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母语
2019/11/15 14:36
浏览774
回响2
推荐24
引用0

母语
      所谓「母语」,顾名思义就是:妈妈教给你的话。我母亲是苗栗客家人,呀呀学语时,母亲有无教我客家话,并不清楚;但从学会讲话起,因家里、邻居及玩伴都讲闽南语,所以我的闽南语十分道地,甚至于会讲许多闽南谚语。
      就读小学时,政府为推广国语,学校规定不能讲方言,至于讲方言会被罚钱、罚站,印象中不曾有过这种事。只是,当时的老师不是满嘴「台湾国语」的当地人,就是乡音很重的各省人士,以至我们所讲的国语都不标准,尤其是声母的ㄈ、ㄓ、ㄔ、ㄕ、ㄖ;韵母的ㄛ与ㄜ、ㄢ与ㄤ、ㄣ与ㄥ;介音的ㄩ,经常搞混(注一)。直到小学六年级,来了一位师范学校毕业的老师,才教我们正确的发音,老师常要我们念一段课文,再请其它同学指出念错之处,久之所讲国语比母语(闽南语)来得流畅;不过,回到家里跟父母讲话,还是以母语为主。
      多数母语没有文字,除自然学习外,很难藉由文字传授。多年前,教育当局采用「罗马拼音」来教导闽南语(注二),但成效如何?不得而知。有时我会留意年轻人讲闽南语,发现他们发音都不很道地,尤其是闽南语特有的入声音,例如:「集合」、「竹」、「雪」…等;双唇鼻音,例如:「喝」、「心」…等,讲得不够清楚。所以,只在学校学母语,要达到能与人完全沟通的地步,恐怕不是每周一、两堂课所能造就,即使有人具备语言天份,若在日常言谈中不常使用,必将与我们学习多年的英语一样,听不太懂,也不敢开口。
      在全球化趋势下,英语日益重要,因此有人主张从小就要「双语教学」,让小朋友习惯于英语的表达方式,只是学校教得再用力,离开学校不再使用,依然效果有限。所以,把高中以上的学生透过「交换」送到国外学习一、两年,在完全英语的环境下,自然而然学习总比学校老师教来得有效。有候选人主张政府应当补助并鼓励学生当「交换学生」,本人十分赞成。至于母语教学,若学生有时间也乐于学习,我不反对,但若要学好母语,家里常用最为重要!
      有人认为:学习母语不完全是为了沟通,主要在于维系该族群的文化。众所皆知,汉人没来台开垦以前,西部平原居住许多平埔族原住民,讲了各种不同的母语,除西拉雅语透过传教士用拼音保留若干文书之外,其余母语几乎消失殆尽。所以,语言文字有人用则存、无人用则废,这是自然不过的事情,若想要用强制教学的方式保留某种语言,恐怕徒劳无功,就如同本人虽有客家母亲,却完全不会讲客家话一样。
      日前,韩国瑜之妻李佳芬抛出「母语回家学」,引起社会讨论。客委会主委李永得受访时,说:与中共不约而同,「共同目标就是要消灭母语」(注三),这简直是「竹篙斗菜刀」,类似这种选举语言,听听就好!

注一:参阅【ㄅㄆㄇㄈ】乙文。
注二:参见https://tailo.moe.edu.tw/
注三:参见https://udn.com/news/story/12702/4157097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知识学习 档案分享
自订分类:国语文探索
下一则: 话说矧字
回响(2) :
2楼. 10
2019/11/20 06:46

不仅非台湾本地在学生 籍贯他省的小朋友 都要说国语

语言是沟通的工具,全国有一种可以大家沟通的语言,有助于社会的合谐与进步,这是当时推动【国语】的重要原因。 夏老师2019/11/21 22:18回覆
1楼. 【无★言】家喻户晓的中国人
2019/11/16 08:38
「至于讲方言会被罚钱、罚站,印象中不曾有过这种事。」

我也没碰过这种事,大家言之凿凿,不知何故。

许多闽南语皆已国语化,如「台湾」一词,应读如「台圆」,如今很少听到了,「水果」一词,读如「瓜子」
主张使用闽南语的人,经常夸言当年在学校讲方言会被罚钱、罚站,或许某些学校真的有这种措施;不过,我读小学时确实没有这种情形,只是会被同学说:「老师,他讲方言!」老师也仅仅口头强调要讲国语而已。至于「台湾」一词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是当时台南是一个很大的内海,称为「大湾」,「台」与「大」闽南音相同,因而称为「台湾」。另一是当年居住在台南的平埔族,称为「台湾族」,以族名当作地名,如同「道卡斯族」的居住地,现称为「大甲」一样。再者,「水果」一词,闽南语读如「瓜子」,「瓜」音还要拉长一点;「子」音要急促结尾;若是平平地念「瓜子」,那是作为消遣零食「西瓜子」,这就闽南语难学的地方。所以,在学校教学生母语(闽南语),难有成效,不如把有限的时间及资源,用来学习英语,未来学生才有竞争力。谢谢你的回应,让我有补充的机会。 夏老师2019/11/17 10:48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