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话说矧字
2019/11/04 19:56
浏览810
回响0
推荐21
引用0

话说矧字
      矧,音ㄕㄣˇ,本作「矤」字,当名词用,齿本曰矧,《礼记.曲礼上》:「笑不至矧,怒不至詈(ㄌㄧˋ)。」当副词用,况且之意,《书经.大禹谟》:「至諴感神,矧兹有苗」;当连接词用,「也」之意,《书经.康诰》:「元恶大憝,矧惟不孝不友。」
      「矧」字,常见于法院判决书,前年司法院官网推出「法律小辞典」,让大家查询艰涩词汇,并推荐想知道的用语,其中「矧」字被重复推荐最多,因此建议法官以后写判决书时,用大家容易理解的「况且」,代替连发音都不知道的「矧」字(注一)。「矧」字,鲜有用在公文书里,行政院编著的《文书处理手册》未见有「矧」字;即使国家文官学院编著的《公文制作与习作》乙书,厚达500页,也未见有「矧」字,足见这个字,与「爰」、「渠」、「失所附丽」、「合先叙明」(注二)…等,都是属于艰深费解的词汇。
      公文讲求「简、浅、明、确」,过份艰涩的语词,不利于公务的沟通与推行。过去,总有公务员喜欢「卖弄学问」,不写「分析」而写「缕析」;不写「列陈」而写「胪陈」;不写「继续」而写「赓续」;不写「致送」而写「齎送」;还有人硬把「谅察」改成「谅詧」;把「并不相同」改成「迥不相侔」;此外,有人喜欢掺杂书牍用语,如:无任感祷、至纫公谊、用申谢悃…等;都会让人以为公文与法院判决书一样难懂。民国62年,行政院推动「公文改革」(注三),经四十多年的演变,目前的公文书无论在结构、程序及文字,都趋于简单明了。可惜当年没有把「法院判决书」纳入改革范围,以至于当今许多司法文书常为人所诟病。
      推究判决书常用「矧」字,或许与欧阳修的《泷冈阡表》有关,文中叙述欧阳修母亲告诉欧阳修说:「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屡废而歎。吾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求而有得邪?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相信现职法官大概都读过这篇与法律见解有关的文章,其中「矧」字,因为被前人引用,所以相沿至今。
      有人认为:何不把判决书写成白话文,只是白话文并非一定能懂,判决书无需「为白话而白话」,让人一目了然,更为重要。建议法官就废弃类似「矧」这种难懂的古字,作为改革判决书的发端。

注一:参见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18236
注二:参阅【合先叙明】乙文。
注三:参阅【回顾民国62年的公文改革】乙文。

图/翻摄司法院官网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知识学习 档案分享
自订分类:国语文探索
上一则: 母语
下一则: 分辨词性是精准用字的前提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