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俄舰是否通过台海?
2015/08/28 09:57
浏览5,567
回响1
推荐6
引用0

通霄的虎头山公园,海拔虽只有93公尺,但突起于海岸不远,视野极佳,附近海域的帆樯船影,一览无遗,苗栗县志形容虎头山:「形如猛虎昂首长啸,直立海滨,睥睨海洋。」因此虎头山也是海防要地,日本时代虎头山曾设置要塞,台湾光复后,国军亦长期驻守此地,直到民国89年(2000)才撤离。山顶上有座现在名叫「台湾光复纪念碑」,其实是日本时代的「日露战役望楼纪念碑」改建,纪念碑造型如一门军舰炮管,炮管旁则有一个铁铸船锚, 很有海军味,清楚呈现这是一座纪念海战胜利的纪念碑。

 

 

110年前的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但说起来有些悲哀,日俄两国交战的起因是因在中国东北的利益冲突,而陆战战场也都在中国的土地上,清廷还被逼迫划定中立区,供两国交战,也是清廷一页荒谬的历史。交战之后,俄国明显居于下风,在中俄密约中取得的不冻港旅顺,被日军封锁,俄军太平洋舰队被困在旅顺港内无法动弹。俄罗斯决定由其远在北欧的波罗第海舰队,抽调船只前来远东解围,经过台湾海峡是俄罗斯舰队东来的可能航线,因此日本在苗栗虎头山设置情报基地,派军入驻,日夜监视海上动静。

 

日俄战争前后历时19个月(1904/2~1905/9),最后日方胜利,但双方国内都有尽快结束战争的压力,透过美国老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总统作为中间人协调交渉后,日俄双方于1905810日,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朴次茅斯(Portsmouth)附近开始停战谈判,并在95日达成和平协议,签署朴次茅斯和约(Treaty of Portsmouth)。也是历史上首度有东方黄种人打败西方白种人,日本亦因此而晋身世界强国之林。

 

战争结束后,日本总督府为纪念虎头山对于日俄海战贡献,大正年间,特在此地建立一座「日露战役望楼纪念碑」。日文俄罗斯(Russia)翻译为「露西亚」,日露,即「日俄」之意。纪念碑旁有背景说明,「公元一九O五年五月(清光绪三十一年)俄国舰队通过台湾海峡,派驻基地之通信兵发觉后,立卽通报日军,决战于对马海峡,俄国舰队因而大败。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国有鉴于此地对海战贡献甚钜,遂在大正年间,建立日露战役望楼纪念碑。」;此段文字恐有以讹传讹夸大之嫌,根据相关史料,俄国舰队事实上并未通过台湾海峡,而是由台湾东面太平洋北上。

 

根据所附英、日、俄文地图,三种文字的地图皆显示,俄国波罗的海舰队绕经台湾东岸外海的太平洋北上,并未通过台湾海峡。其中日文地图是二战前的书写体,全部使用汉字和平假名,俄文亦是古文体的西里尔字母(Cyrillic script),地图上标示舰队航行路线与日期,可信度甚高。

 

俄罗斯的波罗第海舰队,万里驰援,历经头尾七个半月,航程一万八千海里,绕了大半个地球,难免师老兵疲;相对于日本海军以逸代劳,守株待兔,俄军相对处于较不利状况。根据相关史料,俄庞大舰队东来,光战舰就有39艘之多,加上支持舰艇、补给舰、医院船、修护船、拖船等,数目更庞大,一百一十多年前的大舰队越洋航行,艰难程度更千百倍于今日。

 

波罗第海舰队接获命令后,更名太平洋第二舰队,分两梯次东来,第一梯次1904/10/15出发,由海军中将罗杰斯特文斯基(Zinovy Petrovich Rozhestvensky)率领,经北海、非洲西岸,绕过好望角,抵达非洲东岸海外,世界第三大岛的法属马达加斯加(Madagascar),停留两个半月后,再横越印度洋到当时法属越南的金兰湾。第二梯次1905/2/16由圣彼得堡出发,命名太平洋第三舰队,经过苏伊士运河,于1905/5/9到金兰湾会合第二舰队;全部39艘战舰,加上支持舰艇,浩浩荡荡,编队北上,目标海参威。

 

不像现在的军舰使用汽(柴)油引擎,燃烧效率高,部分先进舰只更已使用核能,可以长期巡弋海上不必靠港补给燃料;20世纪初的船都还是烧煤,燃烧效率远逊于今日。此次航程,整个舰队估计需要50万吨的煤炭,但俄罗斯基本上是个陆权国家,海上远航经验远逊当时的海上强权,沿途上缺少可以靠岸运补的属地。19世纪英国被称为「日不落国」,属地遍布世界,但当时已跟日本结盟,并通令不得让俄舰停靠,且当时英国控制了欧亚海上交通要道的苏伊士运河。最后总算法国同意其沿航路属地让俄罗斯舰队停靠运补,但数量、港口有所限制,德国也同意一家名为Hamburg-Amerika Line的船运公司派船跟随俄罗斯舰队,沿途实施海上补给60船次。但即使中途停靠运补问题解决了,长时期海上航行还是有很多船员士气、情绪上的问题,船上空间本就狭窄,为了多载点燃料,所有可能利用的空间都堆满了煤炭,生活质量大大受影响,连舰队指挥官亦无法例外。

 

第一梯次舰队终于在1904/10/15完成集结,整队出发,包含七艘巡洋舰,九艘驱逐舰,加上支持船只如医院船,修护船,拖船等。远航前夕氛围紧张悬疑,因为当时日本有很多军舰是由英国建造,有情报指称日本驻瑞典武官主导对俄情报作战,日军鱼雷艇已进驻丹麦,草木皆兵的气氛弥漫,刚刚起航时,搁浅、相撞等大小事故不断,可说是一团乱;舰队刚出了波罗第海到达北海时,紧绷气氛到达顶点,加上浓雾,船团误将英国的拖网渔船当成日本的鱼雷艇,开炮轰击,英国的拖网渔船被打沈一艘,打伤三艘,渔民三人死亡,多人受伤,造成不小的国际纠纷,英俄濒临战争边缘,同时俄军也误击自己的舰只,造成伤亡,曝露俄军训练之不足。最后以国际调查委员会介入,俄国政府为死者立碑赔偿了事。

 

舰队航行经过直布罗陀,11/26来到西非中部海岸法国属地,现在加蓬的尚蒂尔港(Port Gentil, Gabon),再绕过好望角,12/29再来到法属马达加斯加(Madagascar),舰队在此下锚停留两个半月,事实上也在等俄罗斯政府进一步决定,继续前行? 还是打道回府?

 

此时远东战场俄军战况持续恶化,奉天会战俄军再吃败战,旅顺失守。俄罗斯政府下令舰队仍继续前行,但目的地改到海参威;第二舰队3/16驶离马达加斯加,横越印度洋,前往当时仍是法国属地的越南金兰湾,准备在那里与后来编组,1905/2/16才从圣彼得堡出发的第三舰队会合。5/9整个舰队终于完成集结,此时浩浩荡荡庞大舰队,从金兰湾出发北上,目标海参威。

 

110年后的今天再回顾俄罗斯舰队从金兰湾北上后的航程,对约半数的舰只和人员,这段航程也是这些人和舰一生的最后旅程。

 

舰队通过南海后由台湾东面的太平洋北上,台湾当时已是日本的殖民地,庞大舰队通过相对狭窄的台湾海峡,也容易曝露行踪,其实对俄罗斯舰队指挥官而言,勿宁说是唯一的选择。

 

但舰队还是曝露了行踪,舰队航行至东海时,指挥官命令六艘随舰队补给的运煤船脱离舰队,这些运煤船后来抵达上海,消息为日本驻上海商社得知,日本因此判断,燃料受限,俄舰队应会走最短距离航线,通过日本与朝鲜半岛之间的对马海峡,应是俄舰队唯一选择,下令加强监视。

 

果不其然,5/27凌晨4:45,在九州西方海面,俄舰队的灯光管制不良,被日本侦知,随即日舰队由朝鲜半岛镇海军港出海,布署战斗队形,接敌应战,双方在对马海峡遭遇,海战从当天下午两点开打,战况激烈,一直进行到隔天下午六点,俄舰队惨败,39艘作战舰艇中有26艘被击沈、或自沈、或被俘,死伤无数,连舰队司令罗杰斯特文斯基中将亦受重伤被俘,仅以身免;但日本只有三艘鱼雷艇被击沉,及相对轻微伤亡,是海战史上损失最为悬殊的海战之一。

 

就像剑道高手对决,胜负在电光石火的瞬间已定,先前冗长的叫阵,比划只是序曲。日俄对马海峡海战,双方先前也是制造紧张悬疑、波谲云诡气氛,外交斡旋,虚张声势不断,真正战斗只有28小时,相对近八个月的航行时间,张力十足,但胜负定于瞬间。

 

但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确国力日强,开始积极对外扩张,从台湾牡丹社事件,甲午战争,到日俄战争,无往不利,也攫取了大量财富,野心愈来愈大,终至军国主义思维高涨,二战差点亡国,福之所倚,祸之所伏,是福?是祸?值得深思!

▲苗栗通霄虎头山顶的台湾光复纪念碑,为日本时期「日露战役望楼纪念碑」改建。

▲通霄虎头山顶视野良好,台湾海峡上来往船只,一览无遗。

▲从虎头山往另一角度看,四支烟囱处是通霄火力发电厂。

▲炮管基座显示是光复后的民国35年修改,舰炮船锚,很有海军味,清楚呈现这是一座纪念海战胜利的纪念碑。

▲台湾光复纪念碑,碑误写成埤,一错70年,似也将错就错。

▲纪念碑旁的文字说明,是民国87年(1998)元月增建的,有日中英三种文字。

▲台湾光复纪念碑旁的炮管,猜测这应是「日露战役望楼纪念碑」时代的炮管,改建时以水泥取代。

▲俄波罗地海舰队东来的航线图,蓝色为太平洋第二舰队,红色是第三舰队,咖啡色是部分第二舰队受损船只,航行中途就近到黑海俄军港修复后,再兼程赶至法属马达加斯加与原先第二舰队会合。(取材自Wikipedia)

▲日文的露国增遣舰队航迹图,此为航程后半部分,俄舰队在当时法属越南金兰湾会合后编队北上,经台湾东岸外海的太平洋,并未通过台湾海峡,逐日地点皆清楚标明,5/25舰队航行至东海时,指挥官命令六艘运煤船脱离舰队至上海,无意间暴露行踪。(取材自日本国立公文书馆)

▲俄文的波罗地海舰队东来的航线图,是使用古文体的西里尔字母(Cyrillic script),亦显示航线是经台湾东岸外海的太平洋北上,并未通过台湾海峡。(取材自网络)

▲日俄对马海战双方接敌布阵航线图,俄舰最早在九州西方海面被发现。(取材自Wikipedia

▲信浓丸原为客轮,日俄战争期间被军方征召,加上武装,成为运兵船,最著名事迹为首先发现俄舰队踪影,此为发出的电报。(取材自日本国立公文书馆)

▲俄舰尼古拉号(Nikolai)挂出旗帜投降。(取材自日本国立公文书馆) 

▲日本各界欢腾庆祝日俄战争胜利,此为东京新桥日本关东军总部搭建的凯旋门牌楼。但日本明治维新后,从台湾牡丹社事件,清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都攫取了大量财富,野心愈来愈大,终至军国主义思想高涨,二战差点亡国,是福?是祸?颇值得深思。(取材自日本国立公文书馆)

▲俄舰队在北海误击英国鱼船事件,造成睻然大波,英俄滨临战争边缘,此为英国渔民在巴黎举行的国际调查委员会出席作证。(取材自Wikipedia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刘相君
2019/02/19 13:33
从虎头山往另一角度看,四支烟囱处是台中火力发电厂。
通霄
火力发电厂,才对。(dahlialiou@gmail.com)
谢谢,已更正。 Charles Lin 2019/02/19 18:07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