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JL
2019/09/08 11:54
浏览2,106
回响1
推荐20
引用0

JL卢山真面目(10/1/2019)

美国有民调指出1/4的狗主认为自家的狗要比别家的狗聪明;英国某学术单位发表一份令人髪指的报告显示「养猫的要比养狗的IQ来得高」,这回比的可不是阿猫阿狗,而是欺负到本尊们头上来了。

 

狗主们,您有我最深的同情,我深信您的智商绝不可能被您家那位改不了吃屎的来富所拖累,那份人神共愤的报告,铁定是猫迷们所捏造的!

 

正在心中窃喜的猫迷们,请注意,无需任何调查研究数据来佐证,吾人仅代表100%的鹦鹉迷,在此就可宣布一个钢铁事实:

 

您家的喵星人比起我家的啾星人,差别何止两个地球!

 

猫儿总虎视耽耽鸟儿,其实不是为了那一小口香饽饽,猫抓老鼠是饥饿游戏,抓鸟,说穿了,单纯就是嫉妒!

 

动物界公认红毛猩猩的智商是最高的,但牠还比不上我家的吉利咕噜(Jilly Gulu简写JL),举证?世上没有一只类人猿会叫:「妈妈,乖乖」,然而这却是我家的JL被关在笼里想出来玩时,卖萌的常用语,我可没教牠这么说,有一天牠忽然就把这两词儿兜一块了。

 

养鸟人士常是隐居幕后的一群,吞声忍气地把社群网站的头照肖像权让给阿猫阿狗。鸟儿在宠物社交界昵迹的原因很复杂,像非洲灰鹦鹉其实是列管保育类,饲主怕被举报,不敢张扬自家的鸟小孩有多可爱,有多神奇;更有官方发布的禽流感追杀令,只要穿羽绒衣的,一律不准上公车,捷运,高铁,客运,寒蝉效应,鸟人们连FBBlog都不敢上了。

 

然而,最大的威胁其实是来自于「人道论」,明枪暗箭直指鸟主的人格可议:「怎么忍心把鸟关进笼里?鸟是属于天空的」(镜头推远,蓝天白云,一根象征自由的羽毛,缓缓飘下

 

迫使吾等独乐乐而不愿将宝贝示众的还有那些闲言闲语,像「林子大了啥鸟都有」、「什么人养什么鸟」、same feather flocks together(物与类聚)这都是对爱鸟人士的乌名化。

 

「人道论」之谬,不下于「养狗的比养猫的IQ低」之说,(绝非挑拨,拉次要敌人对抗主要敌人)。狼者,狗之祖也;猫者,野猫之后也。何不责狗主,咎猫迷,千年来,耍尽不堪手段,把好好一只奔跑在矌野,出没在森林的老祖宗,交配成各式杂种?一只狼,一只野猫,繁衍成近万近亲,从西藏獒犬到北京叭儿狗,从圣伯纳到杯子贵宾…..这不是物竞天择,而是人为的扭曲。君或未曾见动物园里的灰狼,野猫,屎完尿毕,以后爪猛耙水泥地的辛酸模样,当对自宅里的喵汪人,敷衍了事的反射动作不陌生。尔等对土地的向往之情,绝不会因贪恋躺在名牌四轮推车里的舒适而去化,汝又何忍终日圈养其于室内?有何颜面批评笼鸟「不人道」?

 

营养均衡,环境清洁,定时放风,与之游戏,是维护宠物身心健康的四大要素。若无法提供这最基本需求者,则不配养宠物。须知,弃养虐待动物,罪孽不下于杀婴。放生,实为放弃生命,是谓冷血谋杀。

 

将鸟镇日困于笼里,置笼于地,或剪去飞羽,都非仁者所为,对智商超群的鹦鹉犹然。

 

吾人领养的JL,个性乖僻刚烈,吃软不吃硬,挨了骂,就记恨跟你拧,直到你低声下气甘言讨好赔不是。初时不关笼,任其飞翔于阳台,周旋于客厅,彼常效神风特攻队,面貌狰狞。在被咬得体无完肤,流血流滴后,始遍寻开解之方,有谓,此「家暴习惯」之形成,肇因放养与过度自由,令野性益增。不得已,以笼圈之,适时放风,遂变得慈眉善目,温驯可人。这是鸟与猫狗最大不同之处。

 

盖猫狗只有单一先祖,而鸟类自远古即有万种姿态,无法定一宗。鸟被人驯化,历史不过数百年,犹未经染指与刻意杂配,是以只只血统精纯,个性鲜明,野性十足。与鸟共处常能唤起吾人对远古之怀想,对异质世界之遐思。最贴近神只的生灵,不是人类,而是身著彩翼,飞翔在穹苍的鸟。苏菲派诗人鲁米写道:「当吾听到汝击鼓….吾之羽翼即当复返」,他认为人的精神是以鹦鹉、夜歌鸲和白色隼的形象交替出现在朝圣真主之旅途中。鸟自古即魅惑人类,几已无鸟不成神话,每个宗教里的天使都会飞!牠是神谕信使,上达天听,下诏人界。创世纪里洪水过后,挪亚最先放出方舟的两种动物乌鸦和鸽—都是鸟,牠们比无人飞机还要灵。您或许不支持演化论者提出的始祖鸟证据,却不得不同意其拉丁文学名实在诗意盎然「远古之翼,书于石里」(Archaeopteryx lithographica)。 当一只漂亮的绿鹦鹉,往肩上栖时,侏罗纪与21世纪重迭,那是见证生物学奇迹的一刻,常会令吾人诗兴大发。

 

爱之亦受其回报,当牠在耳鬓厮磨,当牠怡然自嗨于心爱玩具时各式瓶盖和汤匙,其可掬憨态每每牵动吾人沛然之母爱。最令「妈妈」感心的是,育儿费甚微: 毋需接送幼儿园,受保姆欺凌打脚板;不用上美语班学说Hello;只要小心剪牠指爪,不必费心其指考;保持牠的纯洁,则可远离张罗聘金与嫁妆之烦忧….

 

最可爱时,是观其入浴,看牠跳进水里,振翅洒泼,珠花四溅,知道牠享受;最最可爱时,是洗罢栖在摆动的枝桠上,以口哨声呼你来欣赏;最最最可爱时,是自己洗后把羽毛理得一团膨松,眯着眼回你的亲吻,带著阳光与奶香。放眼其它种类的毛孩子,有谁会自动跳进澡盆洗澎澎而不满脸哀怨?

 

好了,该坎到大便了。观其份,知其粪。任谁都有一脚踩到狗屎,骂声「Shit!」的人生必要体验;没看过猫屎,也闻过猫砂臭;自人行道抓拾起爱犬的黄金,隔著塑料袋或卫生纸触到其状与热气时,不皱眉者几希?难怪,满街都是狗屎。相较下,一根肠子通到底的鸟儿,随时拉屎减轻体重以利飞行,其粪之袖珍,令人无感,其养份之高,凡植物莫不动容。鸟食多种谷类种子,没牠满天飞,哪里来的森林好果子?是以,凡爱鸟者,都不会介意偶尔误食,沉进咖啡杯里,当它是奶精。

 

或有酸语,比较宠物就像拿芭乐比蕃茄,既主观又无聊。的确是,人专干蠢事,你我都不例外,人生在世争的就是一口气。比工作比学校比丈夫比老婆比孩子比房子比地段比坪数比名牌比车比长相比腿长比…..连文学都可以拿来比较,咋地毛孩子就不能比了?不比,何以看出我比你优越?就宠物而言,鸟无疑无与伦比。

 

读不下去了?一言堂着实惹议。那么掉掉书袋吧,耙梳中国诗词里,被提到最多的动物如之何?阿猫阿狗的主子们别逃,养马的,嗯,可以留下。嗨,就绕过唐诗,从宋词开始:

 

凭寄离恨重重,者双燕何曾,会人言语?--- 赵佶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张先

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张先 (鸳鸯当然是鸟)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画弄影。---张先 (把头并进沙的肯定是驼鸟)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殊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晏殊 (鸿雁是古时候的邮差)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晏殊 (有3只喔)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晏殊

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州。--柳永 (不是落翅,是望断大雁)

片帆高举,泛画鷁,翩翩过南浦。---柳永 (画鷁就是船,因鷁鸟善飞抗风)

极目霁霭霏微,暝鸦零乱。---柳永

星河鹭起,画图难足。---王安石

一棹碧涛春水路,过尽小英啼处。--晏几道 (咳咳,是晓莺啦)

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秦观

人静乌鸢自乐--- 周邦彦

晓光催角,听宿鸟未惊,邻鸡先觉。---刘一止 (鸡也是鸟)

杜宇声声不忍闻。---李重元

疏烟淡月,子规声断。--陈亮 (子规即杜宇即杜鹃即布谷鸟)

绿树听鹈鴂,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辛弃疾

休说胪鱼堪烩,尽西风季鹰归未? ---辛弃疾

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姜夔

古柳重攀,轻鸥聚别。--吴文英

 

词何止三百,信手拈来,即已繁不及备载。宋词多咏物,常是仕人穷途自况。旖旎处莺燕乱飞,哀婉时杜鹃泣血,失志则断雁寄残醉。出现在宋词最多的一种鸟,就是燕子了。没错,就是您在逛大街时,在商铺骑楼下,抬头望见一窝闭眼张大口的小鬼,逼著妈妈疲于奔命的那种鸟。每回经过那家机车行,都会慨叹比麻雀还不注重居家质量的燕子,咋地就这么受中国诗人青睐?行文至此忽有所悟,就是因为它在寻常中不同它会南飞北归,而麻雀不会,蹦来蹦去,跳不出个在地格局。故尔,燕子虽身处不堪,不过暂时,当牠再度归来,或会飞入总统府官邸,这多少给落难的佳公子,穷诗人,失意政客一丝慰藉。

 

中国诗人多是上述那三型,这解释了本人戴老花眼挑灯苦读至目前为止,除了地名「鹦鹉洲」外,还没碰到过到一只鹦鹉。这多少表现诗人傲骨,不屑以学舌之物入诗;也有可能,他们太穷了,连自己都养不起,遑论珍禽,写自然里的野鸟,无拘无束,经济又实惠。出现的很重要,没出现的更重要,还真没见过咏犬颂猫的诗词哩,这更佐证了吾人的论述。

 

林语堂曾道「我爱鸟而讨厌狗。这一点我并不算特别;我只是一个中国人而已。」中国诗词里,鸟儿是个要角儿,这是文化深润的影响。谁不爱那穠纤合度,羽翼炫丽,会飞会唱的一朵花?他说:「我讨厌狗便正因为牠们很有人性但我却讨厌一切自以为是你的朋友,一直来缠住你,用爪子来搔扑你的动物。我喜欢知道自己的地位,守住自己地位的动物」。诚哉斯言,过于「忠实」是种依赖,爱,成了负担。每只忠犬的故事都令人鼻酸,近乎没心没肺的猫是另个极端。而鸟,则介于中间。

 

吾家鹦鹉只认一个主子,1/3热情洋溢似狗,1/3冷漠像猫,1/3就是全然野兽。前一秒还亲亲,下一秒犯到牠地盘,碰到牠的玩具,就是一嘴好咬。而迷人的就在于那善变。牠的脸谱变化多端,喜怒哀乐形于色。那对小眼珠,可做出惊吓,惊喜,天真,纯洁,算计与邪恶的表情,再配合硬喙的开合角度,活脱脱就是个心思缜密的小人儿。

 

自从牠到吾家,我随牠作息,早睡早起。为免扰邻,特闢暗室安置,牠可以从晚上6点一觉到早上78点不吭声,我忙完小花园的活儿,才去把牠叫醒。打开笼门第一件事,就是餵牠最爱吃的苹果,然后在牠的耐心用完前,火速清理其内务。自种的小辣椒没农药,兽医说有益健康,牠只吃籽,我吃牠吐掉的皮。鸟无辣觉,有时牠才吃过辣椒,就飞来亲,不得不接受的热情。

 

睡眠充足,营养均衡,看牠健壮活泼,我一脸骄傲。可我不敢带牠出去炫耀乡里,鸟是胆小鬼,一但吓飞,就回不了头。也是怕牠咬人或著了阴险猫的道。为了牠,我不愿旅行,连托鸟旅馆都不放心。想到牠被关在笼里不见天日,甚至所托非人,陷入火坑,沦为交配工具,就鸟惊心!养鸟方知父母恩哪里。

 

真的,没那个闲工夫就休想养宠物,而鸟,就顶适合我这种人。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
上一则: 听邓泰山
下一则: 我的圣经密钥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刁卿蕙
2019/10/01 15:55

怕JL孤单,请来了"大乖"。两个小家伙却严重不和,只得分开养;然后担心大乖寂寞,又请来了二乖。
三只鸟个性迥异,肩上的大乖天真善良活泼亲和,二乖很内向,至于JL....
三个都喜欢亲亲。我平时不化妆,加州干燥需要搽面霜,回到台湾全然不用了,只以清水洗脸,没化学品,牠们亲起来很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