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油画与其它二三事
2019/06/22 12:50
浏览2,735
回响0
推荐28
引用0

画里的那只鸟就这样悬在半空中很久很久,我总有正当理由不去完成它:鸟照片不见了,没法儿细工;夏天找不到漂亮的玫瑰模特儿;在卖场发现一大罐打了折扣的环保油漆(即使先生说那种绿实在很幼儿园,我还是硬提了回来),迅雷不及掩耳地就把几面墙变了色;小花园的活儿虽然很轻松,但边欣赏花草边喝咖啡却很旷日废时;还有我的鸟儿JL总在楼下阳台扯著喉咙喊我,三不五时得去「按达」一番;劳苦功高的先生约了巡猎美食,听音乐会,看电影,得配合;当然,从各图书馆借来的一堆书,规定自己不得逾期,也需赶著读完…。

但,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终于在百忙之中把这幅油画完成了!(给自己按赞:)

常有朋友想来参观画室,给新画拍照时,顺便拍下几个角落,稍稍满足大家的好奇心。那张长桌是李敖先生的旧物;那尊佛象是一位艺品店的老板送的(素昧平生的她夸我长得好,有佛缘),木雕跟著我一路从台湾漂到美国,再漂回台湾,近30年的老朋友,给了它好位置,纯欣赏,不拜的。黑锻铁书架很好看,我买了两个, 另一个放在法式小沙龙旁的书桌上,感觉很搭。

回到台湾后,最乐的就是看不完的中文书了。出版业者大概最恨我这种人,因我不买新书,大量借阅图书馆的书,每个月平均读6本;在二手书店买的,看完就放到「漂」书柜,除非好到不行才留下。我喜欢净空书房,保持沉静。 自制的书架上,立著一本父亲送我的小圣经,带拉链烫金页边,颇为精美,可惜年代久远,合成书皮老化。我把淘汰的旧背包剪开洗净,把强韧如新的黑布一针一线缝上,重新拉皮,拉链上还挂了一小朵从髪饰摘下的黄铜玫瑰。每天清晨面对花园读一两个章节,平时看着也开心,我想天父也应会满意我的手工。

我不再作雕塑,却巧遇两位美丽的林仙与天使,把她们搬到小花园。林仙就放在喷水池旁,她原是个灯架,被人弃置在路边,那天下著小雨,我一见她就钟情,立马奔回画室取了锯子和剪子,带了行李推车,把她从破损的底座锯开,把电线剪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全身汗雨淋漓,才让她脱困(想起在旧金山街头救了3根木柱的往事,见《独舞》一文)。很奇怪,她到了没几天,就看到一家常经过的小吃店门口摆了几个酒瓮,老板说是朋友寄卖的,看价钱合适,我二话不说就拖了一个回去配搭她的优雅姿态。

那位天使,是在古董店发现的,雕工细腻,可惜断了一掌, 我把她捧回,用AB塑钢泥捏了小手,还给她作了根笛子,她卷髪飘飘,裙裾摇摇,欢喜漾笑。

今年端午12点整,把酒瓮充满「正午水」,虽是自来水,仍感觉充满正能量。向来忧国忧民的我,不求发大财,只愿寻常日子静好,估计台海被挑起战祸,这满瓮的水应可让人鸟和花草多活几天吧?

(6/21/2019) 

(Oil Painting, 6/2019)

(窗外绿意)
***************************************************************
6/21/2019
我希望韩国瑜能当总统,他很灵活,很能说,有化干戈为玉帛的善念与能耐。土/草包者,不装模作样,不包藏祸心,晏晏然表里如一,其争也袒荡。
对于中时旺旺挺韩,我认为很正当,美国各大主流媒体每逢大选即会明言选边站台,旗下记者合则聚,不合则散,无所谓委屈。强调维护中立的第四权,却动辄给人扣戴小红帽,是对言论自由的戕害,民主最坏的示范。

6/24/2019

台面上的名嘴是缺口饭吃吗?形下低劣! 是要个嚣霸如川普的烂总统吗?

莫被妄邪之辈和愚众所困,勿硜硜小信而坏大义!

必要时辞高雄市长,由李佳芬代之,韩冰上立委,一条龙服务高雄可好?

6/24(留言记录)
网众私刑不足取,但因公权不彰,法不自行,奈何!
反过来说,「义」愤者也可能有自掩弊恶,刑之于人之心。
英国女首相梅伊有一大优点,是在内务部长任内,强施社会日常轻罪举发与执行
台湾上下玩忽,久矣!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绘图
自订分类:
上一则: 榛‧艺 Gallery
下一则: 《天才的印记》第一章(品香篇)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