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厨师与记者同一种人?
2014/03/17 00:06
浏览2,425
回响0
推荐26
引用0

厨师与记者看似完全不同的两种职业,却是非常相似的两种角色。

 

首先,厨师与记者都没法无中生有。再好的厨子手上没有半点食材,顶多就只能「说得一口好菜」,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是这个意思。再好的记者没有题材来源,就只能瞎掰一篇好文章,完全无可信度可言。不只如此,这素材还得是新鲜,否则厨师也做不出好菜,记者写的新闻也不叫新闻,叫旧闻了。

 

其次,厨师与记者手上都有「刑具」。厨师手上的是一把刀,能杀鸡、能宰羊、能切菜,下手重叫剁、下手轻叫片,爱怎么切就怎么切,葱要切成葱花、切成葱段、切成葱丝,全随他的意。

 

记者手上则有枝笔,那枝笔写惊悚爆料、写时事批判、写杀人事件、写大城小调,下手重就在标题写:「无耻!」下手轻便在内文写:「其情可悯。」也随他的意。我记得曾经有次算命,算命师告诉我,你是拿刀的。我笑笑说,「我不是杀猪的。」他说,拿刀有四种人,屠夫、医师、法官还有记者,你拿笔,但下笔如刀。

 

也因此这两种人常会自我膨胀,只要菜被吃光、报导被传诵,便误认自己是主宰,主宰一道菜、主宰一个事件,甚至扭曲事件原本的样态,反正食材在厨房里、事件在记者脑子里,一般人难以一探究竟。

 

正因为如此,这两种人更应该时时警惕,抱持著谦卑的态度行事,把自己当作一个「器」看待。谦卑态度指的就是符合大自然次序,我们说:「天地人。」天与地在前,最后才是人。

 

曾经一位难求的斗牛犬餐厅(el Bulli),开启了分子厨艺的热潮,以人为科技的方式颠覆各种食材的可能性,虽然极尽炫技似地让来客惊呼连连,确实也在餐饮史上写下辉煌而独特的一页历史。但一位吃过的人告诉我,「吃完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空虚。」这种空虚来自于生理与心理,于是吃完「大餐」后,他马上又去吃了牛排,而且是有血有肉、真实的一大块牛排。

 

好的厨师会因应春夏秋冬,把当季的食材做成美味的料理,应著它原本的样子而做出一些修剪、加一点味道提鲜,变成比原来更醒目、更美味的食物。怀石料理很重要的精神之一,便是依照季节设计菜单,季月铁板怀石总料理长石原良说,「如果不这样做,怎么对得起那些辛苦栽种这些食材的农夫?」更延伸地说,「如果不这么做,怎么对得起孕育这些食材的天地?」

 

器就是器皿,盛装东西的物件。把天地所赐予的食物,盛盘再递送到人们的餐桌前,厨师就是那只盘,只是恰巧有机缘能「服务」这些食材。厨房里没别人,只有天知地知,不在里面乱动手脚,诚实地面对食物、面对客人,也诚实地面对自己。

 

而记者只是恰巧在时空中,进入了一个企业的兴衰、一个人的生死或者一段现在进行式的事件片段。透过手中的那枝笔,遵循信、达、雅原则把事件装盘,以容易理解的方式递送到人们的面前,记者就是那只盘,就如同厨师可以加点油添点醋,但不是扭曲事实、编造故事,诚实面对自己,夜深人静时才睡得著觉。

 

听起来不难但做起来难。刀与笔皆是一种权杖,面对权力在握,谦卑成了无形的试炼。天地是大的、人是小的;事件是大的,人是小的,无法把持分寸者便违反了大自然次序,终究会遇上反扑,而那把刀终究会伤了自己。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美食
上一则: 日本旅馆达人教会我的事
下一则: 我谈盛治仁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