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篆刻】印作:无碍 & 心经墨宝及演唱
2014/06/15 16:09
浏览3,703
回响9
推荐173
引用0

 

【篆刻艺术】

 

印作:无碍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度一切苦厄。舍利子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无;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玄奘法师

 

 

 

 

 

 

 

 

u  习印随笔

 

  此为我多年前初习篆刻艺术的前三枚印作之一。前两枚摹刻古图形玺,刻了两枚古兽,皆为白文之肖形印。这是第三枚,以字形一类的闲章而论,则为我的第一枚刻字之作,以朱文入印。

  

  「书、画、印」三艺,如同「文、史、哲」之间,有著各自独立又密切的微妙关系。其中又以「印」,也就是篆刻,篆刻和书法更是密不可分,交融一体。

 

绘画和书法,我从小就喜欢和研习了。绘画方面,从国画到西画、从动漫、插画、绘本到电玩原画设计,我都曾耗费多年时光自修自画或上课研习。书法方面,我从小一至小二开始,就喜欢练毛笔字,那时学校办理课后社团活动,每学期分组时,我总是参加书法班,足足练了两年毛笔字。后来读高中时,因字迹娟秀,被班上推派参加全校(不分年级)书法比赛,结果,虽然我已多年未再练字,但因小学时打下浅薄基础,竟获全校书法比赛第二名。

 

  但篆刻这门艺术的实务技法,却一直没机会正式拜师学习。每当想到「书、画、印」三艺关系密切,我却没有学全,便觉遗憾。因为我自认富有艺术天赋,如果有机会学习篆刻的话,一定也可以学得不错。

 

  话说,我的数理很差,但文科和艺术表现很强,而且从小就展露艺术才能。无论是美术(四岁就能临摹伪造字迹,小一就擅长临摹动漫和画画,高中时书法获全校第二名)、舞蹈(在规模大的教会幼稚园就读三年期间,多次被选拔至各县市文化中心公演儿童舞蹈──老师和修女每次会从五、六百名小朋友当中选拔十人,我总是那其中一人)、歌唱(小学时有一次轮到我的班级负责录制午餐广播节目,音乐老师从全班学生中挑出我和另外三人去录制合唱歌曲;当兵时被单位派去参加国军金笙奖歌唱大赛,获联队歌唱比赛冠军)、文学写作(小二时玩简单的一字联或二字联,轻轻松松就能对得很工整;青少年以后投稿大型文学比赛,也曾多次获奖),都有不错的表现。其它艺术学习领域,如陶艺窑烧、油土雕塑、纸雕设计、摄影构图……等等艺事,虽然所学不精,更没有参加过比赛,但也都曾被指导老师注意和欣赏。因为艺文方面的表现向来不错,因此心想若有机会学习治印,应该也有不错的表现,想要挑战看看。

 

  但是,年少时因缘不成熟,教导我中西艺术史的老师,只讲过几堂篆刻艺术的课(历史、名家、流派及治印的基本知识),没有传授篆刻的实务技法。我后来是在偶然机缘下,才实际观摩学习到治印之法。

  

  授业老师是薛志扬教授,任教于北艺大书画学系研究所,也在书画用品店「小书斋」楼上教室开班授艺。

 

他少年时的艺术养成,由其家兄薛平南先生字定之,一字磐石,别署心玉盦主),后来师事王壮为先生、吴平先生。王、吴二人,都是当代重量级的艺坛大老。其中又以薛老师于十八岁时即拜入王壮为先生门下学习,最为人津津乐道。他因身兼「书僮」角色,随侍在侧,为渐翁钤印搨款,磨墨伸纸就近得观大师创作而体悟良多,天资加上用功,三十岁前就被誉为继渐翁(王壮为)和绍公(曾绍杰)之后特有表现者,为著名的「王门七子」之一。一生得奖无数,荣获全国美展永久免审查资格,现为美展评审委员、北艺大书画学系研究所指导教授、台湾当代知名的篆刻家及书法家。书印双绝,在当今台湾印坛极富声名,印作深受收藏家青睐,台湾历届总统当选人也向其求章。

 

其中,荣获全国美展的永久免审查资格,是很不简单的成就。因为,参加美展比赛的艺术创作者,必须连续三年都获得全省美展同类竞赛的前三名才行,如果在届次上有中断,则必须重新累计。由此可见,要获得美展永久免审查的荣誉,可以说相当不容易,因此「永久免审查作家」的荣誉,也被艺术界人士视为追寻的一大目标。

 

  王壮为、吴平两位先生,也是当今台湾赫赫有名的印坛大家。

 

王壮为,本名「沅礼」,因翻扬雄「雕虫篆刻,壮夫不为」之语案而自号「壮为」;别号甚多,如「渐翁、燕客、老倔、玉照生、仙麓散人」等等,斋名「玉照山房、渐斋」。因其家学渊源,幼年曾随其父习书法与篆刻,少年时专攻西画。书、画、印三学皆有所长,亦能诗,诗风慷慨豪健,颇类放翁。他是台湾印坛大师之一,上承明清及民国印风流派,下开台湾当代篆刻,是民国早期印坛的指标性人物。此,因其硕学博艺,屡蒙拔擢,曾出任台湾第一届副总统陈诚辞修先生(陈诚,字辞修)的机要秘书。文化部台湾大百科全书如此描述:「早期印风颇受赵之谦、黄士陵影响,而刀法劲健,青出于蓝。后亦得吴昌硕、齐白石神髓,声华早著。」另有人言其书法:篆隶出之铜器、〈石鼓〉及秦汉碑碣,笔画或方折,或顿挫,古气磅礡,绝少流美之态。」这段评鉴虽寥寥数语,相信读者已能稍知梗概。渐翁的印作向为书画藏印家珍爱,如画家张大千的「摩耶精舍」一印即出自渐翁之手,张大千晚年有许多画作皆钤有此一印文。

 

薛老师的另一师承,吴平先生(1920出生),字「堪白」,印坛人士尊称「堪公」。其先尊克刚公,与丰子恺、潘天寿同出弘一法师之门。堪公也是幼承家学,随父习字作画,五、六岁时学唐楷,继之学二王,遍及诸家碑帖,研习书法有成,精通篆、隶、楷、行、草五种字体,尤以行草最具特色,师承王铎。他少年时由浙派西泠八家入手,时年仅十四岁,复遍及黄易、赵之琛、陈鸿寿、陈豫钟等人,至十七岁时已在上海荣宝斋挂牌鬻印。堪公年长后由邓散木先生指导,邓氏则师承虞山派赵石,因这等渊源,使虞山派和邓派之印风集大成于堪公,且于治印更胜虞、邓二派,自成姚江一格。习画则以花鸟画为主,其花鸟画作被誉为「海峡两岸当今第一」。1983年任职故宫博物院书画处处长,退休后专事书画篆刻之创作和教学。其书画俱臻上乘,无论写实或写意都自成风格;亦能诗文,笔调高雅隽逸。

 

起初我并不知道薛老师何许人也,后来更深入认识了他的生平、师承和艺术成就之后,深深觉得,自己初习篆刻,就有幸遇到薛老师教导点拨,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这枚闲章,虽为我所刻,但毕竟是初学者,要修正的细节不少,经薛老师补刀之后,焕然一新,我觉得好美。

 

  以篆体呈现的「无碍」二字,我也很喜欢。我觉得,非常启迪心灵,堪称是所有修行人的自我期许、终极目标和灵性成就。

 

  当我想到如何才能妥善地阐述我看到「无碍」这两个字的感受和领悟时,我内心直觉地想到了《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搭配这部经文,作为脚注,十分合宜,而且很能彰显我看到这两个字时心中所悟之道。

 

  附带一提,《心经》也是我还在娘胎时,就能忆诵的佛教经文(我至今仍能记得自己还是胎儿及婴儿时的生活点滴,因儿时能见前世未来,也自知若干前生之事)这部经典有「广本」和「略本」两种,我记得的是略本。

 

  待在母亲子宫胎盘内的那几个月,除了睡睡觉,作作梦,醒来时在一片黑暗中,倾听我妈的心跳声,以及她和我爸及众亲朋的对话(他们讲闽南话)、周遭环境的声响,感受她的情绪引发体内的种种化学变化,噢,对了,还有我(指灵魂)偶尔会飘出去玩玩再回来胎盘内待著,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事可做,醒著的时候,闲来我就算算还要经过多少日子才能出生,或思索这一世的人生计画要如何安排,再来就是有时候会默默回忆心经的内容了(我的母亲因娘家穷而失学不识字,而且她年轻时听不懂国语,不过她对佛道众神灵很虔诚。妙的是,我天生是以国语思考和忆诵经文,闽南话则是在我胎儿时期边听边学的)

 

  虽说,灵魂转世轮回投胎后有「隔阴之迷」,就连菩萨投胎人身后也难免迷失而无明,但我却没有忘记这篇经文,堪称生而知之。我想,其中自有巧妙因缘和神圣安排。

 

 

 

 

 

 

心经 - 欧阳询书帖 (800x465px)

 

 

 

心经 - 赵孟頫书帖 (800x313px)

 

 

 

心经 - 王羲之书帖《圣教序》所附 (797x112px)

 

 

 

 

 

 

心经  - 黄慧音演唱(国语版)

 

心经的人声演唱曲,另有齐豫、王菲、张学友的版本

但我觉得编曲风格最适合此一经文,听起来最让人舒坦放松的

仍以黄慧音的国语版和梵音版最优

也可能是我常听,听习惯了吧(听了七年)

 

 

 

 

 

 

 

延伸阅读:

 

夏日听蝉(咏物诗/身心灵之诗,编入2010世界诗选)

 

 

格主案:

这首新诗的内容,引用了《心经》的咒语,和佛法有些关联。

喜欢心经、佛法、新诗、夏天、蝉的格友和读者们,请点选一览。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另类创作
自订分类:书篆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9) :
9楼. 蒂儿
2014/12/26 17:38
这是一篇我写的篆刻

http://classic-blog.udn.com/fudi63/17505937

我记得先前您提过想看看我的收藏,我在9月时写的。


好棒的收藏和经验分享,读罢真是赞叹蒂儿多才多艺。

这年头,玩篆刻的人少,写文章谈篆刻的人恐怕更少,能看到同好分享心得,真是太好了。

我手边的印石种类很少,数量最多的是牛角石,最罕见的是青金石(我感应到它的气场不错,因此才买的),以及一种多年前在机场买的,内灌了昆虫的透明无色的印材。

蒂儿如此喜爱古物和古代才学,同时又兴趣广泛而多才多,推测您的八字,应该带有食神和伤官。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12/27 14:41回覆
8楼. (掐指神算 宋子平老师)分尸
2014/07/13 10:24
每人的天份各有不同
欣赏您的才华^^

天生万物,各有巧妙不同。

每个人都有他的天赋。看清自己的潜力,放在对的位置,自能发挥所长。

若以八字看才华,则十神中以食伤代表才华。

差别在于,食神主专才和传承,伤官主多才和创新。

因食神专心一致且能持之以恒,伤官则兴趣广泛且能举一反三。

您是命理师,读人文章时或许常联想到作者的八字?

谢谢来访。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07/16 08:45回覆
7楼. *小黛*
2014/07/04 14:40

谢谢分享,刚听了,很不一样的曲风。

抒情味重了些,宗教味少了些。整体而言,旋律悦耳。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07/11 00:46回覆
6楼. Jove
2014/06/28 11:52

羡慕你

有这样的天份

集书画篆于一身

谢谢您的肯定,我没您说的那样好,恰巧都有兴趣,并有机会学习而已。

近日忙碌不断,多感疲惫,正休养生息,很少登入网站,慢回迟覆,请见谅罗。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07/11 00:36回覆
5楼. 蒂儿
2014/06/22 14:40
我也喜欢篆刻

这是我去大陆玩时买的石头

我自己刻的,好玩罢了!

我盖出来的那本印谱不知放那儿去了。


好棒的分享,果然抛砖是可以引玉的。

蒂儿收藏的印石不算少,连印谱都有了,应该也曾跟老师学过吧?

以前有写过和篆刻相关的文章放在博客吗?有的话,记得给我网址。

我发现您真的很喜欢收藏传统文物,甚至亲手制作。

如今世道,似您这般,浸淫在传统艺术文化的青年人真是不多了。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06/23 23:40回覆
4楼. 九里安西王(Julian)
2014/06/16 03:26

去年一位老朋友,在病中,坚持为我刻了一个章,那也是她人生最后刻的一枚,令我痛哭流涕!

今年二月,小舅带著我在建国玉市和师大路寻找休闲章,可惜没有因缘!

下次回台,可否求教!

早安!

您那位朋友想必是老手,才有如此自信,敢刻印送人。

似我这等新手,而且当初才学数月就因故中断了,有些初学者甚至不敢将习作示人。

求教不敢当,因我只懂皮毛而已。

但您既有此需求,没问题,我会尽力协助您。甚至有些信息,我现在就能提供给您。

我先出门去工作,待我晚上回来再回覆您。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06/18 07:47回覆
3楼. 映月(休格)
2014/06/16 00:02

<无碍>字形对称,顶天立地,格局完整;但是,握刀与运刀之技巧还有改善空间.

听君所言,似有研究。

确实如您所说,还有改善空间。文章开头说了,这是我初习篆刻的印作,必然的嘛!

其实岂止刀法,章法和笔法也须再精进。而且必须回头将书法练好才行。

 

印象中,大多数艺术家和文学家,很少人会让自己早期不成熟的习作曝光。

甚至我们还常看到,有些文学创作者成为大内高手后,曾表示「悔其少作」,大叹不该示人。

其实我觉得没有关系,虽然在创作上要尽全力去投入,所有创作者不免都会力求完美,但在人生中,没有人是完美的,完全接纳自己的不完美,这样的心境和态度,也会无形中去完全接纳他人的不完美,反而才是我们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况且我是初学者而已,更没打算成为篆刻家,没什么负担。只不过基于爱好写作,喜欢艺术,趁还能记得,将学习经验记录下来,免得将来年老了才要动笔回忆,才发现头脑不灵光了,还有老花眼。

楼下回覆您的那一段长文也是同样道理,一方面是回覆,一方面也是刚好想起来就顺便记录细节,免得将来真正要动笔时,却记不清楚了,或丢三落四的。

(我有意将我个人罕见的神秘经验,系统性的整理书写出来,分享给所有修行者、有缘人和佛学/超心理学/超自然相关研究的学者们参考共研,成为增上缘,或许有助于人们象是在玩拼图游戏一样拼凑宇宙的全息图,进而促成人类集体心灵进化也未可知。)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06/18 07:37回覆
2楼. 映月(休格)
2014/06/15 23:56

<隔阴之迷>佛家谓:[胎昧],但依格主所述, [胎昧]并没有完全,还记得些许往事故.

我最早的记忆,是有意识时就发现我是胎儿,正窝在子宫里。

那时除了忆诵心经之外,还有几句话或词汇反复出现在念头中,非常深刻,例如「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神通不敌业力」。「求道」、「修证」、「开悟」、「传道」。我还记得当时在思索这一世的人生计画时,有个念头特别强烈,就是:神通不究竟,智能解脱自在才是真正要追求的,我要修「漏尽通」。

至于前世的记忆,都是出生后陆续看见、梦见或自然忆起。

例如我在读幼稚园时,天眼自己开了,除了看得到人体蛋形能量场的三脉七轮和任督二脉及十二经络、宇宙外太空(遥视)、人体脏腑和背包内的东西(透视)、细胞血流(微视)、人们头上冒出的定数定业,额前还会出现电流然后跳出一方小屏幕,我常在那画面中看到他人的前世和未来,画面中有时候还会出现我看不懂的天文(或称为灵文),或变化成我看得懂的中文,有时我自己也会出现在画面中。

又如读国中时有一次搭公车望着窗外的天空,忽然忆起我投胎的过程,我是如何选择我的父母的。当时我在半空中,观察我妈和我的四阿姨(她们在同一年怀孕),谁较适合我,当下听到虚空中有一个庄严声音对我说,我和我妈较有缘,于是我就入了胎。

还有一次是读今人所著之佛学书籍时,内文提及佛陀度化婆罗门仙人(就是那个关于降龙钵的典故),唤醒了我的潜意识记忆,想起佛陀在世时,我也是婆罗门行者,人很善良,颇有修为,也有些功夫,门下有若干弟子跟随,因被佛陀的智能和神通折服而皈依了佛门。当时有很多皈依佛陀的行者,在佛陀的教门下都开悟获得解脱。

另有很多时候是打坐或疗癒时,偶然看见或想起过去世的自己的种种因缘。

还有些时候是因作梦而知,曾梦见过去世,不过大多数(约七成)是预先梦见未来发生之事。

又如佛家所云「天耳、他心、神足」都曾在儿时经验过,当兵时有一天半夜还发生过身体轻微漂浮,而同时间我的灵魂和意识却在外太空的现象,后来因恐惧,身体摔回床上(我幼儿在无人教导下,本能般的自行打坐时,就常在入定后,发现自己身处种种光境中,还可以随意飞到外太空,远离我们的太阳系到不知名的地方去再回到地球来)。总之从小到大有很多神秘经验。

或许如您所言,有胎昧,但又不完全。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06/17 08:05回覆
1楼. * 惜ㄦ *
2014/06/15 18:07

看着您ㄉ文  听著心经唱诵  一片祥和宁静  真棒!

Enjoy your holiday!

很高兴惜儿喜欢这样的气氛。

您知道吗?文字本身就很有力量。

「祥和宁静」四字读进眼里后,会在大脑某些区域出现电子讯号,分泌让人舒服开朗的贺尔蒙。

也祝福您今日假期愉快,明天周一工作顺心。

穆仙弦 - 华文二行俳句(香港圆桌诗刊64期)2014/06/15 23: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