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侧写画者— 为母亲的画册作序
2018/08/10 21:59
浏览1,890
回响17
推荐71
引用0

懂画的朋友说:母亲的山水画壮丽辽阔,花鸟作品细致灵秀。

我是她的女儿,没有遗传到她画画的天份,仅能就我的感觉来说说:

我喜欢妈妈画中的高山峻岭,被云层环绕,意境幽静出尘;我也钟爱她画中的鸟儿,结伴成双,十分亲昵,还有些是「母鸡带小鸡们」,他们的羽翼丰满亮丽,昂首阔步,十分讨喜!

不认识她的人,以为她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飘逸浪漫的艺术家;但事实不是这样的;相反的,她为现实生活拼搏一生,是一位迎难而上的生命勇士。

母亲身为长媳,在李家责任繁重,年轻时便协助父亲创业,之后数十年,积极管理家族事业;她也为我们四个孩子操了一辈子的心;如今年纪大了,更常与身上的疾病奋斗。 现实中的忙碌和担忧,常常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只有在画室中的母亲,是宁静喜悦的。

母亲的画册开始规划出版时,我曾希望她为每一幅画写一些文字批注,纪录创作当时的心情。母亲不置可否,但似乎提不起劲儿来。

后来我想:也许那些高山云海的潇洒开阔,气宇轩昂的鸟儿,都只是她「心中的向往」,在现实中不可多得..... 

于是,她「逃离现实」,唯有在画室中独处的时光,她的内心才能享受那份宁静愉悦,能无拘无束地将自己心中的渴望,尽情地在作品中表现出来,

「画作本身已经做了说明.....」她也许觉得无需再多说些什么了。

 

父亲欣赏,并为母亲的才华感到骄傲。但他显然也没有艺术方面的细胞;即使如此,他一直是最支持她的人,数十年在身旁默默守候和陪伴。

 

父亲将公司往年足够给16人开会的长型桌,千方百计地吊上家中三楼,放置在母亲的画室中。让她有一个肆意挥洒的大画桌,平日再拉开百叶窗,阳光和一览无遗的山景便进入画室,加上蝉鸣鸟叫声不断,如此,母亲彷佛置身于大自然中作画。

  

母亲创作灵感最丰富的那几年,简直废寝忘食。不但三餐常常迟到或缺席,爸爸有时深夜里醒来,要上三楼去找寻正专心作画的母亲,提醒她记得睡觉;这对一向重视「定食定眠」的金牛座父亲,实在是很大的考验和妥协。

年轻时,父亲与母亲结伴游遍千山万水,拜访过世界许多奇山异石,他俩钟爱大自然。

如今年纪大了,周末时父亲就自己开车,载著她往埔里溪头的山林里去。

 

南投六号公路上,他们望着青山绿水,母亲感叹说:美丽的宝岛早在数十年前,就应该栽种品种优良的美观大树,留予后代子孙;她也指出沿途何处早些年该兴建水坝,为中部旱季做准备。

母亲不让须眉的性格,与丈夫谈的都是国家大事,并不儿女情长,两人对话十分奇特。

对于早年丧母,一向沈默寡言的父亲,母亲是他一生的光,指引他人生的每一段路途。 他挚爱她。

 

二姐是纪录母亲画作资历的好伴儿,无论是母亲的个人特展,九九画会的联展,中师大的杰出校友,以及这次的画册出版等,二姐都贴心地为母亲做各种策划和纪录,更难得的,是拍摄了许多珍贵的照片,今日画册出版时得以完整呈现。

 

前年吕佛庭先生的「长江万里图」画作和书法在台北展出时,我特别带爸爸妈妈北上看展。在会场中,母亲与我谈及许多她少女时期的往事,那时先生在台中师范大学任教,国画是必修,是她的启蒙老师先生曾对她说:「你很有天份,值得栽培」,带给她莫大的鼓励。但因个性羞怯,她从不敢主动趋前向吕先生亲自请益。

之后的数十年,便埋首与现实奋斗,转眼过去。


六十岁时母亲,终于放下人生的诸多责任与重担而重拾画笔,此时我搀扶的母亲已年近八十,与我谈起她的少女往事,当年她正像我女儿今日的年纪....

   

岁月如斯,人事更迭,唯有美好的作品长存不朽。 

妈妈又对我说,记忆中吕佛庭老师吃完晚餐,常常独自在月光下的校园里沈吟散步,思念遥远,回不去的故乡。「徘徊在他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吧...」妈妈说。

母亲作画时也是这般,只属于自己,不为他人所了解的心情吧。

 

----------------

几个礼拜前与母亲一起选画入册,她说有些画,虽是早期的作品,今日看来,技术显然仍不成熟,但自己看了很有感觉。毕竟是成长的印记.....我鼓励她尽量多选,我相信这本画册对我们家人的意义,远超过外人的观感。

我们都很高兴母亲拥有画画这个嗜好和寄托,让她以自身的才华,赞颂出天地之大美与灵气,也让她在苦闷与烦忧时,有一个心情的出口。  


距离母亲15年前出版的自传,这算是母亲的第二本「自传」,祝福她的画册的出版成果让她满意,更祝愿母亲在未来的岁月里健康无忧,拥有更多的身心能量,创作出更多满意的画作!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7) :
17楼. 贾妈 - 登高望远、求寿
2018/08/30 14:04
Siena 字里行间流露著

对母亲的努力和天赋,满满的骄傲和宠溺 ....

 

看到很多现实的例子,女儿对年老体衰的母亲无限宽容

而母亲对尚未独立的女儿反而是严厉而苛刻的 .. 以爱为名,

但是言行却常让人透不过气

  

我没想到 2015年回台陪伴母亲十个月,母亲就走了

当时我很庆幸母亲失智了,容易亲近了

我买了幼儿园小朋友的涂色本,和加减乘除的算数练习本

发现她在给公主们的衣裙涂色时,专注而且神情愉悦

女儿和看护们又对她的作品高度赞美 ....

  

感谢老天,母亲走得很安详,我们的母女情缘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

   

贾妈:

我不是因为她是我母亲而宠溺她的。

我们陪伴母亲治疗已经十年了,一次比一次严峻,治疗历程是辛苦的,对病人和家属都是. 病人的恐惧和疼痛很多时候会以暴烈,伤害性的方式表达出来,那么身旁的照顾者就会受伤。你母亲以一个很“柔和”的方式,为你们的关系画下句点,这也是生命的慈悲。

但让我来选择,我宁可要一个“百分之百的妈妈“与我相处到最后,因为这比较接近真实。 

看穿了,很多只是她病中的不安全感,和长久“制约”,有苦难言的表达模式。

我再回去看我与她共度的这几十年。

我想说:母亲是我在家中的知音,她一向是家人中最欣赏和信任我的人,许多时候我有一些“创见”,必须与家人一再说明,她总是很快抓到重点,马上表态支持我,同样的,对我的一些软弱,偏见和傲气,她也即时给予纠正和批评。

年轻时(甚至现在)觉得她很严厉,很怕她,觉得压力巨大,现在经过这些病中的照顾,我们逐渐磨合,理解彼此个性上的不同。她在感到被爱和安全时,小女儿态就出来了,变成一个乖乖小孩儿。而她批评我时,我知道她只是在发泄,和说“当时的真话“

不是“以爱为名“,真的出发点就是”爱“,  只是我们中国人太惨了,表达爱的方式,很多时候,近乎是情绪勒索。

大家都要再学习!  

Siena 2018/08/31 17:02回覆
我说要出新文,真的今天就写了,而且想”一次就写三篇“好了,这阵子太苦闷了,要来写写孩子们的有趣事儿。   Siena 2018/08/31 17:03回覆
16楼. 云霞
2018/08/27 03:46

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今天再度来留言。

令堂的山水画,崇山峻岭,云海奔腾,气势磅礴,很耐看。花鸟画,则婉约灵秀,充满祥和温暖,爱意跃然纸上。

有您这心思细密,运笔挥洒自如,又这么了解她的女儿,为她画册写序,真是再恰当不过。

这本画册可作为传家宝,画中所流露出的隽永馨香,代代永传下去。 衷心祝贺令堂努力不懈的成就!

谢谢云霞姐姐在百忙的旅途之中两次来留言,和对母亲画的细心欣赏与赞美。


 母亲真的只有在画室中是最宁静喜悦的,在病中失眠,孤独的夜晚,不想吵醒家人,她会拿出I Pad 里自己的画作欣赏,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喔。


她告诉我,身体大好时,她要「画一幅尺寸很大的画」


我鼓励她说:这样很好。但一般人的客厅太小,可能容纳不下。


人的一生就是如此,充实匆促,迷茫又真实,觉得还是女孩儿,倏忽已近老年。 永恒星空与千丝万缕的短暂情思,仅能交会在这一瞬间。


美好人生的挚爱与告别。

Siena 2018/08/31 16:33回覆
15楼. 云霞
2018/08/25 06:33

想象她在画室,揽窗外美景,听一山鸟鸣,执笔挥洒,何等忘我惬意!那张大画桌,更让人感受到令尊对她的照护与爱意。鹣鲽情深,温馨甜润不禁流露在禽鸟花卉画作上!

她真是生命的斗士,前半生为家奉献,60岁后才拾起画笔,深宵不寐,画得那么认真,尽显才情。

也是有你们这些孝顺子女的鼓励与支持,让她经受化疗后,能以画疗成品为她的努力做个见证,公诸于世。

恭祝画册出版圆满成功!


14楼. 悦己
2018/08/21 08:27
好敬佩S 的妈妈这么才华洋溢
S虽然自谦没有遗传到画画的天份
但S写作的天赋应该也是父母的基因吧
艺术写作都是相通的
祝贺令慈出画册
恭喜恭喜

谢谢悦己一直来看我,我因为心太忙,对旧朋友大多疏忽了,Sori....

一路我看你孩子们写你,自小你和先生如何倾听,照顾,支持他们,如今三个孩子都长成社会上之有用之才,有著坚定的宗教信仰和乐观有意义的生命态度;你给孩子们那份细腻的关怀,乐观的坚强后盾,我就告诉自己,要尽力跟你学习。

我的妈妈是烹饪,绘画和园艺的全才,我只会写一些文章,其它我都不会。所以不知道有没有「相通」

「学而时习之」,我理财比妈妈厉害一点儿。

Siena 2018/08/30 16:21回覆
13楼. 李安纳 巴黎索邦大学
2018/08/20 07:01
画作

令慈的高山流水画的很有灵气

有一位支持他的夫君是她的福气

祝福她

谢谢李安纳的回应,和对妈妈山水画的赞美。

对不起,母亲病中,几次想回覆留言,文思不畅无法下笔。

爸爸对妈妈的爱,真的是不离不弃,无边无际的。而他心中也明白,母亲自年轻时,凡事为他操烦,一只像带弟弟一样的待他,不是娶了妈妈,他的事业和家庭,不会如此圆满。  


Siena 2018/08/30 15:42回覆
12楼. 盹龟鸡~ 凯撒琳宫
2018/08/18 13:22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 Siena 家的鸿鹄是愿意舍身,甘于尘缘琐事的。

磅礡的山水是伯母的外在, 柔婉的儿女情长 和孤芳自赏 就留给花鸟 和凤凰一样的长尾鸟了。

被疾病折磨也不气馁,仍然一样以斗士之姿 冷眼面对。 伯母的一生 是寻常女人的十辈子了 。

谢谢盹姐姐的宽容与美善,留下这样美好的留言。您是母亲的知音。母亲已完成六次辛苦的化疗,并且接受高剂量的放射性治疗。

她身体好些了,就接受九九画会的邀请,展出她的画「严瀑清音」,我为她照相,她笑起来纯洁美丽,象是回到她的少女时代。

她的穷苦童年没有选择,只能接受社会种种的「制约」,去达成现实一般的期望,到了我们这一代有了条件和富裕,可以选择兴趣和意境,饮水思源来说,是母亲「甘于尘世」成就了我们的理想。  

这儿和姐姐分享。  


Siena 2018/08/30 15:33回覆
11楼. 贾妈 - 登高望远、求寿
2018/08/18 13:02
我也好想去学点什么厉害的才艺

好将来吓吓我媳妇

怀疑

安欧门大哥这篇是“至理名文”, 我辈切记。

四家不同家

Siena 2018/08/28 15:08回覆
10楼. 贾妈 - 登高望远、求寿
2018/08/18 12:30
我婆婆也跟随某大师习画多年

公公还为此去学了裱框

.... 至今,看见国画

还是会不自觉的 ...紧张、弯腰、歛眉 .. 闭嘴 ~ ㄟˊ咦

你这个心得我看看就好,不知如何回应。

好奇的是:你公公去学裱框是自愿还是被逼的呢?

”跟的老爷“一般是有种,一来是非常惧怕,另一种是非常依赖老婆。

相敬相爱是表面,人心隔肚皮,是不是?哈哈。  

Siena 2018/08/28 15:05回覆
9楼. My Daughter, my Love
2018/08/16 18:51
伯母的山水画感觉壮丽宽阔,彷佛无穷无尽。不过我更喜欢她的鸟,成双成对,永不寂寥。活到老年,千锤百链,还能够忘我地作画,真不简单,我好生羡慕她的才情啊!

谢谢MDML这一路的相惜与陪伴。

这儿送你一幅妈妈画的这幅 “相互爱惜”

Siena 2018/08/17 16:13回覆
8楼. 贾妈 - 登高望远、求寿
2018/08/16 12:42
看到你发文太高兴了

还没想好要说什么 ....

   

贾妈:

你慢慢想,我快发下一篇文章了。 

Siena 2018/08/17 16:07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