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感恩的缘遇
2018/08/01 00:00
浏览1,854
回响0
推荐104
引用0

               

又是前往总医院值班的清晨。头顶上一片天蓝,宜人的气温使得已然升起的艳阳,给大地带来温暖而非炎热。一路走来,徐徐凉风拂面,沿途各种花卉竞相怒放,许多人家初割草坪青草的清香弥漫空中,洋溢著生命的礼赞温哥华典型的夏日最是迷人!

也许是受到沿路美景的感染与陶冶,虽然照例地,等电梯还是等了大半天,我却心里轻松地哼著歌,不以为忤地悠哉、随缘,让姗姗来迟的电梯把我带到十六楼的安宁病房。

取得床位分配表后,我发现430病房入住的病人,名字派蒂虽很普通的,她的姓氏魏克菲尔可是不多见;两者的结合,让我好奇心大增。难道…..

把探访前的例行工作先丢在一边,我迫不及待地大步先行前往430病房,心中有些矛盾;一方面希望她不是那位我几十年不见的恩人,另一方面却又希望是她,以便有机会让我表达我的感恩之忱。

430病房的门开著,里面没有开灯;是病人睡觉的表示。我轻敲了一下门框,就蹑足而入。床帘后面,睡得很沉稳的,是一位有一头银发的老妇人。在由百叶窗帘透入的阳光里,我依稀可以看到她坚毅的轮廓。没错,是她!百感交集的同时,我的记忆也飞快地将我拉回到四十几年前

1974年,卑诗省林业工人的罢工,粉碎了我原先到温哥华打工、存些钱,再回明州大学专心写论文的计画。有些感到穷途末路的我,只好硬著头皮,到温哥华社区学院求职。那时,我的英语虽然讲得结结巴巴地拗口异常,却因为当时亟需英语教学人才,教务长和我谈了一个钟头之后,就录用了我,并派我到华埠的一个中心去报到。

时位于华埠的中心主任对我很好:和我相谈、明白我的困境之后,马上把一些包含教学内容的课程计画借给我之外,也提供了她个人的经验之谈给我做参考;同时,为我安排每周授课六个钟头。于是,我就像被赶鸭子上架般,开始我边学边教、也是现买现卖的英语教学生涯。在对于教学还没完全进入状况之前,每堂课为我都是一项挑战。

有一天,当我还是如履薄冰地进入教室时,我发现有一位陌生的中年白人妇人坐在教室后面。一看到我进去,她马上起身和我打了个招呼,并自我介绍说她叫派蒂.魏克菲尔,担任相当于院长的职位。我心里正在猜测她的来意时,她主动为我提供了答案:她是来听我的课,以便做将来是否继续录用的评估的。

虽然我紧张得一颗心脏几乎跳出嘴巴,不过,我还是依照原定的教学计画,教完了两个钟头的课。

就在我战战兢兢坐在她面前,听她讲评时,派蒂先客气的恭喜我教了一堂精彩的课;接著,她纠正了我几个字的发音,并指出几点我教学上的缺失,同时,也教授了几样实用的技巧。最后,她鼓励我继续充实自己,也参考他人的经验;她说她相信我在英语教学上,将会得心应手的。

我不知道她是否对每个新老师都如此客气,也百般鼓励,但是她的一番话给了我诸多启示与勇气,也让我有信心在这领域上一走就是一辈子。                                                             

             

我第二年转到校本部时,才知道派蒂已经离开学院,前往卑诗大学,专司训练英语教学人才之职。我们也就失去联系了,虽然我心里一直有不曾向她表达谢意的遗憾,却也一直拖著,没有积极地尝试补救,直到这一天令我感恩的缘遇

经过她的护理师说我可以叫醒她后,我走到她床边,我一边端详著她布满皱纹的脸庞,一边轻声地叫了她的名字。她慢慢张开眼睛,先是四顾盼望着;看到我,她有著在记忆中思索的表情。我赶快报了自己的姓名后,突然,她眼睛一亮,嘴露微笑,同时,伸手来回抚摸著我于思的面颊,嘴里喃喃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赶快回答说我是这个病房的志工,刚销假回来值班的;她听得点了一下头说:「啊,你度假去了;怪不得今天第一次看到你。我来这里都已经快一个月了!」一问之下,知道原来她是我开始度假后的第三天入住的。虽然有些病人一住住了几个月,大部分的病人却都是两、三个星期,甚至几天就离开人世、或者出院的。这么一想,我的感恩之心情顿时充满心中!莫非这是冥冥中注定让我有机会向她表达我的谢忱的?!啊,上天待我何其优厚!

我不知道她是否真记得我是谁,就把当年她来听我的课的往事告诉了她。她又点点头说:「是啊,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接著,她清楚提到几件与当年有关的事…,我对于她头脑之清晰,与记忆力之强感到特别惊讶;毕竟她已届九十七高龄,而又病入膏肓,更重要的,当年我只是一个刚刚受到雇用的无名小卒而已!也许她看穿了我心中所想,她说:「我记得你,因为那时候亚裔的英语老师寥寥无几,何况…」我没等她说完,就笑著替她接下去:「何况我又是个本身英语有待加强的外国人!」我一说完,连她也笑了起来;不过,她立即收起笑容,脸色严谨地说:「有时候,由自己的学习过程反而可以领悟到语言的真髓的。」于是,我把握这机会,谢谢她当年的支持;告诉她就是她的鼓励让我有信心,在这领域整整走过三十多年,也从学习者的角度,写了一本文法书,对于英语语法有些不同于传统的解释。

听我这么说,派蒂动容地说她为我高兴,也替我感到骄傲。说完,她的疲倦清楚地写在脸上;再聊了两句,我说将再来看她,就起身告辞。

看到她的羸弱,深怕她时日不多,我没敢等到一星期后的值班;第二天,我又去探望她。这次,她精神比前一天好;她让我看她的家庭照,和我分享了许多她子女的事,并说她正在等她最钟爱的孙子再过两天从多伦多赶回来看她。说完,她有些忧心地说:「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得到呢?」我虽然嘴里安慰她说:两天很快就会到了,心里面却暗暗地祈求她能够如愿。

过了两天,我再去看她时,虽然她知道我的到来,却异常虚弱地半昏睡著。我除了告诉她她的孙子当晚就会赶到,要她加油之外,也再次感谢她当年的提拔之恩,更代替她一生造就的众多英语教学人才向她致谢。听我说了这些,她嘴角微微动了动,算是回答吧?请她珍重、好走之后,我依依不舍地离开病房,心中充满对她的祝福,与对此次缘遇的感恩。

   ***

后记:第二天上午,我打电话到病房去,得知派蒂见到前一个晚上抵达的孙子后,已于当日清晨安然离世

                                                                              陪伴,在离别前   由天主教罗东圣母医院编辑; 

                                        光启文化事业出版 

           罗东天主教圣母医院, 博客来, 诚品等书局, 以及光启文化事业均有售

           定价: NT $300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上一则: 亲情
下一则: 小凤和阿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