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艾未未其人其艺
2011/09/01 01:30
浏览2,427
回响24
推荐57
引用0

2010年10月11日,一亿颗手工烧制的陶瓷葵花籽,铺满了伦敦泰德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展厅,占地一千平方米,深达十厘米。这个装置艺术用了江西景德镇1600多名工匠,费时两年半才大功告成。几可乱真的葵花籽,每颗都是一丝不苟,全依传统高温制瓷程序。此展据馆方保守估计约可吸引两百万观赏人数。

展览后期因发现瓷尘过大与釉料含铅有害人体,于是不再容许观众踏入把玩,只能远观。虽然失去了与人互动的原创本意,在闭幕后,一堆含毒重达220磅共计100,000颗的瓷籽,于2月2011年,仍在苏富比(Sotheby‘s)定板拍得了56万美元的佳绩。约合每颗售价5.6美元,这只是第一堆葵花籽的成交价。

这个号称近期英国最大当代艺术计划的创作者,就是中国维权人士艾未未。看了BBC电台于1月1日2011年所发布(拍卖前一个月)的记录片( Ai Weiwei, Without Fear or Favor ), 再次对西方艺术界的整体营销配套的稹密流程叹为观止。片中的受访者多是西方人,有历史学家、艺史家、艺评家、政治观察家…全方位介绍艾未未的成长背景与艺术心路历程,肯定赞美外,亦企图深化其原本乏善可陈的创作理念。一位东方艺术界巨星,于焉诞生。

或许,正是这背后,不管是强大的政治或市场推力,才会让一个艺术家敢做出这么「大而无当」(艾语)的狂野艺术品吧? 一亿颗人造葵花籽可真创下了“mass production/ reproduction”所谓「大量生产/复制」的普普艺术记录,让教父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罐头绢印版画显得小家气。或许艺术家不再亲手制造,只动脑和口,这样才会有多余的精力成了维权份子,才有时间介入高争议的政治话题,不停挑战一个掌控13亿人口的政权吧? 其制造国际曝光率之本事,相信连其偶像,那曾言「每个人都可成名15分钟」的沃荷也瞠目其后。

片中追溯了艾未未在纽约艺术馆邂逅其第一偶像杜象(Marcel Duchamp)时的惊艳,也就是那个把小便池签上名字,名之为《喷泉》(Fountain,1917),让「现成物」(readymades)成了艺术品的法国人。自此艾就亦步亦趋,拾起了这两名西方最恶名昭彰,最引人争议的艺术「大师」脚印,将之带回了中国,并予以改造放大。

90年代,他在中国出版了三本地下摄影刊物,内容多是在欧美艺术界早已司空见惯的话题与画面。西方艺术家攻击旧成规,挑战宗教禁忌及布尔乔亚阶级假正经之「传统」,可溯自一战前,而由在苏黎世发生的无厘头《达达主义》正式揭开现代主义的序幕。已近百年的西方现代主义,历经60年代普普的兴起,进一步狠狠地斫杀了人类艺术创作的生机。西方有识之艺史家莫不慨叹若是那个宣称「艺术已死」的杜象敲下了棺材的第一颗钉,那么沃荷的出现,便更进一步断了人类原创艺术的可能性与生机了。当所有的东西皆可名之为艺术时,也就是艺术死亡之日。

然而,这个在西方已然步入绝境的流派,却因西方强势文化与错综复杂的商业利益纠葛的导引,而在东方孕育了一批批前扑后继的前卫艺术家如艾未未者流,继续拜神,继续以残害自身传统文化为职志的盲目崇拜者。艾未未的摄影记录中最血腥暴力惨不忍睹的,莫过于一女子食死婴的真实画面了。以前人类易子而食,是出于饥饿无奈,而为了艺术而食婴的这类「行动艺术家」,玩弄的不过是种高度视觉化的恶梦,以破坏人类社会的道德公约为乐。艾未未将此种连西方艺评家也觉惊骇恶心的艺术推到中国,深化的不过是中国人更残蛮的印象吧?所幸的是,艾未未仍未「数典忘祖」,迳以洋文命其书为“Fuck Off”。

西方艺评界倒也乐见这么个具备战斗破坏力的艺术家出现,对他的注目,部分原因应是出自对经济崛起后中国的好奇与嫉妒吧,他攻击其母国的异常动力,燃起了原已近槁木死灰之西方艺坛的热情,虽然他的艺术型态不过是种西方的旧瓶新装,处处得见杜象与沃荷的概念。


BBC的记录片中一幕,艾未未漫步在高过其身的众多瓷瓶间,以故作对作品挑剔的态度推倒一个美丽的瓶子,然后检验碎片说道「不够好」,接著再继续推。艾未未对著镜头以满不在乎的语调说道「这就像自我惩罚,这样才能真的行使某种标准(perform some sort of standard),整个过程多少会是沮丧的…。」当瓶子被推倒时,镜头中另名男子,显然是其聘雇的艺匠,蒙住耳朵,表情有些痛苦。

瓷瓶不言而喻代表的正是中国,正如那一亿颗瓷葵花籽,代表的是如向日葵的毛主席与其无数一式复制的种籽。艾未未之父艾青以诗文贾祸,文革时遭整肃,艾未未长于动乱时期,目睹毛泽东所掀起的血腥大破坏,反讽地竟成了其艺术最强大之动力来源。某种程度上,他的狂傲颇类似毛泽东,他的破坏来自破四旧的理念,当他说他的破坏与重构艺术「必须是基于对这个文化的了解」时,当他在批斗中共的腐败时,很不幸地,他选择了类同文革的诉求--破坏是为了更好的建设。他痛批中国政权,看似叛逆,同时却也必须极度仰赖这个政权的不完美,方有著力点。他的艺术其实是吸吮母文化的血水才得以成形。然而他以西方的标准与观点审察中国政权与及其传承的数千年文化,一如刘晓波,以致这个母文化处处不入他眼。故尔,他可以轻率推倒砸碎他人苦心制成的美丽瓷瓶,美其名是要它更好。

他批评最烈且因之招祸的汶川地震,或可也视为是其行动艺术吧?包括在当地立起的那堵上写「她在这个世上快乐地活了七年」的马赛克拼贴墙,和他在博客上播放念出数千罹难学童名单的举动,皆著力于将此天灾与人祸相连,以煽动观者的情绪为要旨。汶川地震发生于2008奥运开幕前的三个月,为提升国际形象已戮力准备数年的中国,看到奥运大工程《鸟巢》的设计师竟然到处告洋状,存心搞破坏,想必是怒火中烧。 汶川豆腐渣工程,中共政权的确需负责,但是艾未未当时的举措,非但无助灾情,不免有落井下石之嫌。

记录片中有位洋学者一语中的道破艾未未的人格特质,他以非批评,而是赞许的语气说道:「艾未未只极至地(ultimately)忠于他自己和他的方案」。现代艺术的特点之一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强调的正是艺术是没有所谓的是非与对错,不涉入道德良知判断,从其“Fuck Off”系列可知艾未未对此艺术理念向来身体力行。汶川的揭弊,结果会造成多少破坏,他似乎并不在意,他念兹在兹的应是这个方案的过程吧?他知此作品必招来争议,因为死难者多为孩童,所有人道者必为之一掬同情泪,必同仇敌忾一个间接造成死亡的政权。看中国灰头土脸,向来是国际间爱看的戏码,这就是过程之乐。

这个艺术方案另个可能的主要任务,即是为他与他曾服膺之政权进行有效切割。奥运鸟巢已然成型,他已留名,这是件看得到的永久性建筑艺术。而汶川艺术型态不在于“what  is art”, 而是“when is art”,地震发生在中国最在意的奥运之前,时机决定了这件「作品」的永恒性与重要性,也可再度确保恢复他身为前卫艺术家挑战当权的形像。这将使其继续活跃在国际的舞台上,在艺术界续享盛名与尊重,且将会为他再赢得更多大型艺术方案的创作机会。那个英国的瓷葵花籽展已证明了他的策略奏效。至此,他可谓是两面双赢。吃了大闷亏,两面不是人的八戒,反而是一直容忍,甚至捧他的中共当局。

艾未未过激的言行,不断的挑衅,秋后被清算,应是意料中事。他于2011年4月被禁押,失踪近三个月,引起各方关注,不仅登上西方主流媒体,且获多位首领声援。6月当他获释后,据说是以禁口换来的自由。中共的手对这位西方媒体的宠儿似乎只能一再重重举起,轻轻放下。日前他又再度活跃,重炮轰击北京,8月27日并在新闻周刊网站发表评论,谓中国首都是「暴力之城」。这个时点与措词不免让人联想到甫发生之英伦暴动。

30日中文报节录了他文章所言「他在遭警方羁押期间所受到的磨难,让他体悟到,他只是这个匿名制度中的一个号码而已。」他并称北京是「梦魇」。一名藉藉无名的艺术家自美返中,短短十余年成了中外知名的大艺术家,名利双收,仍犹出此言,真教那些一生潦倒的穷艺术家情何以堪?

艾未未出国留美前对其父言,我要去的纽约才是我的家。记录片中提及当他回国后,其父临终前谆谆劝告他要把中国当成家,要懂得尊重与礼貌。艾未未说当时「我对中国全然无感(absolute no feeling)」。显然,多年后的今天,他非但无感,且更憎厌仇视中国了。那么中国能做的似乎就只有让这个「逆子」回到他所认同的家了。

(文作于8/30/2011)

延伸阅读兄弟篇: 《谈刘晓波的「英雄主义」》http://blog.udn.com/ctiao/4506230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4) :
24楼. 刁卿蕙
2011/09/01 02:51
文责
我知这文一出,又会有人给我戴帽子了。身为艺术家以“政治极不正确"的观点来批评一位"民主自由斗士",是件相当不智与危险之事,写这些对我一点好处也没(我非但连5毛钱也拿不到,亦可能遭自由派封杀)。之前评论刘晓波已领教过了。然而臧否时事与人物,我认为就须敢言人之不敢言,察人所未察,这才对得起文责良心。


23楼. JKTsai 老鼠嫁女儿
2011/09/01 08:12
读了上文后,偶是一头雾水. . .
不知刁妹妹是写褒或写贬?读了楼下刁妹妹的批注后,还是呒宰羊!或许,艺术家批评一位"民主自由斗士",是件相当温和的作品吧?

在网上大家一律平等,别称兄道妹的了,行不? 这文是褒是贬,我想聪明如你,实毋需我赘言导读。

祝福你!

刁卿蕙2011/09/01 09:39回覆
22楼. pearlz (暴政恶如虎)
2011/09/01 12:21
很棒,很实际

的报导 - 原来不认识艾未未,几个月前某政治热心 udn 格友,大肆替她所一无所知的艾未未宣传,我才从她所po的各种视频认识艾未未。在所有视频中,眼睛看得很清楚这个艾未未是什么样的人,但是报导的人用的角度却是偏颇的。我不以为然,但是我也不予置评。

今天格主的文章清楚描述更多的这个人,毋庸置疑的。

昨天我去看这里的脚大夫,波兰裔的澳洲人,在诊疗过程我们谈到中国。他告诉我,中国政府很可怕,会随便抓人的。我问他是谁说的,他说电视看的。我说我回来澳洲两个月,看过唯一两次跟中国有关的电视新闻,就是有关艾未未及另一个商人的事情。

当然我跟他说我的看法,我说他所说的是文化大革命前后的现象。现在文革结束已经30年,现在的中国不是那样的。他很惊讶,没有听人家像我一样这么说过。(海外的外国媒体报导中国的丑闻及人权问题都是文革时候的故事。只有艾未未是现代人,但是我在之前看的视频就清楚看到他自己说的,他不爱中国。但是他的创作,事业却靠靠他对中国的恨意博得世界性的关注,雇用中国现代人的劳工付出,住在中国的土地上像外界散布痛恨中国的信息,真是匪夷所思。)

我回家后跟女儿提到我们的谈话,我女儿说,何必浪费时间多说。如果是她,她会说,即使有人被抓,她可以确认只要你是普通人,不搞任何 conspiracy,你就尽管可以放心的进出中国。

我女儿说话,全凭她自己的观点,不受我的影响。她在中国认识不少青年外籍人士,及中国人。


珍珠的经验很宝贵。在此转贴我在美对格友的回覆,与令嫒之言或可呼应。

--------------------

记录片中的开头,艾未未怒斥一名女公安“你们这是什么逻辑…有先关起来再问罪的吗?”那女士一脸有口难辩的无奈。在中国对公安可用这种态度是在改革开放前所无法想象的。这个社会有在进步,虽然还未达西方的标准。中国的自信还没强到“宁可错放一百,也不可错逮一人”的法理人情,这是历史之因果。西方与日本在中国曾造太大的祸害,这是形成现在“宁放外贼,不轻饶有通敌嫌疑之家奴”的思维由来。自家清理门户,就已在国际间遭到大压力,囚禁了个洋老外,那还得了?那会引发外交灾难的,实在惹不起。

太多人想要中国乱,越乱越容易下手,这块大肥肉,太引人垂涎,得不到,压不了,就宁可毁了它。西方真是为民主自由吗?相信经过伊战,看了阿拉伯之春,再憧憬西方文明者,也不免会信心动摇。自由民主是把两面刃,持刀者是多面人,不可怕吗?

当然在西方循规蹈矩的公民你我,有民主自由的保障,不免会想"拯救"仍受箝制的同胞。能做的就是以建设性的言论来督促母国的政府,而非用破坏性的行动。毕竟"外国人"就必须尊重他国的历史进程速度与现行体制。



刁卿蕙2011/09/02 02:44回覆
21楼. Hee55
2011/09/01 13:00
垃圾艺术

许多后现代艺术就是垃圾艺术

也是某种假民主(商业化)的霸权

用钱和权(媒体炒作)堆砌出来的

"大白象"


只是随性而写~
读过了忘记最好
如果有些文字
   会像虫子在心头上爬来爬去
   我想
   那就是了...

这"大白象"有其存在的价值与阶段性的任务,不能全然抹煞其成就。可参考我几年前写的文章,谈的就是"后现代艺术".

http://blog.udn.com/ctiao/3971807

刁卿蕙2011/09/02 02:38回覆
20楼. 安欧门
2011/09/02 00:15
一流
我倒觉得,艾未未是个一流的生意人,尤其擅长国际营销。

一个喜欢痛骂自己国家、有能力离开却又不肯迁离的人,不是自我矛盾吗?因为爱国?恐怕未必,譁众取宠的营销手段罢了。一旦离开中国,还会有人在乎他是谁吗?



沙尘人间.难涤心垢.谎言世界.实话直说.

同意。 刁卿蕙2011/09/02 02:45回覆
19楼. 刁卿蕙
2011/09/02 10:01
Record

转贴了几则在世报新文网上有意思的对话。

(免治xxxx的笔名)

---------------------

(我的回覆)

的确在网上有关艾未未的新闻与视频传布广泛,人人得见。很遗憾大多为平泛之报导,评论文非赞美即诋毁,多诉诸情绪语言。到目前为止,尚未得见有专文企图将众所皆知之信息,关键排比,深入分析,说出艾未未的艺术与其维权动机之所以然者。本人率尔为文,期能抛砖引玉。若有人认为拙文之观点不过是“二,三手”或从"网络打手的资料"抄袭所来,那么请提出证据,否则实有毁谤之嫌。网络上匿名发言,仍须负起言责。

----------------------------------------------------------

xxxx张贴于 Thursday, Sep 01 at 04:28 PM

楼下的那位“同志”,你是新军初上战场,我们看Tiao的艺文太多太久那,在他的博客,留下很多他不喜欢的的评论,我是被他赶出来的啦。

你们要看艾未未,网络上,中英文好坏的评论,成千上万!除非你有独家访谈报导,否则,都是二,三手,或网络打手的资料,加上个人的综合意见。

------------------------------------------------------

 Guest2635449n6 张贴于Thursday, Sep 01 at 03:41 PM

Tiao 仝志:言重了,不用谢。阁下一定是搞芄术的,而且拥有深厚的文哲修养。否则无法把一位芄匠的歪思解剖得那么澈底,说实话.我今早才参读大作, 所不解的;何来大中国和抱旧的文化和情节?我才疏学浅,没有看到。这跟自由和批评,又有啥关系?奇怪了。
我也呼吁中国当局,让那逆子到他梦想的纽约。我是New-Yorker。欢迎他。

--------------------------------------------------------

Chinghuey_Tiao 张贴于Thursday, Sep 01 at 02:15 PM


谢谢Mao与Guest2635449n6的美言。网上以文会友,思考各方意见,增广见闻,扩大胸襟与视野,不亦悦乎。我文章好坏的确"见人见智",对某些僵固偏见与恶意评论,我付诸一哂。
另,Mao以水分子喻人的凝聚力,简单明了却发人深省。想到John Donne 的名言与之呼应:"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


Guest2635449n6张贴于Wednesday, Aug 31 at 11:46 PM

 How right you are! Tiao 同志,你这位朋友,我很想交。
2007 年,温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用艾青的诗来表达欢乐,他说:去问开化的大地,去问解冻的河流。在留言版上,能够看到阁下这样的见解,对我来说是很大收获。

-------------------------------------------------------------

 Chinghuey_Tiao 张贴于Wednesday, Aug 31 at 10:46 PM

谢谢Mao的回应。
为自利而自私,是人的天性。然而,依人的见识、修养与容量,自会有差别。就像人其实都长得差不多,不过两眼一鼻,何以有的教人看了舒服,有的就是面目可憎? 主要是后天的修为决定了一个人的气质好坏。

在大是大非与公义前,在面对一个民族的尊严与幸福时,有人就可以扼制自私的天性,有所不为,有人却可继续巧取豪夺。人格的差异就在这儿了。

-------------------------------------------------------------------------

 xxxx张贴于 Thursday, Sep 01 at 01:05 PM
你的建议看Tiao的艾未未一文,不看也罢,Tiao的立场固定,有强烈的大中国情节,维护传统守旧的文化,与本人的自由,批判的精神,格格不入。

-----------------------------------------------------------------------

Mao 张贴于 Thursday, Sep 01 at 02:12 AM


谢谢Guest2635449n6 的指正我极力推荐xxxx, xxxDu 阅读Tiao 写一文,"也谈艾未未其人其艺"
以高度国学基础的文笔及客观的角度描述艾未未其人其艺.

刁卿蕙2011/09/02 10:02回覆
18楼. 云霞
2011/09/02 12:06
借放此处
你真可爱﹐今天到我前一篇文章“爱葫说”留言﹐给我出了个谜题﹐让我变成一个给不出答案的“闷葫芦”。

已在我博客回覆你的留言了﹐我乱猜一通﹐知道你一定是边看边“骂”﹐怎么那么笨﹖连这也猜不出来﹗

(你访客簿不开放留言﹐我只好借放此处了。破坏了“艾未未”战场气氛﹐对不起﹗)

为了惩罚云霞破坏恶劣的战场气氛,本人决定坚不吐实!

刁卿蕙2011/09/02 12:45回覆
17楼. 云霞
2011/09/02 13:31
该得奖励
你把战场加上“恶劣”两字﹐可见它是不好的战场﹐我将这不好的加以破坏﹐是否该得到奖励而非惩罚﹖

吐实有望罗﹗﹗



可是我很喜欢恶劣的战斗气氛耶...那可以令我斗志勃发,反应敏锐,思考深刻,神采奕奕,充满生气,回光返照....

你来,一提到糖葫芦,我整个人就顿时萎靡不振,像泄了气的气球...对了,讲到气球,云霞拜托你可不可以换个头照? 你知不知道那两个热气球看起来好幼稚?一见到热气球上的笑脸,我就会变得很童騃,这将有损我那高瞻远瞩,英明睿智的形象。你知道的,我是个很严肃的专栏作家。

故,我仍顶天立地,坚不屈服,不说就是不说,给我糖葫芦也别想套我话!

刁卿蕙2011/09/02 14:20回覆
16楼. Hee55
2011/09/02 16:46
美国人不要看....

我也有一篇

在911的前夕

回顾...

◤艺术的终极

http://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ee55&aid=3846956

那我...我倒底可不可以看?

刁卿蕙2011/09/03 04:37回覆

15楼. 刁卿蕙
2011/09/03 04:25
精彩对话转贴
« Chinghuey_Tiao 张贴于 Friday, Sep 02 at 11:16 AM »
同意Anna! 1)Zephyrus是我最欣赏的格友之一,见解不凡。这一段尤其令我击节赞赏,思量再三:“因为“民主,言论自由“的内涵应该是源自一种多数人对身边人有同理心的容忍和尊重,是一种社会的气质。可惜的是中国共产党过度对言论的钳制和高压的统治,产生的反效果是让很多中国人对“民主制度“本身产生了的幻想,对“西方式的民主“产生了宗教式的狂热,以为民主只是大笔一挥完全搞定,这反而是给中国走向戈尔巴乔夫式崩盘埋下了伏笔。

--------------------------------------------

证诸于刘晓波与艾未未,中国的异议份子多对西方抱有宗教式的狂热,一种欲置中国于死地而后才可生的“憎恨”。这种态度其危险自不待言。相信所有人对目前中国的炫富贪腐莫不痛厌,那些硕鼠在国内巧取豪夺,在海外置产留后路,富二代的嚣张气焰,已让大众的怒火临界压力锅的爆炸点。中国在拼经济的同时,人文教育并未赶上。又因文革的道德破坏仍未修复,以致发展成现今的畸型。看大陆官员的下作,让人对这个国家的走向,愈趋悲观。

« Chinghuey_Tiao 张贴于 Friday, Sep 02 at 11:14 AM »

2)然而,值得反思的是,如在现时实行西式民主自由,可会立刻消灭那群令人作呕的败类?大陆人民可有足够的理智来维持一个高效能的民主制度与推动有利大多数人福祉的经济方针?

诚然,民主过程需要学习,像龙应台所言,不下水怎能学好游泳? 我泳技不俗,有救生员执照。知道游泳一开始若无好教练,往后想纠正错误姿势很难。而泳者若无强健体魄与学好游泳的决心,在水下折腾,不是灭顶就是放弃。中国人口与幅员太广袤,素质未达整体下水的标准。届时连现行的体制也回不去,只会一蹋胡涂。这是在无外力干扰的状况下,可能的结局。

在有多方外国私心势力介入时的情况,你想可能会更是什么局面?

« Chinghuey_Tiao 张贴于 Friday, Sep 02 at 11:13 AM »

3)与你相反的是,在这两年,尤其阿拉伯之春之后,我对中国的改革开放速度期望,愈趋保守。两害的局面,我取其轻。中国现行体制虽不理想,但它仍在有效运作,领导遴选制虽不透明,但却出不了被外国势力扶植的魁儡政府。不会有类格达费的狂人,甚至回归毛泽东式的统治。

中国现在该作的是自清,以铁腕肃清贪腐炫富歪风,这是走向扎实民主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