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大人物
2019/05/01 00:00
浏览1,265
回响0
推荐109
引用0

                                  

整个安宁院包括院长、谘商师、护理师、照服员等手边没有急事的员工,面带悲戚,站成两排,齐集通往停车场的门边。

是安宁院的惯例我们照顾过的病人走最后一程,表示感恩与哀悼,也献上祝福。

不多久,运大体的担架床由礼仪公司派来的职员缓缓从七号房推了出来。担架床上躺著的迈克(非真名) 覆盖在一张花色高雅的被单底下。这类被单是由一群我们称之为被单天使」(Quilting Angels)的志工手制的。平时,病人如果喜欢,可以当被子盖;他们走了之后,家属也可以拿回家作为纪念

担架床走近了,我强忍心中的伤悲,带著感激,回忆起和迈克结识的经过。

七十五岁的迈克,是腮腺癌末期患者,两个月前入住安宁院的七号房。根据资料,他一生未婚,没有家人,访客倒是很多。对于病人,不管背景,照护团队一律一视同仁,除非有特殊需要,在资料上也不会有明显的记载;病人的家世或生平也只有在他们家人或访客主动透露时,志工才会知悉。我就是在与一位迈克的访客闲聊时,才得知他是一位「大人物」的。

迈克入住后,在我第一次值班、却还一直没有机会探访他时,有一位大约五十来岁的女士到来宾接待站登记。知道她来探访的是迈克,我告诉她:根据护理师吩咐,迈克因为访客很多、感到太累,正在休息。她说她可以等一阵。于是,我请她到会客室坐下,并给她咖啡以及饼干。她满心感激地道谢之后,笑著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迈克有那么多访客;看我不作声地摇摇头,她指指她对面的沙发,问我有没有兴趣听听迈克的故事。

因为对于这位没有家人却访客忒多的病人,我也有些许的好奇心,因此就坐下来,听这位满头金色卷发的玛莉琳娓娓谈出他的故事。

还好那天有这个机缘,否则,我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位深藏不露的「大人物」的真面目的。

原来迈克来自英国,早年学的是建筑,对于音乐却有特别的偏爱,本身也拉著一手好的小提琴,因此,他遍游欧洲的大都市,研究音乐厅、剧院的建筑与结构,获得许多知识和心得。移民加拿大,定居在多伦多后,在某个机会应征设计音乐厅,他脱颖而出。不只作品入选,更应聘为该项工程的负责人;完工后,他又接受了管理该音乐厅的工作在十多年的岁月中,迈克结交了许多同事、部属与朋友。

说到这里,玛莉琳说:「我就是那时候在迈克手下任职的;后来就成了好朋友。」说完,她赶忙加重语气地补充说:「不只是我,几乎所有的人都一样,是他的忠诚粉丝!」接著,她继续说迈克后来被礼聘到温哥华来,负责一座新音乐厅的设计与建筑;退休后,更被举荐,成为卑诗省娱乐业名人堂的成员。虽然他离开多伦多已经二十多年,当年迈克结交的许多友人都和他保持密切的联系。当他们知道迈克病得药石罔效后,纷纷不远千里地,前来探访。

听到这里,我正想说什么,玛莉琳笑著说:「你想知道迈克哪里里来的『魅力』,是吗?」被看穿心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却索性大方地点点头,让她继续说下去。

                           

「迈克长相平凡,但他可是我们大家心目中的big shot -大人物 。我们敬重他、爱戴他,因为他敬业:不只专精、高效率,更重要的,他常说:事不分大小、高低,贵在全力以赴。对人,他则是非常乐群:不论是同侪或部属,他都友善、真心,至诚相待。如果我们在工作上有了缺失,他也从不假辞色,而只严肃、却客气地指出问题所在,确定我们明白其中道理,而不再重蹈覆辙…」听得我心中顿时涌上无限的敬意。

玛莉琳停了一停,继续说道:「还不只呢!迈克一生未婚,没有家室,因此将同事、朋友视同家人;经常邀请大家到他家作客。他也非常慷慨,说赚了钱,就该把它用在需要的用途。除了定期捐款做公益之外,我们若有急难,他也一定倾囊相助,毫不迟疑。」

看我不停地点头,玛莉琳说:「迈克的伟大之处,我再用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不过,由我刚刚说的,你应该不难明白为什么一听到他病重的消息,我们都千里迢迢地赶来探视他了。但是… 天啊 …!」也许想到迈克已经走到人生的终点,刚刚还有笑容的玛莉琳突然饮泣起来。赶忙递给她纸巾之外,我也坐到她身边,轻按著她肩膀,无声地陪伴她,让她静静哀悼她即将到来的失落。

接著几个星期,在我值班时,我有幸多次探访迈克,有机会认识了这位玛莉琳口中的「大人物」,学到了真正「大人物」的真谛。

几次访谈中,我发现迈克虽然已像风中残烛,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但是他仍然脑筋清楚,思路有条理。更重要的,他虚怀若谷的情操,叫我心折;有时当我提到他一生的成就时,他都一笑带过,只淡淡地说那是机缘和运气使然;他只是随从行事罢了。至于他朋友众多之事,他更坚持那是他们不嫌弃他的缘故。当我不忍心他因为访客太多、妨碍他休息,而建议将访客探视时间和人数加以限制时,他连忙说不需要,因为他要休息可以另找时间,朋友拨冗前来,不该阻止,更何况「这是我向他们道别、感谢他们和我朋友一场的最后机会。」说这句话时,他神情淡定,没有感伤,因为他曾说过:对于死亡他并不害怕,因为他已活过无怨无悔的一生,他肉体死亡的那一刻,正是他的精神探索人生最高机密的开始;I am actually quite looking forward to it」(其实我非常期盼它的到来)。说得自在、潇洒!

每次值班,若是迈克精神好时,我们会交换各种心得,无话不说;如果他累得睡著了,我也会坐在他床边,心疼地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静静地陪他一阵子。从他身上,我感受到一位「大人物」的风范 – 生命力旺盛时,活出美丽的人生;在濒死的病榻上,仍然不失其谦谦君子的风度,给了探访、陪伴者许多启示。这种将死亡一事「贡献」出来的美德,是最难能可贵、也是让我衷心佩服的。也因为如此,这段日子,每个礼拜到安宁院值班,自然而然地成为我一周中引颈盼望的事。有一次,我这么告诉他时,他也说:「我也是期盼你每周的探访的。」虽然我知道这只是客气话,相信对其它志工,他也说这么说,我心里还是对他的友谊感激莫名。

「成功」或「伟大」绝非金钱、地位、地位、名誉等身外之物可以估量;我在迈克身上又再一次得到明证...。

早上本来艳阳高照的天空,现在却阴暗了下来。莫非天地也在悲悼一位「大人物」的离去吗?

看着迈克的大体被缓缓装进礼车,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沿著双颊流了下来…。别了,迈克!谢谢你让我有机会认识你;更谢谢你宝贵无价的身教!愿你一路好走!

                             

                                 陪伴,在 离别前 


            
由天主教罗东圣母医院编辑: 光启文化事业出版 

         罗东天主教圣母医院, 博客来, 诚品等书局, 以及光启文化事业均有售

         定价: NT $300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上一则: 返璞归真
下一则: 心念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