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社会因素 VS. 生物因素
2019/11/22 19:51
浏览1,179
回响3
推荐9
引用0

我主修社会学,就我的了解,社会学者普遍有一种倾向,是强调社会因素对人的决定性影响,譬如马克思就曾经表示,人是其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各种社会关系决定了我们会是什么样的人,会怎么想、怎么做。当然,马克思最强调的是人的阶级属性,这可能是所谓“社会关系”中的最关键环节。

社会学者也常常谈论社会阶层化的现象,不管是功能论学派,还是冲突论学派,都强调促使阶层化发生的社会因素。象是一些教育社会学者,如著名的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就强调学校教育的阶级再制作用。当然,这是一种带有强烈批判意味的观点,认为学校教育维护社会的不公平状态,让底层民众的子弟继续留在社会底层,而上层民众的子弟却轻易进入上层。

在如上的讨论中,往往不触及先天的差异,譬如先天智能、体能等因素,好像这些因素在阶层化过程中是不起作用的(或者会在广大的社会里被随机化作用抹消)。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虽然我的专业训练从来就只有社会学,但是,基于实际生活体验,我仍然相信,非社会因素,譬如先天遗传因素,影响力绝对不容忽视。也因为我有这样的想法,所以特别把此处所述的“反例”拿来分享,让大家更强烈感受到先天的、非社会因素的可能影响。

在下面的报导里(注一),一对同卵双生子男生,其一在医师的怂恿下被当作女孩来养(该医师认为性认同是后天产物),并且做了变性手术,改变成为女生的生理结构。但是,这个孩子成年后又再度变性为男生。最后却因为忧郁症自杀。事件被认为是证明了先天遗传已经高度决定了人的性认同,而后天的改变始终让他觉得格格不入。这个案例其实还未必能完全论证先天遗传对性认同的决定性作用,但是,应该有利于这个方向的论点。

不过,我并不希望大家因此又完全向另外一边倾倒,而过度低估、忽视社会因素的影响。这种偏颇其实可能是更普遍的,也更常误导大众认知的问题。毕竟,宏观式的观察,比较不是人们的直觉容易把握的。

媒体曾经数度报导过如下情节的故事,美国夫妻来台湾领养了弃婴,日后,弃婴在美国成为了律师或其它专业、成功人士,再回到台湾来寻找亲生父母。我们不难想象,弃婴如果留在台湾的育幼院里,大概就很难有机会长成如此成功的专业人士。这是社会因素作用的较鲜明例证。但是,在日常生活里,我们并不常常看到社会因素的鲜明差异及其作用。尤其,好比像世界观、价值观等内在的特质,更是隐微不显。但是,这些特质对人的影响与重要性,丝毫不因隐微性而不重要。其重要性往往比一些表面特征犹有过之,而这些特质通常主要是文化、互动模式的产物,而非遗传性、生物性的作用。

在评比生物性与社会性因素对人的影响力大小时,必须考虑如下的问题:社会因素与非社会因素恐怕并不是以相加效果模型各自发生影响,而是以交互作用(interaction-effect)模型发生影响。所以,我们无法简单决定哪里一种因素起到多少影响。至少是在更限定的情境条件下,才比较可能计算两种因素各别的影响大小。好比说,社会经济条件可能在智商、健康条件中等的时候最具关键影响力。但是,对于高智商或低智商的人,社会经济条件的影响力可能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影响。此外,我们也不难想象,社会经济条件的优劣会影响到智力、健康的发展,从而再影响到日后的成就与地位流动。这里面,也已经不只是社会因素或遗传因素的片面、独立作用。

社会学者对社会因素的片面强调,大概是因为认为社会因素(特别是宏观性的社会因素)常常被常识及其它科学家的观点忽略所激起的反响。不过,如果我们在乎的是真理或客观事实,那么,复杂的行为因果就应该在承认其复杂性的基础上去厘清因果脉络,找到真正的答案。

注一:

为了证明「性向可以靠后天改变」把双胞胎男孩当女生养,30年后「双胞胎人生彻底失控」悲剧收场!http://tw.qig4369.com/home/watch?id=28907&fbclid=IwAR1TZ2hn4n4w3YOpjNgS3BTLJ2X_T6O9eS42aiacG4QHlaIMuQ4NBHjX1Fs#qiangxiangguan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知识学习 科学百科
自订分类:学术/社会学
下一则: 从人道主义到人本主义
回响(3) :
3楼. 狐禅
2019/12/01 14:29

回2楼

表现好是源自本质良或环境良, 两者俱佳当然更好。这是在美国黑人运动员的状况。有许多高中篮球奇葩,后来不成器,都是环境使然--没人调教或误交损友。网络上可找到不少成例。那位被扭曲本性养育的人,最后的悲剧,也可归咎于环境不宽容边界人所致。容许格格不入,且给他发挥余地,这该是以后育者要特别留意之处。

2楼. !@#$%^&*()_+
2019/11/23 12:45
.

哈哈。文科就是废。

你把我当黑人养,我长大就会变成NBA明星,赛跑冠军?

科学说繁殖以后后代还可以继续繁殖的(原则上)就是同一个种。科学发现事实。理论上文科要发现比单纯事实更高的洞见。结果文科。。。。哈哈哈哈。。。。

后天理论不能说完全错。但是美国智障愿意接受的部分,完全是替黑人的失败推卸责任。思考开始就歪了,发展下去当然变成邪教。

所谓的后天理论讲什么不重要。反正美国人要的就是把黑人的失败推给社会。这样黑人开心,政客满意,社工有饭吃,白人不敢反驳。黑人继续废,政府继续花钱,文科继续骗吃骗喝。

社会流动个屁。

自由经济社会90%的人抢10%的机会。除非实施人民公社共产主义,一定有人流不动。不想吃大锅饭,不敢侵略外国让每个人都有奴隶,讲个屁流动。

敢不敢讲优生学?

不敢讲优生学,还想说多少谎?


1楼. 出岫闲云
2019/11/22 19:57

有网友回应意见如下:「天生变态」这本书的作者,是位基因中有「反社会」潜能的神经科学家。他却毫无反社会倾向,因为从小在温馨的环境中长大。所以,在充满爱的心田中,邪恶的种子是发不了芽的。

我的回应如下:

我无意发表对像J. Fallon这种案例的反驳意见。我的相关了解太少。但是,它是不是一个有力的反例,足以驳倒我对纯后天因素作用的质疑呢?我不认为它有那么强大的说服力。在此,我只强调三点:

首先,广大、真实的社会永远不会提供一个完美情境,让“邪恶的种子永远发不了芽”(相对温暖、和谐的社会有利于此,这点我本来就不反对)。

再者,Fallon的基因里的反社会性,是不是和其它犯罪族人完全相同,还是其实有别,恐怕也不易论断。我们能观察的脑部差异,恐怕还是非常有限(现有的脑部造影技术足以完全显现人的脑部的差异吗?)。

第三,其实,Fallon的案例是站在承认犯罪有先天性因素的出发点,只是,他在这个基础上强调了社会情境的作用。终究,社会因素与先天因素还是同时起作用的。只是,我们迄今无法细致陈述这个”共同“作用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