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那一年我们一起不知道的事(有关沪尾之役)
2019/10/21 11:49
浏览1,158
回响1
推荐13
引用0


北捷车厢里看了一则广告 「Quiz King」,一男一女机智问题抢答。代表法国的男士从容答题后举杯喝香槟,饮咖啡,那位代表淡水鱼丸的女士总慢一拍。最后,当法国遇上淡水会怎样?背景看板倒下,露出一片海洋,谜底揭晓:1884 沪尾之役。


广告虽牛头不对马嘴,倒也让我浮想联翩…一位硬朗的白髪长者站到我跟前,脸若寒霜,我赶紧让出博爱座,他连一声谢也没有,一屁股坐下,天经地义。我低头端详这位面容不甚祥和的老先生,读他戴的棒球帽上的洋文:「 A  Bien! 」--啊,美好!我笑了,这个法文字跟他的外貌实在不搭。帽侧绣了一个香蕉型卡通人物戴了一顶绿帽,几分钟后我才回过神,Mon dieu, C’est bien lui! A Bien 指的是阿扁啦!


韩国瑜的「一支穿云剑」爱国帽,中文加国旗,直白磊落,戴的人思想明确,顶天立地,没有暧昧;然而,民进党总统候选人敢发给群众印上「台湾国」的帽子让支持者宣誓性地戴上街吗?意识形态以符号表现,可看出团体的属性,亦可充分展露个人的人格特质,这是挺韩的群众足堪自豪的一点,他们不偷换概念,不玩文字游戏。


我不清处那顶帽子是第几代的阿扁竞选周边产品,这个误读让我想到法国学者罗兰·巴特一个著名的符号学例子,一张著军装的黑人眼露坚贞,对著法国国旗敬礼的照片。巴特认为除了表面的能指,其内涵另有所指:法国是个伟大的帝国,她对其子民没有肤色歧视,是个伟大公正的国家。


一帧照片两样情,看在阿尔及利亚人眼里,应是百感交集吧?1830年被法国强占的北非国家,到1962年才独立。为脱离法国殖民,阿尔及利亚人抗战8年,血流成河。这段时间,巴黎塞纳河常浮起无名尸--被凌迟的黑色公民。


差一点,台湾便沦为法属殖民地耶,这可比被日本殖民高一个档次。台湾女人噘著嘴吐出性感的法语,多销魂哪里!台湾男人不必到左岸,在淡水河边就可以和法国女人喝咖啡看夕阳,多man啊!想想台法混血儿满街跑,多古椎啊! 都嘛怪中国人破坏好事!


台独人士常很自豪台湾曾被多个先进国家殖民过(可惜时间都不长),在原住民的「南岛文化」基础上,被西班牙,荷兰,日本,英,法染指…400年历史,最不称头的就是被中国殖民,而那段时间竟然最长!想想自己唐山先祖跨海来台,还甩不掉5000年酱缸文化,真是有够晦气!(此2段为反讽。欲知殖民的定义,请见本人前文《从字母G看台湾亡国感》)



《悲惨世界》很多人看过,描写法国革命前人民的窝囊,不下于满清治下的中国人;《日本昆虫记》你可没看过吧?导演今村仓平纪实日本人的穷困委琐较之同期中国治下的台湾人如之何?看看那部黑白片吧,或许可以颠覆你现在的日本想象。


长期吸食西方后现代艺评的台独文青现在正在回瞪我:「脑残啊?拿电影当真?!」很遗憾地,我必须回嘴:「以影像来暗渡意识型态,使受众信以为真,把台湾年轻人脑残化,不是你们一直在做的吗?」 


电影和文学一样都是种文化形态,把介于史实性记忆和想象性建构之间的「初始场景」—一种本体论无法界定的互文性事件,复制再复制,某个表征生产出新的仿真复制品时,后者已和原先的现实完全脱离,而那个仿真复制品,还会生产出新的复制品。不需学者赘言,连JL都看得出这种现象实在很危险(喔,JL,牠是我家的鸟),因为类象扭曲现实,不再客观。从《悲情城市》,《男朋友,女朋友》,《海角7号》,《kano》,《赛德克巴莱》,《血观音》…到最近的《返校》,各种场景与人物的自由组合,模糊了初始事件,真理不是愈演愈明,而是各说各话的重新创造。


在民进党文化方针挹注下,重赏必有勇夫,台湾的文创者前扑后继,猛挖历史疮疤,添油加醋不够,还得洒狗血 ,令举直错枉的除魅,愈发艰难。


有看没有懂?好,以我没看过的一部戏来做解释。2009年开始,淡水艺术节由社区营造,重现沪尾之役的戏剧《西仔反》,很棒的概念,据说佳评如潮。


我特下载有关信息(新北市立淡水古迹博物馆 《清法战争沪尾战役130 周年研讨会成果集》)当读到2014年接手的导演苏达先生的一番话,我「蓝瘦」。(今年换了导演,不知会不会「香菇」?)



苏达导演:


「所以,以历史来说,我们要诠释一个全新创作的戏剧不难,天马行空的剧情不难,比较难的在于,今天我们要呈现的内容它是史实,是有历史性,你必需在发想这些剧情的时候,以发生过的史实为基础去做延伸,所以今年我会把刘铭传与孤拔的角色加进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与张建隆老师做了沟通和讨论,在他的指教之下,我们把更符合史实的事件放进来,让这些人物更真实;再加上因为历史是谁来写,就是谁的立场,这是一个历史的基本概念,所以今天我们要呈现这个《西仔反传说》的时候,包括从《赛德克巴莱》的时候,我其实就一直不断的在这个方向做努力。我们今天为了自己的生命与生存做延续,为了自己的荣耀做努力,基本上我们在参与这些战役的过程当中,都是为了自己国家的荣耀在努力,所以我今年在诠释这个《西仔反传说》的时候,做了一个最大的改变,其实刚刚石老师也有提到,就是我让法军,以前我们都是把法军诠释为一个坏的敌人,要来攻打我们淡水,可是在当时,不管是Lespes 或者是孤拔,都呈现了战争其实就是国家的使命,要来扩张他们的领土,把他们的荣耀带去给殖民地。所以其实当时在他们的心态上,并不是恶意的,而我们追求胜利的过程当中,也没有恶意,只有立场,没有对与错。所以在今年这个《西仔反传说》里面,我在法军攻打的过程中,加入了柔性的力量,就是刚才石老师有说的,我在这个剧本里面,让Lespes 对他的手下说:『打完这场仗,我们就可以回家好好的过年,就可以把胜利的荣耀带回去给我们的家人,让他们知道我们是那么的骄傲!』。所以我们让这个柔性的力量,分散到以前所不曾注重的法国人的角色上。


那其实就今年来说,我觉得这也是我所做的最大创举,我们让台湾这块土地呈

现出,它不仅爱我们自己而已,也去爱别人,希望《西仔反传说》这个故事看完之后,带给观众的是:「战争不是为了毁灭,战争是为了延续我们心中的那个和平」。所以当时那些法国人,也不是要致淡水人于死地,并不是;同时我们也要诠释,淡水在海岸跟法国人打仗的过程中,也没有要把法国人致之于死地,所以我们看到马偕在这个剧的最后,也告诉我们:『不管是台湾人,或者是外国人,只要是受伤的士兵,请都带到我的医馆让我来医治......』,这个是我们在这个剧里面所要传达的最大概念,也就是爱与和平是延续的方式,战争只是一个过程。」


这番话表面上看似道德崇高,充满宗教情怀,却是把《西仔反》的本意给扭曲了,注入了台独特有的偏颇史观,扞卫国土的淡水勇夫和中国士兵白死了。以后外国势力要侵门踏户抢夺你家,开大门就是了,随他们烧杀掳掠奸淫,因为他们其实只是奉命行事,没有恶意,只不过要把荣耀带给殖民地!原有的淡水光荣历史,就因一个导演的创举,就这么放水流了。



以下是中研院台湾史研究员许雪姬女士的发言节录:


「第二个部分我要讲的是,30 年前跟30 年后处理这样的问题,可能比较棘手的是原住民的问题。各位如果知道这一、二十年来我们原住民的研究是多么的蓬勃,所有去讨伐过原住民的,全部都被打趴,包括刘铭传。那孙开华因为有刘铭传有挡在那里,还没有被注意到,因为原住民对这些曾经带兵去剿蕃的这些将领都非常非常的感冒,所以我们只要去开有关原住民他们自己的历史会议的话,象是刘铭传、孙开华、罗大春,这些曾经让原住民吃过苦头的,他们都会用一种比较批判的角度来看待。所以今天我们中国大陆来了好几位,有孙开华的后代,还有湖南的教授们,如果你们看到我们原住民写的,你们大概会有另外一番感受,我们在台湾已经习惯了。」(p 48)


对于原住民的议题的确最好别去碰,他们这些年来成了台独人士的神主牌,没有文字的民族,其历史可被改编的空间更大了,这是重建台湾史最自由的一块领域了。刘铭传近年频挨批,我看铭传大学最好准备也改名为《凯达格兰大学》吧。


在台湾现在只有民进党的史观当道,我只能节录与会的大陆学者熊英先生的平实考证,里头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事,年轻人,收起你的轻狂,也请虚心读读。





 

〔新北市立淡水古迹博物馆

清法战争沪尾战役130 周年研讨会成果集〕


论湘军对保卫与开发建设台湾的贡献


熊 英

湖南文理学院文史学院

历史学教授、教研所主任


熊英教授:


尊敬的廖馆长,尊敬的各位专家学者,喜爱历史研究的朋友们,下午好。此刻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说的话太多,但是千言万语汇成三个感谢。第一个感谢此次会议的筹办方廖馆长及工作人员为这次会议工作所付出的努力;第二个感谢这次与会的专家学者,为这次会议提供了很多优秀的论文;第三个感谢我们的前辈,来自湖南的湘军将领们,在这里留下的历史的遗迹,给予我们无尽的联想和追踪,谢谢。


今天我简报的题目是《论湘军对保卫台湾建设开发的历史贡献》。上午我们听

完林教授和许教授精彩的报告,下午我们又受教了许雪姬教授对于湘军的研究,感觉受益匪浅,觉得自己的研究还很肤浅、很微不足道,所以在此我表达一种虔诚的学习之情。我的论文在前言部分,简单综述湘军入台的步骤,清朝在统治台湾长达212 年的历史中,从1683 年到1895 年,前180 年可以说对台湾的开发建设不够重视,所以在很多官员的眼里,台湾只是龙蛇杂处的荒蛮之地,不值得朝廷去劳民伤财、守护开发,导致台湾一直都是孤悬在东南海域的冷僻之地。但是到了19 世纪的60 年代,随著西方列强对华侵略的加剧,台湾战略地位的重要才开始凸显。同治2 年,也就是1863 年3 月,我们的湘军将领浙江巡抚左宗棠被任命为闽浙总督,负责剿灭福建沿海逃亡偷渡入台的太平军余部,及地方反派势力。


同治4 年,1865年,征讨东南沿海的太平军结束以后,左宗棠开始关注台湾地区的主权情势,还有经济文化的开发。在湘军崛起之后,因多数柯断了朝廷的军政要职,使得闽浙地区的首脑官员多为湘人占据,所以湘军保台、建台的机会就自然增多。据不完全的统计,从同治元年到光绪21 年,湘人赴台任职者,重要的官员有近百人,另外,先后赴台的湘军人数达到2 万余人。可以这样说,湘人足迹遍布宝岛台湾,那么本文大抵就湘军赴台、保台的历史渊源与背景、具体的经过、以及保御建台的贡献,做一番简单的梳理。


我的第一个主题是「湘军保台建台思想产生的历史根源与背景」,我以为湘军

之所以能在保台建台中发挥重大作用,源于我们湖湘文化特定的爱国主义精神。我在湖南文理学院,开设了一门选修课程叫「近代湖湘文化」,跟学生谈的湖湘文化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爱国主义传统。那么可以这样说,近代湖南的士人、读书人,他们几乎都将挽救国家与民族危亡、维护领土完整,当做自己义不容辞的职责与使命。有人这样说,一部中国近代史,有半部是湖南人写成和铸就的。


近代以来,成千上万个湖南有志之士面对日益加剧的民族危机,总会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地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左宗棠就是近代湖南士人的杰出代表。我们大家都知道,左宗棠在收复新疆的时候,是抬著棺材出征,以自己年迈体弱之躯去到新疆,做出了非常了不起的爱国壮举,可以说是千千万万湘军护国的代表;同时近代湖南士人为了挽救国家民族危亡,都焕发出了一种百折不挠和勇于献身的精神。从鸦片战争以来,湖南的知识份子深受经世致用学风的影响,故努力实践做学问与救国民的知行结合理念,以挽救国家危亡为自己应尽的责任,因此毅然走在奋起救国的前列,堪称全国典范。


最早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魏源,展现湖南士子应战勇为的思想典范;湘

军创立者曾国藩,考上进士做官后不愿空无建树,所以积极奉行「取笃实践,守道救时」的实干精神。随后有无数的湘兵将领都是义无反顾地爱国。特别是1874 年,日本侵入台湾(牡丹社事件)的消息传到大陆,清廷便召湘军将领,比方说:杨岳斌、曾国荃、鲍超等人入京,筹画援台抗日事宜;时任京师国子监祭酒的湖南著名文人王先谦,立刻奏请朝廷征日;中法战争爆发后,湖南爱国士子纷纷建言政府,谋求良策。湘军水师将领、时任兵部侍郎的彭玉麟面对朝野上下议和的呼声高涨,提出了5 条不可和的原因,其中有一条非常明显:「法夷无端生衅,不加惩创,遽与议和,不可者一」,鲜明地表达了保国抗法的爱国热情,这是第一个。我们湘军是湖南人的代表,湖南人的热情在全国、在近代可以说是举世闻名。


第二个我以为是湘军将领与台湾政治的深厚结缘,湖南人有著挥之不去的台湾情结,包括我们在场几位,对台湾有种正面且深厚的情结。湘潭大学有一位历史系的教授叫钟启河先生,他著了一本书叫《湘军与台湾》,前面的几位专家都讲到过,里面记载了清代第一位任台湾武职官员的,叫薄有成,是我们的常德人,我来自常德。他因平定漳州南明乱民朱一贵渡海纠集叛兵有功,被调任台湾水师协标中营游击,驻扎台湾府城重要外港安平镇。另外最早任台湾最高行政长官的,叫刘良璧,是湖南清泉,现在衡南的人,他是雍正2 年进士,雍正3 年出任福建连江县令,因功升为台湾道,政绩卓著。第一位为台湾老百姓谋福祉、替台民办实事的,是湘藉福建巡抚陈大受,他是祁阳人。最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在台湾做官的所有湘藉官员中,以常德人居多,主要代表人物包括:朱景英、高大镛,他是桃源人;还有赵慎轸,武陵人等等,所以我们这些来自常德的,对湘军有深厚感情的与会人员也同感荣幸。近代以来,还有另一批人到台湾任职,比方说最早做左宗棠的派遣高大镛,则是我们湘西的人;在台湾任总兵的刘明灯、吴大廷,以及其后在中法战争期间赴台的一批湘军将领,也都是湖南人,所以说湖南跟台湾有著深厚的政治情谊,这是我认为的湘军保台建台的历史背景。


那么第二,我们来看湘军戌台的历史回顾,说明湘军入台的两次高潮。清代湖

南人在台湾任职的人数虽无法准确统计,但我们从一些历史遗存和史料来寻找他们在台的踪迹,就能发现从清初开始就不断有湘人赴台担任各种职务,参与了台湾的保卫、开发和建设工作。在这里我想讲一下,本次来到台湾的前两天,我们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寻找湘军的足迹,前天我们在基隆见到了一位热心研究清法战争的志工,他带我们找到了在二沙湾炮台的三位湘军将士墓碑,那上面因为长年的风蚀,所以碑文已经很模糊了,但我们一起辨认出这是湘军的墓碑。另外,昨天我们一行又寻找到了位于淡水区中正东路与淡金路交会处的湘军墓地,在那里长眠了一批湘军将士,有6 个墓碑清晰地保留下来。有点遗憾的是,据说这个地方马上就要夷为平地建停车场,我不知道这些从我们家乡来的湘军将领的墓碑未来会去向何处,所以我们很关注它们。


据统计,从康熙22 年,清军进驻台湾以来,至咸丰11 年,1861年的179 年间,详细湘人赴台人数,可以参见我的论文统计。那么至光绪21 年,1895 年,台湾被日本强占之前的34 年中,湘人赴台任职者骤然增多,大约有2 万余人,所以可以说湘人足迹遍布全台。近代史上,湘军入台经历了两次高潮。我自己认为第一次是清法战争时期,第二次是甲午中日战争时期。那么我在论文中有一个很薄弱的环节,也期待各位专家学者能给我们更多的史料,就是湘军入台抗击法、日侵略军的事迹考及死亡人数统计。我们现在估计在作战阵亡或身染瘴疠死亡的官兵,只有一个模糊的数字,大概是数千人之多,但是具体的统计,我在论文中只提到几个典型,还有很多,希望下一步研究能够更加重视。在台死难湘军官兵只是二万余赴台湘军的杰出代表,诚如王令麟先生所言:「近代以来“三湘英杰,汇集东南,抚番平乱,抗法抗日,力扫海氛,无役不与,国殇数千之众。岁月更替,世事沧桑,台湾卓兰镇之昭忠庙,至今犹祭湘军英灵」。我们湖南省的副省长,前两年亲自来台湾,纪念湘军魂,受到台湾方面的高度重视,这是我论文的第二个史实考,最薄弱的环节,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做得比较粗造,希望以后能够得到更多的材料补充。


我的论文的重点在第三个,「湘军对开发与建设台湾所做的贡献」,我从3 个方

面谈到湘军对台湾的重大贡献。第一个方面就是,军事防务上的贡献;第二个方面是,经济贡献开发;第三是文教事业贡献。军事防务部分,我列举了6 位在台有军事贡献的代表,第一位是张家界永定区的刘明灯,他出任台湾镇总兵,在台3 年,除掉了积年匪患、裁汰陋规、整顿营务、修筑城池炮台、造师舰炮、练兵等,政绩卓著。所以在史书里面都有记载。台藉举人黄元琛称赞刘明灯是「揆文奋武,兼词章篆隶以名家,移孝作忠,历皖(安徽)翻闽江而奏绩」,这是在军事的贡献,他是武侯之后,具有儒雅风度。第二位就是左宗棠与台湾设防。第三位是湘军将领孙开华,是我们本次会议的主角。湘军将领孙开华与台湾防务,前面的专家学者已对孙开华做过具体地阐述,我就省略。第四位就是我们的教授没讲到的湘军将领刘璈的台湾戌守,第五位是湘军将领杨岳斌,就是杨载福。第六位是抗法保台、主持建省的湘军主帅杨昌濬,杨昌濬是曾国藩的老乡,湘乡人,他官任陕甘总督,后面又做闽浙总督,他对台湾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除了上述几位声誉显赫的湘军将领,对保台建台做出了重大贡献外,还有一批

湘军人物同样值得后世景仰,有些保台英雄更是将热血洒在了宝岛,他们是抗法保台的后勤司令彭楚汉、淡水抗法骁将张达斌、基隆抗法名将曹志忠、湘军虎将王诗正、抗法抚番提督杨金龙、孙开华之子抗日英雄孙道元和张秀容夫妇、四川布政使易佩绅与三省河图局总办易顺鼎父子俩,分别赴台抗法和万里求饷抗日等等。易顺鼎是甲午战争割台以后来到台湾,他的父亲易佩绅是中法战争期间来台,以上是军事上的贡献。


第二个就是经济建设,我在文章中谈到湘军与台湾的经济开发,有著

重要的关系。为什么湘军对台湾的经济建设会有重大贡献呢?一方面是湘军入台以后,需要粮饷与军饷供应,所以随著湘军将领来台履职,大批的湖南兵员流入台湾,王闓运在湘军志里面有一段话,他说:「湘军则南至交趾,就是越南,北及承德,东循潮、汀,乃渡海开台湾」,这就是很好的说明。承上述原因,渡海来台的湘藉军政官员都非常关注台湾的农业生产。据史料记载,1874 年,湘军将领刘璈以营务处主任的身份,随福州船政大臣沈葆桢赴台,具体负责军事防务与开山抚番的工作。为配合这两项工作能顺利开展,刘璈主张设立民屯,即从防军中动员一部分官兵成立屯营,鼓励屯勇们开垦附近荒地,今后所垦荒地即归兵勇私有,这样一来促进了垦荒的热潮,因此刘璈是继左宗棠在闽浙总督任内下达立社仓及垦荒命令后,第二位对台湾做出经济贡献的人。同时,有鉴于台湾是砂糖重要产地,1880 年砂糖出口达636,756 公担,创出口数量新高,为了发挥台湾的经济优势,左宗棠向朝廷上奏《试办台糖遗利以豭饷源折》,鼓励台湾民众多种甘蔗,生产蔗糖。所以台湾糖商因此大发其财,直到今天,台湾蔗糖的出口,仍在出口总值中占有重要比例。而不只农业经济,台湾矿产资源丰富,不同地区分布有别,比如:山区多金、铜等金属矿产;我们昨天在基隆,山区这边有产金、铜矿产,西部有媒、石油,北部有火山区、硫磺等,所以台湾矿产资源丰富,也在1876 年开始了煤矿开发。因为兵备道夏献纶与台湾关系非常好,所以后来在光绪3 年,左宗棠获悉官办的台湾基隆煤矿办理不善,便主张改由效仿西方的方式,将企业由民间经营。


同时刘璈在台湾期间,也积极开发矿产资源。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光绪17 年,我们湖南有位黎景嵩,他任基隆同知期间,将修铁路架桥施工发现的八堵河金矿收归官办,第二年奏准台湾巡抚邵友濂,在基隆开设金沙总局,在瑞芳、暖暖、四脚亭等地各设分局,派员办理等等。湘军也参与了台湾的道路建设,我2010 年在参观太鲁阁山区的时候,参观了历史上有关湘军开发道路的图片,湘军还发展了台湾的交通运输,便于用送军粮,也组织人员到台湾建置台北至台南的铁路,所以运输、电报等等,都是湘军参与的贡献建设。


第二个方面就是经济贡献,湘军移民与台湾建设,我去年设了一个课题,就是

湘军与移民问题的研究,湘军在战后有部分移民到台湾,虽然没有准确的数据,但是我从湖南移民史发现到个别的材料。由于湘军的关系,我们知道湖南是重要的移民迁出地,很多的湘军将领在台湾的镇守期间,都鼓励来自家乡的官兵,将亲属迁到台湾。昨天我们参观湘军墓地的时候,我们发现现有的墓地中,埋骨者的籍贯有两个地区比较集中,一个是湘西,一个是长沙府。


淡水是孙开华将军的驻地,而孙开华他的老家是在湘西,他有几位夫人是在长沙,湘兵有一个传统,就是刚才有学者说到的,会把自己家乡的亲人或是朋友一起推荐当兵,就象是我们现在出海外打工,都是一波一波到同一个地方去,凝成一股力量,然后变成那个地方的居民,所以基于这个推测,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是追随孙将军来台湾的,因此湘军与台湾的移民,会是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史料。以上是湘军与移民的一部分,另外湘军与西部移民,如两广移民、闽浙移民,都有相关的史料,能否从这方面着手看湘军在台湾,是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意向。


第三个贡献就是文化教育,可以这样说,近代湖湘文化对台湾有重要的影响,

举个例子,文化影响。最近我们跟导游谈起台湾中医比我们内地的中医要发达的

多,我们内地中医的这个民族文化技术,慢慢的不被重视,被西医所取代。而我发现台湾的中医蛮好的,有1 位为台湾中医的普及做过重大贡献发展的人,叫黄逢昶,在我们湖湘文库中,有一本《台湾杂记》,是这个人所写的。他为解决台湾本地人的湿热疾病,以及内地人到达台湾后频发的「不合水土,多致病亡」的痛苦,他在其中记录了1 批用中医治疗热带流行病的医方。我们发现湘军中有些并非战死,而是在战争前就死了的,可能是疾病死的。在这本书里可以看到,湖南人将中医学带入到台湾发展的事迹。


另外,有关于湖南的文化,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同光年间有很多修史志与地方志的热潮。在光绪8 年任台中知府的湖南籍文人陈文騄,因为热爱台湾的历史文化,关注台湾的修史工作,那么他在中法战争结束后,调任台北知府,与淡水知县叶意深联名呈文给台湾巡抚邵友濂,建议篡修《台湾通志》,得到了邵友濂首肯,并下令设置通志局,任命陈文騄为修志提调。光绪20 年,陈文騄调升台湾兵备道兼提督学政,这是湖湘文化对台湾的影响之一。湘军与台湾文化的交流也非常的广泛,最典型的就是湘军将领吴大廷。他曾经在科举考试、县试、府试均获得第一名,可谓是「博古通今,学问深邃」的一个学者。在台湾任职期间,他非常重视教育,与当地名士施琼芳交好,故聘其主讲海东书院。


还有刘璈也对台湾教育文化做了重大的贡献,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刘璈于

光绪9 年拨银1 万5 千两在省城福州建台南、台北两郡试馆,就是科举考试的试馆,作为全台士子参加乡试住宿之用,另拨银3400 两在京城购建全台会馆,又禀请增加台南、淡水、凤山、彰化、恒春等县学额共340 名;另设广济院,把贫困老百姓的孩子、刻苦的孩子,让他们也有求学的机会,这是刘璈对台湾的贡献。


到了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湘军儒将易佩绅的儿子易顺鼎积极主战保台,两次赴台湾协助刘永福抗日。易顺鼎与黄遵宪、丘逢甲并称为晚清三大爱国诗人,在他的日记中有大量关于台湾的描述。以上是湘军与台湾文化的交流,我们选取了3 位代表人物,做为湘军对台湾贡献的说明。


最后我们做个总结。大批湘军官兵继承了传统湖湘文化中深厚的爱国主义传

统,加之在台湾任职的湖南籍官员鼓动的缘故,冲破重重困难,千里迢迢来到宝岛台湾,参加了保卫、开发和建设台湾的工作。他们在保卫台湾的军事战斗中,发扬了父死子继(父亲死了儿子继续,典型代表就是孙开华父子、易佩绅父子);手足并肩(刘明灯与刘明煌兄弟、孙道元与孙道仁兄弟);夫妻同心(典型就是孙道元、张秀容夫妻);百折不饶、锲而不舍的精神,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在开发与建设台湾的实践中,他们将内地先进的生产技术与文化设施引入台湾,促进了台湾地区的经济开发与文化繁荣,为建设台湾做出了重大贡献。今天,我们一起来重温他们所留下的历史,更感到了责任的神圣与使命的重大!谢谢各位!


陈国栋教授:


谢谢熊教授精采的演讲,从熊教授慷慨激昂的演讲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湖南

人对于乡土的热爱。我在学生时代有很多女同学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湘」字,因为这个湘字很美,为什么很美我也不晓得,不过一个三点水在加上一个相字,看起来就是很漂亮的一个字,同学有叫湘宁、湘雯的等等;另外早期我在台湾大学里面也有一位教清史的老师叫吴湘湘,是常德人,那当然也是湖南人。所以从这边来看,我们可以了解,只有自己乡土的人,对于自己乡土能有更大的热情,也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熊教授帮我们整理了湖南人跟台湾过去几百年的历史渊源,这个对于我们来讲有很大的帮助。


为什么呢?因为我以前常常去草岭古道,那是从台湾北部的新北市到宜兰的一条山路,那条山路是是刘明灯开的。我原来立志,等过几年退休之后如果健康许可,要当草岭古道的志工,每天陪人家爬那个山。要从北台湾到宜兰,需要走满远的路,有了这条山路以后,虽然它稍微有点陡,但因为有这条山路,就近了很多。


大家走草岭古道都会看到一个碑,刘明灯在那上面写了一个老虎的「虎」,台湾没有老虎,但为什么会有虎字碑呢?因为「云从龙、风从虎」,那边风很大,所以这个虎字碑就成为那边的一大名胜。以前大家会去那边拓那个碑,拓到后来简直不行,之后管理处就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放在草岭古道的终点,在那里大家爱怎么拓就怎么拓,坏了再做一个就好了,也让原来那个碑可以保存下来。我因为去了草岭古道无数次,所以每次去的时候,都会看到刘明灯的虎字碑,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是湖南人。所以说这些地方人有很多是我们熟悉的台湾历史人物,但是只有湖南人才会那么清楚看出及在意那就是湖南人,那我们就藉这个机会来把他做一个了解。


那因为台湾的军队一般来讲都是从福建过来的,只有台湾处于乱世的时候,

才会从别的省份调兵过来,而当时大量来到台湾的湖南人,其实都是来从军打仗

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比较多的湖南人死在台湾,埋骨在他乡。但是也因为这样子的关系,所以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后,我们在台湾、在基隆、在淡水、在好些地方,还可以看到这些人的坟墓。刚才教授提到,他们大部分是从湖南家乡出发的,所以如果要再说湖南与台湾的渊源的话,在整个大清帝国之下还有很多故事可以说。比如说:我们认识的湖南,有很多湘军是来自湘西,而湘西最有名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看了沈从文的书,跟著沈从文就会知道湘西,知道湘西就会知道凤凰县。


过去凤凰县叫做镇竿,有位总兵名叫陈美,他在完成台湾的工作坐船经过台湾海峡时,遇到不好的天气,快要发生船难,突然之间感觉妈祖出现了,所以他平安到岸,后来去了镇竿当总兵,就写了一个报告给皇帝,希望皇帝可以给妈祖嘉奖嘉奖。这也是台湾跟湖南的一段渊源。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
下一则: 从字母G看台湾亡国感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刁卿蕙
2019/10/22 17:51
建议下载,免得以后档案不见了 :)
22万字(虽多有重复),值得一读。
〔新北市立淡水古迹博物馆

清法战争沪尾战役130 周年研讨会成果集〕

http://www.newtaipeiheritage.tw/Uploads/Item/7b898136-42dd-436c-b9c1-3694a4cf602e.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