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心念相系
2019/03/01 00:00
浏览1,438
回响0
推荐108
引用0

   

虽然一个新的年度就快过去六分之一温哥华的冬天却好像迟迟不愿离去似的:六、七度的气温,天空灰暗,纤细、绵密的雨丝飘在脸上,本应有几分罗曼蒂克的气氛,却因北风频吹,带来了些许寒意,让路上的行人振步疾行,希望赶快躲进建筑物里面。安宁病房里面,因为有暖气的缘故,几位繁忙走动的护理师都穿著短袖的上衣,却使人有身处盛夏的错觉。

也许因为时间还早,满床的病房静悄悄的。拿到床位分配表后,我看到420号病房住的仍是爱丽丝(非真名) ,心中略略松了一口气,但是看到护理站的白板标示著她的PPS (Palliative Performance Scale – 安宁病人表现指数) 只有10% 时,心中一阵悸动。

根据维多利亚安宁协会(Victoria Hospice Society) 的分类:健康情形不错的病人,PPS100%;他们可以随意走动,从事任何活动,自己也可以料理生活所需,饮食正常,觉知清醒。若低于30% ,病人大概已经病入膏肓,完全卧床,完全倚靠他人照顾,开始嗜睡或昏迷10% 更是离死亡不远。根据这个指数预测病人的病情,虽然不是完全准确,却是虽不中,亦不远矣

爱丽丝72岁,子宫癌末期;四个星期之前入住病房。时常来陪伴她的是中年的独生女儿乔安纳(非真名) 。爱丽丝虽然病体羸弱,时常精神不继,但是待人和气、有礼;乔安纳也是谈吐高雅、得体,尤其让我佩服的是她颇有深度的灵性修为。几次访谈中,我更可以看出她们母女互动良好,感情甚笃;尤其对于爱丽丝不久人世一事,两人看来都坦然处之,对生死问题甚至谈笑风生,象是准备妥当,令人安心、称羡;我也如此告诉她们母女。

上个星期我值班时,爱丽丝一直熟睡著;那天她的PPS30%。陪伴在旁的乔安纳说她妈妈虽然偶而会醒来,但是非常嗜睡。说罢,她掩面低声饮泣。我随手给她面纸,正要安慰她时,她突然说她感到非常害怕,因为她担心妈妈离开的时间已经不远。为了不愿意打扰熟睡中的爱丽丝,我示意乔安纳到外面去。

我们一前一后地走进专为方便谈话用的「静室(Quiet Room) 。甫一坐下,乔安纳的眼泪就决堤般地倾泄而下;我坐在她旁边,一边轻拍她的肩膀,一边任由她哭泣。过了一阵子,她哭声稍歇,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我点点头,并示歉意;我告诉她我可以同理她的悲伤,请她无须在意之后,我静静地看着她,等待她分享她的感受。

乔安纳开口了:「你一定觉得对于母亲的情形我既然已经心理有所准备,为何还这么难受,是吗?」我说这不奇怪,因为尽管准备得再好,临到生离死别的时刻到来时,照样会哀伤难过的。乔安纳没有针对我的话回答,却让我意外地说:「其实,对妈妈日益严重的病情,以及迫在眉睫的死别,我是既害怕,又恐慌的。」对这番完全可以理解的,我点点头,等她继续说下去:「但是我怕妈妈难过、惦念,只好装成非常洒脱的样子;告诉她我会照顾自己,请她时候一到就安心离去。其实,其实… 她停顿了良久,才能够再接下去,想必是相当感伤的缘故吧:「其实,我心里非常不舍得她和我就要天人永隔的。就怕她担心我而走不开,垂死挣扎,那才惨呢。所以我都不敢把自己真正的感受表达出来… 」讲完,她又开始啜泣了。

                

乔安纳讲到了常见的濒死病人家属的两难:既要全心照顾即将离去的亲人,身心俱疲之余,又要强作笑颜,而真正抒发感情以及疗伤之事,只能在夜深人静亲人不在场时暗自饮泣。

于是,于是告诉乔安纳以前我在家先慈、先严人生末期时,也有这种挣扎之后,我并分享了后来上课以及读过几位心理学专家、谘商师的著作,而得到的讯息:安定心神,集中意念调整呼吸,用细腻的观想以及强大的心念和濒死昏迷、甚至已经去世的亲人沟通,是可行的。

听完之后,她将信将疑地说:「可信吗,这种说法?」「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和她分享了当年先家严濒死前昏迷时,在与他沟通的当儿,我讲出一件他极为痛心的事情,他眉头突然揪在一起,待我抚慰之后,他才舒缓了痛苦的表情。我告诉乔安纳我也在学习著藉此与已经离世的亲人联系。我说这不一定人人都行得通,却请她不妨试试;我并解释了华语里面「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成语,作为鼓励。听了我亲身的经历,乔安纳点点头,答应她也要试试看...。因此,今天我就急着想知道她「实验的成果」。

420号病房房门敞开著,里面悄然无声。从外面可以看到拉上的床帘后面,显然有张上头坐着人的椅子,因为椅子的靠背刚好顶住床帘而突出,而椅子底正下有一双脚。「应该是乔安纳在陪著即将远行的妈妈吧!」我一边自忖著,一边轻敲门框,嘴里说著:「志工」。

床帘掀起处,探出头的正是乔安纳。她略显倦容,但是「释怀」与「淡定」清楚写在脸上;和上星期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看到是我,她赶忙轻拉我的衣袖往外走,同时,带著微微的笑容,轻声说道:「I did it!」(我做到了!)

还没走到静室」,乔安纳就迫不及待地向我述说她与昏迷中的母亲以心念沟通的经过。

原来,刚开始的时候,也许因为她求好心切而太过急躁,导致心神无法集中,因此,自己根本无法将要说的话,顺畅、自在地传达出去,更别谈听到母亲的回答了。还好,乔安纳并不气馁,一天几次静坐、收心,终于在第三天和昏迷中的母亲「连络」上了。她不仅表达了对妈妈自小疼惜她、带大她的谢意,也谈述许多她们之间互动的趣事,更重要的,她倾吐了对母亲的爱,同时,也毫不犹疑地告诉妈妈她对于即将失去她的恐惧与不舍。乔安纳说:虽然妈妈依然昏迷如昔,她却可以感受到她的激动。果然,妈妈的回答清楚地传回乔安纳的心;原来爱丽丝对自己即将离开人世,舍下爱女,也是万分不愿、不舍。最后,在了解她们母女之间毫无掩饰的感受与心意之后,她们又互相祝福,也互许将在天乡相会,再叙世缘。

乔安纳说这几天来,她们之间的沟通一直持续不断;两人之间的爱与思念就靠著心念相系、相牵来沟通。她并说在妈妈走后,她也会学著和已经身处另个世界的她继续保持联系,一直到她自己也将前去和妈妈相会的那天为止。听得我既感动,又为她们母女庆幸。

那天下班前,我经过420病房时,看到乔安纳双眼微闭地坐在床边,而床上的艾丽丝虽然呼吸急促,却神情自若。想她们母女应该又心念相连,正在道爱、道谢、道歉、道别吧?我停下脚步,在心中静静为她们祈福时,不经意地注意到窗外一片蒙蒙烟雨。生离死别之后天人之间的奥秘,似乎隐藏其中,等著人们去发掘、探索;而心念相系」也许正是开启这天大机秘的钥匙之一呢...。

                                          

     陪伴,在离别前     天主教罗东圣母医院编辑; 光启文化事业出版 

          罗东天主教圣母医院, 博客来,诚品等书局, 以及光启文化事业均有售

          定价: NT $300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上一则: 大人物
下一则: 走入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