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何去何从?
2019/10/01 00:00
浏览1,017
回响0
推荐103
引用0

刚走出安宁病房所在地的派德孙大楼十六楼的电梯,护理师安妮刚好走过。互道早安后,她随口说:「你记得去看看300病房的提姆喔!他一早就问你到了没有;象是想念着你呢。」笑著说完,就去忙她的了。

我知道「想念」是玩笑话,不过,我想也许提姆有话要对我说。于是,完成访谈前的例行工作之后,我迳往300病房走去。

一个多月前入住安宁病房的提姆(非真名) ,今年七十岁。三年前退休后,被查出罹患摄护腺癌四期时,已经扩散至腹腔的多个器官。几轮化疗、电疗之后,病情毫无起色。肿瘤科的医师征得提姆及他家属同意,安排他到安宁病房来,希望藉著安宁疗护,他身体的不适能够降到最低,心灵的平安得以提到最高;可以有尊严地与家人安度他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

提姆身材高挑,却被癌细胞啃食得剩下一身排骨;稀松的灰色短发在光秃的头上长出;焦黑的脸庞 - 被摧毁的肝脏留下的印记 - 消瘦得两个颧骨格外突出;金丝边眼镜后面的双眼经常显得疲惫不堪…。尽管如此,他还能吃、能睡,前几次访谈时,他精神都算不错,谈吐也很清晰。然而,他的情况上周来有明显走下坡的趋势。据护理师说:他体力弱得不只无法行动,个人卫生也已无法自理,虽然据判断,离大限好像还有一段时日。

300病房的房门半开,床帘拉著,却像有人声。我以为他有访客,正想是否稍后再来时,右手却不由自主地敲了一下门框,并轻轻说了声:「志工」。「啊,你来了。请进!」从里面传出微弱、却像有些充满期待的声音。我进到里面后,发现提姆已用完早餐,里面没有其它人;「人声」来自电视的新闻播报员。

我拉了张椅子在他床边坐下,我问他这一星期来过得如何。提姆把电视关了后,重重叹了一口气,苦笑著说:「还活著,不过,活得很辛苦。」我点头同理他的感受,同时,不舍地去拉住他的手。

我还在想如何去安抚他时,他先开口了:「你大概知道”Tuesdays with Morrie”(中译『十四堂星期二的课』里面,莫瑞说过他无法忍受需要别人帮他擦屁股的生活见我点点头,提姆继续说:「我已经和他命运相同了:一切都无法自理;把屎、把尿完全需要假手他人帮我料理。」说完,不胜唏嘘地闭上眼睛,任由眼泪噗噗地沿著双颊流下。

我见状,一边拿起面纸替他拭泪,一边安慰他说:「但是,虽然被『渐冻人症』整得苦不堪言,莫瑞却全盘接受,而且坚持到底,留下好多让后人歌颂学习的人生功课。」

听我这么说,提姆睁开眼睛,说他可不是莫瑞;他无法忍受这种毫无尊严的生活。并且两手一摊,表示他的无可奈何。

我正想附和说每个人想法不同,做法也会相异时,他急急问我对「藉医疗协助而死亡」MAiD – 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的看法如何。

加拿大2016年颁行的MAiD,准许符合条件严格的末期病人,在神智清醒下自己申请、并通过两次评估后,由医师协助注射或服药,以达到解脱痛苦的目的。是一种「主动的安乐死」。

我记得他说过他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也知道我曾由天主教改信佛教。于是,我明知故问地问他天主教对安乐死的看法;他说天主教认为生命乃上主所赐,也唯有祂有权取走,因此,与自杀无异的安乐死是教会绝对无法认同的行为。说完,他补了一句:「这你也知道的;不是吗?」

           

看我点点头,提姆无助地说:「这就是我的难处了。」我还来不及回答,他又说话了:「佛教呢?它对安乐死的态度又是如何?」

我明白这是他今天急着想见我的目的了。我想了一下后,说道:「其实,佛教反对杀生,这也包括自杀,因此,佛教的大师们也不赞成安乐死。何况,佛教也认为受苦是一种业报 对于由于先前作为种下的『因』而产生目前的『果』,必须要坦然承受,否则来世还是没完没了的」看到他脸上难掩失望,我就没继续这方面的见解,而话锋一转、解释说这是北的大乘佛教的看法;藏传佛教与南传的小乘佛教,虽然也禁止杀生、或自杀,但是对于生活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人来说,有些大师(包括大家敬重的达赖喇嘛)却觉得行为的动机很重要;如果,解除痛苦的目的在「死」,而不在「杀」,「安乐死」适不适行,应该可以个案处理。不过我也告诉他:有些佛教老师主张「受苦」是一种果报;若以人为的形式提早解除,其实只是将它顺延而已最后终究还是逃不了该受的折磨的

我说完之后,提姆沉思了一下先是面有喜色地说:"I like that!"(「这我喜欢!」) ,却又颓丧地说:「但是天主教却没有这么开通!」说罢,满脸失落地转头望向窗外阴霾的天空。

两人沉默了一阵,我轻轻咳了一声,等提姆转过头来,我于是和他分享我现在相信的「万教归宗」:教会是人所设,教理也是人所订,虽然,几乎所有的宗教都对信众强调说:他们的教会是神所创、或根据祂的意旨而立;而教理更是神的话,不可违背云云。

看提姆听得入神,我继续说:信仰应该注重在我们与所信者(如上主、佛陀)之间的关系;教会领袖说的只能拿来当参考,而无须照单全收,因为我相信只有将信仰所教的运用于生活上,心存正念,身为善行,散播爱的种子,才是信仰的真谛。

想了一下,我继续说:「虽然天主教和一些保守的基督教派反对,据说比较前卫的新教教派,包括加拿大长老会及联合教会,并不公然反对安乐死;而说这是信徒与上主之间的事。」说完,我又笑著补充了一句:「这样看来,好像耶稣或上帝在不同教会里有不同的意见了。」这句话,听得提姆也笑了起来。

我停了一阵,没再说下去。提姆知道我大概说完了;于是问道:「所以我可以申请MAiD?」一听他这么说,我急急说道:「不!不!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我鼓励他好好祈祷,寻求上主的旨意,再做决定;毕竟我说的只是我个人的浅见而已。

看他有些失望,我告诉他:若真的是活得生不如死,他也可以和医师商量,请求使用「医疗性昏迷」(medically induced coma; sedation),让自己在昏迷中,没有痛苦地渡过人生,直到死神自然来临。我解释这与安乐死不同;大部分的教会都会接受。

听完后,提姆如释重负地说:「这下我知道我的选项了。真谢谢你的分享。」

我再度强调:我说的不算数,而请他勤加祈祷,也和病房的心灵师以及医师讨论,才做决定…。

本来只开著小灯而嫌黯淡的病房,这时突然亮了起来。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地往窗外看去。只见太阳正从云层里探出头来,散出光、热,罩大地。花园里正在争艳的各色花朵,在阳光下,也更显得娇丽可人。

提姆的微笑在他土灰色的脸上展开,好像有些不搭调,不过,我可以理解他的开心与释怀。

离开病房之前,我给了提姆一个温馨的拥抱,也虔心祈求上天赐给他智能,祛除他的彷徨,以便他做出正确的抉择。                        

                                陪伴,在 离别前 


            
由天主教罗东圣母医院编辑: 光启文化事业出版 

         罗东天主教圣母医院, 博客来, 诚品等书局, 以及光启文化事业均有售

         定价: NT $300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下一则: 返璞归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