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要有志气--妈要靠你了
2019/11/26 11:03
浏览740
回响0
推荐23
引用0

要有志气--妈要靠你了


.

(整理出版稿子~又泪下)

『肚子饿啊~要吃饭啊~』是我小时候,常常哭叫声音,我用手压抑肚皮,减缓一点饿鬼挖洞,刺辣辣的痛。
『等太平了~』妈含泪安慰我:『去台湾找爸爸~就有饭吃~』。这也是我小时候常听到的,最好听的话。

民国三十六年三月九日(228事变后几天),到台北市,找到赤峰街41巷9号。
38岁妈,穿黑长裤,宽松不整黑衫,很苍老。问一个很福态女子。她眼神上下瞄一眼,微笑,点头。她听不懂福州话。指著椅条,请我们坐,端茶给我们喝。


我写字条给很福态女子看。
她也写字条给我看:『你爸爸去工地,还没回家。』她停一下,『我是你的阿婶…』。也是用写的告诉我。

阿婶?是什么人啊她?我问妈妈。
『是爸爸的台湾太太…』。妈妈以福州话告诉我:『以后~你要坚强…』妈说:『卡有志气的!』_那口气是:妈要靠你了…。

一个男人进来,讶异眼神看我们一眼。
『叫爸~』妈说,偷偷以手触触我手肘。爸?一年前回福州,见过,不大像爸啊‧
『有叫阿婶么?』爸问我。又对椅子站起来,的妈,指著富态女子说:『她叫宝香~就是我告诉你的…』。
『知道!』妈说,语气是,不要再说了…。
阿婶推一把,一个比我小的妹妹,近身来,叫我『阿兄』,转身进房间了。

爸一年前(1946年),曾经匆匆回福州两三天,妈借钱买船票,送爸上船回台湾。
那一次,我好高兴有饭(爸)吃了_饭(爸)昙花一现,没了。第一天夜里,曾听到阁楼上,妈妈哭泣声。天亮,妈妈就偷偷告诉我:『以后要乖一点,知道吗?』
不知道,怎么啦?盼望战争胜利,太平,去台湾就有饭吃…一夜间,爸与妈怎么啦?妈哭什么?

____

阿婶很丰腴,比妈年轻,上貌,也识汉字。
我告诉爸爸:『爸~我们在海上漂流十几天,…』。
爸走神,没反应。好像担心,多两人吃饭的压力,在茫然的脸庞上。

壁边有三辆脚踏车_爸的专用车。请人定期来家洗车上油。后来,由我洗车上油_新车应酬用,一辆晴天去工作用的,一辆雨天用的。

一天,我在戳酒瓶里的糙米,丽卿闲著在玩。我叫她帮忙戳糙米。
『我们以前都吃白米饭,不用吃糙米饭,你们来了以后…』。我来了,害她吃糙米饭,生气,站起来去打她,她打我…。

阿婶高高举著竹条跑来。妈妈看到,由房间冲出来护我,骂福州话:『你敢打我的孩子?我给你拼了…』。把阿婶的手捉住。

阿婶挣扎掉,扒!打下来。打在丽卿身上,连著几下。丽卿缩身躲我背后。
大大误会_阿婶是打自己养女。

妈不懂台语,阿婶不懂福州话。两人无法吵架,三角恩爱情仇,都在无『言』中,过去。

爸回家后,脸上臭臭,妈脸上就这样告诉我:『阿婶又说我们坏话…』。
我注意到,阿婶不用说坏话,只要面无表情,冷待爸爸,爸就猜测是妈拿气给她受。

我赶紧学台语,巴掌上写汉字,问人台语怎么念?说?阿婶,爸,路上小学生…,都是我的台语老师_年轻记性好,学的快‧

『阿婶~你是好人,但是,如果我阿母与你吵架…』。我用台语告诉阿婶,我不管妈对错,『我都会拼死的护卫阿母伊...。』
阿婶没说话,摸摸我的头,点点头,那是知道了,的意思。
丽卿离家出走,阿婶不找,她很叛逆,几次了,都自己回来。这次很久,没回来。
阿婶也常常离家出走_养母家只有哥哥嫂嫂在世。嫂嫂很疼阿婶。
『阿嫂一个人…』阿婶告诉爸:『叫我多回去陪伴她…』。
没有阿婶的家_很阴沉,爸常坐着不语…

我找到贵阳街木器行,告诉老板,我学过一年了,工钱随便给。老板拿锯子给我,锯木板给他看,拿刨刀给我刨木头给他看。看后,摸摸我的头,说:『好~算半师…』。

我第一次拿到二十块钱,跑回去给妈。喘嘘嘘,说:『妈~不要怕~台湾真好赚钱,只要肯做,…』。
妈泪下,吓到我:『妈~怎么啦?』
『爸到处找你~你也不给爸讲一声…』。讲了,爸怎么肯让我去?

回到店里,老板不要我,『你原来是冠雄仙(先生)的孩子啊?你爸在找你,回去吧…』。
爸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老板说:『阿弟啊~你爸真出名人~长沙街所有木器行,都认识你爸…』。
我回到家,垂头丧气。
『人家不要你啦…』爸什么时候站我后面,说话。
妈民国37年、39年,生下二弟、三弟。正像后宫暗潮汹涌中,突然风平浪静_阿婶只有养女,我在西螺读书,阿婶聪明,透过爸,妈同意,认二弟做儿子。家住几天,就回阿嫂家一天。后来,住家里一天,回嫂子家几天。几月…都保持来往。

我西螺放暑假回家。妈与我商量:『爸意思~要丽卿嫁给你…你看…』。妈等我拒绝_妈脸上这样惊涛骇浪等我话。怕我宠了丽卿,成阿婶一国‧(对不起,我重读此段,又哽咽欲泪)。
『不要!』我坚决的口气,说:『素贞很好~~』停一下,『妈啊~那一天带上来,给妈看…』。
妈高兴的掉泪,给我一枚戒指,『先挂戒指~~』。妈说‧

_____

今天(2016/11/22日)病贞歪啊歪来我计算机边,看我眼睛,『你目揪安怎?』
我含泪水,没滴下来。我眼睛没怎样,在回忆往事,写往事‧

母亲、我,的往事,很泪...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散文
上一则: 天下第一管家:阿英
下一则: 巷子里男生爱看两女打架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