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哀伤伴行
2017/10/01 00:00
浏览1,842
回响0
推荐126
引用0

              

一个秋天的早上,万里的长天,湛蓝得让人心花怒放,带著海水咸味的凉风轻拂脸颊,舒服得叫人情不自禁地轻声唱出初秋的礼赞。

滨海的温哥华星相馆(Vancouver Planetarium)前的钢制大蟹依旧雄伟地矗立著。除了匆匆走入馆内、预备上班的一些工作人员外,寂静充满了周围。

看看表,离开集合的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于是我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坐了下来,微闭双眼,放松全身,专注调息 …。过了一阵子,我听到远处有好象是打招呼的声音,睁开眼睛看去,安宁院的志工同事黛比正和几个我不认识的人交谈。

黛比是周三「哀伤伴行」的负责人,我在安宁院有几面之缘;最近,我表示想加入这个活动之后,曾多次和我联系,帮助我了解详情。

安宁照护里的「五全」 –「全人」、「全家」、「全队」、「全程」以及「全社区」之中,「全程」指的是照顾末期病人的持续与延伸性:从他进入医院就医、住院开始,到他往生之后,对他遗属仍给予适度的关怀之意。「哀伤关怀」是安宁照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记得我几年前在罗东圣母医院服务、学习时,就常随著团队人员到丧家,或者参加告别式,或者慰问、访谈,就是一种「哀伤关怀」的作法。                                                                                               

为了贯彻这个原则,温哥华安宁院协会在安宁院还未开设之前,就先创设了「哀伤伴行」(Bereavement Walking Group):志工定期陪同家属步行,边走边聊 ,算是彼此支持、鼓励活动(Support Group)的一种。为配合家属需要,同时有周三与周六两组;一年春、秋、冬三季,一季八个星期。这项免费服务的对象是全大温哥华地区任何在亲人离开后,还未走出哀伤阴影的家属。参加者根据个人需要,可以无期限地继续,也可以选择在任何时段离开;完全没有拘束或限制。

由于志工并非专业社工或谘商师,因此我们的主要工作是一方面陪家属们走路,一方面聆听、了解他们的心声,而适时给予同理的安慰;若遇有情形特殊者,则可建议商请专业人士协助,以便帮他们早日走出悲情…。

                 

十时许,该来的都到齐之后,黛比把大家集合起来,在一个树下围成一圈,先请一位比较资深的志工舒珊开场。舒珊请大家低头、闭眼,先做几个深呼吸之后,她要大家把灿烂的阳光、清凉的海风、油绿的树林、孕育生命的大地…吸入身体之内,借以清除感伤、洗涤心灵,也将这些滋润宇宙的资源,献给已经远去的至亲,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平安、自在,并藉之作为个人继续生活下去的倚靠。 

类似祈祷的开场白结束之后,大家做简单的自我介绍,并分享这一周来的心境;自我介绍实属必要,分享心情则不勉强。我发现前来的七、八位家属中,有新有旧:有些是亲人最近才离开的,有几位却已参加多年。我告诉大家我是这个团体里年资最浅的志工,我愿意陪伴、聆听,并学习;我也说明我愿将今天的伴行回向给我去逝的亲人,以及一位居住在挪威友人方才往生的公公。

伴行开始了;大家沿著星相馆后面的克齐拉诺海滩(Kitsilano Beach),缓缓前进。我们并没有硬性配对,而是顺其自然,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

远远望去,北岸是绿色的山脉以及整齐的西温哥华住屋,东边则是高楼大厦密布的温哥华市区,以及林木苍郁的史坦利公园(Stanley Park) ,西北边波光嶙峋的海面,有抛下了锚、正等待进港的远洋货轮,也有点点轻快矫捷的帆影;身旁近处,更有不知名的野花,还有树叶已经开始变色的密林…,在如此一幅美丽的图画中步行,我心中兴起无比的幸福感。                                                                                           

                     

啜饮著醉人的美景,起先,大家谈的是天气或最近的活动等,比较无关紧要的琐事,不过,很快地,大多数人就打开内心,将亲人生病、就医经过,以及丧亲后的感受,毫不保留地分享。我也注意到很多家属仍会频频拭泪,难掩内心的哀忱;志工也不例外,因为家属的分享也会让我们忆起自己已经远去的至亲,而勾起当年的剧痛。                                                                      

半个钟头之后,黛比将大家集合,要我们换换同行的友伴,再继续…。

一个钟头的「伴行」很快地过去了。最后,大家依例在一家咖啡屋坐下来,一边享用咖啡,一边继续交谈,也慢慢结束今天的活动,并互道珍重,相约下周再见。

等著公车准备去安宁院值班时,我心中思潮澎湃。想到刚刚经过的无边无际的大海,我的脑子突然出现白居易的「长恨歌」里「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千古佳句;丧失挚爱的确是绵绵无止境的永恒之痛!

在徐徐秋风之中想着逝去的双亲和其它远离的亲友,我的思念之情变得益加浓烈,为他们祈福之心也更为热切了

                                                                                                                            

       陪伴,在离别前     天主教罗东圣母医院编辑; 光启文化事业出版 

       罗东天主教圣母医院, 博客来,诚品等书局, 以及光启文化事业均有售

       定价: NT $300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上一则: 好活、好死
下一则: 理智与感情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