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中将文豪父子台湾行脚
2015/09/12 16:27
浏览4,330
回响2
推荐7
引用0

2015年六月赴日时,到东京晴空塔附近的曳州向岛百花园参观,是个不大,但生态丰富的花园,回程时意外经过墨田区向岛三丁目的森鸥外故居。  


「6月6日,芒种,水返脚扎营,见到一萤火虫,如暗夜灯火,十分高兴。」

上段文字是森鸥外在120年前(1895),岁次乙未,清廷割让台湾,森鸥外被任命为总督府官员,随日本派任的首位台湾总督桦山资纪海军上将前来接收台湾,前进至旧名水返脚的汐止扎营时,所写的一段文字。

 

森鸥外在台湾知道的人较少,但在日本,他是19世纪明治维新之后,家喻户晓的浪漫主义文学家,与同时期的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齐名,被称为日本近代文学三大文豪,日本中学教科书上也都收录有三人的文章,三人皆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夏目漱石和芥川龙之介主修西洋文学,而森鸥外则是医学院出身。

 

三人之中名气最大的无疑是夏目漱石,他的相片还被印在日本2004年前发行的千元钞票上;夏目漱石在台湾名气也不小,政大附近几年前还有个房屋建案取名夏目漱石,名气之大可见一斑。但三人之中,森鸥外跟台湾的因缘最深,他儿子森于菟,还曾来台北帝大医学院任教。

 

 

1895年那时的森鸥外33岁,但已在前一年晋升大佐,少年得志,接获赴台命令时,森鸥外人在中国东北,任职投入清日甲午战争的近卫师团,五月下旬回到日本广岛宇品港,未回东京老家,直接向桦山资纪的台湾总督府团队报到。即将远渡重洋到台湾作战,生死未卜,忧心忡忡的森家人特别由弟弟代表,到广岛与其见面,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

 

1895年对台湾是暗淡的一年,在前一年,日本在清日甲午战争中打败清廷,这年四月,清末重臣李鸿章在日本下关春帆楼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与澎湖。

 

乍闻被割让,台湾舆情沸腾民心激愤,随即成立了台湾民主国,准备扞卫家园,日本研判和平接收已无可能,命令当时驻扎中国东北,甲午战争中原准备攻打北京,日本最精锐的近卫师团驰赴台湾,由明治天皇的叔叔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领,从辽东半岛旅顺港出发,在琉球与桦山资纪会合,前来征服台湾,5/29从现在新北市盐寮登陆。

 

虽日军已在5/29登陆,6月2日李鸿章儿子,被任命为「交割台湾全权大臣」的李经方,搭乘德国轮船来到基隆,才在三貂角外海的日本军舰「横滨丸号」上,与桦山资纪签署「交接台湾文据」,从此台湾变成日本殖民地,被斩断与中国的关系,像家道中落的子弟,不得不过继给外人,自此命运多舛;这一年距离清廷在康熙23年(1684)将台湾纳入版图共计211年;此后一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整整五十年后,才又归还中国;但离散多年,亲族感情难免淡薄,现在台湾统独缠斗争不休,余波荡漾,难以平息,其实远因已在那时种下,当然这是后话。

 

日本近卫师团在台湾推进困难,远超过当初盘算,由北到南遭各地反抗军顽强抵抗,两次增兵,足足花了近六个月,才算全台初步底定。台方死伤人数难以估算,阵亡的兵士,至少有一万四千人,也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抗日故事;日本战死病死军士也达四千六百多人,近卫师团长皇叔能久亲王也因此命丧台湾,虽然官方记载是死于霍乱,但台湾民间至今多有遭反抗军伏击丧命轶闻,日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森鸥外抵台隔月,升任总督府军医部长,他人在台北总督府,并未随军南下,在台湾只短短停留四个多月后,十月初就奉调返回东京 ,这段经验可说是森鸥外的台湾初体验,也是唯一的一段经历。

 

森鸥外,生于江户幕府时代末期的1862年,岛根县津和野町人,先祖数代为医生,为当时藩主御医,家境优渥,自幼即聪颖多才,是所谓含著金汤匙出世的人,前述向岛三丁目故居,事实上是其八岁时随其家人由岛根迁居至此,但也只短暂居住四个月,随即迁居他处。

 

1882年森鸥外才满二十岁,自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毕业,进入军医系统,被任命为陆军军医副中尉,在东京陆军医院工作,是史上帝大毕业最年轻的医生。1884年,又公费奉派赴德国留学四年,曾在来比锡、德勒斯登及柏林等地研修,现在德国柏林仍设有鸥外纪念馆。除了在文学上是日本明治时期三大文豪之一,在军医体系上更官至陆军中将军医部长,是军医系统的最高阶,中将文豪,文武成就都达顶尖,令人羡慕。

 

森鸥外长子森于菟,也是东京帝大医学博士,同样留学德国,1936年曾应聘出任日本时期台北帝大医学院解剖学教授,并两度(1939~1941及1944~1945最后任)出任医学部部长,2004年台大医学院校友还特别赠送森于菟半身胸像,以表彰他对台北帝大医学院的贡献,当时森于菟的长媳、亦亲自到场并致词,塑像现置于台大医院景福馆供人瞻仰,父子两人到目前在台湾医界都有不少粉丝。森于菟五男早稻田大学名誉教授森常治,也是位文学研究者,于多年后将父亲在台湾这十年的经歷,2013年出版「台湾の森于菟」一书。森鸥外当年到台湾无疑是以征服者角色,但从另一角度而言森家人跟台湾也是百年因缘。

 

森鸥外在东京大学本乡校区附近亦有故居,是其人生黄金时期的住所,取名观潮楼,旧址上现在设有「文京区立森鸥外纪念馆」,展出有关鸥外的种种资料及写作成果,包括很多曾在日本和台湾之间往返的珍贵物件;森于菟1936年来台任职时,森鸥外已于1922年过世,他将父亲遗物带来台湾,战败1946年被遣送回日时,未能随身携带,数年后经过特别安排再送回日本。

 

文豪的森鸥外,成就傲人,其本身的人文修为与文学素养,令人钦佩,反战的他对日军征台一事亦颇多批判。但军医的森鸥外,虽亦位极人臣,但也有不少争议事情,除了刚愎自用,菁英的傲慢等批评外,最多议论是「征露丸」一事。

 

明治时期日军饱受脚气病之苦,影响战力甚距,群医束手无策,那时碾米技术已大为进步,能吃到白色米饭被视为幸福象征,但那时维生素则仍未被发现,未碾白的糙米中维生素B1对脚气病的影响更不清楚。

 

当时日本陆军菁英大都留学德国,海军则留学英国,对脚气病因看法亦呈分歧,海军认为脚气病是人体缺乏某种养分所致,而陆军则认为是某种病菌引起,双方坚持己见互不相让。海军师法英国,在米饭中加入面粉以为因应,而陆军则以本身军医单位所发现,蒸馏特殊木料所得之木馏油制剂对伤寒病情的显著效果,用木馏油制成黑色有异味的药丸,在日俄战争前夕取名「征露丸」;俄罗斯 (Russia)日文译名为露西亚,简称「露」,含义便是「征服俄罗斯的药丸」。

 

结果海军有效的控制脚气病,而陆军在1905年的日俄战争仍伤亡惨重,因脚气病去逝者远超过战死人数。森鸥外久居陆军军医高层,责任自是无法逃避,但以日本集体决策的管理模式,说完全是他的责任可能亦不公允。倒是「征露丸」后来反而变成整肠止泻良药,大正年间更名为「正露丸」,直到21世纪的今天仍在日本,中国,台湾,韩国等地广泛被使用,失之东隅,也算收之桑榆。

▲位于东京墨田区向岛三丁目晴空塔附近的森鸥外故居,是其八岁时住处。

▲森鸥外故居的日文说明。

东京墨田区曳州的向岛百花园,是个不大,但生态丰富的花园,东京晴空塔近在咫尺。

▲六月天,向岛百花园内的各色菖蒲盛开。

▲德国柏林的森鸥外纪念馆,森鸥外曾于1884~1888赴德国留学,在柏林、来比锡及德勒斯登等地研修,在柏林期间曾经居住在此。(取材自Wikipedia)

▲日本岛根县和野町的森鸥外旧宅,森鸥外先祖数代为医生,为当时幕府时代藩主御医,是所谓含著金汤匙出世的人。(取材自Wikipedia)

▲森鸥外在东京大学本乡校区附近的故居,是其人生黄金时期的住所,取名观潮楼,旧址上现在设有「文京区立森鸥外纪念馆」,标示的字小小的,简单低调,此为纪念馆外观。

▲新北市贡寮区盐寮海滨公园,这片海面是1895年日军登陆地点,之所以选择此地是因防御相对薄弱。盐寮至福隆之间长达三公里以上的金黄色沙滩,被誉为台湾最佳的沙滩,也是盐寮沙雕节的举办地点。左边现为「盐寮抗日纪念碑」。

▲日本时代在此设有「北白川宫征讨纪念碑」,其旁透明玻璃板说明为当年样式,及相关说明,也算忠于史实。光复后更改为「盐寮抗日纪念碑」。

▲现在基隆中正路旁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纪念碑」,是日本时代所谓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御遗迹地」,此原为清海关旧址,能久亲王曾于登陆后6/4~6/6进驻,身为日本皇族,为帝国率军远征,战死沙场,象征意义颇大,因此日本时代大量建立纪念碑,据统计全台有38座之多,但多数已毁,此为少数仍存在者。

2004年前的日币千元纸钞上印有夏目漱石照片。(取材自Wikipedia)

▲现在的台大医院旧馆,外形优美典雅,日本时代的1916年完成,是所谓「新古典主义式」(Neo- Classic建筑,吸引甚多游客目光。

▲台大医院旧馆正面。墙面上圆形窗旁边、圆柱上饰以台湾水果, 是特色之一;1915年竣工的台湾博物馆也有同样的特色。

▲台大医院新旧院区之间的景福通道内有台大医学院自帝国大学时代的编年史,森于菟曾两度(1939~1941及1944~1945最后任)出任医学部部长。

▲森于菟五男早稻田大学名誉教授森常治,2013年将父亲在台湾的十年经歷出版「台湾の森于菟」一书,封面设计也是简单低调。(取材自网络)

▲台大医院景福楼的杜聪明、森于菟半身胸像;杜聪明是台北帝大第一个台籍医学博士,并于光复后出任首任台大医学院院长。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台湾采风
上一则: 台湾人的儿玉后藤情结
下一则: 俄舰是否通过台海?
回响(2) :
2楼. 我是google迷
2017/10/21 12:08
很喜欢你这样书写模式,可以把文人脉络表述清楚。我就可以跟著走读。另外夏目漱石故居也在东京。

谢谢赞赏。

夏目漱石一生大份时间都在东京,因此东京有不少他的"遗迹",我知道他的纪念馆在新宿,但一直未曾去过。

Charles Lin 2017/10/22 08:01回覆
1楼. 我是google迷
2017/10/21 11:55
前一阵子才接触到森鸥外的文学作品,异常奇怪风格。
谢谢来访,如我文中所说,森鸥外在台湾比较少人知道,我也是偶然机会,路过其故居,才去找资料,才发现跟台湾有不少关连。  Charles Lin 2017/10/22 07:55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