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曾「侵略」台湾的名将
2015/11/27 13:09
浏览4,486
回响3
推荐26
引用0

十七世纪的大航海时代,是欧洲势力拓展全球的重要阶段,也是全球经济网络成形的发轫,欧洲的海上强权在当时相对落后的美、亚、非洲强占土地,戄取资源。东来的欧洲海权强国,先是葡萄牙人及西班牙人,中国、日本与欧洲商人间开始出现互动与竞争,荷兰人后来居上,接著英国,法国也纷纷东来,先以贸易为饵,再继之以抢,亦商亦盗,强占亚洲不少地方。 

 

虽然在三国志·吴书·孙权传中提到:「遣将军卫温、诸葛直将甲士万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夷州可能是指台湾,但直到目前学界仍有夷州是指琉球,而非台湾的争议,并无定论。台湾直到康熙23(1684)才纳入中国版图,在此之前台湾是明清两代肆虐沿海的倭寇及海盗,逃避官方追缉的后方基地及庇护所,说台湾那时是海贼窝并不为过。假如不是西方势力东来,台湾可能继续当海贼窝的日子会更久,汉人大量移入时间也会更晚。

 

台湾虽是蕞尔小岛,但位居日本,福建,南洋各地间南下北上的中继位置,扼交通咽喉,可当成与中国、日本贸易的会船点或中继站,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了很多十七世纪海权强国觊觎的目标,西班牙、荷兰两国都曾分别在台湾的北部及南部建立殖民地,开启了台湾近代历史,荷兰还成为台湾第一个统治政权,后来明郑驱逐荷兰,之后清施琅又打败明郑,台湾才在康熙年间纳入中国版图。

 

平静了两百多年后,随著清末朝廷的颟顸腐败,列强又思染指台湾,先有欧洲的英国、俄国、法国,亚洲的日本在明治期间,致力维新西化,国力日增,后来连日本也加入蚕食鲸吞,巧取豪夺的行列,本文所指的名将是在十九世纪末列强竞逐台湾的那段期间,曾奉行其国家旨意,以军事行动侵略台湾的著名将领,包括他们还是中阶军官的年代。

 

所谓名将要曾打胜经典战役,具有赫赫战功,所以名将的产生其实要有天时,地利及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机缘。承平时期大概只会有好将军,很难出名将。

 

1904年发生的日俄战争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第一次东方人打败西方人,使得日本晋身世界强权的关键一役,主要与战的将领,包括陆军的儿玉源太郎(1852~1906)、乃木希典(1849~1912),以及海军的东乡平八郎(1848~1934),战后都被神格化,东乡、儿玉及乃木死后都分别有神社祭祀。法国远东舰队海军提督孤拔(Prosper Courbet, 1827~1885),及法国一战时的元帅霞飞(Joseph Joffre, 1852 ~1931),这些日本及法国一代名将的身影,因缘际会,都曾在台湾土地出现过。

 

1895年对台湾是暗淡的一年,在前一年,日本在清日甲午战争中打败清廷,清日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与澎湖给日本,台湾舆情沸腾,日本当时命令最精锐的近卫师团,由明治天皇的叔叔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领,攻打台湾;5/29在新北市盐寮登陆,但推进困难,远超过当初盘算,由北到南遭各地反抗军顽强抵抗,被迫两次增兵。先是由贞爱亲王指挥步兵第四旅团,在嘉义布袋登陆,其次10/11乃木希典率台湾远征军第二师团约一万人,自台湾南端的枋寮登陆,往佳冬、东港前进,到11/18,才全台底定,后乃木出任台南守备队司令,第二师团长,隔年1896/10/14,乃木被任命为台湾第三任总督。

 

但那时台湾人民仍不断抗争,乃木对总督一职渐生厌倦,他在给友人的信中抱怨日本统治台湾一事,「就像乞丐,讨到一匹马,既不会骑,又会被马踢。」,认为台湾是块烫手山芋,因此日本国会一度出现以一亿日圆的价格将台湾卖给法国的构想,称为「台湾卖却论」。当时担任陆军大臣的儿玉源太郎强烈反对,甚至向首相伊藤博文立下军令状,致使伊藤博文当即表态不会卖掉台湾,1898/2改任儿玉源太郎为第四任总督,乃木台湾总督任期共计16个月。

 

乃木与儿玉都是日军陆军高阶将领,文人相轻,武将亦同,难免有两虎相争,旣生瑜,何生亮的情结。

 

儿玉源太郎的台湾总督任期从1898/21906/4,长达八年多,是日本殖民50年间,历任总督任期的第二长,仅略短于接任他担任总督,被称为「理番总督」,后来在花莲太鲁阁坠崖重伤的陆军上将佐久间左马太(1)。其实儿玉早在1874年官阶少校时,发生琉球渔民被台湾原住民杀害的牡丹社事件,就曾奉派与桦山资纪(台湾第一任总督)至台湾调查风土民情,对台湾了解不少。

 

但儿玉在担任台湾总督同时,也在中央政府身兼数职,曾任日本内阁陆军大臣、军务大臣、文部大臣等重要职位,更在1904/2~1905/9日俄战争期间担任日军关东军参谋长,在著名的203高地争夺战中,支持生病的乃木希典为战场总指挥。因此事实上在台湾的时间很少,在台湾代行代管,实际负责政务的人是民政长官后藤新平。台湾被割让前刘铭传治台,戳力建设,基隆至新竹铁路、电力、电报等系统次第完成,事实上台湾已成为当时全中国最进步的省份,再经儿玉后藤八年多努力,更奠定台湾现代化的基础,被称为「儿玉后藤时代」;详情请参阅拙作「台湾人的儿玉后藤情结」一文。(2)

 

东乡平八郎则前后三次来台湾。

 

第一次是1884年「清法战争」期间,法军侵台,并占领基隆。东乡平八郎时38岁,担任日海军天城舰少校舰长,跟随当时与清廷作战的法国舰队,在基隆及福州附近海域观摩其作战。法国舰队占领基隆一周后,东乡得到孤拔提督允许来到基隆,与七名士官上岸,由一名工兵上尉带领参观离海边不远的旧二沙湾炮台。

 

第二次是1895日本接收台湾的乙未之战,当时49岁的东乡时已升少将,担任「常备舰队司令官」,率舰进攻澎湖。更于当年5月下旬至11月支持陆军增兵在嘉义布袋的登陆作战。

 

第三次则已是日本时代的1910年,64岁的东乡担任「军事参议官」,任「特命检阅使」,先搭舰前往澎湖马公,续往高雄,再来台北。79晚间,台湾各界在台北火车站对面,现新光大楼旧址,当时最豪华的「铁道旅馆」举办盛大的欢迎会。

 

东乡第一次来台参观旧二沙湾炮台时,带领他参观的法国工兵上尉其实就是后来一战时升任法国元帅的霞飞。38年后,霞飞在1922年一月,被任命为法国特使,报聘1921年日本天皇昭和还是太子时,访问法国之行。宴会时东乡也参加,两人才提起这一段往事,还回忆说当时一群人,坐在被毁坏之石墙上,一起用餐。当年的上尉、少校,此时已都高升为两国的军事领导人,也都打过赫赫有名的经典战役,东西名将在基隆旧二沙湾炮台相会,也算是一段佳话。

 

霞飞那次访问日本之后,也到中国大陆东北大连,见了张作霖,并继续到北平及上海访问,当年三月,还替上海法国租借区最繁华,以他名字命名的马路揭牌,霞飞路卽是现在的商业鼎盛的淮海东、西路。

 

前面提到的东乡平八郎在清法战争时,曾跟随法舰观摩其作战部署,先前并得到法国舰队司令孤拔的同意,两人只是透过函电往返,抑或曾见面对谈则不得而知。

 

孤拔官至海军中将,统率法国远东舰队,他一生的岁月也大部分在远东,先在越南,逼越南签订顺化条约,孤拔进攻基隆主要考量是寻找一处可供军舰加煤补给的港口,以便进攻中国北方之烟台威海卫等港口,进而窥探平津京畿要地,威胁清廷。基隆附近产煤,正符合此一构想。孤拔登陆基隆,占领旧二沙湾炮台,与清军激战前后八个月,后法军在淡水受挫,基隆又疫病流行,遂放弃攻占台湾的计画,改为海上封锁,并改攻澎湖。此时法国新政府与孤拔意见分歧,多所掣肘,令他郁抑难伸,孤拔又身染霍乱。但清廷顾忌日本趁火打劫,主动放弃越南宗主权,与法签订天津和约,越南成为法国保护国,孤拔两天后即客死澎湖。(3)

 

孤拔亦有翻译为古拔者,民国初年上海、天津的法租借仍有古拔路,卽分别是现在的富民路及松江路,纪念其对法国贡献,现在澎湖马公县立羽毛球馆旁仍有一孤拔纪念碑;基隆中正区也有一法军公墓,每年中元节,基隆当地民众还会准备法国面包与红酒等祭品,普度亡灵,为清法战争留下历史的印记。

 

台湾蕞尔之地,在清廷眼中原无足轻重,康熙当年都考虑十个月才决定将台湾纳入版图,其中原因错综复杂,倒是清法战争后,清廷体会台湾地理位置之重要性,隔年1986年台湾正式建省,任命清法战争被派至台湾督军的钦差大臣刘铭传为首任巡抚,戳力建设,如前段所述,台湾成为当时全中国最进步的省份,也是清法战争对台湾的正面影响。

 

 

1 : 叶金川博客 http://blog.udn.com/yestaipei/6542924

有传说佐久间左马太事实上在镇压太鲁阁原住民战役,中伏坠马,严重受伤。花莲县秀林乡公所出版的「秀林乡志」第一章「遗址与部落迁徙」内文中,写到了部落流传的击杀过程,一位名为「吉扬‧雅部」的抗日英雄在「桐给扬之役」因弹药不继而隐逃深山林间,并在断崖石壁中游移等待伏击,在无意中击落了亲自督阵的总督佐久间左马太。但此事已无从查证。

2 : 「台湾人的儿玉后藤情结」,  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31245640

3 : 连雅堂之「台湾通史卷十四-法军之役」有下列记载

「是时法水师提督孤拔以澎湖险要,欲久踞,为东洋军港。而越南华军叠胜,进迫宣光。法人有罢兵之意。政府咨请议院战费,不可,内阁遂改,执政者雅不欲战。孤拔愤无后援,且疫作,将士多没,遂病死,以副提督李士卑斯( Sébastien Lespès)接之。」

 

  ▲东京原宿竹下通底的东乡神社。

  ▲东乡神社入口处石碑。

  ▲东乡神社正面。

  ▲东乡神社主殿。

  

  ▲由东乡神社主殿往外看。 

▲东京乃木坂的乃木神社。

▲乃木神社就在东京地铁乃木坂站出口。

▲乃木神社主殿。

▲乃木神社展览馆内的乃木墨宝,明治时代日本名流中文程度都不低,乃木亦不例外。

▲神奈川县藤泽江之岛的儿玉神社,儿玉生前常到此地静思,儿玉神社跟台湾因缘不浅,建材、鸟居、石狮都来自台湾。(取材自网络)

▲原日本时代乃木登陆纪念碑位置,位于现在屏东县枋寮乡番仔仑桥枋老挝小附近,照片为枋寮乡公所在原址所立的说明。(取材自网络)

▲位于法国南部滨临地中海的都市蒙特彼利尔(Montpellier),一所以霞飞命名,由军营改建的著名预科中学 The Lycee Joffre(取材自Wikipedia)

▲现在上海的淮海路,仍是著名的商业区,行人车辆,依旧熙来攘往,暮春时节,成排梧桐树刚抽出嫩叶。淮海路即是法租借时期,以一战法军元帅霞飞命名霞飞路。

▲现在的淮海中路911号,是家名为霞飞阁的餐厅,标榜老上海的滋味

▲法国海军一艘编号F712的现役匿踪(Stealth)驱逐舰,命名孤拔号,1997年开始服役。台湾海军购自法国的康定级驱逐舰与此舰同级,此为法国历史上第三艘以孤拔命名的军舰。(取材自Wikipedia)

▲孤拔因霍乱客死马公后,法国政府将其遗体运回他的故乡举行国葬,照片为澎湖县政府在原孤拔衣冠塚处所立的碑文说明(取材自网络)

▲由东侧的二沙湾炮台俯瞰基隆港,居高临下,港区一览无遗。霞飞与东乡碰面的地方在旧二沙湾炮台,位于此处下方近海岸边,清法战争中被毁。照片左方山丘为西侧的白米瓮炮台位置,两炮台地势险要,可扼守基隆港船只进出。

▲二沙湾炮台炮阵地,扼守基隆港,仍可见古炮数门。为清法战争后刘铭传聘德国顾问,在被毁的旧二沙湾炮台上方山顶重建,建材部份取自旧炮台。

▲二沙湾炮台的营房护墙「海门天险」提字,字迹一说为刘铭传,一说为更早的台湾兵备道姚莹(清桐城派学者姚鼐之侄孙)。

▲二沙湾炮台营房周围高墙围绕,位在炮台背后凹处的山腰上,掩蔽良好,不但可以避开正面射来的炮弹,又能安全的支持炮台区作业;基隆多雨,石阶上可见不少青苔。

▲淡水的沪尾炮台营盘入口。旧名沪尾的淡水是清法战争的另一处战场,法军攻打淡水最后失败,这也导致孤拔改变攻占策略为封锁,转攻澎湖,但也因此与其政府迭起摩擦。清法战后刘铭传建沪尾炮台,并亲提「北门锁钥」门额。

▲沪尾炮台为口字型计建筑,营房办公室弹药库等分别位于四周,中间为空地,炮位与建筑相连,但目前只剩阵地,炮等皆已损毁。

▲在基隆中正路海岸附近清法战争园区内的法军公墓。此地海滩即二沙湾,也是当年清法激战的地方,日本时代曾命名「古()拔滩」,现在外围都盖满民房。

▲法军公墓内日本时代1909年设立的「佛国陆海军人战死者纪念碑」,佛国为日文法国之称谓。

▲基隆清法战争园区附近的居民,每年中元节都会在法军公墓举办普渡,特别以法国红酒及可颂面包超渡亡灵,通常法国驻台机构都会派人参加。(取材自联合报)

▲从西码头远望基隆港,中间绿色最高建筑为长荣酒店,左边红白相间的桥式起重机的对岸,单座浅蓝色起重机旁海岸边为旧二沙弯炮台。基隆港港阔水深,是台湾曾招致最多国家觊觎的地方,先后有西荷英俄法日等六国都曾想染指。

▲基隆港西侧的白米瓮炮台,一名荷兰城,但据考证最初为西班牙人所建,左前方海面上小岛为基隆屿,对面有灯搭处为东岸的和平岛,白米瓮炮台海天一色,风景优美,曾吸引偶像剧「光阴的故事」在此取景,而声名大燥。

▲白米瓮炮台往另一边看,三根烟囱处是协和火力发电厂,更远处为野柳的岬角。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台湾采风
上一则: 海芋花语
下一则: 台湾人的儿玉后藤情结
回响(3) :
3楼. 我是google迷
2018/04/05 23:55
一直留言失败。关于孤拔,在2009年澎湖蛇头山玩耍时,做了一点小小的记录(注1),另外发现一则关于弧拔墓地新闻(注2

谢谢来访,这是几年前写的,里面照片,也是连续几次到基隆拍的。

udn系统经常出现一些毛病。

Charles Lin 2018/04/06 12:51回覆
2楼. 一亩桑田
2018/03/26 14:22
原来上海霞飞路有段典故,
大作用心考据诚属难得。

校长您好,谢谢来访与赞赏。

我看六月姐称您校长,也容我这样称呼您,她是我旗山中学学姐。

其实知道霞飞来过台湾,还跟东乡在基隆港旁碰过面,更令人惊奇。

另外现在台北武昌街,当年文人聚集的明星咖啡厅,最早就在上海霞飞路。

Charles Lin 2018/03/26 15:33回覆
1楼. Sookhing
2017/08/25 16:59

http://blog.udn.com/sookhing/12720714

儿玉源太郎「南菜园石碑古迹」,

现在的捷运古亭站附近,南福宫和南昌公园

谢谢Sookhing 来访及留言,并提供宝贵资料,已去参观过,非常感谢。 Charles Lin 2017/10/21 16:36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