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海顿的原乡
2019/11/12 00:05
浏览4,904
回响9
推荐130
引用0

从埃森斯塔特(Eisenstadt)山形教堂(德文: Bergkirche,英文:Hill Church)的阶梯远眺,平畴沃野,丘陵迤逦,风景秀丽;埃森斯塔特位于维也纳东边40公里处,是奥地利柏艮兰(Burgenland)州府所在地,柏艮兰州是奥地利最东边的州,与匈牙利接壤,一战后,1921年才划归奥地利;山形教堂距埃施特哈齐家族(Esterhazy Family)统治中心的埃施特哈齐宫(Esterhazy Palace),只有几百公尺;埃施特哈齐家族是哈布斯堡皇朝(Habsburg Monarchy ),及奥匈帝国时期,有权有势、财力雄厚,拥有最大土地的领主,埃森斯塔特是埃施特哈齐家族主要的根据地,巴洛克式建筑的埃施特哈齐宫,建得美仑美奂此外也在匈牙利的费尔特德(Fertőd),盖一座洛可可式建筑的埃斯特哈希行宫(Esterháza Palace),同样雄伟华丽,极尽奢华之能事,有「匈牙利凡尔赛宫」之称,不难想象埃施特哈齐家族当时的烜赫。

 

山形教堂外形奇特,一部份是近乎正方形,传统教堂的形式,另一部份则是山丘形状,上面还有小径及石窟的圣山造型;这个教堂是海顿六首弥撒曲(Mass),及贝多芬C大调弥撒曲首演的地方,教堂中的管风琴,当年海顿、贝多芬都曾使用过,在音乐史上有其重要意义;海顿过世后也葬在这里,教堂也被昵称为海顿教堂(Haydnkirche)

 

被誉为交响乐之父、弦乐四重奏之父,和伟大的器乐作曲家的海顿(Franz Joseph Haydn, 1732-1808),他及莫札特及贝多芬三人,是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代表人物,三人中海顿年纪最大,是三人中的老大哥,和莫札特及贝多芬,有亦师亦友的交情,对两人的音乐风格,也有一定程度影响;海顿是奥匈帝国国歌(帝皇颂,God Save Emperor Francis),奥地利第一共和国国歌(永久的祝福,Be Blessed without End1929~1938),及德国国歌(德意志之歌,Song of Germany)的作曲者,在音乐上有杰出的成就及贡献。

 

出生在当时奥匈边境,一个名叫罗劳(Rohrau)的村子,海顿是奥地利人,父亲是个修车工人,母亲则是厨子,家里经济状况并不好,家世平平,但五岁时就显露音乐上的天赋,歌唱音准绝佳;但世上不少有天份的艺术家,因家庭经济状况不允许,无法供他()学习,又没碰上贵人或机会,生活被经济负担压垮,天赋得不到发展,平平庸庸的过一生,这样的憾事,不胜枚举;海顿誉满天下,如雷贯耳,很少人不知道他的名字,能有这样的成就,事实上相当幸运。

 

海顿八岁时,当时帝国首都维也纳圣史蒂芬主教座堂(St.Stephens Cathedral)的音乐总监,到全国巡回寻找儿童唱诗班人才,海顿很幸运被选中,开始他一生的音乐生涯;29岁时再被埃斯特哈齐家族(Esterhazy Family)相中,出任副乐师长,五年后出任乐师长,一直到59(1761~1790),长达30年时间,为埃斯特哈齐家族效力,负责作曲、带领合唱团、演奏、歌剧创作等音乐相关事务,这期间的大部份时间,是尼克劳斯一世亲王(Prince Nikolaus I)主政,亲王本身喜爱音乐,也会演奏一种类似大提琴的巴里东琴(Baryton),海顿曾应他要求,写过一百多首巴里东琴、小提琴和大提琴的三重奏;由于尼克劳斯一世亲王的大力支持,海顿因此不须为家庭经济烦恼,生活稳定,乐曲创作的质与量均佳,声名远播,这段时间是海顿一生的黄金岁月,也是他的颠峰时期。

 

伯乐相马的故事,我们耳熟能详;但唐朝文起八代之衰,「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杂说」一文中也曾写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千里马能遇上伯乐,其实也是千里马的造化;海顿出身贫寒,假如先前没碰上大教堂音乐总监,后来没碰上埃施特哈齐家族,现在所见海顿在音乐上的成就,可能都还在未定之天,只能说海顿造化实在很好。

 

海顿一生在埃森斯塔特一待三十年,去世后也长眠于此,无疑这里是他的原乡。 

▲▼海顿教堂侧面及正面。

▲▼海顿教堂近拍的石窟(上),及从顶上远眺(下,摘自Wikipedia),教堂位在缓缓斜坡地的最高处。

▲▼海顿教堂入口(上),及教堂内海顿贝多芬曾弹奏过的管风琴(下,摘自Wikipedia)。

▲▼从海顿教堂阶梯上所见景色。

1921年后柏艮兰州才划归奥地利,1961年回归40周年时,奥地利特以海顿教堂为背面图案,铸造当时奥地利货币先令(Schilling) 25分铜板,以为庆祝。(摘自Wikipedia)

▲▼埃施特哈齐宫,大约是斜坡的山腰。

▲▼埃施特哈齐宫前花园(上),及入口(下)。

▲▼从埃施特哈齐宫往市区道路,当年海顿住在斜坡下方,每天要到埃施特哈齐宫上班,这里是海顿每天上下班必经之路,应也可见海顿踽踽独行的画面。

▲海顿旧居。

▲埃斯特哈齐宫内的红色沙龙厅(Red Salon),墙壁上悬挂的人像就是首先延聘海顿任副音乐长的Paul II Anton亲王,也是后来接续大力支持海顿从事音乐创作,尼克劳斯一世亲王的父亲。(摘自Wikipedia)

▲埃斯特哈齐宫内的的海顿厅(The Haydnsall),大厅原是宫内多用途宴会及庆典厅,现在是音响效果世界一流的音乐厅,为纪念海顿长期效力家族,并表彰海顿对音乐的伟大贡献,特以海顿命名。(摘自Wikipedia)

尼克劳斯一世亲王喜爱的弦乐器巴里东琴的现代仿制品,有些像大提琴,海顿曾应亲王要求,写了106首巴里东琴交响乐。(摘自Wikipedia)

▲▼位在匈牙利,埃斯特哈齐家族所拥有的另一处埃斯特哈希行宫,同样雄伟华丽,极尽奢华之能事,有「匈牙利凡尔赛宫」之称。(摘自Wikipedia)

▲▼埃森斯塔特周围栽种不少葡萄,是著名洒区,也种有不少向日葵。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9) :
9楼. 花鼠妹
2019/11/17 21:15

镜头下的埃森斯塔特真漂亮!

原来这里是海顿的故乡呀!

海顿也是我最喜欢的古典音乐作曲家之一.

谢谢花鼠妹。

尽管是州府,现在的埃森斯塔特人口才1.5万左右,位置又偏在奥匈边境,旅行团比较不会去,除非像我们奥地利加匈牙利的行程。

但小城故事多,有时也会也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

Charles Lin 2019/11/18 18:06回覆
8楼. ynn600
2019/11/17 12:42

看到海顿的原乡, 才能体会海顿音乐的风格, 为什么那么理性.

谢谢分享.

ynn

谢谢,人难免会受人生经历的影响,艺术家也不会例外,只是音乐家的作品可能较隐性,最显性可能是小说家,很多作品都会有他人生励炼的影子。 Charles Lin 2019/11/18 17:52回覆
7楼. 天涯孤鸿 (心情)
2019/11/16 01:12

向日葵的花心好有趣

谢谢。

其实向日葵中间的筒状花序,排列是呈螺旋状,1970年代,即有数学家以数学公式,来表现向日葵筒状花序,这种乱中有序的排列。

Charles Lin 2019/11/16 09:21回覆
6楼. 旭日初升
2019/11/15 13:56
--

南一中音乐课是我此生求学生涯中,最辛苦难忘的记忆。

我音感一直很差,高中音乐课的回忆,尚请学弟参阅旧文http://classic-blog.udn.com/hwangrs/7413459,就可了解一二。

谢谢学长,先前没注意到学长这篇2013年大作。

看来我们还似乎相同的音乐老师。

哈哈,看来我音准稍好,我高中还曾是合唱团,南一中合唱团还拿过当时的全省冠军,地点在新竹的社教馆。

Charles Lin 2019/11/16 09:29回覆
5楼. Sookhing
2019/11/15 08:31

https://smiletaiwan.cw.com.tw/article/1218?utm_source=Web&utm_medium=Article&utm_campaign=smile_reading

感谢介绍音乐家的家乡,

台湾本土音乐家

郭芝苑苑里故居

地方文化资产也要推广,加油。

谢谢Sookhing,看来您跟苑里有些因缘。

其实我对出身苑里的郭芝苑先生,略有些了解,包括他作曲,以唐诗为词的枫桥夜泊,凉州曲,和流行歌曲的心内事无人知等,枫桥夜泊和凉州曲,都很有"夜半钟声到客船",和"醉卧沙场君莫笑"的情境,另外他的小提琴曲-夜深沉,车鼓调等,都是我满喜欢的,也知他最崇拜的是音乐家前辈,出身淡水的江文也先生。

Charles Lin 2019/11/18 17:36回覆
4楼. 旭日初升
2019/11/13 14:03
--

格友爱乐人士(各类型音乐)很多,

很容易就找到同好互动互享,这是博客迷人的地方。

古典交响乐虽没深入研究,但偶尔也会在夜深人静时聆赏~

谢谢学长。

其实回想起来,我学音乐最多时期是高中时候,那时音乐还要考试,包括乐理及识谱歌唱,当时颇以为苦,现在想想,还真幸亏那时学了一些,对音乐一些皮毛了解,高中打下的基础最多,当时全校只有两个音乐老师,我现在都还记得名字,一是李欣莲老师,一是程秀高老师。

我们那时还有音乐被当,须要补考的,不知学长那时如何?

Charles Lin 2019/11/15 20:17回覆
3楼. 重阳
2019/11/13 00:46

格友文采过人、照片也照的很好,

每次拜读大作都能有所收获, 

海顿是交响乐之父, 音乐天才, 幸得伯乐赏识, 才成就了海顿.

他所做的惊愕交响曲的故事, 至今仍令人津津乐道.

谢谢好文分享~

感谢重阳,您的赞赏,是莫大的鼓励。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写到,词"有造境,有写境",我大概只能有写境,描写所见风景情境,难免理性有余,感性不足。

Charles Lin 2019/11/13 18:15回覆
2楼. 爱马
2019/11/12 14:54

海顿是三月寿星,也是我非常喜爱的音乐家,明年三月我会以他爲主题写文。虽然时间还早,可以先问Charles 我可以联结这篇文章吗?

海顿爲伯乐所识因此有了辉煌的创作生命,我相信他也是一个懂得把握机会的人,不负伯乐的赏识。

可以,欢迎。

搜集资料时,我就在想,三月时爱马是否会写海顿?

Charles Lin 2019/11/12 16:52回覆
1楼. Ponder2126
2019/11/12 01:28
谢谢写海顿的故乡
谢谢写海顿的故乡。就我个人的喜好,从你的文,未来将会看到更多音乐卓越人的另一种历史。期待。喜欢那幅鸟瞰照片,好过那些有数学无美学的法国建筑多多。有些(你的)照片,美则美矣,但看了眼酸头疼;不晓得新款佳能无镜相机系统(机和主镜组),能不能内建镜头失真更正韧体。保重,祝福。

谢谢James,有一阵子未见踪迹,正想去信。

对于Canon相机广角失真的问题,我了解有限,其实我只要拍出来美,管他是否distortion。

倒是最近用广角时,左下右上有些阴影如下,询之厂商,他们的回答是遮光罩没装好,他们也simulate出没装好,角落出现阴影情况。

Charles Lin 2019/11/13 18:02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