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一个色彩缤纷的城市-佩奇‧匈牙利
2019/10/06 00:05
浏览5,966
回响7
推荐138
引用0

下午抵达这个城市,第一印象是各式建筑,色彩缤纷,屋顶和墙壁呈现各种艶丽的色彩,墙壁除传统的灰白,还有驼色、咖啡、橘黄,屋顶更是缤纷,有深红、土耳其蓝、灰黑、深绿,有些屋顶从不同角度看,还会呈现不同色彩,因为建筑使用名为佐纳(Zsolnay )的小块磁砖,佐纳以曙红制程(Eosin Process)闻名,成品会因光线角度不同,而改变颜色,像肥皂泡泡彩虹色彩般梦幻,是欧洲很多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建筑师喜欢用的建材,佐纳产品包括各类瓷器瓷砖陶瓷器(Stoneware)等,而这个城市正是佐纳的第一个生产基地。

 

向晚时分,呈斜坡状的赛切尼广场(Szechenyi Square),周围雄伟耸立,古色古香,颜色丰富的巴洛克式建筑,包括市和州政府大楼,教堂、旅馆、博物馆等,灯光一栋一栋亮起,远处天际是深蓝色,是那种像可以拧出水的蓝,广场气氛变得如梦似幻,赛切尼广场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区,周围连接12条通往各区的街道,这里是位在匈牙利南部,靠近克罗地亚边界,匈牙利的第五大城佩奇(Pecs)

 

广场斜坡的最上方,是一座全名叫卡西姆帕夏清真寺(Mosque of Pasha Qasim)的天主教堂,教堂有著绿(Turquoise)圆顶,四面墙壁上拱形的窗户,外表一眼就可看出是伊斯兰式的,浓浓的伊斯兰色彩,在夜色下,更散发伊斯兰式建筑,给人的那种既神秘,又梦幻的感觉,天主教堂却有伊斯兰式外表,乍看很令人好奇,也很令人不解。

 

中古世纪的欧洲,势力最大的是天主教,当时天主教对付异端,一向手段残忍,恶名昭彰的宗教裁判所(Inquisition) 更是令人不寒而栗,像捷克因挑战梵蒂冈权威,被视为异端(Heresy),判决火刑处死的布拉格大学校长胡斯(Jan Hus, 1369 ~1415);更大范围宗教集体冲突,年代久远的十字军东征(Crusades)就不说了;年代近一点的,17世纪原天主教(Catholic)国家,与宗教改革后的新教(Protestant)国家间,发生所谓三十年战争(30 Years War),就跟名字一样,这场战争从1618年打到1648年,足足打了三十年,大部份欧洲国家都被卷入,不难想象,战争绝对会造成无数生灵涂炭,更何况打了30年。

 

对付同属基督教(Christianity)内的不同教派,都已经动刀动枪了,对付异教徒,手段势必更激烈,像卡西姆帕夏清真寺天主教堂,却有著伊斯兰式的外表,这种情形,除了伊比利半岛西班牙、葡萄牙南部一带外,欧洲少见;这种现象或许是所谓历史共业;属穆斯林的鄂图曼帝国(Ottoman Empire),曾占领佩奇长达160(1526 ~1686),卡西姆帕夏清真寺1543年鄂图曼占领期间完成的,之后佩奇回归匈牙利,1702年改成天主教堂,但只拆掉叫拜楼,原来的清真寺外表仍然保留,教堂内原有一些伊斯兰式装饰,甚至可兰经文,现在都还可见;这种现象,无疑表现了社会极大的包容力,佩奇这个城市令人不禁竖起大姆指,除了建筑色彩缤纷,宗教文化层次多元,同样色彩缤纷。

 

匈牙利位在东欧,隔邻就是小亚细亚通往欧洲捷径的巴尔干半岛(Balkans)13世纪,相传是突厥后代的鄂图曼帝国崛起;16世纪野心勃勃的苏莱曼大帝(Suleiman the Magnificent)在位时,国力鼎盛,领土扩张达最高峰,疆域横跨欧亚非三洲,1521年鄂图曼帝国征服匈牙利,势力达中欧,伺机进逼维也纳15261683年,曾两度包围维也纳,鄂图曼帝国是当时欧洲各国的心腹大患。

 

这种对少数民族及文化的尊重,以及对南斯拉夫战争难民,积极协助及包容的态度,1998年,佩奇获颁联合国文化基金会(UNESCO)「和平之城(Cities for  Peace)」的奖章;20072008连续两年,也分别获得中型(7.520万居民)宜居城市(Livable City)的第二及第三名;2010年,并与德国的埃森(Essen),及土耳其伊斯坦堡(Istanbul),同时获选为欧洲文化之都(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

 

色彩缤纷,令人映像深刻,虽然佩奇获奖无数,也有人口近15万,是个不小的城市,佩奇大学更是匈牙利的第一所大学,但对台湾而言,这个实在太陌生了。

▲▼佩奇建筑颜色缤纷,尤其赛切尼广场周围更是艶丽,这是位在广场东边的市政府,巴洛克式建筑,古色古香。

▲佩奇位于匈牙利南部,靠近克罗地亚边界,是匈牙利的第五大城。 

▲▼驼色外墙,卽使是政府单位,一样色彩丰富(上),骑马塑象是匈牙利英雄匈雅提亚诺什(Hunyadi Janos),马尾指向处也是当地人最常约会碰面的地方()

▲广场南面的Fatebebefratelli 教堂,尽管是教堂,同样色彩丰富。

广场西面的州政府大楼,佩奇属巴兰尼亚州(Baranya County),其屋顶使用当地出名的佐纳瓷砖,色彩艳丽丰富,很难想象其实是所谓衙门。

▲▼广场中央是纪念黑死病停止流行的纪念碑;东面有砖红色外墙的是Nador旅馆。

▲离广场不远的Csontvary美术馆,Csontvary全名为Tivadar Csontvary Kosztka18531919,是匈牙利最有名的画家,被称为是匈牙利的梵高。

佩奇大学,是匈牙利最早成立的大学,始于1367年。(上图摘自Wikipedia) 

▲▼佩奇主教座堂(Cathedral),其外观及内部,也是色彩缤纷。(摘自Wikipedia)

主教座堂附近的不知名建筑,似是一座小教堂。

离广场不远的佩奇国家歌剧院。

▼向晚的天主教堂(上),其松绿色圆顶,内部装潢(下,摘自Wikipedia),都可以看出明显的伊斯兰色彩。

▲▼罗马人公元一世纪时就在匈牙利设立潘诺尼亚省(Pannonia Province),佩奇就是当时的重要都市,也还留有水道桥遗迹,主教座堂隔壁,还发现有基督教墓地遗迹,2000年时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上图地面的强化玻璃下,就是下图的遗迹。

▲▼华灯初上,灯光亮起,穹苍变成深暗蓝色,蓝得似会出水。

▲匈牙利著名的佐纳瓷砖,著名的曙红制程(Eosin Process),使得瓷器从不同角度看,会呈现不同颜色,佐纳瓷器是由佩奇开始发迹的。(摘自Wikipedia)

▲▼佐纳瓷器,色彩丰富艳丽,是很多新艺术运动的建筑师喜欢用的建筑材料,包括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著名建筑,如应用艺术博物馆馆(Museum of Applied Arts摘自Wikipedia,),及国会大厦()屋顶都使用佐纳瓷砖。

▲▼布达佩斯另一处使用佐纳瓷砖的著名建筑,多瑙河畔城堡山(Castle Hill)上的马提亚斯教堂(Matthias Church),这个教堂也是奥地利及匈牙利合组奥匈帝国时,奥地利法兰兹约瑟夫一世皇帝(Emperor Franz Joseph I),与人们昵称为茜茜皇后的伊莉莎白皇后(Empress Elisabeth),加冕为匈牙利皇帝皇后的教堂。

2019/10/31 17:06

Dear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特前来恭喜您所发表「一个色彩缤纷的城市-佩奇‧匈牙利」,已经登上联合新闻网首页新闻头条区网评,此推荐是利用转址的方式直接连结到您的内容。

非常谢谢您在网络城邦的分享,但由于联合新闻网首页新闻头条区更新相当频繁,若你前往观看已未见到网评的推荐连结,表示你的推荐内容已下线,首页新闻头条区已更新,请见谅。^_^

若前往观看时,有原因不希望此内容被推荐,请到电小二访客簿留言,会尽快协助取下。

电小二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旅人手札
自订分类:匈牙利
下一则: 酒香酒乡‧匈牙利
回响(7) :
7楼. 盹龟鸡~ 美丽的木造建筑
2019/10/13 01:03
第五大城都这么缤纷亮丽 充满特色 , 匈牙利真是个有根底的国家 。

谢谢盹姐。

匈牙利是德国及奥地利两个日耳曼民族的国家外,唯二,一战及二战都战败的国家,19世纪末,奥地利及匈牙利风风光光的合组奥匈帝国,奥匈帝国还是八国联军参战国,是所谓的列强,但一战失败后,只剩下原来30%多的土地,匈牙利当年是曾风光一时。

Charles Lin 2019/10/17 18:00回覆
6楼. Dennistw
2019/10/09 14:12
您的游记和照片都太棒了!
感谢赞赏,欢迎多来逛逛。 Charles Lin 2019/10/12 22:37回覆
5楼. 云霞
2019/10/09 13:52

谢谢您的精彩介绍!这个城市在您的笔下,更突出了它的特色。

被它建筑的丰富色彩吸引,尤其喜欢经过曙红过程的佐纳磁砖!


谢谢云霞姊。

屋顶色彩丰富的建筑,匈牙利特别多,应该是佐那磁砖的影响。

先前在克罗地亚(Croatia)首都札格里布(Zagreb)国会大厦前的教堂,同样色彩丰富,虽然资料都没说,但我怀疑可能也是用了佐那磁砖,因为匈牙利曾是克罗地亚宗主国,Pecs也靠近两国边界。

Charles Lin 2019/10/12 22:58回覆

匈牙利曾是克罗地亚宗主国这点,再加点说明。

根据新元史,蒙古帝国第二次西征时,匈牙利当时国王贝拉四世,逃往其属国克罗地亚,当时蒙古统帅拔都,派部将一路追捕,贝拉四世最后躲到克罗地亚中部海港Split附近,离陆地一百多公尺小岛,蒙古骑兵无法渡海,贝拉四世得以幸免。

所以蒙古帝国第二次西征事实上已打到地中海边。

Charles Lin 2019/10/12 23:17回覆
4楼. 爱马
2019/10/07 12:49

市政府是衙门,这说法妙极了。

从来没想过与仔细观察过,原来色彩斑斓的屋顶可以让建筑物有更出色的风貌。感谢分享!

感谢爱马,前一阵子到德国慕尼黑访友及旅游,抱歉,回晚了。

匈牙利20多年前,仍属华沙集团,共产国家的政府机关都比较严肃,我就想到了衙门。颜色绝对可以让建筑更出色,在Munich及也属Bavaria的Rothenburg,拍了一些照片,特附于后供参考。

Charles Lin 2019/10/08 17:08回覆
3楼. 旭日初升
2019/10/06 10:57

文化如此多元厚重、建筑色彩又如此丰富的城市---佩奇,

台湾人却又如此陌生,跟台湾的旅游习惯有关,一般台湾人较热衷耳熟能详的热门文物景点。

希望藉由学弟此篇大作,能吸引更多台湾人前往探讨了解此文化宝城。

感谢学长赞赏,前一阵子到德国慕尼黑访友及旅游,抱歉,回晚了。

另一个原因,其实可能跟国力也有些关连,例如台湾的故宫博物院,绝对有实力名列世界博物馆前几大,但台湾经济实力起飞前,也常被忽略。

Charles Lin 2019/10/08 16:46回覆
2楼. tzi
2019/10/06 10:38
好喜欢殴洲的建筑!

感谢,Pecs的巴洛克式建筑,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前一阵子出国,抱歉,回晚了。

Charles Lin 2019/10/08 16:33回覆
1楼. Ponder2126
2019/10/06 03:49
心向往之的匈牙利
难得今天可以读几篇网志,你正好有新文,又是心向往之的匈牙利。再次祝福你,这里的网友,我们的母地和父国。

感谢James祝福,许久未见贴文或留言,正想去信问安。

前一阵子出国,抱歉,回晚了。

Charles Lin 2019/10/08 16:31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