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别让故宫成了普悠玛列车!
2018/11/29 15:00
浏览2,727
回响1
推荐25
引用0
故宫要把颜真卿《祭侄文稿》和怀素《自叙帖》下放到日本。看了这"新闻",想必你跟我一样怒火攻心。关于故宫的文章我已写了不少,一次次的狗吠火车! 所托非人的故宫,直如「普悠玛自强号列车」,明知不可行,它偏偏要上路! 这个失心疯的政府,要把台湾人载向何处? 颜真卿《祭侄文稿》和怀素《自叙帖》其重要连小学生都明白,何以陈其南,一位耶鲁博士,会愚昧至此?! 民进党政府你们这是因为这回选举失利,在拿国宝惩罚台湾百姓吗? 旧文重提。再回忆一下这群无法无天的文化打手的嘴脸! --------------------------------------------- 《溪山行旅图》VS《蒙娜丽莎》)

(图1: 范宽的《溪山行旅图》; 图2: 达文西的《蒙娜丽莎》)

十五世纪,意大利建筑师布洛内勒斯奇( Filippo Brunelleschi , 1377-1446  C.E.) 发现了系统化的透视原理后,艺术与科学首度结合。达文西的作品《蒙娜丽莎》就是文艺复兴时代这股求真风潮的高峰代表作。对当时的画家而言,在机械科学辅助下肉眼所能侦测观察到的「外相」,应就是最接近「真实」的样貌了吧?

彼时费神耗时的油画制作过程,亦是极讲究科学的。除了精确的素描,从准备画材,研制颜料,溶剂的比例,估量挥发的速度,到层层上彩釉涂的顺序……在在履行了时人对「真实」与「理性」的追求。于是五百年前,一位身份不明的女士画像,其诡媚的微笑仍在挑逗著观者的想象。我们对她的兴致高昂,其实也不完全是因画中人的美,而是混杂了我们对作者其人,和他所处的那个大时代的崇仰。她来自西方文明史中最灿烂光辉的关键时刻,而画家达文西除了在艺术上的成就外,在科学,机械,医学,建筑……各领域都展现了非凡的天份。他是西方人所谓的「Renaissance Man」(文艺复兴人)的标准—-一种多才多艺,各方面平衡发展的「全能之人」。这样的人可能是最接近上帝依自身形象造人的原型了吧?他反射了类似神的能量。

蒙娜丽莎从无到有,超过几个世纪的生命力,几乎等同于永生,本身就可视为一种「神显」。但,这个女人不是个宗教圣母偶像,不是天使,不是遥不可及的显赫女王,同我们一样,她只是个普通人。平凡的她经由一双如上帝般不朽的手,而实体存在。被放在罗浮宫,更保证了她在人心意识上的高度。她可被讴歌,但不可亵渎,她是个梦中情人,诗人的缪思,她始终是介于神与人间,以平面形式存在的「第三者」。因她,我们察觉到了人亦可如神般,拥有创造力与想象力。她与古典神学神话无关。无神启,无戒命,无惩罚……她身上没有背负任何有形或无形,令人透不过气的宗教象征。她的形象带著完全的自由,她的微笑不受神权制约。

她已然成为了一个高度文明的代表图腾,可视为孕育十六世纪以降西方文化的「母体」。曾有专家指出,蒙娜丽莎的微笑,像极了怀孕中母亲的表情。观者或可进一步猜想,椅上交叠双手所遮蔽的腹部,是不是正有个胚胎在跳动?这样罗曼蒂克的联想,同时亦赋予了画中人的「再生」能力,她背后的山水更强调了自然生命的活源。这幅画会成为文艺复兴的代表作,因它恰如其份的呼应了「Renaissance」此字的含意: 那就是「新生,再生与复活」。

可以想象蒙娜丽莎变成座石雕吗?白色大理石的她,肌理颜色尽失,眼神空洞,微笑冰冷,想必会令人退避三舍吧?在众神云集,贵冑排列的罗浮宫,她总是能吸引来最多的注视。隔著防护索,被锁在染色保安玻璃箱中,长龙里的朝圣者,隐隐然见到自己的面容藉玻璃镜面的反光,与她的影像重迭。不管族裔性别,我们在那一刹那认同了她,就如同见了自己般的自然。亦有人在解析比对画作时,宣称这极可能是达文西的自画像! 于是人们又多了个认同的理由—观画时,我们彷佛可藉著这画,进入了「全人」达文西的灵智层次,见证了开启人本思想的那个时代契机。艺术史中,我看不容易找得出能超越蒙娜丽莎,如此予人无限解读的肖像画了。

罗浮宫这所艺术博物馆,其前身是帝王的宫殿,讲君权神授的欧洲帝王就是神的代表,他的居住地亦可视为「神庙」。「Temple」的希腊字源的意思是「切割」,一个实际空间被切割开,形成一个独立自治范围,将其周围的农牧或其它用途的土地分隔开来。这个独立空间不允许人居或从事其它功利用途,只能供奉神只。今日的博物馆的设计,仍符合「神庙」的原初定义。馆内艺品的陈设空间,多被玻璃箱,防护索,展示台……所切割隔离,在特定的时间内,常人才被允许入内,行「注目礼」。在某种程度上,人们意识中仍残留著对「神庙」的敬畏之情。罗浮宫艺术博物馆可谓神庙中的神殿,主要也是因法国文化在欧洲曾有过的辉煌与强势。尤其曾被殖民或侵略过的民族,至今仍「习惯」仰角视之。

早期的博物馆是贵族文化的衍生,只属于掌控智识阶级的少数人。随著时代开放,管理「平民化」,其高贵地位,逐渐松动。原来高不可攀的「神像」,「神器」被商业化,成了消费品。美式速食店麦当劳进驻后,纸杯里的咖啡热气,象征了「神庙」残留人心潜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缕轻烟。

镇馆之宝—蒙娜丽莎,不可避免的,进一步流俗。所谓熟稔易起轻侮之心,曾经被视为美的标准,现在却有越来越多人,尤其是年轻的一代,认为无眉无睫的她,奇丑无比。蒙娜丽莎的地位转变,除了因形象被过度消费外,与非欧美文明体系的经济大国堀起有关。殖民帝国霸权里的一元审美观,逐渐受到挑战。有色人种开始有感蒙娜丽莎这个白人的文化「异质侵入性」。然而,自觉归自觉,从人类文明演进的宏观角度而言,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文科学成就,是人类的共同记忆,不容因狭隘的国家民族主义,而被抹煞。自此观点视之,作为那个时期的代表作,蒙娜丽莎便永无「退流行」的可能,永远有其不可取代的「卖点」。

值得提出思考的是: 蒙娜丽莎,这位人本思想的代表人物,从文艺复兴时代一路走来,已然从文化「图腾」俗化成了平民品味的「商标」,为什么还可以一再的吸引人买票入罗浮宫,行礼如仪?何以原本已不再神秘的她,近来却有被逐渐「神格化」的趋势?

这两个问题其实本身就互为解答。西方物质挂帅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向来就是以靠炒作衍生商品,无中生有,创造价值,以维持强势为能事。如何将疲累,失去神秘感的蒙娜丽莎,灌注新生命,再吸引人们的注意力,靠的就是为她全方位的营造神秘。艺评界,科学界三不五时,会发表有关她的种种无稽的「新发现」,不断的制造新话题。小说家丹布朗一系列小说,将罗浮宫的宝贝一件件扯上圣经中的历史神学,亦给了老骨董沾染神力,有了「再生」的活力。再加上有国力支持拍摄的电影,无远弗届,无孔不入的媒体营销,罗浮宫及其馆藏如蒙娜丽莎,永远保证会是颗吸引万方来朝的恒星。

在罗浮宫取景的电影「达文西口令」,因大卖座,带动了博物馆的参观人潮。于是台北故宫有样学样,日前颁布了「展览场所拍摄影片申请作业须知」,只要国内外电影提出申请,审查通过,就可将馆内各种文物统统入镜!一颗翠玉白菜,摄入影片,一秒钟收费仅收一百元台币(3.5美元)。 这个依样画的葫芦里,藏的会是仙汁还是毒液?故宫此举,是会收到如罗浮宫同样的经济效益,还是会对故宫馆藏造成无可弥补的伤害?

北京,台北故宫博物馆在西方资本主义挂帅下,大抵是循著同样的管理方针,「神庙」意识的崩解过程几与西方同步。前些年,北京故宫突兀的开了家星巴克,台北故宫里设了咖啡座….一切皆受西风导引。问题是,几乎所有的亚洲人都知道罗浮宫有蒙娜丽莎,那么台北的故宫里,可有任何代表性的镇馆之宝可让西方人朗朗上口?可有如蒙娜丽莎般的作品,让人一听其名,就遥想起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并同时看到一位令人景仰,具有多重天赋的画家?可有这样的一件作品,可以唤起西方人能认同的人文精神?可有这样的一件作品,见证了中华文化在某契机开启了东方的文明?可有这样一件作品,可获艺文界、科学界、在国家的全力配合下,持续制造神秘,务使永不失时?能想到故宫里有这样的代表作吗?

记得有位中国艺术史学者,为了引介北宋大家范宽的划时代钜作「溪山行旅图」给无知的西方人,想到了借用蒙娜丽莎的大名。于是这个台北故宫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就有了个昵称—「东方的蒙娜丽莎」。姑且不论这个类比有多不伦,一是16世纪的西方肖像画,一是十一世纪的中国山水画,该艺评家就是有枝生花的妙笔,能将南辕与北辙连成了一气,把范宽的胸中山壑点上了眼,描了眉,按了鼻,画了嘴。初次读到这个比喻时,令我皱眉,我个人认为「溪山行旅图」可比蒙娜丽莎耐看得太多了。就画作的大小而言,立轴「溪山」高逾6尺,其扑面而来的大气磅薄,也非那仅高30多寸的小家碧玉可望项背。拿蒙娜丽莎来喻「溪山行旅」,实在是太委屈了咱们的国宝,是种妄自菲薄。

然而在美国大学教学没多久,我投降了。一讲到中国画的主流,五代及宋的山水画论,学生们不论黑黄花白,大多难逃周公感召,立刻实践「卧游」、「神游」的观画要旨,头歪眼斜有之,趴倒淌口水有之,尿遁逃课者有之。不得已只得搬出他们认得的名模,来提振士气。两个投影,一边是蒙娜丽莎的大头照,一边是范宽的大头山,逼著他们做比较。这一来,这堂课竟成了反应最热烈的课程之一了。洋学生尤觉新鲜有趣,总有那么几个修过西洋艺术史的学生,会踊跃发言,开始骄傲地描述那女子肖像的点滴,从材质颜料,作画技巧,到光影的投射。

这时做老师的当然也得在白板上用马克笔,画上几笔,露一手单点透视学的深奥知识,来镇住场面,然后再卖弄几个有关光影,绘画技巧的意大利专有名词……当众生渐露敬畏眼光之际,才用极富感情的声调,配合了坚毅的神情,正式导入「溪山行旅」的多视点世界。经过老师这场声色俱佳的表演后,对艺术再没彗根的学生,这时也会开始明了,这是一种「看法」非常不同的文化思维,迥异于自己向来视为理所当然的观点。而这样的了解也仅止于皮毛,出了教室,缴了报告,会有几人暗誓此生必到故宫一趟,亲历中华文化,一解对「溪山行旅」的孺慕?反应中国历史人文思想的中国山水,连中国人自己也不见得可居可游,遑论其它族裔呢?

蒙娜丽莎因其文化的优势,即使过度曝光,也仍有引人遐思的神秘感。然而,故宫里的那幅溪山行旅图,那颗让人不太有想象空间的翠玉白菜,还是连西方大学艺术系教授也不认为堪称艺术的中国书法,可以因在某部电影留下影像,进而提升其身价,令人神往到须到故宫一睹不可?在罗浮宫拍再多的烂片,也絶不会有损蒙娜丽莎及罗浮宫的地位一丝一毫。而在故宫拍了一部烂片,就足以让好不容易在西方人眼中仍有一点神秘吸引力的故宫和中华珍宝,魅力尽失。藉电影拍摄,或许可一时炒热,赚点蝇头小利,但这实在是种竭泽而渔的危险作法。馆藏因过度曝光,必然会令不解其内在价值者,心生「不过尔尔」的轻侮之情,赔上的是在未来可以更长远的影响力。

在没有像丹布朗那样的国际畅销小说家出现突围前,在国家尚未缜密全方位营造国宝的身价前,当中华文化在世人眼中还尚未成为「上流美」前,请故宫停止轻浮随俗的推销术。故宫现时的「卖点」,就在于其建筑多少仍残留予人尊敬的「神庙」特质,就在于馆藏珍宝仍带著点高不可攀的皇家味,就是那股忽隐若现,古典雅致的神秘气息。故宫实不宜过于流俗取巧。请主事者,三思!

------------------------------------------------

【附3/1/09写的有关游故宫感想】. 世事不堪闻问,对于我,艺术是高于宗教的一种救赎。喜欢看博物馆,悠游于跨时空的人文艺术,是莫大的享受。尤其喜爱台北故宫,看完展,到旁边的至善园赏赏中国园林,餵餵那些好命的肥硕鲤鱼,然后再到士林夜市打打牙祭…...向来即是返台的必要行程。

然而,去年夏天的故宫行,可真让我倒足了胃口。 看到故宫博物院被前朝深绿官员 「去中国化﹣整型」后的模样感到非常愤怒。过去的雅致与丰厚内涵不见了,变得粗俗轻薄不堪。整个夏天,询问多次,书画部门却一直在「备展中」。花了大钱整建的其它展示厅,也不知道是哪里个天才给设计的,空间严重浪费,二楼居然还开了间咖啡屋,边看宝贝边还被迫闻咖啡味!

那个叫「玉灿珠光」的展厅搞得像熄了灯的纯吃茶店。 原来无价的宝贝「 翠玉白菜」被摆在造作皱折的廉价黑丝羢上 ,失去了朴实的尊贵。 展示柜粗制滥造,明显的接榫不良 。柜里上方的聚光灯炮,无情地近距离照射 ,因强光反射,玉器的细部雕刻几乎看不见,那棵白菜早晚会给烤成开阳白!

每个展示厅都取了不伦不纇,自我窄化的名称:什么「从古典到传统﹣秦汉」,「新典范的建立﹣宋元」,「新装饰的时代﹣明代前期的官营作坊」….., 观赏动线相当不合理。「去中国化」的姿态,就是「提升」本土文化与西洋接轨,在应专属中华古典情怀的故宫,却突兀地站了尊罗马帝国戴奥尼索斯大理石像!大英博物馆的收藏特展有必要在故宫举办吗??

诚然旧政权有其专制官僚作风,但起码主事者对文物的珍重是真心的。 我多么怀念昔日素朴的故宫,可以一次看好多,看好久,舍不得离开。整建后的故宫,令我既怒又痛,忍不住对绕在我前后的保安人员(他显然查觉了我的不寻常怒火,严密监视我的动向,也可能是好奇),冷冷地问了一句:「故宫整建的钱都花在哪里了?」他愣了一下, 脸上带著苦笑, 耸耸肩走了,他没再来看过我。

出了故宫,广场上坐了一票法轮功学员,举白布条抗议中国反人权。老天,我可跟他们真有缘,如影随行地在曼谷,连在布达佩斯,在布拉格,都见到了这帮狂热的师兄弟姐妹。当下,去餵鱼的兴致没了。我觉得我享受清净的自由被践踏了,折回故宫讨个说法:「他们在此骚扰国际游客,是经故宫许可的吗?有无违反集会游行法?」柜台值班人员推说不知道,行事如仪地递给我一张意见表。我写了,记得最是以「公权力不彰,有碍故宫形象」结尾。

等公车时,看到正对故宫大门的那群丑陋不堪的大厦,以帝王之姿,傲视博物馆, 我再也看不到曾经灵秀的青山棱线,满腔的怒火遂化为悲愤。我无力回天,只能去吃臭豆腐了。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政治
自订分类:
上一则: 韩国瑜的英语发声
下一则: 从《夏绿蒂的网》看吴敦义肥猪事件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无★言】家喻户晓的中国人
2018/11/30 08:02
对这个倒行逆施的政府,我早就开三字经了。
会让谦谦君子的无言先生也这么生气,这事的确非同小可。 选战激情过后,该把此事列为优先观察之一。目前似只有柯志恩立委在孤军奋战,给她拍拍手。请把故宫疯狂列车拦下,好好检测! 刁卿蕙2018/12/02 09: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