神就是神,鬼就是鬼,爲什么是亦神亦鬼?」我笑著问。
  他回答:
  「我是一位亡魂,由于得地理之气,所以血气比一般鬼强。后来得丹鼎法,吐纳导引,得了一粒内丹,住森林中,成了森林之神。座下有百千名阴兵阴将。」

  我问:
  「既是神,何以又变鬼?」
  他回答:
  「我当森林之神,本很稳固,介于山神与土地之间。后来,有一农家妇,颇有姿色,进入森林中,我见之,可能是前世夙缘,则附其身,融合爲一。此农妇甚媚,笑言既洽,弛衣登榻,狎昵就枕。因此内丹狂泻,被妇人吸取之。
从此神力渐失,因此今日变成鬼矣!」

  我问:
  「何不再练丹鼎?」
  
他答:
  「我以地理鬼修丹鼎,成神。
但,内丹逢邪念则散,本非己物。若妇女吸取之,则散血气,想再修,有心无力。」

  我问:
  「何不求山神?」
  他答:
  「神不理也,我与妇人淫,已是罪矣!」

  我问:
  「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答:
  「我避居于此,郁郁而宁静,本想匿影韬迹,见卢师尊,特来求法!」
  我问:
  「求什么法?」
  他答:
  「修太阴链形之法。」

  说完,惟闻叩首声。
  我听了叹息,把「太阴链形之法」的链法及口诀,约略说了一说。
  他则再叩九个头,隐声而去。
  我说:
  神是大力。
  鬼是小力。
  大力与小力,皆天地之力也。
  虽是神,不可有邪念,
一有邪念,神力就失,可畏矣!

 

莲生活佛画作—荷塘莲香十方

 

莲生活佛画作—小港

 

莲生活佛画作—雪山夕阳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灵
自订分类:哲思
上一则: 心迹禅踪
下一则: 沉思「古罗马竞技场」的去来
回响(4) :
4楼. 俗 客【达摩祖师的故事】
2016/11/08 23:27


能够学到护摩火供法,是行者多世修来的福分!
(摘自莲生活佛卢胜彦文集第106册真佛的心灯-实修护摩法) 
我(莲生活佛卢胜彦)始终觉得,幸亏密教有「护摩法」,那就像茫茫大海忽然看见岛屿一样的心情,才使身心有所寄托。我感戴「了鸣和尚」传授我修持「护摩」。
为什么我会如此说呢?因为我发觉「护摩」的感应,非常实际,当行者正感「山穷水尽疑无路」时,汝只要「烧火供」,一祈祷,愿望会忽然达成,怎么不令人欢呼雀跃呢?
「护摩」的效应并不夸张,事实上能不能成功,当一做完「火供」,佛菩萨诸天就会给感应(通知)。
「护摩」其实并不怪诞,也不用怀疑,那正是你用最虔敬的心去供养佛菩萨诸尊,祈求愿望,而佛菩萨诸尊一接受你的供养,祂一定会设法帮助你,事情成不成,也会「照会」你,其原理就是这么简单。
我烧护摩,实修护摩多年,有这种「身临其境」的体会。一般显教的信众,对「烧火祭天」可能会误解为「拜火教」,其实「火供」不是拜火,仍然是供养佛菩萨,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显教供佛,供品上桌,点个香而已,谈不上规则,也无仪轨,供完了,自己带回家吃掉或用掉,鲜有感应的。
但,「火供」不同,火供有仪轨,不但有仪轨,并且相当繁复,行者要亲近上师,由上师亲自教导才会的,还得小心避免「魑魅魍魉」来争食,「火供」仪轨学得周全,毫无过失,还要实修护摩法,达二百坛。
能够学会护摩法,而且修达二百坛,我认为是很有福气的,因为「火供」可以增加行者的福分(资粮),能够学到护摩法,是行者多世修来的福分。
举行「护摩」火供,在什么时候最好
一、佛菩萨的圣诞。
二、为法会而举行。
三、寺庙开光。
四、为息灾。
五、为超度。
六、为国家和平。
七、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八、为新居而举行火供。
九、为治病而举行。
十、为求婚姻、生子女、事业成、寿命延、解官司而举行火供。
十一、为法力增长而举行。
十二、为避免魔障而举行。
其它⋯⋯⋯⋯。
当年,萨迦证空喇嘛问我:「汝来我处辛苦否?」
我答:「因缘。」
又问:「会什么?」
我答:「护摩。」(差一点想不出如何答)
又问:「通达其义否?」
我滔滔不绝的讲「供养」、「烧烦恼」、「外火」、「内火」之理。
证空上师甚赞赏,我在其处得法甚多,上师乃授我以阿阇黎灌顶,并赐以传承信物。这是我以「护摩」之理,得到上师的嘉许。
我烧护摩时,修「敬爱」的怀法,空中现「红色光明」下降,瑞相连连,真是不可思议。
3楼. 俗 客【达摩祖师的故事】
2016/11/08 23:05
2楼. 俗 客【达摩祖师的故事】
2016/10/23 21:02

1.请问通灵者一旦告诉您:他她所见到的灵界之相,您如何相信或者也有疑问?
2.如果有人说自己已经得证了,可以给人xx灌顶,或者说自己原来前世是xx,目前有什么使命,然后有些高额募款或者收费项目,请问您如何判断?
3.既然那么精进修法都出问题了,那么,是否不要那么精进,不就没事了吗?
………………………………………………………………
摘自 莲生活佛 文集 第 53册【佛与魔之间 】--< 佛来魔来>
我认识的修道人中,有一位,他的境界很高,但一时不慎,也入了「魔境」,且看──
他修练的时光,非常久,可以说定力功深,独自一个人跑到深山草寮中去修行,自己煮饭,自己洗衣。他修到十方洞开的境界,这境界是看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 楚,看山河大地,山河大地无不呈现眼前,看自己的五脏六腑,一切自己的呼吸血液循环,皆一一分明,这样的禅定功力,就是修到「色阴已尽」了,一切变「光 明」了,黑暗消了,心光外露的现象。
由禅定功深,见山河大地,便想看看佛的境界,于是佛的境界出现在眼前,这佛是阎浮檀的金色,有庄严的宝殿,有各色莲花,而一一莲花之上,各端坐如来,中央毗卢那佛,受千佛围绕著,很多佛土一一化现,美妙异常。
他见到如此景相,高兴非凡,对著毗卢遮那佛就顶礼拜了起来。以后每次禅定,他均渴望看见佛,每见一佛,便对之顶礼叩头。
他认为自己已经得证了,因为所有的佛均到自己面前,受自已顶礼,他用功更深,每天看到的天,都是七宝的颜色,每天都有佛来,佛都乘著青亦白黄蓝等等的各色莲花。
他一一顶礼诸佛。后来他也感觉不对了,因为他每回入定,就是「佛来」,而顶礼时光超过了他坐的时光。一入定,佛就来,他忙著顶礼,何有其它作为。他偶 而下山,到市场买东西,发觉市场内走动的众生,全都化为如来,害得他赶忙抛下东西食品,一一向众生顶礼,令那些人莫名其妙,人人笑他是疯子。
他严重的时候,看见狗,也向狗顶礼,看见树,也向树顶礼,看见车子,也向车子顶礼,对著天顶礼,更是天天时时必做的功课。
他来找我,向我顶礼。
「我见一切是佛。」他说。
「我见一切是魔。」我说:「这是你心光露之时,喜爱境界,魔便现出诸佛之形象,来引诱你对他的崇拜,分散你精进禅定的功力,这『见佛』不是圣者的实证,祗是外相,不是合一,这不是得证。」
「卢上师,我怎办?」
「你已落入群邪的圈套。」「我将来『见佛』怎办?
「禅宗的祖师是骂佛杀佛。而你不必如此,不必理会祂,就不会受其惑乱,如此才不会遭其所害,一切不为所动,继续修你的禅定。」我说。

1楼. 俗 客【达摩祖师的故事】
2016/10/23 20:58
他回到山中草寮,又继续禅定,精研内外身境,佛又来了,他照我的方法不理不睬,而那佛见他不理也不睬,竟然对他发话。他忽然听到佛对他说:「见佛何以不拜,这是大不敬。」

这时,他记住我对他说的话,祗要守住魂、魄、意、志、精神,不管佛说什么皆不要去应答。祗是修自己的禅定。
这时又出现了青黄赤白蓝绿等各色莲花,莲花上也都有佛。而他仍然不理不睬,这些佛,一看无法,各个上前,用手捏他的肉,使之变成青肿,但他守住我的戒言,仍然不理不睬。
突然,这些佛,又化成「虎豹蛇象」一一前来恐吓,他更是不理不睬,最后无法,这些相全部变不见了,自此之后,一日一日减少那些幻相,全部不见了。而他的禅定心,更加坚强,以前是「密织」而已,而现在变成「坚实」,外面的境界变得虚融,他自己能够穿墙透壁无所障碍。
他又来找我,又向我顶礼。
「我见一切是空。」他说。
「我见是真空妙有。」我说。
「请上师开示?」
「要知道这世界全是假的世界,一切所现均是,并没有真如实境,所现出来的一切相全是内在心识与外在天魔交织所幻化,所以在禅定中现一切相,均可以不去理会,唯修禅定者,祗有一心精进,对一切幻相,不执不破,不理不离即可,如此,便可将自心溶入宇宙的本识,而即身成佛。」
「原来佛像也是假?」
「正是。」
「这是什么法?」
「这是破有相法。」我答。
不明白这番道理的禅定者,大自在天魔及魔王,便现出佛土及佛来引诱,令禅定者散心而入歧途。魔王及其徒众都喜欢装成佛的样子,令人心生欢喜,自以为得证,侵扰修行者,令修行者「走火入魔」。
所以有了禅定见相者,保持「不理不睬」是最高的境界,而在「溶入合一」方面,要能更精进而不松散,如此才是正道正法。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