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郭台铭的管理风格/信怀南6/7(果评: 蔡英文的三年作为﹐证明她是个「阴性独裁者」...)
2019/09/19 20:44
浏览829
回响0
推荐8
引用0

果评: 蔡英文的三年作为证明她是个阴性独裁者而郭台铭的心狠手辣威吓式管理将让中华民国成为阳性独裁者的实验场

庶民们面对前狼后虎的危险情势时﹐能先团结沉稳的拒虎。现在缓过手来﹐要收拾这只把庶民当作小猪的母狼。



我的鸿海故事(6/7)﹕归去

兼谈郭台铭的管理风格

2019 0915 日星岛日报《信怀南专栏》﹐0918 日上网

        替鸿海菁英干部上课时发现学员和讲员间的互动不多﹐我很纳闷﹕班是小班﹐照理说我上课不会很沉闷﹐学生发问﹐讨论激烈是常态﹐但在替鸿海学员上课时大家静悄悄的没人发问。有次下课后一位学员过来跟我说﹕「信老师﹐鸿海不同 Division 的员工在一起通常不怎么讲话的」。美国很多高科技的公司﹐同样的产品可能交给不同的团队去开发和设计﹐这种自己人彼此竞争﹐可以加快产品开发到量产的时间﹐但同事之间会造成「留一手」的习惯。我听后除了知道这是来自基层的声音﹐对鸿海文化多一层了解外﹐也没有什么其它的话好说。

        郭台铭海专毕业﹐在我们那代台湾大专联考一考定江山的制度下﹐考上海专算不上是什么光宗耀祖的事﹐他没留过学﹐没镀过金﹐但英雄不问出身﹐学历和经历是两码子事。郭董非常好学﹐能够接受新知﹐创业初期提著 007 式包包跑天下﹐谈生意﹐英文无师自通可以和特朗普交谈不需要翻译﹐这是他的长处。他对西方管理的新玩意很有兴趣﹐譬如用画曲线的方式每年固定要淘汰多少百分比员工的评估方式﹐鸿海好像也用过。有没有效﹖用了多久﹖我不知道﹐但他勇于试验的性格的确比一般 CEO 要强些。这也是台湾有那么多的 CEO﹐为什么只有郭老板打电话给信怀南的原因。

        另外一次上课的时候﹐一位学员﹐我知道他有美国 M 州大学的博士学位问我﹕「信老师﹐你老是说改变公司文化﹐请问是上面改容易呢﹖还是下面改容易﹖」信老师 一听心想﹕「哇﹗这不是摆明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用白话讲就是﹕「信老师﹐你跟我们这些下面的人讲改变公司文化有鸟用﹐你对象搞错啦。」于是我回答道﹕「这话要看在哪里里问﹖在东方﹐当然是下面改容易﹐因为上面叫跳﹐下面的只问﹕跳多高﹖在西方﹐上面改容易﹐因为上面叫跳﹐下面要问干嘛要跳﹖所以上面的要说服下面的人 buy-in 难」。我把 buy-in 翻译成『百应』相当得意。结论是改变鸿海公司文化要靠一个人﹐那个人是他们的董事长郭台铭。

        这件事后信老师已经觉得耗在鸿海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鸿海文化不是我能改变的。在太平洋上面飞来飞去也不是长久之计。有的时候早上醒来要想一下自己在哪里里﹖美国﹖台湾﹖深圳﹖昆山﹖非常滑稽。这些工程师经理们﹐技术一流﹐但管理知识太差﹐结果变成「彼得定律」的牺牲品﹐这是东方科技公司的通病﹐造就了单打独斗的高手﹐忽略了培养团队合作精神。郭老板本身就是个工作狂﹐没什么下班时间﹐他不走谁都不敢走﹐这是为什么加班变成鸿海公司文化﹐信老师认为这是个问题。

        后来有个学员在上课的时候﹐不知到谈到什么话题时他突然说﹕「信老师﹐我真希望你是我的经理。」我说﹕「如果我是你的经理﹐你们就不会这么赚钱。」这是老实话。郭台铭靠做连接器 (connector) 小玩意起家﹐今天号称天下第一代工﹐没两把刷子行吗﹖

        郭老板眼光非常准﹐从连接器到 pc iphone 无缝接轨﹐企业转型转得漂亮。站在惠普﹐戴尔﹐ 苹果等买家的立场﹐他们对产品设计的要求是要小﹑要薄﹑要轻。对卖家交货的要求是要快﹑要好﹑要便宜。郭台铭的鸿海/富士康在这方面就是比别的代工强。但也不能否认中国的低薪资﹐好管理﹐聪敏又勤快的百万劳工是最大功臣。郭台铭另一个过人之处是他的魄力﹐我离开鸿海后在不同的飞机上遇到过两个坐商务舱的乘客﹐一个是郭的对手﹐一个是郭从前的部下。他们对郭都没什么好话﹐对郭的批评不约而同的都用了一个 「狠 」字。「狠 」就是 ruthless。对对手狠是赶尽杀绝﹐对部下 ruthless 是恫吓式管理 (Management By Intimidation)。不够狠的自由派信老师会把他的员工带「坏」﹐郭董大概也发现了信老师这个毛病。

        我有次在昆山上完课后﹐他们的人事主管在 Texas Instruments 做过事﹐和我的交情不错﹐暗示我郭老板对信老师有意见。于是我写了一封信传真 给郭﹐想和他坐下来谈谈。记得信的最后我说﹕「先生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郭没有回信﹐我就从上海直飞旧金山回家了。

        其实我和鸿海不算离婚﹐因为没有正式结合。我们是短期同居﹐合则留不合则去﹐彼此互不相欠。他若不是想当总统﹐我们会老死不再牵连﹐我也不会重提怀南旧事。


怀南补记﹕

       郭台铭宣布不独立参选的消息传到美国的时候﹐我正在和我的那批平均有 35 年交情的朋友在 Highway 1 上逍遥游。

       我们那天的节目是在半月湾的 Sams Chowder House 吃午饭﹑Ritz Carlton 喝下午茶和在它的私人沙滩散步。然后沿 Highway 1 北上﹐在旧金山黄金地段﹐据说是岭南小馆那伙人出来开的 Harborview (凯悦汇) 吃晚饭。坦白说﹐这是相当小资产阶级兼高品味的「豪华游」。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不过那是题外话。回家后我写了一封信给我同游的朋友们﹐我认为这封信也回答了你们心中最后一个想问的问题。

        While riding in the car with some of you yesterday, David asked me why I left 鸿海? before I was finishing sorted out the accurate answer to a very complicated question, someone in the car (likely it was Henry) said something like "got fired". Since I was also laughing along with everybody else in the car, my answer was lost in the happy air ... and really not important ....

        Everything has its time and its price tags, it was not the right time for me to work for Terry Guo then, and I had never considered to pay the price of moving back to Taiwan and left my family in USA.

        If you have gone through the life I went through, experienced all the ups and downs, being to the valleys and the peaks, had my shares of the 15-minute fame and humble lessons ... you would probably be able to understand my self-depreciate is a sign of self-confidence, and my laughing is the best remedy.

        Just for the record, I am sending you this one particular article/chapter of why I left 鸿海 among my 鸿海故事系列. It is a matter of to set the record straight.

       我相信在郭台铭宣布不选的同一天﹐我的心情比他平静﹐生活比他容易满足。郭台铭的鸿海故事并没有结束﹐我的鸿海故事已经结束了。

       Life Moves On, Thats All Folks !!!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