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酒香酒乡‧匈牙利
2019/08/04 00:08
浏览6,651
回响13
推荐140
引用0

一般印象法国的波尔多(Bordeaux)博艮第(Burgundy)地区,德国南部的莱茵河谷,及奥地利东部有很多葡萄园,种植的葡萄成排成行很壮观,酿制不少葡萄酒,是欧洲的酒乡其实位在东欧,与奥地利接壤的匈牙利,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酒乡,有两种葡萄酒风行欧洲,世界知名

 

一种叫公牛血(Bikaver,英文: Bull’s Blood) 的红酒,主要产地是埃格尔(Eger),埃格尔是首都布达佩斯东北方两百多公里的一个小镇,所以也称为埃格尔公牛血(Egri Bikaver);烛光摇曳,浪漫气氛中享用的红酒,却有个血腥的名字,似有些格格不入,其实背后有个以寡击众,击退敌人入侵的传说;公元1552年小亚细亚的伊斯兰强权,鄂图曼帝国入侵,包围埃格尔多时,守城将军犒赏军士,并说准备的酒中混有公牛血;军士喝了这样的洒后精神百倍,勇猛杀敌,终于击退敌人,解除包围;传说不知是真是假,但浪漫的红酒,跟爱乡爱国的故事连结,更增添公牛血红酒不少的传奇及荣光。

 

另一种叫托卡伊酒(Tokaji Wine),主要产地在有28个农庄的托卡伊酒区(Tokaji Wine Region),托卡伊酒区也位在布达佩斯东北方三百多公里的一个区域,距离前一段的埃格尔小镇约一百公里;托卡伊酒是一种所谓贵腐(Trockenbeerenauslese, 简写TBA,源自德文) ,是甜度很高的白葡萄酒;贵腐的英文为Noble Rot,中文翻译原是日文形容珍贵腐烂的汉字,是葡萄被一种真菌(Botrytis Cinerea)感染,呈现过熟的乾扁发霉状,卽所谓贵腐,用贵腐的葡萄所酿制的白葡萄酒,卽称贵腐酒;但能呈现贵腐状态的葡萄,须有特定气候条件,通常可以酿制冰洒的葡萄,气候要求已相当严格,但贵腐酒更严格,因此产量很低,只有德国、法国、匈牙利及斯洛伐克部份地区能生产,被评为酒中极品,托考伊更是贵腐酒代表,托考伊酒质量也分好几级,其中顶级的Tokaji Eszencia更是极品中的极品,自古便是统治中欧近千年的哈布斯堡皇室(Habsburg Monarch)送礼宴客专用,欧洲各国皇室,更有不少Tokaji Eszencia的喜好者,文人墨客及音乐家,如伏尔泰、莫札特、海顿及李斯特等,都曾为文赞赏,更以曾享用过Tokaji Eszencia为荣。

 

2002年托卡伊酒产区,以托卡伊酒产区历史文化景观(Tokaji Wine Region Historic Cultural Landscape),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核准为世界文化遗产;但传统的托卡伊酒产区,一战后有部份被划入现在的斯洛伐克(Slovakia),为了托卡伊酒商标所有权问题,2012年匈牙利与斯洛伐克还曾对簿公堂,欧洲法院的最后裁定是,双方皆可使用托卡依商标,所以现在有一部份托卡依酒,其实是斯洛伐克所酿造。

 

大陆著名作家余秋雨,他的书在台湾有不少读者,「文化苦旅」更是其中之最,他有另一本书「行者无疆」,是他在欧洲各大小城市旅游考察的笔记,大部份文章是每个城市文化性格的描述;对生产公牛血红酒的埃格尔小镇,「行者无疆」中也有一篇「醉意秘藏」,有这么一段文字:去前就知道,那里有两个五百年前的遗物,一是当年抵抗土耳其人的古城堡,二是至今还没有废弃的大洒窖,匈牙利朋友说,如果我们不想在小镇过夜,又不想走马看花,只能选择一个,那么选那一个呢?窖,我说。

 

看来他是将看成是埃格尔文化性格的主要元素,整篇文章也都在描述他们参观酒窖及品酒的过程,其实埃格尔也是个超过五万人口的中型都市,有不少漂亮的巴洛克式教堂;文中说:中古世纪开凿的酒窖目前只用了三公里,还有12公里未清理15公里长酒窖! 听得有些吓人,事实上都穿过城墙,到城外去了;对品酒,像神圣的仪式,他是这么描述品酒之后,将杯中賸余的酒倒入陶桶:「倾倒时尽量缓慢,细看那晶莹的琥珀红映著烛光垂直而泻,如春雨中的桃花屋檐涓然无声。」;对好酒倒弃,似觉得无限不舍,整个品酒过程,更像神像雕刻或圣像塑造,本身就带有些神圣庄严的性质,工作时要全神贯注,诚惶诚恐,一个步骤都闪失不得。 

对酿制公牛血红酒的埃格尔如此,能产制贵腐甜白酒的托卡依酒区,无疑更要虔诚礼敬了;我酒力浅,未曾体会那种喝到微醺,飘飘然的愉悦,对酒的酿造及品尝的过程,自然比较没有善酒者的那份好奇及虔敬;假如有人问同样问题,酒窖和城堡只能选择其中一种,无疑我会说城堡。

▲▼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规模不小的中央市场,有贩售不同酒庄,不同等级的贵腐酒,以细绳绑住,应该是防止掉落,也避免被顺手牵羊。

▲▼布达佩斯中央巿场离多瑙河自由桥(Liberty Bridge)不远,1897年卽完工,外表盖得富丽堂皇,主要贩售生鲜蔬果、食材、香料及手工艺品等,是很多观光客会采买当地土产的地方。

▲▼布达佩斯中央市场的贵腐酒(上),像架上陈列较高等级的Tokaji Aszu 0.5公升,标示价格9990 Ft.,合台币约1050元;匈牙利目前仍用自己货币福林(Forint),未使用欧元,一元福林,7/29汇率是台币0.1055元。下图(摘自Wikipedia)是产自匈牙利(右)及斯洛伐克(左)的贵腐酒,目前托卡伊酒区有一部份在斯洛伐克。

▲托卡伊酒区的葡萄园(摘自Wikipedia)

▲开始呈现贵腐状的葡萄。(摘自Wikipedia)

▲托卡伊酒区及埃格尔,与布达佩斯的相对位置地图。

▲伊格尔郊区的美人谷(匈牙利文: Szepasszony Volgy),大小酒庄林立,有些酒庄也兼营餐厅,当天我们就在右侧白色招牌餐厅用餐。

▲埃格尔美人谷也有不少酒窖,照片是一家酒庄的酒窖,不过这家的酒窖应没有余秋雨文章说的长达三公里。(摘自伊格尔旅游局网站)

▲▼格尔古堡(Eger Castle)城墙,看起来相当厚实,1552年鄂图曼土耳其以四万人包围古堡,守军则只有二千多,结果奇迹似的守住了,公牛血红酒就是那一次保卫战的传说;但1701年鄂图曼再次围城,则没前次幸运,城被攻陷。 

▲▼格尔古堡遗迹的最高处(上),和走上去的斜坡,蓝天白云,天高野旷(下)。 

▲▼从格尔古堡的高处(上),及城墙上的射口(下,摘自格尔旅游局网站)远眺格尔市区,浪漫旖旎,令人流连。

▲从格尔堡的高处,远眺格尔市区近拍,最前面右侧是圣安多尼教堂,也称方济各会教堂(Minorita Church),后右侧则是格尔大教堂(Basilica of Eger)

▲从格尔堡的高处,远眺市区的另一面,最前面则是当年教堂遗迹。

▲▼格尔堡山下的伊什特万德波(Istvan Dobo)广场,照片中间是圣安多尼教堂,也称方济各会教堂,是一座很漂亮的巴洛克式教堂,右边则是格尔市政府;格尔有不少教堂,都满漂亮的。 

▲▼伊什特万德波广场另一面,伊什特万德波是1552年,格尔堡保卫战时的指挥官,打了漂亮的一战,留名青史,广场以他为名,且立了他的塑像。

▲伊什特万德波广场旁的战士广场雕塑。

▲▼格尔大教堂(Basilica of Eger)正面(上),及教堂前塑像之一(下)

▲▼格尔大教堂内部(上),及屋顶壁画(下)

▲离伊什特万德波广场不远的一座回教叫拜楼(Minaret),是欧洲最北的叫拜楼,表示是当年鄂图曼帝国攻克最北的地方;叫拜楼是清真寺旁高塔,主要召唤信徒前来礼拜。(摘自Wikipedia)

格尔希腊天主教堂(Eger Greek Catholic Chapel)

格尔伊什特万德波广场附近有不少这样的窄巷,很有韵味。

2019/08/13 13:29

Dear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特前来恭喜您所发表「酒香酒乡‧匈牙利」一文,已经登上udn博客粉丝专页,欢迎有空前往观看。^_^

非常谢谢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荐是利用转址的方式连结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荐,请到电小二访客簿留言,会尽快协助取下。

电小二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3) :
13楼. 深思者
2019/09/10 19:11

欧洲四季分明 有个采收水果的习惯是把部份水果留在树上 等冬天价格好的时候再采收 那时已半风干 

我的经验是鸟害 我不知她们怎么避免被鸟吃

谢谢。

过熟的葡萄,确实有鸟会来吃的顾虑,但也不知葡萄农户如何防止。

在台湾,稻子成熟时,农户通常会摆个稻草人,或放鞭炮吓走鸟群。

Charles Lin 2019/09/11 11:23回覆
12楼. 云大少爷
2019/08/13 23:32

古城的文化韵味

风情迷人

 

欧洲有些小镇,人口不多,但文化底蕴深厚,很令人流连。 Charles Lin 2019/08/14 11:47回覆
11楼. 一亩桑田
2019/08/13 16:24

有酒乡获世界遗产,

自然要选举参观酒窖。

谢谢校长。

哈哈,我要变成Minority了。

Charles Lin 2019/08/13 18:32回覆
10楼. 爱马
2019/08/09 16:41

哈哈,我也不喝酒,我也会选城堡大笑

虽然我不喝酒,对酿酒的学问很佩服。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成就不了一桶好酒。

我有许多爱喝酒的同事。有聚餐,我都会义务开车,好让大家喝个够。若有没喝完的酒,我就带回家当烹调料酒(真浪费!)。好酒煮出来的料理,硬是不一样。有兴趣的话可以试试,做炒牛肉用威士忌腌牛肉片,效果比用米酒好很多。

谢谢爱马。

我是那种"君子远庖厨(?)"的人,对吃要求不高,品味也不高,只要能果腹,无法了解烹饪的精髓,但我大女儿却喜欢做菜,会将你的Recipe转给她,但了解烹饪及酿酒过程,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情形。

多年前去过离Niagara Fall不远,加拿大的Niagara-on-the-lake小镇的酒庄参观,这个小镇,滨临安大略湖,夏季温暖,冬季够冷,湿度不高,产制的冰酒占加拿大70%以上,也是加拿大著名的酒乡,酒庄的酿酒师解释过程中会影响质量的一些项目,像天气,采收,橡木桶,酒窖等等,每一个都疏忽不得,且不是可以量化,很多要靠酿酒师经验

Charles Lin 2019/08/12 18:28回覆
9楼. 花鼠妹
2019/08/09 14:31

葡萄酒的系列介绍很详细,长知识了!

从艾格尔城堡俯眺城镇的景观真漂亮!

觉得欧洲是喝葡萄酒与啤酒的好地方.

谢谢花鼠妹。

我其实只是嘴巴说得一口好酒,真正没甚么酒力的人。

美洲其实也有不少酒乡,质量也不错,像美国西岸的Napa,加拿大的Niagara-on-the-Lake,但比起欧洲源远流长的葡萄酒酿造,就瞠乎其后,我曾在德国慕尼黑机场附近的Freisung,去过一个号称全欧洲最早的酿酒坊,历史记得超过千年,现在仍经营餐厅,谈葡萄酒的文化,欧洲还是强。

Charles Lin 2019/08/11 09:32回覆
8楼. 盹龟鸡~ 彼得大帝的定心丸
2019/08/06 19:11

和三楼一样, 我也会挑这家世界有名, 连太阳王路易14 都赞不绝口的贵腐酒 酒窖 得意 , 因为 城堡没看到 总有办法在Youtube 找到城堡的介绍; 参观这么长的酒窖 品酒 , 却是现场错过了 就没有。

虽然平日不喝酒,Charles 贴上的 Wiki 熟到贵腐的白葡萄 沾著凝结的霜露 已经让人垂涎欲滴, 没尝到投入精心与时光共酿的酒, 哪里能干休啊 ? 得意

哈哈,都要被盹姐说服了。

小文中曾提到,能酿制贵腐酒的葡萄,其气候条件,比冰酒还要严格,去年去匈牙利时,未能造访拖卡伊酒区,倒是多年前去过离Niagara Fall不远,加拿大的Niagara-on-the-lake小镇,这个小镇,滨临安大略湖,夏季温暖,冬季够冷,湿度不高,产制的冰酒占加拿大70%以上。

葡萄成熟后,能在枝上多留两个月而不掉果,葡萄内水分渐蒸发,进入严寒冬季,找个温度低于-8度的晴天,一声令下,上午十点前要采收完毕,要求严格,除此之外,贵腐酒还要被真菌感染,气候条件和采收条件更严格。

Charles Lin 2019/08/07 18:25回覆
回头再读一次,哈哈,说得一副好酒力的样子。 Charles Lin 2019/08/07 18:29回覆
7楼. Bianca
2019/08/06 00:03

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城镇,因为醇酒而衍生了更多动人的故事!

虽然也喜欢微醺的感觉,但对于酿酒的过程其实没有那么高的研究兴致。公牛血听其来让人有点难以下咽,而贵腐酒的甜腻也无法消受。酒窖和城堡择其一,我也会选择城堡。得意

谢谢Bianca。

匈牙利小说家Geza Gardony(1863~1922),曾将1552年埃格尔堡保卫战的传奇,写成"Eclipse of the Crescent Moon(暂译新月的日蚀)"的历史小说,让这段故事,在匈牙利家喻户晓,伊斯特万广场一旁,还有Geza Gardony塑像如下。

Charles Lin 2019/08/06 18:51回覆
6楼. Chen Mimi
2019/08/04 19:40

多年前也曾造访过匈牙利

当年因为匈牙利尚未加入欧盟

所以在我们玩完捷克后,必须先到奥地利待一天再到匈牙利(自由行)

这经过令人难忘

 

谢谢。

如我前面回覆所说,1990年代初,苏联垮台,接著发生所谓苏东波,华沙公约集团成员国,一个一个从原来社会主义国家,转向资本主义国家。

记得那个时候,欧盟成立没多久,旅行社安排的游览车,最早从葡萄牙来的,过几年,改成捷克的,再过来是匈牙利的,现在可能是巴尔干半岛的。

Charles Lin 2019/08/05 17:50回覆
5楼. 黄 发
2019/08/04 15:59
                  林さん:こんにちは
日本北九州与1980年代40年来相较之下,高速道路交通建设方面,已有长足发展与便利性。
诸如,福冈县~大分县间,横贯高速公路开通启用,带动北九州大分县地区观光发展。
大分县辖区の别府と由不院(汤布院)等温泉乡,每年都吸引台湾许多游客前往朝圣。
第3张照片背景为福冈~大分间高架高速道路,别府湾温泉乡路段,供参照。
             敬祝  健康快乐  顺心愉快


感谢黄さん,早安。我1990年代中期以后,就未再去过Hiji,但从所附的第三张照片,我可以认出北府湾的地形,Hiji小地方,那时我们都会住在北府的旅馆,每天上下班时,都会经过北府湾头,也就是所附的第三张照片。

那时去Hiji,一般从东京羽田搭飞机到大分,或从福冈搭火车到大分,都要三个小时左右。

Charles Lin 2019/08/05 09:05回覆
4楼. 宁静姐
2019/08/04 13:36

我虽然去过匈牙利及奥地利各2次,都走马看花,年代久远,许多都不记得了

我刚去匈牙利时,它刚开放,许多东西都很便宜,但不懂保护观光的物品,譬如博物馆的油画。第二次去匈牙利时,许多油画已经剥落,很可惜。我对于匈牙利的酒没有印象

感谢宁静姊。

匈牙利原来属苏联华沙公约集团,1990年代初,苏联垮台,接著发生所谓苏东波,华沙公约集团成员国,一个一个从原来社会主义国家,转向资本主义国家,转换过程势必混乱,宁静姊看到的应该就是那段时间。

Charles Lin 2019/08/05 08:47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