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阿美族的新西兰亲戚
2015/08/11 16:53
浏览7,210
回响3
推荐25
引用0

在花莲光复乡的阿美族太巴塱部落有个人字型,阿美族语叫Kakitaan的祖灵屋, 是太巴塱部落代表祖灵之地的建筑,也是部落举行重要仪式的地方,不止象征神圣性,更是实质治权之所在。目前阿美族全部人口约20万,是台湾原住民中人数最多的族群,台湾原住民2015年四月统计约有54万人,占台湾人口的2.3%左右。光复乡是个人口约四千人的小乡镇,居民八成是阿美族原住民。日据时期茅草盖的祖灵屋,台湾光复后,1958年被一场台风吹垮,有雕绘图纹的屋柱被暂时存放到中研院民族所,2003年经有心人努力,得以在原址重建,这个祖灵屋背后有个很长的故事,不止时间长,距离也很长。 

 

新西兰(New Zealand)首都奥克兰(Auckland)有一著名旅游景点独树山(One Tree Hill),山顶上的纪念碑,是新西兰纪念原住民毛利人(Maori)最重要的地方。独树山并不高,才182公尺,但视野良好,可以看到奥克兰港进出的船只,奥克兰以帆船之都(City of Sails)著称,在独树山顶,极目所见,但见千帆遍布,高耸船帆,蔚蓝海水,船尾扬起阵阵浪花,微风轻拂,令人陶醉。

 

独树山是个死火山口,仍可见火山锥,最近一次爆发估计超过两万八千年前,肥沃的火山灰,在十八世纪初欧洲移民抵达前,这里是毛利人的一个重要部落之所在,估计曾经一度有五千人之多,后因其它部落入侵而致他迁。

 

位在南半球边陲的新西兰,是全世界最晚开发的地区,说是人类最后几块净土并不为过。一直到1642年,受雇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荷兰水手亚伯•塔斯曼(Abel Tasman1603~1659)才成了第一个发现新西兰的欧洲人;塔斯曼分别于1642年和1644年由荷属东印度的首府巴塔维亚(Batavia,注1),即现在印尼雅加达出发,进行了两次成功的远航,发现了现在的塔斯马尼亚岛(Tasmania)、新西兰、汤加(Tonga)和斐济(Fuji)

 

15世纪到17世纪在欧洲是地理大发现(Age of Discovery)时代,荷兰在公元十七世纪时,国力强大,在贸易、科学与艺术等方面都取得全世界领先的地位,是荷兰历史上的黄金时代(Golden Age)。这段时期,荷兰境内靠北海的荷兰省(Holland Province,注2)和西兰省(Zealand Province 3)是两个航海大省,早期的探险家、船员很多来自这两个省份,他们将现在澳洲和新西兰两块新发现的大陆分别命名为新荷兰(New Holland)和新西兰(New Zealand,或翻译为新西兰),来纪念他们万里外的故乡。

 

但之后又隔了一百多年,一直到1768年,英国的航海家库克船长(Captain James Cook)才又来到新西兰,并且前后三次探勘澳洲、新西兰、及南太平洋诸岛海域。新荷兰最后被澳大利亚(Australia)所取代,新西兰这个名字则保留了下来。其后英国政府为掌控新西兰的所有权,184026日由总督霍布森(William Hobson)代表英国与原住民毛利人签订怀唐依条约(The Treaty of Waitangi) 确立了新西兰立国的基础。

 

经由荷兰人,其实台湾还跟Zealand这个地名有些关联。明熹宗天启二年(1622),荷兰东印度公司占领了澎湖,以之作为与日本和明朝贸易的转口基地;澎湖当时是明朝属地,而台湾则不是。在与明朝的军队激战了八个月以后,荷兰人和明朝成协议,同意退出澎湖,荷兰的新任长官宋克(Martinus Sonck)1624年搭乘Zealandia号商船,来到时称大员,即今台南市安平区上岸,设立贸易据点,成为台湾第一个统治政权,宋克也成为首任长官。1627年荷兰人在大员建立城堡,初名Orange,后改为Zealandia,以闽南语翻译为「热兰遮城」,于1632年完成首期工程。当时这座城堡是荷兰人统治台湾全岛和对外贸易的总纽;热兰遮城即现在的「安平古堡」。

 

目前新西兰的毛利人口大约为62万,占新西兰的人口的15%,新西兰也是所谓的「移垦社会」(Settlers’ Society),原住民要面对不请而自来的强势垦殖者,但新西兰一向被国际社会视为维护原住民人权的模范生。怀唐依条约毛利文、英文并列,虽两种文字之间认知及解释有些不同,以致毛利人至今对该条约仍有芥蒂,但该条约除了确立了新西兰立国的基础,也确保了原住民毛利人的基本权利。

 

在新西兰北岛的一处农场,我们跟著农场的解说员,听其介绍新西兰的国花、国鸟及其它原生动植物。不难感觉出新西兰人民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原住民、原生动植物以及对这块土地有过贡献移民的尊崇。

 

一、新西兰的国花是银蕨(Silver Fern),银蕨其实不是花,而是蕨类,为新西兰的原生植物,特点是叶柄及叶子背面为银色的,跟其它花容艳丽的国花比起来,真的是其貌不扬。新西兰航空(Air New Zealand)的企业标志为毛利人髹在独木舟船首的符号,称为Koru,代表开展的银蕨叶,象征新生、成长与和平。此外银蕨也是很多新西兰国家球类及运动代表队的队徽。

 

二、新西兰的国鸟是KiwiKiwi也是新西兰的原生动物,起初也以为Kiwi是种雄壮威武,或是漂亮艳丽的鸟类,后来才知道也是种其貌不扬、翅膀退化、已无法飞行、又害臊又丑的原生夜行性鸟类。此外纽币昵称Kiwi,新西兰人(New Zealander)有时亦自称为Kiwi,并不以Kiwi其貌不扬为侮。另外新西兰的著名水果「奇异果」,亦取名Kiwi

 

三、新西兰是荷兰探险家塔斯曼,及库克船长发现的,因此以库克命名其最高峰及南北岛之间的海峡,也以塔斯曼命名其与澳洲间的海洋,展现其对原发现者的推崇与尊敬。

 

近年研究显示,毛利人约在公元800年至1300年之间陆续由波里尼西亚(Polynesia)群岛迁移至新西兰,属于南岛民族(Austronesian People,注4)的一支。南岛民族分布主要位于海域,包括台湾、海南岛、越南南部、马来群岛、印尼、菲律宾、夏威夷、波里尼西亚、南太平洋诸岛等,东最远达南美洲西边的复活岛(Easter),西到东非洲外海的马达加斯加岛(Madagascar),最北是台湾、最南抵新西兰这一大片广大水域。南岛语系(Austronesian Language)则是南岛民族所使用的语言,是世界现今唯一主要分布在岛屿上的一个语系,包括约1300种语言。近年有关南岛语系与南岛民族的研究,是学术界的显学。

 

研究发现毛利人与台湾原住民不止在语言文化上相近,遗传学上的DNA也很接近,毛利人可以说是台湾原住民在新西兰的亲戚,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网站说明,「有关南岛民族的起源地,有各种不同的学说,目前较为盛行的说法为台湾是南岛民族的起源地。(注5)」,考古学和历史学者研究认为,南岛民族先由华南移居至台湾(注6),在台湾形成了南岛语系,之后沿著岛屿,逐步扩展到上段所说的广大水域。这个假说称为出台湾(Out of Taiwan)假说,这个假说最早由语言学学者提出,遗传人类学者在DNA的研究,对这个假说提供很多证据,在学界也有很多支持者,但尚未得到全面一致的共识。台湾的原住民跟远在九千多公里外,隔著浩瀚海域的新西兰毛利人有血缘上的关联,也颇令人啧啧称奇。

 

在新西兰北岛著名的旅游城市罗托路亚(Rotorua),约一半人口是毛利人,拥有独特的地热景观,每年吸引了近百万游客。罗托路亚有个著名毛利园区,展示很多毛利人的相关事务,其中的聚会所的外观,跟花莲光复乡的太巴塱阿美族部落的祖灵屋非常相像。毛利人与台湾原住民之间关系的源远流长,除了语言文化、DNA,阿美族部落的祖灵屋也是系出同源的另一事证。

 

1. 巴达维亚(Batavia)人是古罗马时代居住现在荷兰地区的民族,曾反抗过罗马帝国,并将罗马人赶走,巴达维亚人象征英勇、道义与和平。到16~17世纪荷兰的黄金时代,这个传说成为荷兰人文化身分认同的标志,之后荷兰人占领现在印尼雅加达后,也将雅加达命名为巴达维亚,希望在束印度地区建立荷兰人的海外乐土。

2. 荷兰西南部靠北海的荷兰省份名字,现在常用以称荷兰的国家名字,其实应称Netherlands才正确。

3. 荷文拼法Zeeland

4. 所谓的「南岛」(Austronesia),是1899年由学者Wilhelm Schmidt自拉丁文字的字根「auster」与希腊文「nesos」所合组而成,前者为南风之意,后者意指岛,所以日文「Austronesia」翻译成「南岛」。中文沿用了这个日文词汇。

5. 请参阅中研院民族所网站   http://ianthro.ioe.sinica.edu.tw/%E5%8D%97%E5%B3%B6%E6%B0%91%E6%97%8F%E7%9A%84%E8%B5%B7%E6%BA%90%E5%9C%B0/


注6.对由东亚或中国大陆移入,原来学界有争议,但2016年中研院历史所公布其在台南科学园区的考古报告,以使用器皿及高脚住屋形式,与华南考古发现相同,因而断定由华南移入。  

https://video.udn.com/news/421519

花莲光复乡的阿美族太巴塱部落,阿美族语叫Kakitaan的祖灵屋,2003年重建。(取材自花莲县文化局网站)

日据时期阿美族太巴塱部落的祖灵屋,此屋毁于1958年一场台风。(取材自光华杂志)

新西兰首都奥克兰独树山顶的毛利人纪念碑,是新西兰纪念原住民毛利人最重要的地方。(取材自Wikipedia)

▲新西兰的国花银蕨,银蕨其实不是花,而是蕨类。为新西兰的原生植物,特点是叶柄及叶子背面为银色的。(取材自Wikipedia)

初开展的银蕨,传说象征新生、成长与和平。成为毛利人髹在独木舟船首的图腾,称为Koru(取材自Wikipedia)

Koru是新西兰航空的企业标志,其贵宾室也叫Koru Lounge(取材自Wikipedia)

▲新西兰很多国家球类及运动代表队以银蕨为队徽,此为新西兰全世界实力最强的橄榄球代表队队徽,昵称黑衫军(All-blacks)(取材自Wikipedia)

▲以前毛利人跟敌人作战前会跳名为Haka的战舞, 象征勇气,有威吓对方之意。橄榄球队沿袭此传统,在比赛开始前亦大跳Haka (取材自Wikipedia)

▲新西兰国鸟KiwiKiwi也是新西兰的原生动物,其实其貌不扬,翅膀退化已无法飞行,又害臊又丑的夜行性鸟类,生存能力减弱,以致族群数量日减,有灭种之虞。(取材自Wikipedia)

▲大部分学者都同意的「南岛民族出台湾假说」。在最北端的台湾,最东端的复活岛,最西边的东非洲外海马达加斯加岛,到最南端的新西兰之间广阔海域即「南岛语系」的分布地区。台湾、新西兰之间相隔九千多公里,近年人类学研究更证实台湾原住民的DNA与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颇为接近,亦令人啧啧称奇。(取材自Wikipedia)

▲玛索森湖(Lake Matheson),波平如镜,是很有灵气的湖。远处是库克山(Mt. Cook),山顶皑皑白雪,倒影映在湖上。库克山为新西兰最高峰,高3724公尺,有南阿尔卑斯山之称,为纪念发现新西兰的库克船长而命名。(取材Wikipedia)

▲新西兰最著名的米佛峡湾(Milford Sound),山崖高耸,悬泉飞瀑,雄伟壮观,是新西兰最著名旅游景点。米佛峡湾入口狭窄,不易发现,塔斯曼和库克船长过门皆没发现。(取材自Wikipedia)

▲新西兰北岛罗托路亚(Rotorua)毛利园区内毛利人的传统建筑,跟花莲光复乡太巴塱阿美族部落的祖灵屋甚为相像。毛利人与台湾原住民之间关系的源远流长,除了语言文化、DNA,建筑也是系出同源的另一事证。

▲英国的航海家库克船长前后三次探勘澳洲、新西兰、及南太平洋波里尼西亚诸岛海域。第一次路线(红色)1768~1771第二次路线(绿色)1772~1775,第三次路线(蓝色)1776~1779,第三次航行至夏威夷时,库克船长不幸为原住民所杀,船员继续既定航程至阿拉斯加、白令海峡等再回英国。 (摘自Wikipedia)

▲经由荷兰人,其实台湾还跟Zealand这个地名有些关联。当初荷兰人于今台南市安平区「安平古堡」原址,所建的城堡(有荷兰国旗者)就取名Zealandia,闽南语翻译为「热兰遮城」,其左边则为大员市街。此为热兰遮城俯视画图,原图存于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当时这座城堡是荷兰人统治台湾全岛和对外贸易的总部。(摘自Wikipedia)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纽澳
回响(3) :
3楼. Ponder2126
2018/11/19 05:18
一个成功的人,无论是在那个领域成功,总有些可见的特质。事事留心,处处细心,这是你的。

谢谢你在百忙之中,仍然探访台湾学术界的新近结论。

我很欣慰,台湾学术界的毛利源头纷争扰攘,总算可以落幕。但,你可曾注意到,纷争扰攘又转向了平埔族是台湾原人说。全然不顾平埔族是个集合名词。这和汉人(集合名词)是中国原人说一样无稽。但在贵大国的学术界,这样的说,却像炼钢炉里的渣滓,喧嚣尘上。

社会科学也是科学,总有方法、原则、和精神。台湾学术人如此,也是匪夷所思。

我对维京人,一无所知,大文只能拜读。大文所附船图,看来得要成熟的铁器时代的工艺。毛利人的船,新石器时代的工艺就能胜任。愚见而已。

近日,时间、精神限制,难常上网。慢覆,祈见谅。

谢谢James溢美赞赏,其实因现在比较有空,也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统独立场的确是台湾目前最大的社会共识问题,意识形态不完全是理性问题,这个可以理解,政治人物是最不被信任的族群,可能世界皆然,乱说也就算了,但有部分学者偏颇到违反良知,就实在很不可取。

希望可以像Dampingㄧ样,民意的振幅慢慢能变小,Reality,Rationality能成为的主要考量。

Charles Lin 2018/11/22 22:45回覆
2楼. Ponder2126
2018/11/06 05:56
初见毛利战船,刹时震惊。初中时读苏雪林,尘封记忆,顿时重返。回家后,访网,已见粒腺体分析之初步结果。唯见世间人无不拉扯古文明为己之由,台人却声嘶力竭追随巴基斯坦某人疯狂相信。今日尚且如此否?

黄帝战蚩尤,多所胜王败寇。其实,吾人文化,几全为蚩尤之华夏。看地形、地理,我推测,若黄帝未曾屠尽蚩尤人,蚩尤残部有三路可退。向南向西再上溯长江到云梦水乡,向南越江到今日江浙地区泽国。一旦进入水乡泽国,黄帝天高高、地远远。第三条,直接由胶东或淮东出海,大洋一去不复返

先民有古,皆有神话谈起源。谈起源,毛利没有,阿美也没有。古文明迁徙,神话跟着走,天灾地祸挡不住。没跟着走,只有大逃难,长者逃不走,幼者求存活。等到安宁、安顿,乾坤已尽逝。大逃难,另有一个特质,停不下来,直到世界的尽头。

出了个题,也算是你回一言,我敬一语。

多谢你写毛利。

谢谢James留言及毛利战船照片,抱歉,回晚了。

因原来文章是2015写的,文内批注所引用中研院民族所的website改了,花一些时间找,另外将2016中研院南科考古的一些发现报导也附上,该结论间接证实,台湾原住民源出华南,而非台湾一些学者极力想证明的台湾原住民源出东南亚,以切割台湾与大陆之连结。

乍看毛利战船跟挪威Viking的战船有几分类似,一南一北,相隔万里,也令人啧啧称奇。   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85208525

Charles Lin 2018/11/07 15:36回覆

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85208525

北海小英雄传奇-谁先发现美洲?

Charles Lin 2018/11/07 15:39回覆
1楼. Ponder2126
2018/10/29 04:58
五六千人阅读,回响始终挂蛋。想到新西兰是台湾人的热门旅游去处,不禁闷一个纳。留个小骚扰(mind tease)给你和有心的格友。黄帝战蚩尤,蚩尤战败以后,到那里去了?循陆路,水路,还是都有?可能的路径,有那几条?提示是,在血源难以验证之前,或是之时,文化、语言(文),和地理、地形,是可以考量和运用的。当然,还可以参考另类历史-神话。

谢谢James,让回响不再挂蛋,功德无量,谢谢。

其实有类似情形,周武王打进朝歌,消灭了商朝,当时商朝有精兵十万,由侯攸喜率领,出征山东一带,但后来史书上,遍寻不著这十万人记录。有学者,尤其甲骨文专家,推测可能出海去了,因为回周也死路一条。这些人顺著洋流,飘到美洲。

黄帝战蚩尤,时间更早,以生活条件推测,只能往南。

Charles Lin 2018/10/29 18:26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